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月岚君子伴天涯 第二章

君子伴天涯 第二章

作者:月岚书名:君子伴天涯类别:言情小说
    举步往屋外走了一小段路,寻了片空地,确定练剑的声响不会吵着了他们熟睡后,封久扬才抽出长剑,开始每天的晨练。

    在山上练剑自然不同于家里,必须时时留心脚步,免得给碎石或树根绊了脚。

    不过相对的,在山里因为毫无人烟,反倒容易集中精神,而在运气练剑时,不知是否因为多少吸收到山中的灵气,因此封久扬总觉得平时练惯了的基本剑法,在这山上练起来却格外灵活。

    甚至,他还觉得手脚轻快许多,身心亦在少了杂事干扰的情况下更是轻松自在,所以越练越是俐落。

    飘散在空气中的雾气、微风的轻拂、树叶的飘动……种种该是扰人的声响和细微的变化,由于封久扬的专注与融入,反倒引领着他,融入自然灵气的流动,令他连这一片苍绿自然之中,在不知不觉间混入了出自人手的琴音都没能发现。

    因为这琴音,与封久扬让自己的剑法融入自然之中是一样的,是在自然的衬托下显得极为协调的曲子。

    而封久扬就在未能察觉琴音渗入的情况下,随性地放任自己的四肢,尽情地与这片天地相应合。

    这宛若天地人剑合而为一的感觉,让封久扬甚至挥舞出自己从未学过的剑法。有如行云流水,缓而不见其杀伤力,可又顺畅自由,不须徒费力气,亦无华美不实用的毛病。

    这收放自如的剑法,令他能够在防备攻击的同时又顺势反击,而且柔中带刚,足以袭人于无形。

    不过封久扬完全没察觉到这一切,他仅是放纵着自己的思绪继续反复挥舞着手中长剑,直至琴音落定,他才猛然回神。

    停下了动作,他握紧手中的剑,刚才那人剑如一的感觉还残留着,他浑身上下的每寸肌理也都记得每个动作,就连他的血液,都已将那股令他心神舒缓的感触传遍了全身。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剑法……他并不曾学习,更未钻研过,可现在,他却对刚才使出的剑法有着清晰无比的印象。

    他曾听闻过,自古以来的绝世武学,通常是在两种情况下发展出来。

    一是苦心钻研,以某一套剑法或拳法为基底,加以改良缺失,或另外组合出相克、甚至能够超越那份基底的招式。

    而另一个,就是偶有奇才悟尽天地之理后,于自然中领会到的新绝学……

    看着手里的长剑,那流畅的剑法依然残留在他的掌心、他的手臂当中,让封久扬忍不住微怔。

    他刚才可是自创了剑法?

    这向来是武林高手或武学奇才们努力追求才能够达成的目标,现在他却是……练成得如此自然。

    虽说他确实出身武学世家,爹亲亦是武林高手,他也自幼习武,年纪轻轻便扬名武林,得了南侠封号,所以理论上,他确是有此资质的。

    但是,哪有人自称奇才的?这会不会太狂傲了点?

    只是现实摆在眼前,他确实自创了新的剑法,而且还让他自己相当喜爱。

    不过……这套剑法还是偶尔偷练就好,不然给嗜好比剑的易军知道,肯定又缠个没完。

    想起四弟总爱找人比剑的习惯,封久扬在迸出苦笑声之余,也不由得竖起双耳。

    因为,他听见了一个令他意外的琴音。

    这曲调就像他方才练剑时的感觉一样,既舒畅又自然,时而若流水渡小桥,时而似飞鸟攀天际,其间又有着凌云随风摆动、树影飘荡的轻柔感……

    不知道这是从哪来的琴音?是什么样的高人在附近练琴吗?

    因为正是这琴音勾动他意料之外的才华,让他习得了新的剑法啊!

    沉稳的脸庞添上了笑容,封久扬挥起长剑,衬着这飘逸琴音,再度练起剑法。

    他要掌握、更要记住这其中的流畅感,要让身躯自然而然地完全记住。

    专心一意,令封久扬几乎忘了时光的流逝,直至日出落晓,琴音亦跟着停歇,他才歇了手,对着琴音传来的方向微一拱手、行礼致意。

    虽然他依然不知高人大名,但这相遇之恩,他封久扬将会牢牢地记下!

