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公子别来无恙 第八章 相见不相识

作者:宋语桐类别:言情小说

酒楼里头因一把折扇落地而小小骚动着,却半分未影响到站在回廊上的朱晴雨和范离,朱晴雨坚定的眼神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似乎也没有欲擒故纵的成分,这一点,常常审问犯人案情的范离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朱大小姐,何出此言?”

几名外地进港靠岸的客商不知死活的起闻附议着,“要不姑娘嫁我好了!我绝不会嫌弃姑娘!”

要是一般姑娘家被这些男人开这种玩笑,恐怕要臊了脸,脚一跺夺门而出,可朱晴雨却是大方一笑,“那也得看本姑娘会不会嫌弃你啊,你们刚刚没听那桌客人说,我朱大小姐不怕嫁不出去,不是有金库当靠山吗?要娶我,自然也得搬一个金库过来先让本大小姐亲自验验身价才行。”

几名客商一愕,相看几眼,“她这是在瞧不起我们吗?她可知我们是谁?竟瞧不起咱们?有没有搞错?明明就是个破——啊!”

这人的嘴巴突然被横空飞来的筷子给打了一记,痛得他直哈气。

同桌人见状,啪一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眼睛东看西看,“是谁?谁敢暗地里使阴招打我们大当家的?”

“是本大爷,有问题吗?”镶着金边的折扇摇啊摇地,露出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庞。

那是一尊神?还是一尊仙啊?天底下还真有长得如此俊美出尘的男子?

朱晴雨愣愣地盯着那男子瞧,那男子的目光不一会也移到她脸上,定定的望着她。

那双眼睛闪亮亮地,是一双可以电死人的眼睛……

一个多月前她也遇过一双像他这样闪亮亮迷死人的眼睛,只可惜她已经找不到他了,半点消息也无……想着,朱晴雨又是鼻头眼睛一阵酸,方才挂在脸上那很是刻意的笑容也散了去。

此时,一旁那桌客人又嚷了起来——

“你是谁?胆敢打我们大当家的!”被打的那一方忍不住吆喝一声,“大家可都看见了?是这个人暗算我们大当家的,可不是我们故意挑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同望向那像神仙一样美的男子,竟没人吭声。

没人知道那男子的来历,岂敢轻易出声帮腔?何况还是为了一个外地客商?再说,这男子横看竖看都出身高贵,那谪仙般的模样让人望之生畏生敬,众人几乎很有默契的选择沉默。

“谁叫你们大当家的嘴巴那么臭?熏死爷了。”折扇很自在的摇啊摇地,男子对眼前吵吵嚷嚷的戏码真是有些不耐。

“你说什么你?我们大当家的嘴巴哪里臭了?你坐那么远还能闻到了?真是奇也怪也!”

被打了一记嘴的大当家一听自家小子连人家的意思都听不懂,差点没翻白眼,粗手把那个笨蛋给扯回来,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的走到这男子面前,抬起一脚便踩上桌边的长椅——

“你什么意思?说我嘴巴臭?你的就很香吗?这姑娘一身铜臭味,你倒是觉得顶香是吧?巴不得把头塞进人家胸前好好闻上一闻……”话未落,庞大的身躯倏地往后被踹飞,直接摔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这位“仙人”看着被他一双仙脚踹飞到地上的那位唉唉鬼叫的尊客,摇着扇似笑非笑,“就说你嘴巴臭,非得要来熏本大爷不可,也别怪本大爷不客气的把你踢走。”

“你,你这个死王八羔子!以为自己长得比娘儿们还美就能为所欲为啦?”说着,扬声一喝,手一挥,“来人,给我上!把他给我抓起来,让我好好痛揍他一顿!”

“是,大当家的。”同桌那几人倏地拔刀便要架到那人的脖子上。

“住手!本大人在此,还敢胡来?是想进衙门吃牢饭吗?”范离一声斥喝,墨黑的眉一挑,“想好好吃饭就给我坐在位子上不要乱动,想跟本大人回衙门的,刀子就给我继续伸长一点!”

范离出外总是一身便衣,城内无人不识得他,可这些方进港不久的外地客商可不见得识得他,他们千想万想却没想到会惹上官差大人,这可不好!人在外地,最怕惹的就是官差和地头蛇,又不是不要命了!

