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总裁让徐秘书又有了 第四章

总裁让徐秘书又有了 第四章

作者:金晶书名:总裁让徐秘书又有了类别:言情小说
    【第三章】

    ……

    傅冠坐在办公室,目光看向紧闭的门,并无任何人出入。

    包括徐柔汐。

    这是他们冷战的第三天,徐柔汐除了公事,其他时间从不跟他说话,看见他跟没看见一样,甚至还把他赶到客房睡觉。

    他端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皱着眉,连他喜爱的咖啡也喝不到了,她是真的很生气很生气了,连咖啡也不给他泡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这样也不行,是他过分了,不该拉着她在车里就胡来,可是他当时真的很生气,而她还一脸无辜,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他想,他是一个大男人,那他先道歉也可以,于是他拿起电话订了一个餐厅,打算晚上带她去吃法餐,冰释前嫌。

    另一边,徐柔汐用力地敲着键盘,她浑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旁人也不敢跟她多说话,除非是工作上的需要,否则能远离她就远离她。

    该死的傅冠,满脑子都是坏主意的臭男人!

    徐柔汐可没有忘记他有多过分,更没有忘记他们吵架的起因就是她的礼服,明明很漂亮,他却因为小心眼跟她吵,隔天起来,看到那件坏掉的礼服,她气的恨不得打死他,他怎么这么讨人厌!

    还是说,在他的心里,她就不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而是应该安安分分地做他的附属品?呸!

    徐柔汐想,再跟他冷战几天,看他表现好不好,要是表现好的话,那她就暂时原谅他,但是上床?别想,她只要想到他拉着她车震,她的火就不停地往上冒,舒服不舒服先不说,她就怕被人发现,这种心虚快要把她淹没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徐柔汐拒绝了和同事们一起去外面吃饭的邀请,她现在身上没有钱,坏到极致的傅冠一点也不担心她会不会饿肚子,她超级有骨气地请林阿姨做了便当,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吃便当。

    虽然没有钱,但她绝对不会为了钱向傅冠低头的。

    当然现在刷卡这么普遍,去外面吃饭也是没问题的,但是她只要想到他掌控着她的去向,她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个人默默地吃完了便当,坐在花园里看了看绿色植物,让心情放松了一会,她才回公司,准备坐电梯的时候,发现了傅冠的身影,他正在电梯前面,旁边有几个经理,她放慢了脚步,不打算跟他们一起坐电梯。

    看到傅冠,她就火,她才不要跟他一起坐电梯,她脚步慢了下来。

    “总裁的眼光真的很厉害,只要是你点头通过的企划案,每一个都很成功。”

    “哪里。”傅冠客气地说。

    “总裁真的是有经商天赋。”

    傅冠谦虚地笑了笑,没有多说,头微微侧过,好似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人,转头再仔细看,却没有看到人了,他怀疑自己看错了。

    徐柔汐躲在柱子后,一双手快要把手里的便当袋子给扯碎了。刚才那一个女人应该就是从分部调回来的企划部经理李经理吧,看起来年轻貌美,说话温柔可爱,听到他们的对话,她心里有点闷。

    特别是,她看到了,傅冠在对那一位李经理笑,笑得很好看!他的心情一点也没有受冷战的影响,王八蛋,她还想说看他的表现,切,就他这样的,她绝对不会原谅他。

    她气鼓鼓地回到秘书室,坐下之后,内线亮了,她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走进去,“总裁,有什么事?”

    “午休还没结束。”他不想她这么公事公办地看着自己,声音尽量地放柔,“柔汐,我发现一家不错的餐厅,我们……”

    “不去,我要回家陪儿子。”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没有看到他骚包地对着别的女人笑,她现在应该答应了,但她改变主意了,冷战没什么不好的,“总裁,你还有事吗?”

    傅冠本着男人不要太要面子,这才先低头,结果她还欺负到他的头上了!他深吸一口气,“老婆。”

    “请叫我徐秘书,谢谢。”

    傅冠冷了脸,“没事了。”

    “那我先出去了。”徐柔汐做出去,带上门。

    傅冠叹气,她在闹什么?他思考着,却猜不透她的心思,既然这么喜欢露背的礼服,那他就多买几件给她当赔礼,当然前提是她不要穿出去,在家里穿穿就好。

    男人都是渣!

    徐柔汐下班没回家,她比傅冠早一步离开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了一顿美食,再拿着他的卡去买买买,买完之后,她一个转身就跑到一家二手店,直接将刚刚买的战利品给卖了。

    店主以一种她脑子有洞的表情招待她,最后笑呵呵地在门口目送她离开。

    她知道店主在想什么,好几个全新的名牌包包居然全部给转卖了,有这个钱为什么要转卖呢?

