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蔡小雀错小姐 第四章

错小姐 第四章

作者:蔡小雀书名:错小姐类别:言情小说
    粉圆是一只锂花猫,就是俗称的土猫,长得圆滚滚的,看起来傻萌傻萌的,实际上也是傻萌傻萌的。

    但海家珍今晚才没打算让粉圆出场见客,正如她从没让任何非亲友知交之外的人到她家参观玩耍过。

    就连同事也没有。

    尽避是租赁的套房,却是她自由隐密的私人空间,里面有一整面高及天花板的大书墙,摆满历年来她喜爱的言小、漫画和美剧影集收藏。

    旁边是张IKEA买来的白色单人沙发座,一只落地灯,一个小圆几,供她看小说时摆放咖啡和零食用。

    客厅靠墙摆放着米色英国风栅栏沙发床,上面堆满花花绿绿的大抱枕,她和粉圆可以在上面窝一整天都不腻。

    八坪大小的套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个简易的厨台足以做出上至东坡肉下至泡面的料理,外推式阳台可以满足洗衣晒衣的需求,淋浴式的单人卫浴就连洗粉圆都绰绰有余。

    梁柱角落一个小空间放着粉圆的猫砂盆,旁边是猫抓板,但粉圆不屑猫抓板这玩意儿,对它来说抓沙发床和单人座过瘾多了……唉,这个败家的。

    总的来说,海家珍把自己的生活和空间安排得很好、很舒适,是那种一回到家就能呈大字状瘫在家当史莱姆。

    所以她不需要过度热情或喜当人生导师的朋友或同事,来到她家后开始大肆批评她都几岁的人了还在看言情小说,或是沙发床对风水对格局对骨骼不好云云。

    干嘛呢?平常上班还不够一板一眼战战兢兢绷紧神经吗?回到家当然就是怎么爽怎么来了。

    所以她也不需要任何不管心仪或不心仪的可能**往对象出现在她家,她得努力维持淑女风范,努力捧场不好笑的笑话,努力让“客人”满意。

    宁可约在外面,大家都戴着礼貌的面具,嘻嘻哈哈的吃顿饭,度过一段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美好时光,然后散席各自回家剔牙跷脚摊沙发。

    所以抱持着这种心情,海家珍放松了下来,夹起一卷新鲜嫣红羊肉就在铜锅炭火的麻辣鲜香滚汤中涮起来,高高兴兴地沾了特调的腐乳芝麻酱,一口塞进嘴巴,她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嗷呜!超好吃!

    闻镇近乎着迷地凝视着她卷袖子甩开膀子欢快大吃的一举一动,嘴角抑不住频频往上弯,心绪大好,一招手又叫来了几大盘肉片和各式菜肴。

    “吃”果然是人类共同的嗜好与语言。

    这家老北京羊肉火锅是有名的私家饭馆,开业五十几年,位于非富即贵的住宅区内一楼,只接受老客预约。

    一桌好酒好菜能拉近人跟人之间的距离,酣畅淋漓的美食享受还能让原本有点陌生疏离的两个人,在酒酣耳热之际舒坦自在得犹如多年老友。

    等海家珍嗑掉两盘薄片羊肉卷、一盘白菜心、半盘腐皮、千层肚和两小碗腐乳芝麻酱,闻镇也干掉四大盘羊肉、三盘牛肉……总之,海家珍肚子滚圆了,防备也就松懈了,她已经开始跟他分享当钱屎官的心得。

    闻镇则是自然熟稔地把各式菜色堆到她面前,帮她斟店内百年古法秘制酸梅汤,黑眸始终透着松快的愉悦,不动声色间就打探出了她的一些大情小事。

    要攻占之前,情报永远是最重要的一环。

    虽说他从没追求过女孩子,至于堂弟表弟那些追人的花式手段技巧……不提也罢。

    闻镇是家族兄弟里的老大,素有“镇爷”的唯称。多少令长辈头疼的臭小子们到他面前都是大气不敢喘一声,谁惹火了大哥,就先陪大哥练一练拳头吧!

    臭小子们揍久就乖了。

    一如开夜店的小堂弟,若非有海家珍那事儿打了岔,当天晚上就能久别重逢地再度体验一把来自大哥拳头“亲切的问候”。

    这小混帐,哈佛大学经济系毕业不回家接班,却一转头就开了间北部最豪华最受欢迎的PUB,坦白说,举凡不是烧杀掳掠偷蒙拐骗的行当,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但惹了一堆莺莺燕燕到大伯父跟前哭哭啼啼,把个商场上运筹帷幄呼风唤雨的老人家气得脸红脖子粗招儿子回家教训,这小混帐还喜孜孜地宣称他锌少不过在风月场上有三五个红粉知己,又何须挂齿?

    说完小混帐就跑了。

    然后大伯父就一通电话打给他……

    ——什么是欠收拾?这就是欠收拾!