几人刀子纷纷一收,往后退了一步,那个大当家也狼狈不堪的拍拍**从地上爬起来,却是忍不住气——

“既然大人亲眼看见此人出手伤我,怎么就不吭声了呢?”是当官的不该更讲理些吗?

范离依然一张正经八百的面容,“那位公子没说错,你的嘴巴是很臭,连我都很想补上一拳,想要吗?”

“你……”大当家不平的想冲上去,却被身后几人给拉扯住。

“大当家息怒!那可是官爷啊!”

“官爷怎么了?当官的了不起啊?不过就是个衙门小官,怕成这样?你们有没有出息……”话没说完,嘴便被捣住。

捣他嘴巴的不是别人,正是与他同一桌的二当家的,这二当家的年纪小些,却更懂得察言观色识时务,此刻忙不迭的对着范离哈着腰——

“这位官爷当真是对不住,咱大当家的刚刚喝多了,才会如此胡言乱语,官爷可不要与他计较才好,我们就是过路商人,跟这位姑娘和公子都无冤无仇,大当家就是喝多了才没了礼数,请几位莫要见怪才好。”

其他同伙也跟着附和,“是啊,官爷和姑娘莫要见怪。”

见状,那仙人轻扯唇,扇子掳啊撮地,没再说话。

范离不置一词。

朱晴雨也只是淡淡地撇开眼。

很好,这表示他们终于逃过一劫?想着,几个人拉着大当家速速下楼闪人去了——

顿时之间,酒楼二楼又安静下来,就像刚刚的所有事都不曾发生过般。

朱晴雨把目光移回范离脸上,“小女子刚刚的话是认真的,今日大家都是小女子退亲的见证人,以后想抵赖也抵赖不了。不过,虽然我们已无婚约,但却有青梅竹马的情谊在,关于害小女子的凶手,请范……大人务必早日缉拿归案,小女子在此郑重谢过。”

说着,她朝他微微一幅,范离伸手扶住了她的手——

“朱大小姐多礼了,不管朱大小姐跟范某是何关系,办案查案都是范某职责所在,范某自当义不容辞,全力以赴,至于我们两个的婚事——”

“那小女子在此再次感谢范大人。”朱晴雨微笑着打断了范离想说出口的话,“小女子今日已经累了,想先行告退,改日再请范大人吃饭,请大人务必赏光,可好?”

范离看着眼前这女子,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连打断别人拒绝别人都如此温柔可人,她问他可好,他能说不好吗?可应了这句,那前一句的退亲一事该如何是好?这摆明着不让他有再开口提婚事的机会,可谓意志坚定至极。

但他不愿啊!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知道他真不愿退这门亲!就算之前当真有过几回想退亲的念头,却不敌这次她一句话的当头棒喝。

她美不美从来不是重点,他毕竟从小就看着她长大,也是因为如此,他总把她当妹妹的成分居多,而不是个女人,可这几次的相处却让他对她有点另眼相看,感觉熟悉又陌生,却又有点心动……

“吃饭范某一定赏光,可亲事却不能退。”

嗄?朱晴雨眨眨眼,“这是为何?”

她都已经把梯子架好给他下了,他还不下?不会真想娶她为妻吧?

范离看着她,一时之间还真不知怎么回答她这很是唐突的问话。他不退亲,她不是该很高兴很感动吗?怎么会是这样意外莫名的神情?难不成她其实从头到尾根本就不想嫁给他?

刚好藉此事件退了亲事?

范离的眸光闪了闪,突然抱拳行礼,“范某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喂,你等等——”明明是她要先走的,怎么他乱改她的戏码呢?

范离当真说走就走下了楼,之后在楼下喊道:“来人,朱大小姐说她累了,护送朱大小姐回府。”

“是,大人。”楼下的官差应了声,赶紧奔上酒楼二楼寻到朱晴雨,上前福了身毕恭毕敬道:“朱大小姐,小的护送您回府吧。”

朱晴雨也不知哪来的一股火气,找了张椅子便扑通一声坐下去,“本小姐肚子饿了,现在不回府,小二,给本小姐上菜!”

“来咧。小姐,您要点些什么?”

“好吃的都给我来一盘!”