    只能说,有钱人的痛苦,他们不知道。她手边能动的现金太少了,她要想办法弄钱。傅冠这一次让她生气,转身又跟别的女人笑咪咪的,完全没把她当一回事。

    这样下去不行,她不能太被动。首先,她得先有点钱在身上,自从被他控制了自己的经济命脉之后,她可怜兮兮地被压制着。

    他跟别的女人谈笑风生的画面就跟种子般扎在她的心田上,慢慢地发芽了,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有点不对劲,像武侠小说里走火入魔似,她满脑子都在他怎么可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笑得这么开心,奇怪,她怎么会这么讨厌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呢!

    怪他太得意,怪他笑得太开心,怪他不给她生女儿!

    总之,她对他一肚子的抱怨,看到自己提款卡的金额急剧增长,她露出了今天以来第一个欢乐的笑容,有这些钱在,她可以继续跟他冷战,不用看他的脸色了。她的手机突然响起,她看了一眼,直接拒接。

    那头傅冠不死心地又打了过来,在她挂了三个之后,她终于接通了,“傅先生有何贵干?”

    傅冠牙疼了,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难讨好,他看了一眼时间,都快九点了,“你在哪里?”

    “在逛街。”

    “你不是说要回来陪儿子吗?”

    “反正在儿子心中我不是最重要的,我回去陪他,他也不喜欢。”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一股悲愤和可怜,她为什么生了儿子跟没儿子一样,傅辞一点也不喜欢她这个妈妈,想着想着,她眼睛发热了。

    “你别乱说,小辞很喜欢你。”

    她的回应就是笑了两声,傅冠皱着眉,站起来,喊了傅辞过来,对傅辞耳语了几句,又对徐柔汐说:“儿子很爱很爱你,我让他自己跟你说。”

    傅辞接过电话,可爱的嗓音通过电话传到了徐柔汐的耳里,“妈妈,我好想你哦,你什么时候回家陪我?”

    不争气地被儿子哄了哄,徐柔汐放柔了语气,“马上就回家了。”

    “妈妈快点回家。”

    “嗯,好,小辞早点睡,睡前要喝牛奶哦。”

    “我等妈妈回来。”

    儿子突然变得这么贴心,徐柔汐受宠若惊,眼珠子一转,傅冠这个臭不要脸的,派儿子出来哄她!她很不屑,但是心里不由地觉得,还不错,挺好的。

    知道他们父子两居心不良,可是难得傅辞这么讨好她,做妈的很满意,当电话重新回到傅冠的手里,“柔汐,你在哪里,我过去接你。”

    她哼了哼,“不用,我自己回去!”她有钱,自己坐计程车回去。说完,她就挂了电话,接着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家。

    一回到家,她在玄关换了鞋子进去,就看到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等她,傅辞看到她,露出笑容,“妈妈,你回来了。”

    “妈妈回来了。”徐柔汐笑着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想妈妈了?”

    傅辞笑着点点头,主动站起来抱了抱徐柔汐,“妈妈,爸爸说晚上外面不安全,你以后要早点回来。”

    “好。”徐柔汐阳奉阴违地说,儿子的要求她当然要给面子,至于做得到做不到,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妈妈,我困了。”

    “妈妈抱你回房间。”徐柔汐伸手抱起他,往他的房间走去。

    林阿姨正在等着,看她回来了,笑着说:“太太回来了,小辞一直在等你。”

    徐柔汐终于有了做妈妈的感觉,摸了摸傅辞的脑袋,“妈妈以后不会太晚回来。”

    “嗯。”傅辞点了点小脑袋。

    徐柔汐弯下腰,将脸贴在他的嘴边,“晚安吻。”

    傅辞有点害羞,“爸爸说我是男生,不能随便亲人。”

    “我可以哦,因为我是你妈妈。”徐柔汐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儿子认识到,傅冠的一些想法是错的。

    傅辞犹豫了一下,嘟着小嘴亲了一口徐柔汐,“晚安,妈妈。”

    徐柔汐兴高采烈,好像中了乐透,亲了亲傅辞的小脸,“晚安,宝贝。”说完,她开心地往外走。

    走到一半,她想,不如今天晚上她陪傅辞睡觉吧,难得他今天对她有求必应,她脚步往回,刚走到傅辞的房间门口,听到傅辞和林阿姨的对话。

    “爸爸说要给我买一个游戏机。”

    “是吗?你上次不是向先生要先生不同意吗?”

    “爸爸说,我只要让妈妈回家,我就可以得到一个游戏机。”

    站在门口的徐柔汐火瞬间爆发了,她气势汹汹地往客厅走,就看到傅冠装模作样地看着电视机,她刚才明明看见他的头从她这一侧转过去了,耳朵伸得很长,根本是在偷听偷看。

    她走到他面前,冷着脸,“傅冠。”

    “嗯。”

    “关于对小辞的教育,我觉得你最近的态度很有问题。”徐柔汐一字不提今天做了什么,也不解释今天为什么晚归。

    傅冠淡淡地点了一下头,“有什么问题?”