    话说回来,小混帐还是拜海家珍所赐,“逍遥法外”了一个多礼拜。

    “尝尝,这也是他们的招牌之一。”他将一盘肚丝递到她跟前,还帮她切开了一个酥香得掉渣的吊炉烧饼,夹了馅料送过去。

    虽然撑到不行,海家珍也早就偷偷在桌底下把腰带松开了,但看到那个小小的圆圆的,表皮沾满芝麻又烤得金黄诱人的烧饼,里头还夹着酒香浓重的酒牛肉片,翠绿爽口的小黄瓜丝……

    她觉得她还能再吃十个!

    “谢谢。”她接过来咬了下去,满足得眯起眼。

    “好吃吗?”

    “超好吃。”她点头如捣蒜。

    闻镇就喜欢看她白皙的双颊被晕染得粉扑扑,两眼激动兴奋发光,心满意足的小模样,现在是因为美食,希望以后会是因为他……

    以及,在他的床上。

    他笑了起来。

    不过如果海家珍知道他脑子里正在脑补计划什么,肯定会气得把烧饼一手揉在他脸上的吧?

    “欸,闻镇,跟你打个商量好吗?”她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吊炉烧饼,小脑袋认真地凑过来。

    他心念一动,隐隐喜悦地倾身向前。“嗯?”

    “你真的是个很好的伴耶,以后我们能不能不要扯那些交往啊男女私情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单纯当哥儿们,吃货之友如何?”她澄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不如何。”他微笑着咬牙吐出了这三个字。

    “啧。”她失望地坐挺腰杆,大口泄愤般地咬了烧饼嚼了起来。“干嘛不要啊?这样多没负担?”

    “答应让我追求你,或是直接答应跟我交往,以后我会是你更好的伴,无论是吃的还是玩的……”他眸光深邃,低沉嗓音里透着丝蛊惑。“我都陪着你。”

    有那么0.00001秒的瞬间,也不知是来自美色还是美食的诱因,海家珍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说的话也挺有道理的……

    但,唉……真可惜她不是冲动型消费(?)的性格。

    到目前为止仅有两次的恋情和疑似恋情,也大大消耗了她“尝试交往看看”的兴致。

    尝试?尝试个屁啊!

    新餐厅开幕可以去尝试看看,不好吃的话还能拍拍**走人自认倒霉,至多下次不来当冤大头了,可是交往这件事能一样吗?

    运气好的两情相悦你侬我侬,但机率跟中乐透差不多有得比,运气次等的案例请参照她的两段“黑历史”,运气差的就是遇上恐怖情人……

    况且,她三五年内都没打算再当一次Miss Right。

    她叹了口气,也许是气氛太舒坦,又或许是肚皮紧了眼皮松了,脑子也浆糊了,沸腾的食物香气缭绕,眼前这男人专注温和的目光让她有种老朋友的自在感,海家珍忍不住对他说起了自己的前男友(们?)——

    “……所以说谈感情就伤感情,干嘛呢?”她喝了口酸梅汤,搁了筷,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形象什么的也不用考虑了。“大家不能就单纯吃吃喝喝高兴就好吗?”

    闻镇沉默了大约三十秒,揉揉高挺的鼻梁,遮掩住想笑的冲动——他直觉,要是真的笑出来,恐怕自己也没什么好下场。

    “那么你是担心我再度让你成为倒数第二个女朋友?”他浓眉微挑看着她问。

    “咳!”她被口水呛到,差点拍案而起。“臭美吧你!就说了没有要交往,没有就是没有,所以又哪来的倒数第二个女朋友?!”

    知不知道怎么说话啊?

    他低头喝茶水,宽肩又可疑地隐隐耸动了起来。

    ——戳就炸毛,太可爱了。

    直到涮完最后的一片羊肉,双方依然没有达成共识。

    不过闻镇已经很满意了。

    毕竟,他已经成功的请到第一顿晚餐了不是吗?

    驰名中外的这家PUB内,老板办公室却充满浓浓明代风格,无论是桌椅摆设,花几茶具多宝格,墙上甚至还悬挂了两幅明朝画家张君度的兰花图真迹。

    闻镇一走进去,正坐在黄花梨木太师桌椅后一副深沉贵公子范儿的闻锌瞬间跳了起来,撩起白色西装袖就试图往窗外爬!

    “想去哪里?”身高一百九十几的闻镇光是站在那里静静开口,闻锌就僵住了。

    闻锌慢慢转过头来,漂亮的嘴唇都在颤抖,陪笑道:“大哥今晚怎么有空来来玩呀?”

    “对,来找你玩。”

    闻锌顿时苦了脸,乖乖自首到他跟前来。“大哥,能不打脸吗?”

    自己还要靠这张仙气飘飘盛世美颜泡妹子……呃,不是,是端住老板的气势呢!

    闻镇微微笑了。

    闻锌后颈寒毛竖了起来……

    十五分钟后,俊美依旧但浑身多了好几块瘀青的闻锌垂头丧气的坐在青瓷砖地上,觉得自己彷佛回到了七岁时,偷偷把祖母一串小叶紫檀佛珠拿去跟同学玩打弹珠,后来被大哥逮到拖回家狠狠修理了一顿,但这次大哥应该不会叫他跪佛堂三个小时了吧?