“厦?小姐,您只有一个人恐怕吃不完啊……”小二面有难色,“这东西吃不完就浪费了……”

虽说客人上门没有推出去的理,但这家酒楼的老板就是个爱惜食物的主,身为人家的奴才自然也得跟随着主人的爱好行事才算上道啊。

朱晴雨甜甜一笑,“放心吧,店小二,吃不完的我会打包回家吃,不会浪费这些美味的食物。”

闻言,小二笑了笑,“好咧,那小的这就下去——”

“不必这么麻烦了,朱大小姐不嫌弃的话,就跟本大爷一起吃吧。”

身旁突然传来一道低嗓,那声音,有点熟。

朱晴雨很自然的将目光望向声音的主人,不就是方才替她教训那几个客商的“仙人”吗?刚刚情势紧张没来得及思考,如今竟觉这嗓音煞是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可她明明不识得此人啊!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她定定的望住他。

“朱大小姐不识得我?”他也定定的看着她。

“不识。”她应该识得他吗?可她遍寻原主的记忆,也没有过这男人的任何印象。

男子微微一笑,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本大爷的菜才刚上,热呼着呢,朱大小姐的肚子想必已经很饿了,就不必跟本大爷客气,嗯?”

朱晴雨眨眨眼,“本小姐不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

“小姐此言差矣,本大爷刚刚也算救了小姐一命,怎能说不识呢?”

仙人又是那副倾国倾城的笑,看得朱晴雨的脸微微一热,“那就请公子先报上名来。”

“这是要掂量本大爷够不够格跟小姐一起吃饭吗?”

“这是要掂量公子的为人究竟够不够光明磊落。”

男子点点头,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朱大小姐说的有理,既然如此,本大爷是该自报家门。”

偷听到这里,大家的耳朵竖得更直了,就怕没听见这最重要的一句——

“本大爷乃荣国公府的公子,人人都称本大爷一声荣小公爷。”

就算尚未承爵,可大家都认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便都这么叫他,他也懒得去纠正,便由着他们叫了。

此话一出,整个酒楼二楼的沸腾了——

“荣国公之子?荣小公爷?”有人大叫出声,简直像是亲眼见到当今皇上一样兴奋不已。

“你听过?”有人讷讷地瞧了那人一眼。

那人还没答话,旁边就有人道:“就算没听过,也知道国公爷的地位有多高吧!不管是哪个国公爷地位都很高!何况能叫国公的又不多!”

“是啊是啊,这位仙人竟然是位小公爷,怎么就出现在黔州呢?”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刚刚大叫出声的人终于能插话,带点得意地道:“这荣国公之子长年在外游历,这几年几乎都不在京城,京城里见过他的人大概五根手指都数得完。”

“那岂知此人是真是假?”

“是啊,听说有一天小公爷突然回家,国公爷看见他还问他是谁,怎么胆敢闯进荣国公府呢!”

“真的假的?”众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自然是真的……”

这些人,是当他不存在吗?竟然当着他的面高谈阔论起来?还言之凿凿像是亲眼在他府里见过似的!啧,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家爹有这么幽默风趣的一面,这些人倒是说得活灵活现!

这荣小公爷本尊正想开口制止这些人的吵嚷,却看见朱晴雨起身移步到他桌前,很是优雅的坐了下来。

“荣公子,我姓朱,叫朱晴雨,人都称我朱大小姐,是黔州第一钱庄福德钱庄朱老板的女儿。”朱晴雨很大方的自我介绍。

荣……公子?她竟唤他荣公子?他是荣小公爷,可不姓荣啊!

唉,这女人究竟是打哪来的?凤晏很想笑,却笑不出来。既然这女人以为他姓荣,那他就暂时姓荣吧。

站在主子身边的随从阿五本来想开口纠正朱晴雨,却在主子飘过来的眼神示意下很快住了嘴。

凤晏这会很是温柔的看着她,“本大爷知道你,朱大小姐。现在我们彼此互相认识了,可以一起共桌吃饭了吧?”

“自然可以。两人共餐的确环保许多,就一起吃吧。”

环保?这是哪里来的语汇?他竟听也没听过?

还有,这女人前后的样子会不会差太多?只不过端出个小公爷的头衔罢了,她有必要变得这么快吗?当真令他有点失望呵。

朱晴雨哪顾得了这美男子此时此刻脑子里弯弯绕绕的想法,她现在的确肚子饿得很,饿到站起来都有点头晕的地步,不马上吃点东西可不行啊!她可不想等等昏倒在路边,会丢死人的!既然确定对方大有来头不会是宵小之辈,她自可安心吃她的饭,不,是他的饭!

