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宝莱总裁床上不说爱 第三章

总裁床上不说爱 第三章

作者:宝莱书名:总裁床上不说爱类别:言情小说
    【第三章】

    餐厅隐密的包厢里,欧阳凛径自吃着眼前精致的日式餐点,蓝可钦就坐在他的对面,一语不发的低头猛吃。

    他一面吃,一面用眼角余光打量她,直觉认为她有心事。

    “今天工作很累?”

    “有点。”蓝可钦依然低垂着头,千万思绪在脑子里翻腾。

    她想直接问他,可是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一颗心上上下下,反复不停,弄得她一整晚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吃进了些什么。

    欧阳凛仰起头,啜饮一杯温清酒后,见她一张脸写满犹豫,于是又问:“你有话要跟我说吗?”

    “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她以为自己把心事藏得很好,诧异的抬起头,小脸上尽是浓浓的困惑。

    “你今晚安静得出奇。”他说得直接。

    “我平常话很多吗?”她有些不服气的垂下头,暗自反省着。

    “至少不是这样安静到有些诡异。”欧阳凛皱起眉头,“在想什么?”

    她紧咬下唇,内心经过一番纠结的挣扎后,最后决定两个人之间还是有话就说比较好。

    “想今天看到的一篇报导。”

    “关于什么?”

    他会这样问,表示想继续了解下去,蓝可钦点点头,接着往下说,“男女的择偶条件,男的希望女人『白富美』,女的希望男人『高富帅』。”她把会议室里大家闲聊的话题慢慢的导入。

    “嗯。”他不置可否的轻哼,到目前为止还没听到需要注意的重点。

    “你觉得怎样?”她渴望听到蛛丝马迹,热烈的眼眸张得大大的,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欧阳凛冷冷的瞥了眼她的表情,不带感情的丢出批评,“没什么营养。”

    雯时,她重重的垂下双肩。

    早知道自己会听到什么答案,可是当他真的说出口时,她还是有种被人直接打了一枪的感觉。

    “你觉得男人都希望女人『白富美』吗?如果一个拥有『白富美』条件的女人出现,你会去追求她吗?”她挖空心思,想从他的嘴里挖出一点迹象。

    “基本上,我的社交圈都是这种女人,你现在指的是哪一个?”他是何等精明的男人,听她死抓着这个话题不放,立刻嗅出不寻常的味道,不动声色的引她说出最关键的问题。

    “孙芷乔。”蓝可钦皱着眉头。

    欧阳凛扬高右眉,掏出手机,按了几下,很快便看见她今晚这番话出自何处。

    终于爆出来了。

    他昨天还在想,狗仔是否今天就会出手呢?

    喝光桌上的清酒,他目光清冷的盯着她,“我吃饱了,你呢?”

    “也差不多了。”蓝可钦附和,还在等他给个答案。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他看完手机后,神色突然变得很冷硬绝恬。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应该否认到底吗?

    欧阳凛不再看她,直接让人过来结帐,按照往例,两人随即一同前往着名饭店。

    沉浸在各自思绪里的两人,都没有发现从餐厅出来后,一直有两个鬼祟的男人拿着相机,一路开车跟在他们后面。

    直到他们的车子转进着名饭店的那一秒,一台相机从降下的车窗里头探出来,不断的按下快门。

    他们毫无所觉的下车,走进电梯,又步出电梯,最后进入顶级套房。

    这次两人没有一进门就上演激情戏码,反而他在前,她跟在后,一语不发,缓缓的走到套房的客厅。欧阳凛从冰箱里拿出几瓶酒,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

    蓝可钦走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无端感到很害怕。

    刚刚在餐厅里时,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可是现在这种紧绷到近乎诡异的气氛就像是有人伸出手,一把掐住她的喉咙。

    她静静的等着,等他愿意开口说话的那一刻。

    喝光了两瓶酒后,他终于往后亮着沙发,端详着她的脸,仿佛正在看一只即将被宰杀的可怜小动物。

    “如果我说……”

    听见他的开场白,她的心便直线往下坠落。

    欧阳凛冷眼看着她刷白的小脸,本来不显喜怒的脸部表情变得更加冰封无情,就像是完美的大理石雕像,而非血肉之躯。

    “……报导是真的。”

    顿时,蓝可钦的脑袋一片空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

    想想自己先前是怎么想的?

    他坚持在公司里要保持低调,关系不公开,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避免成为全公司所有女人的公敌。

    她还记得自己想到这里时,心里缓缓滑过一丝暖流,想着晚上的约会,一颗心偷偷的甜滋滋起来……没想到几个小时前的自以为是,竟成了此刻最大的讽刺!

    “如果报导是真的,那我们之间算什么?”蓝可钦现在知道他不打算否认了,所以他是真的要娶那位“白冨美”孙小姐?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在她以为自己才是能跟他幸福在一起的女人之后,他却告诉她,那个报导是真的,他其实另有所爱?