    “你唆使小辞对我示好,给他买游戏机。”

    傅冠太过惊讶,眼里的吃惊一闪而过,这么快就露馅了!徐柔汐冷笑,

    “有你这样教小孩,做人家爸爸的吗?”

    他心中叹气,他有什么办法,她不理他,他只能派出儿子了,“游戏机是奖励他最近表现好。”

    “是吗?”她一个字也不信,“你要是不会教小孩,你别乱教,不要把他教的功利。”说完,她就要回房。

    “你去哪里?”

    “回房睡觉。”

    “老婆。”他可怜地喊了她一声。

    她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揉着头,这是还要冷战的趋势,他靠在沙发上,一脸的不虞,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看过去,就对上她怒意的小脸。

    “傅冠,你什么意思?给我买那几件衣服干什么?”她看着他,回到房间里看到那些礼服,她又被气得跳脚了。

    他挑了一下眉,“你不是气我不让你穿露背礼服吗?我买了好几件送给你,你以后想穿就穿,不过要在家里穿。”

    她抽了抽唇,“你有病啊,谁没事会在家里穿着礼服走来走去。”

    “那你不生气了?”他无助地眨了眨眼,费尽心思讨好老婆,真的是太难了。

    “呵。”她看他,她气的又不是这一件事,她明明气的是他跟陈乐谈笑风生,跟女同事笑呵呵的……呸,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才不要管他,瞪了他一眼,“作梦。”她又气势汹汹地回去了。

    傅冠无能为力,似乎怎么做她都不满意,礼服都赔给她了,他都被赶到客房睡了,太惨了。

    他突然想到什么,拿起手机,看了看简讯,上面是刷卡提示,她买的东西呢?他从沙发上坐起来,走到房间门口,推了推门,发现门被反锁了,算了,她可能是买了东西,东西还没到家吧。

    这么想着,他没当一回事了,反而开始思考着,她到底是为什么生气,不是礼服吗?

    是别的原因?

    任凭他绞尽脑汁,他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女人啊,总是有那么几天情绪不好,等这几天过去了再说吧。

    林阿姨正在打扫屋子,看到徐柔汐拿了一个很大的袋子出门了,林阿姨看了,随口问了一句,“太太,是什么东西?重吗?需要我……”

    “不用不用,很轻。”徐柔汐随意地挥挥手,离开了。

    林阿姨察觉到最近先生和太太似乎有点不对劲,但两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吵架,可他们都是一前一后的出门,以前可是一起出门的,她只在心里想一想,不敢八卦,做了早餐,接着去打扫了。

    傅冠起床时间并不晚,但徐柔汐已经出门了,他皱着眉,她一个人去坐捷运?她身上都没有钱,她怎么坐捷运,他忽然想起,她有一段时间没有跟他要过钱了,他默默地沉下脸,那么她怎么上下班?

    他坐在傅辞旁边,跟傅辞一起吃早餐,吃完早餐,林阿姨走了出来,傅冠问了一句,“太太最近没让你做便当吗?”

    “是啊。”林阿姨点点头。

    “她什么时候出去的?”

    “大概要比先生早半个小时吧。”

    傅冠皱着眉,林阿姨突然说:“太太带了一个很大的袋子出去了。”

    很大的袋子……傅冠站起来,径自走到了衣帽间,本来摆放着几个包包的柜子空了,他眼神一愣,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从他的脑海里闪过。

    她,应该不会这么做吧。

    她,胆子这么大?他神色凝重地拿出手机,“林助理,麻烦你查一下太太最近买了什么,做了什么事情。”

    “是。”

    半个小时之后,他的车子开到了傅氏楼下,刚要下车,手机一声叮,他有一份邮件,是林助理传来的,他打开慢慢地看了起来,脸色越来越黑,他终于知道她最近刚买的东西到哪里了,她居然偷偷地卖了。

    怪不得他说她最近都不向他要钱,要东西,每天都在他面前跩得不得了,行,有了钱,她得意地挺直了腰板了!

    傅冠暴怒地进了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徐柔汐,他冷着脸走到她前面,曲起食指在她的桌子上敲了敲,“徐秘书。”

    徐柔汐抬头,傅冠平静地盯着她,她的头皮一时间发麻,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是。”

    “麻烦你到办公室里来。”傅冠冷声道。

    “好的。”徐柔汐试图从他的脸上发现端倪,他已经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先去了办公室。

    她淡定地站起来,走了过去,心中在想他找她做什么,眼皮突然跳了几下,她心里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他该不会是还发现她卖包卖珠宝的事情了吧?应该不会,他这么忙,难道每天盯着她不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