小二此时陆续上了菜,一盘接一盘,一块约两寸许的正方形东坡肉,光滑晶莹,涵冻透明的水晶肴蹄,还有看起来香辣可口的麻婆豆腐,和一盘她最爱的爆炒大虾……天啊,每一道都色香味俱全,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啊!

“我先开动罗?荣公子不介意吧?”这些菜看得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她真的一刻也不想再等。

凤晏一笑,有礼的将手一摆,“朱大小姐请。”

“那本小姐就不客气了。”朱晴雨当真不客气的开吃了!举起的筷子一伸就伸到那盘爆炒大虾上,给自己夹了一只大虾子。

说起这虾,还得去壳,弄得手油嘴油不说,样子看上去也不好看,一般姑娘家基本上是不碰的,至少在心仪的男子面前是不敢碰的。

看来,他不是她心仪的男子?

还是,她本来就是这样想吃啥就吃啥的性子?

是啊,他差点就忘了这女人跟一般女人不一样了,连跟他同床共枕都可以说他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凤晏的唇角露出一抹几不可察的微笑。这笑,带着一丝想念和一丝宠溺。

还真是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在他昏迷过去的那一瞬间,只见到她那双哭花了的容颜……

要不是当时刚好有一艘船要出港正好捞起了他,要不是当时那艘船上刚好有人知道他是谁把他送回了京城,要不是他爹替他找来了京城里最好的大夫,他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可是听说这个傻女人在病中就在四处寻他,病才刚好就天天跑到海边港口傻傻坐着,逢人就问是不是看见过一个大胡子出现在港口,他这才费尽心思从京城来到黔州出现在她面前。

可这个傻女人就是傻,他人都坐在她面前了,她却完全没认出他来,还尽顾着吃她的东西,他该说什么好?竟还叫他荣公子?哈。他倒要看看这傻女人何时才能把他给认出来,反正他不急,一点都不。

他急的本来是另一件事……

当他在重伤昏迷了快一个月之后醒来,唯一挂念的就是她的性命安危,知道她安然无恙了,第二个挂念的是她过得好不好,可被退亲了?可被抛弃了?可是每个晚上躲在被窝里哭了?

是的,他挂念她,担忧她。她可是他堂堂荣小公爷用性命护下的女人,无论如何她都该好好的活下去,不能被欺负半分半点……

所以他来了,抱伤而来,他那高高在上的爹差点跟他翻脸,他还是坚决来了,就只是为了亲眼看一看她过得好不好。

没想到,却亲眼见证了她退范离的亲。

方才,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主动开口退了范离的亲,还那般趾高气扬的面对开她玩笑的人,看起来半点不委屈,更没有被抛弃的可怜兮兮,莫名地,她那爽快大方又骄傲的模样,在他眼中美丽非常。

她的举止表现总是出人意表,完全不在他的想象范围内,不管是在那艘大船上,还是在这间酒楼里,这女人老是带给他惊奇或是惊吓,不管是哪一种,都令他印象深刻到想忘都忘不掉。

“荣公子,你不吃吗?”见对方迟迟没动筷子,朱晴雨专心埋在美食中的脸终于抬起来看了他一眼。

听见这姑娘又叫他家主子“荣”公子,阿五的脸忍不住微微扭曲了一下,可他家主子不介意,还假装自己真的姓“荣”,他这个小公爷身边的小小随从又能说什么?

凤晏是当真不介意自己姓荣还是姓凤,因为不管他姓什么叫什么,有没有脸上的大胡子,他终归还是他,无论他的身分是海盗还是荣小公爷。

“当然吃,只是朱大小姐的吃相太好看,害本大爷一时之间忘记动筷子罢了。”说着,凤晏一笑,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她有点傻的看着他。

他是脑子有病吗?说一个在他面前狼吞虎咽的姑娘家吃相太好看?是讽刺她吧?用那么美的微笑讽刺人家,这样好吗?害她差点就当真了!

还有,这男人的嗓音真好听,好听到让她一直想起凤二,凤二的声音也是这般好听的……怎么办?她突然间好想他……

“怎么了?”这丫头的眼睛竟然红了?凤晏微沉下眼。果真,还是眷恋着那个范离的吧?毕竟是青梅竹马的情谊,怎么可能说舍就舍?

