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冬美野蛮超人气 第六章

野蛮超人气 第六章

作者:冬美书名:野蛮超人气类别:言情小说
    两人又继续僵持了十秒钟,最后导演只好走到他们面前假咳了两声,想提醒他们,已经收工了,不过,雷圣君还是没有理他。

    雨儿嗫嚅的问着面前尴尬不已的导演,“可以OK了吗?”

    “已经收工很久了。”

    雨儿一听到他说的话,马上就推开雷圣君。“已经收工很久了,老板。”

    “喔!是吗?怎么我觉得才一下子而已?”他非常不诚实的说。

    雨儿用手背摩擦着麻掉的嘴唇,她终于知道拍戏的辛苦了。

    雷圣君以为她想抹去他的味道,气得握住她的手腕,“不准擦!”

    雨儿委屈的扁着嘴,“为什么?”难道他不会感到麻麻的吗?

    雷圣君根本就不管现场还有别人存在,他扳正她的身子,勾起她的下颚命令着:“因为这是我烙下去的,你不可以擦。”

    “可是我的嘴巴麻麻的啊!”她皱着眉回道。

    他低笑,还想再把唇覆上前……

    只见记者们不识相的蜂拥而上,阻止了他。

    不过,他们两人暧昧的举动,已经被此起彼落的闪光灯拍了下来。

    “听说女主角被你临时撤换下来,请问你有什么解释?”

    雷圣君耸耸肩,“就是这样,无所谓不解释。”

    一支麦克风又递到雨儿的前面。“请问你是他的什么人?”

    “助……助理啊!”她有点害怕。

    一阵喧哗四起,怎么一个小助理也能攀上大银幕,除非她对他意义非凡,才有可能如此幸运。

    “真的只是助理吗?”一群记者把现场挤得水泄不通,争相把自己手中的麦克风递到雷圣君和他的助理面前。

    雨儿无辜的睁大眼望向雷圣君,期望他能替她解围。

    可是雷圣君却只是好整以暇的环着她的腰,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紧张的揪着他的衣角。“是啊!我只是他的助理而已,没有其他的了。”

    一个记者又更霹雳的问向雷圣君,“她是不是你最新床上的伴侣呢?”

    雨儿听到时,不假思索的回答:“不是,我不是他的情妇,我只是他的助理,就是一个助理而已。”

    听到她如此迅速的否决掉他们俩的关系,雷圣君非常不悦的皱起眉头,稍施压力往她的腰间按去。

    雨儿心中暗自呼痛,他一定又不高兴了。

    “真的是这样吗?请你说明!”记者将茅头指向雷圣君,却发现他俊逸的脸上凝聚着怒气。

    他火大的开口,“我干嘛该死的每件事情都要跟你们一一报告?”

    说完,他就脸色发青的搂着她步向门口,留下一群噤声的记者,面有惧色的不敢追向前去。

    不知道他们是说错了什么,惹得大明星生气了。

    隔日清晨,雨儿走到前门去拿今天的报纸,身为一个大明星的助理,一定得知道他上了哪些媒体的头版。雨儿边走边翻阅着报纸,被影剧版头条的文字吓得停住了动作。

    超人气偶像雷圣君在杀青的片场中,为了一个助理对记者们发脾气,全然不同于他以往低调处理绯闻中女主角的态度。

    据可靠消息透露,新片中的最后一个镜头是雷圣君向导演要求撤换女主角,而由他的助理上场和他合演吻戏,而雷圣君在最后一场戏中的台词完全不同于剧本上的内容,他是否在向他的助理表白呢?其用意就不得而知了!

    雨儿再次瞪向报纸上的右边,上面刊载着她和他的合照,而他的手正碍眼的放在她的腰上,活脱脱像是一对情侣。

    “啊!”雨儿看完,喉咙马上不受控制的发出叫声。

    她跑上楼拍打着门板。

    “雷圣君、雷圣君……你起来,我有事问你!”

    她试着转动门把,“喀”的一声门被她打开了,她不假思索的走了进去,不过,立即又发出叫声,“啊……”

    雷圣君迷迷蒙蒙从床上醒来,他不懂,为什么一大早就有人在杀猪呢?

    他蹙着眉头睁开眼,就看见雨儿站在他床前,并且发出类似杀猪的叫声,竟然就是她?!

    他跳下床,大掌捂住她阖不拢的嘴巴。“我说,闭嘴,行吗?”

    雨儿整张脸被他盖去三分之二,只留下她瞠大的双眼。

    她点点头。

    得到她应允,雷圣君才放下捂住她嘴巴的手。

    看到他手掌离开自己的嘴巴,雨儿立刻贪婪的多呼吸几口气。

    她不期然的低下了头,愣了一下,又抬起头来看向雷圣君略微放松的神情,立刻又拉开喉咙,“啊……”

    “该死的,你又怎么了?”他厉声喝道,阻止她再叫下去。

    她手有点颤抖的指向下面,“你……你……没有穿裤子。”

    “我习惯。倒是你,突然跑到我房里做什么?”

    “你可以先穿上裤子吗?”她要求着。

    “凭什么?”他有那么不堪入目吗?他记得还有许多厂商想找他拍写真集呢!

    “我有事跟你说。”她定定的盯住他的脸,丝毫不敢把目光往下移。

    “那就说啊!只要你别再鬼叫鬼叫的。”他调侃着。

    “这样,我说不出来。”她还是不敢移动半分。

    “喔!那抱歉我帮不了你,要走的时候,顺便帮我带上门。”他好整以暇的躺回床上。

    “你——”倏地,她往他身上丢去报纸。“你应该有什么事是需要向我解释的吧?”