    幸好店里没设小佛堂,嘿嘿。

    闻锌苦中作乐的想。

    揍完人显得格外神清气爽的闻镇坐了下来,看着太师案桌上那壶泡好的茶,闲适地斟了一杯。“知道我为什么揍你吗?”

    “我知道错了,大哥。”闻锌训练有素地猛点头认错。

    “说说看。”他喝了口,浓眉危险地皱起。“太平猴魁还加伏特加,你这是什么味觉?”

    小混帐,白白糟蹋一两几十万的太平猴魁茶,刚刚真该再多揍他两拳的。

    闻锌忍不住本哝,有点委屈。“我也是想帮店里开发新口味的调酒嘛。”

    “想死吗?”

    “大哥我错了。”闻锌连忙道。

    “都几岁的人了,别老是胡闹让长辈操心。”他语气严肃。

    “大哥,你放心,我以后保证不——”闻锌心情一松,就要拍胸口保证。

    “刚刚那句是大伯父说的。”他淡淡地道:“我要说的是,再不安分,我天天让『迅猛』的员工来『光顾』你的生意,『照顾』你的生活。”

    闻锌倒抽了一口凉气,觉得眼前都发黑了。“大、大哥……有话好商量,我真的以后学着修身养性,不再惹我老爸不开心了啊啊啊。”

    “迅猛”那些彪形大汉如狼似虎,随便哪一个拎出来都是从中东叙利亚金三角打过滚回来的,还唯大哥的命是从,根本不会管他到底是他们老大的亲堂弟还是亲儿子……

    “乖一点,”闻镇这才略觉满意地颔首,起身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语气有一丝温和。“下次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就考虑给你跟。”

    闻锌眼睛亮了起来,差点控制不住欢呼抱住自家大哥。“谢谢大哥,一言为定啊拜托,我会好好表现的。”

    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MSC)是国际安全政策决策者交换意见的重要独立论坛,每年二月在德国的拜恩林谢霍夫酒店举行。自一九六三年召开至今,每年有来自七十多个国家约三百多位高层人士参加会议,就当前和未来的安全挑战展开激烈辩论。

    会议本身虽对各国不具备强烈的法规约束,却是非常难能可贵能让互相角力的各国能坐下来交换意见的聚会。

    与会者包括国家、政府和国际组织首脑,部长、国会议员及武装部队、科学界、公民社团、商界和媒体的高层代表。

    闻镇这些年来都是被邀请与会参加的安全政策专家之一,闻锌肖想当跟班去“见见世面”已经很久了。

    做为商界或公民社团代表的话,他若是拼一拼或许也还勉强能捞一张门票(?),但跟着大堂哥就是不一样的啊啊啊啊!

    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是狐假虎威,但这种感觉真他妈的特别爽。

    闻镇看着小堂弟顶着那张俊美却傻笑得特别蠢的脸,有一瞬间真想打开门叫外头那些拜倒他西装裤下的无知少女来围观一下。

    出门就要带脑子,别一遇上斯文败类就哭着喊着往上扑。

    ——要学学清醒的、聪慧的、狡猾的家珍小姐才行。

    他脸上不禁漾起了一抹愉悦的笑,心情特别好。

    嗯,不知道明天早上家珍买什么早餐呢?

    出了办公室,闲步在长廊上,他也懒得再挤穿过热闹哄哄音浪滚滚的PUB大厅,对守着后门朝自己恭敬行礼的高大保锣挑了挑眉示意开门,踏入微凉的台北夜色里,掏出手机——

    “阿定,弟妹在吗?”

    闻镇后面那半句“要麻烦她店里明天早上的粥品换个口味”还没说完,就听到手机那端传来男人低沉急促喘息又咬牙切齿的声音——

    “现!在!没!空!”

    隐约听见有个小小的羞赧含糊低呼,然后是男人温柔的安慰声,闻镇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打搅了什么好事,哈哈大笑。

    “哎哟,抱歉。”他眉开眼笑难掩一丝羡慕。“不过,我家小侄子终于被哄睡了吗?”

    回他的是怒而断线的嘟嘟嘟声。

    “啧,真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啊。”他半点没有被好友“嫌弃”的自觉,而是笑得更欢快了。

    但更多的是满满羡慕。

    连陈定那个决意闷骚到底的黄金单身汉都结婚生子了,现在每天一下班就回家相妻教子,被兄弟们戏谑是“国民老公”。

    戏谑归戏谑,但一群兄弟谁不羡慕呢?

    温柔善良心思细腻又厨艺精湛的老婆,可爱软萌又聪明乖巧的儿子,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老婆和别人家的孩子”好吗?

    “不知道家珍的厨艺如何?”闻镇兴味浓厚地摩宁着又冒岀胡确的刚毅下巴,忍不住笑。“不好也没关系,我厨艺倒是不错。”

    天天做好吃的投喂自己的女人,肯定很有成就感。

    闻镇带着一抹可疑的痴汉笑……咳,是志得意满,上了眼镜蛇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