    “看,我没说错吧!就是这条路,绕过山头比拐弯走快得多了!没多久咱们就能到季爷家了。”

    一离开山里,找着市街后,封易军立刻手舞足蹈,为自己的带路有功欢呼起来。

    由于接下来只要顺着大街直走便能到季爷家,再加上对方又是自个儿景仰许久的老前辈,因此封易军可高兴了。

    “是,全都是你的功劳,成了吧?”封日远没辙地摇头。都几岁人了,还这么好邀功。

    “说起来你是最应该感谢我的人了,二哥。如果我们照原路走,可要花上两整天的时间,依你的体力一定会累死在半路上。”所谓书生赶路,走不远还走不快!

    “你当我是黄花大闺女吗?”封日远挥起扇子替自己搧起凉风来,对于封易军的取笑只想给个白眼。“平时我一样得四处奔波做生意,身子可没你想的弱……”

    听着两个人一来一往、像争辩又像谈天似地说了好一阵子,封久扬却没像之前一样出声打圆场,因为他心里还惦记着刚才的剑法。

    既是好不容易新创的剑式,他自然得好好反复复习,只是身旁带着两个兄弟,又在大街上,他自然不可能当街练剑,索性在心里一再地重温方才的招式,因此根本没空去制止弟弟们的吵嘴。

    毕竟这剑招可是托了那弹琴高人的福,才能够让他顿悟,若是他就这么忘了,可就暴殄天物了。

    虽然他曾想去探究高人何在,只是想想会躲在深山弹琴的人想必是刻意避人而居,也就未曾前去打扰。

    但是……好奇心人皆有之,尤其此琴师又领着他悟出新剑式,所以撇开会不会打扰到对方的问题,他倒真希望有荣幸能与那琴师见上一面,相互计教……

    “大哥,你在想什么?”呼唤声渗入,是封日远开了口。

    虽说原本封久扬就内敛沉稳,但是今天他实在是有些过于沉静,让封日远感觉不太对劲。

    平时大哥虽然不一定会跟兄弟们争论聊天,倒也不至于一路行来像个影子一样半声不吭的。

    而且瞧大哥认真的表情很像是在思考什么要事,让封日远不由得停下了与四弟的闲谈,关心起来。

    “不,只是……”封久扬回过神,看见两个弟弟不约而同地瞧着自己,仅是迸唇微笑,“突然觉得,琴棋书画果然能陶冶人的性情,也许回庄后我也该拨空学习。”

    说着,三人正好路经一间制琴的铺子,封久扬索性直接往铺子里钻。

    视线扫过一把把的古琴,封久扬忍不住又在心里猜想起那未曾谋面的琴师来。

    “大哥怎会突然对这些文诌诌的东西有兴趣?”封易军露出一脸讶异。

    这还真是太突然了。

    尤其大哥平时素来习武不习文的,家里头这些琴棋书画的玩意儿,向来只有二哥在学啊!

    “喂,二哥,你看大哥会不会是在山上给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了身?怎么会想学琴呀?这不可能吧……”封易军背着封久扬,低声朝封日远问道。

    “别胡诌。”封日远挥扇往封易军肩上敲去,“大哥这分明是拐个弯嫌我们吵人了。”

    想想他们兄弟可都各有家室,也不再是十四、五岁的年轻小伙子了,而且身上还担着秋叶山庄的名号,走在路上这般斗嘴实在有些不妥,所以在他听来,大哥或许不是想学什么琴棋书画,而是提醒他们,要定定心性。

    “会吗?”封易军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

    说话就直言嘛,嫌吵也可以直接开口呀,何必拐个这么大的弯,教他根本听不懂大哥的意思。

    “一般习文的人,性情都会随和沉静点,所以大哥这话八九不离十,是要咱们安静点。”封日远自是不会知道封久扬说出那番话的真正心思,只能以眼前的情况去推测。

    “这种事没半点根据。”封易军摇摇头,“像你就没多沉稳内敛……”

    他们封家人里头就数二哥的文采最好了,可一路上还不是跟他相争半天。

    “你还想争?到时候大哥回了庄,头一个就请娘亲们抓你去习琴、修心养性。”封日远隔着扇面低声警告道。

    “好好好,我安静就是。”封易军连忙闭上嘴,因为他对琴棋书画完全没兴趣,宁愿蹲马步也不要学。

    本该存在的兄弟斗嘴声一下子消失无踪,倒教封久扬不由得往两个弟弟多瞟了眼。

    怎么,这些琴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不过是陪着他绕一圈琴铺,两个弟弟就突然学会了安静上路。

    也好,既然他们愿意静心定性,那就让他好好把握这段难得的好时光,在赶路到李爷家之前,在心里再多温习几回今早习得的剑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