    雷圣君摊开报纸,大约浏览了内容。

    他不悦的勾起了嘴角,难道她一大早来就是为了这档事?

    “你一大早就为了这事?”他拢起双眉。

    “这对我非常重要,雷老板!”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你我之间早已不是清白的了。”

    “我已经说过,我不在意和你之间的事了,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他们要把我写成那种想借由你而跳上富贵之流的那种女人?为什么?我不是啊!”她低喃着,眼眶泛红。

    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无法回话,他知道这些事情是他一手造成的。

    “别哭了,是我的错。”他走下床,套上长裤,将雨儿拉向他,贴着自己,手指温柔的滑过她粉嫩的脸颊。“你没有做错什事,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但是为什么……”雨儿仰头,眼中流露着困惑和受伤,她呢喃着,不知该怎么说下去。

    雨儿将脸埋向他的胸膛,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闭上双眼,安心地偎着他。

    “别理他们,你就是你,谁也无法改变,懂吗?”他的下巴顶着她的头顶,微微的摩擦。

    雨儿不答反问,“我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和你去片场?我怕。”

    “怕什么?有我在,他们不敢怎么样的!”他宠溺地拢拢她的头发,仿佛这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不是的,我……”雨儿噤声,不敢再说出口。

    她怕的是陈少奇已经知道她的下落了。她不想被他抓回去,她不要……

    “别怕,一切有我在!”他抚着她的背,低头轻吻她的额际、眼角,想让她安心。

    “我……”雨儿想对他说出她的处境。

    “你怎样?”雷圣君对她微笑。

    “我……没事。”她试着振作起来,她不想让他替她担心。

    雷圣君疑惑的蹙起眉心,“真的吗?不许你有事对我隐瞒。”

    雨儿轻轻推开他,手抵着他的胸膛,仰头凝视着他,“真的没事。”

    雷圣君轻拍她的脸颊,拂去垂在脸颊上的发丝,“别想那么多了,我们今天就罢工好好的去玩一下,好不好?”他弯身啄了她一下。

    “不行,今天你还有许多通告得上。”

    他耸肩,“就说我身体不适好了。”

    “不行,你不可以那么不敬业,你——”他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嘴,把她往门外推。

    他把她阻挡在门板外,只留一道隙缝跟她说话,“等我换件衣服,乖。”就关上门了。

    “喂,不行……不行啦!”雨儿拍打着门板,想阻止他翘班的念头。

    里面没啥动静,就只听见他随口哼的歌从房门内传出来。

    她讪讪的踱回客厅,准备等他出来时,再好好的教育一番。

    雷圣君从房里走出来,看她很专心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在想什么?”

    “没什么。”

    “我说过,不许有事瞒我!”他语带命令。

    “我说我没有。”雨儿从椅子起身,“那你真的要翘班吗?”她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

    “我说了算!”

    “可是这样做不太好吧!外界又要传你耍大牌了……”这种要命的流言,对一个演艺人员而言往往是很严重的致命伤。

    “那又怎么样?”他耸耸肩。

    “不行啦!我是你的助理,我有义务打紧你的工作行程。不成、不成。”雨儿还是坚持他得循规蹈矩的赶通告。

    他睡眠不足地打了个呵欠,转身走进厨房。

    雨儿气得站起身来也跟着走进厨房,“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我只知道,我现在需要填饱肚子。”他说出他最想要的。“先陪我去吃早餐,再想想我们要去哪里放松一下。”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雨儿叹了一口气,也不想理他了。

    “少罗唆了,不要浪费这大好时光。”他牵起她的手往大门走去。

    雷圣君才刚握住门把,又被雨儿按住了门板。

    “你又怎么了?”

    雨儿从头到脚浏览了雷圣君一遍,“你确定你要穿这样出去?”

    他会不会太嚣张了一点?!

    “这样有什么不对吗?”他又不是没穿衣服。

    雨儿叹气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你是大明星耶!”这样他总该懂了吧?

    “大明星也要吃饭啊!”雷圣君理直气壮的反驳。

    雨儿快要被他气死了,难道成为一个超人气偶像不用先通过智力测验吗?

    “我知道,只是你不需要戴顶帽子或可以掩人耳目之类的东西吗?”她只差没有破口大骂:你是白痴吗?一个炙手可热的偶像明星走在街上,他敢保证不会发生暴动吗?

    雷圣君搔头,“需要吗?”他从来没想过会有翘班休息的一天,直至遇见她,他才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凡人。

    “我非常坚持。”她可不想被他的影迷或歌迷踩平。

    “那好吧!你等我一下。”

    “嗯。”雨儿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约莫过了一、两分钟,雷圣君小跑步的奔向雨儿,“这样可以了吧!”

    他的头上多了一顶帽子,刻意压低的结果使他的脸盖住了大半。

    “这还差不多。”雨儿又压下他的帽檐。

    “那可以走了吧?”雷圣君又自然的握住她的小手往前走。

    雨儿站定没有移动。“不用等明哥吗?”

    雷圣君用手爬梳头发,老天啊!她的问题怎么那么多?

    “我们干嘛该死的等他啊?”

    “那我们用走路的吗?”

    “我会开车。”她如果再有疑问,他准会勒紧她的脖子。

    “喔!那我没问题了。”

    “非常好。”雷圣君咬牙切齿地说出。

    雨儿看着他暴怒的脸,“你有问题吗?你看起来好像有满腹的疑问?”

    “我非常好,只要你闭上那喋喋不休的嘴。”

    “可是,我——”

    “闭嘴。”

    “是。”两人才得以“顺利”的走出雷家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