被他这么温柔关心的一问,朱晴雨忍不住鼻子更酸,眼眶更红,她低下头假装专心吃东西,豆大的泪珠却突然掉进碗里。

见到她的泪,凤晏的心莫名地一紧,一双漂亮的浓眉却挑了挑,“这么不舍得你的范哥哥,刚刚又何必佯装洒脱?再说了,那范大人没同意你的退亲,你也不必太伤心,真要哭,这眼泪也得到人家面前掉,在本大爷面前掉是半点作用也没有,你是不是傻啊?”

闻言,朱晴雨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瞪着眼前这个美到过分的男人,“你才傻呢,谁说我是在想范公子的?我只是想起一个朋友……不知他是死是活……所以忍不住难过一下罢了!你说什么呢!”

还她的范哥哥呢……

她何时叫过范离范哥哥了?好吧,是有,但那是原主私底下叫过几次,她可没叫过!

凤晏一愣,愕然的望住她,“你说什么?你想起……谁?”

“一个朋友……不关你的事!”说着,朱晴雨低下头继续扒她的饭,吃她的菜。

凤晏的心凝着,一双黑眸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哪个朋友?还是个不知是死是活的朋友?让朱大小姐这么伤心,这可不好,本大爷从京城来,小姐若有想找的人,或许本大爷可以帮忙?”

听见他的话,朱晴雨蓦地抬起头,“你当真可以帮忙?”

凤晏微笑的摇了摇扇子,“这天底下还没有本大爷找不到的人,小姐要找谁就直说吧。”

“我要找大胡子凤二和一个十岁孩子小猴子。”

凤晏微微一怔,定定的望住她,心里五味杂陈。

果真,她是因为想起他才伤心的说掉泪就掉泪?

果真,是个傻女人……

“你当真那么想他?是因为恩情?”心里想的,不禁就问出口。一问完,凤晏便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天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这个女人打从一开始就告诉大胡子说她不喜欢他,如今他这么问,当真显得多余至极。

可她现在脸上那明显一愣的神情是怎么回事?突来的静默又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的答案竟让她感到错愕及困扰吗?

“我……”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倒了她,朱晴雨静静地不说话。

是因为恩情吗?只是因为恩情吗?是因为大胡子为救她受了伤,所以心里一直挂记着他吗?自然是的,不然还能有什么?

不,不对啊,她何时对这男人说过关于她跟大胡子的事?他怎么知道大胡子对她有恩?

朱晴雨突然定定的看着他,看他这眉眼,越看似乎越像某人,还有他说话的嗓音也似乎挺像某人,不过老实说,一个月过去了,她其实已经快忘了那人的声音究竟是如何了,只是这男人一双电眼乍看之下确实是和大胡子像极了……

有多像呢?除了那一脸的胡子和笑起来很电人的眼,她其实根本不知道大胡子下的凤二究竟是何模样,而且,就连他的眉眼也越来越模糊……

会是他吗?她困惑的瞅着眼前的男人。

不,这男人明显比大胡子瘦了一圈,看起来没那么壮硕,眉眼之间自带风流,整个人感觉也轻佻了许多,怎么样也无法将大胡子跟他联想在一块呵。

不可能是他!但,为何此刻她的心跳得如此之快?一颗心揪得紧紧的!

“你究竟是谁?如何知道凤二对我有恩?”她瞬也不瞬地望着他。

凤晏亦是瞬也不瞬地望着她,想承认,又不想承认,心左右摇摆了一会,终是扯扯唇笑了,“朱大小姐都把那位大胡子仁兄的画像贴满邻县几个城了,本大爷如何不晓?又不是瞎了聋了。既然朱大小姐如此急切的四处找人,铁定不是恩人就是爱人,本大爷只是好奇问问究竟是哪一种罢了。”

“就这样?”心,顿时空落落地。

“不然呢?朱大小姐以为是怎么样的?说来听听,本大爷愿闻其详。”凤晏一双黑眸闪亮亮地看着她。

这男人……不会是在诱惑她吧?笑成这样……想迷死谁呢?

“吃饭吧。”朱晴雨把碗端起来,把每道菜都夹上一筷子进自己碗里,不一会碗里的东西都快尖成山了。

她一口一口吃着嚼着,像是品尝,事实上是脑袋突然间空空的,什么都不想去想、不愿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