    突然,她的心一阵紧缩,疼痛不已。

    “我们是我们,跟其他人无关。”欧阳凛坐直身躯,双手交抱胸前,直盯着她越来越不解的表情。

    “什么意思?我不懂。”她提出疑问。

    “不管有没有其他人介入,我跟你之间的事永远也不会公开,因为我从头到尾根本没有这个打算。”他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她却听得脑袋发胀。

    他从头到尾根本没打算公开他们之间的事?那她到底算什么?只是单纯帮他暖床的女人?是这样吗?

    蓝可钦睁大双眼,瞪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从他口中听见这些话。

    这一定是梦!不是真的!一定是在梦里!

    欧阳凛瞧着她深受打击的脸孔,想起九年以来始终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心中闪过一丝快感。

    “我这样说,你懂了吧?”他十分残忍的补问一句。

    她的脑袋还是一片空白,心口又惊又痛。他怎么可以对自己说出这么无情的话?她爱他啊!

    这真的不是梦吗?如果不是梦,为什么这些对话会如此残忍?

    “所以报导是真的,孙小姐真的是你的女朋友,你跟我只是……”她深吸一口气,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用词,还得认真的想了几秒钟后,才能接着说下去,“只是……随便玩玩?”

    “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毕竟我们在那里……”欧阳凛的视线邪恶的飘向柔软的大床,感觉她因为自己的暗示而狠狠的震了一下后,才又看向她。“一直配合得很好,不管我将来有没有结婚,跟谁结婚,我都不希望改变我跟你目前的关系。”

    “所以你自始至终都只把我当成你的……”蓝可钦感觉一股热气直冲上眼,必须偷偷握紧拳头,才有办法将接下来的话顺利说出口,“床伴?”

    随着这令人难堪的字眼说出口,她眼眶里的热泪开始扑簌簌的往下掉。

    她是如此的爱他,他却说要跟别的女人结婚?

    欧阳凛耸耸肩,撇嘴而笑的神洁带着纯男性的野蛮。

    “你要说自己是床伴也可以。”他看见她不可置信的瞬间瞪大双眼,眼泪掉得更凶,眼睛里头还有漂亮的水光正在打转。“而且……你会继续做我的床伴,在我需要的时候,乖乖爬上我的床。”

    看见她的眼泪,他就想起母亲还在世、单独待在父亲的病房里时,总是一手紧紧握住案亲的手,另一手偷偷的拭泪。

    紧抿唇线,脑海里一幕幕都是母亲过世前一年时悲苦的表情,他的心越来越冷硬。

    “我还是不懂,天底下有这么多女人,你为什么偏偏挑上我?”就算他丑话说尽,蓝可钦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不听使唤的猛往下掉。

    不,她不相信他对自己一点爱都没有!

    “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你还愿意花心思追求我,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泪,不但没有唤起他怜香惜玉的心,反而更让他不断想起母亲陷入痛苦跟绝望的模样。

    “我之所以挑上你,是因为你父亲曾经犯下的过错,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感情。”欧阳凛冷冷的盯着她,神情倨傲,用充满嘲弄的口吻向她坦承,彻底粉碎她最后残存的一丁点希望。“你知不知道你父亲曾经开车撞伤人后,连下车看一眼都没有,把好好的人当成垃圾一样,丢在路边置之不理,直接开车逃逸?”

    “你……说什么?”蓝可钦看到他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泽,无法解读他阴暗的表情,脑袋一团混乱的问:“什么丢在路边置之不理?还有什么开车逃逸?”

    他在说什么?为什么她都听不懂?

    “你何不亲自去问问你父亲?”他扬起讽刺的冷笑,“我对你从头到尾只有怨恨跟厌恶,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可以在床上跟你打得火热,进公司后却对你那么冷漠?嗯?你难道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怎么?我说什么你都全盘相信?”

    蓝可钦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一针刺中最脆弱的地方,有好一会儿根本说不出话。

    有,她有想过,只是一直要自己不要多想,爱一个人就要绝对相信对方,有时候信任也是爱情的一种表现方式。

    只是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好离谱。

    她居然被自己深爱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且这一切居然还跟爸有关?

    他甚至还说他对她只有怨恨跟厌恶?

    可是,她这些日子是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啊!

    “所以你从头到尾只想跟我……对我……”蓝可钦喘着气,感觉泪涌双眼,就算到了现在,依然无法顺利的说出那些残忍的话语。

    他怎么能够带着恨意跟她**?

    一想到两人之间的每一场激情**,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按仇,她的胃部立刻翻搅起来,恶心感不断的涌上她的喉咙。

    不,这不是真的,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或误会了什么,一定是的……

    “我只想跟你上床,一直都是。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你追到手,当时的确还满讶异的,不过你毕竟没有浪费我先前在你身上耗费的工夫,每次到达高潮时,看着你充满幸福的模样,我都好想当场版诉你实情,轻声问你一句,还喜欢我在你身体里面冲撞的感觉吗?你还真是迟钝,以为那劲道是爱?我告诉你,那是恨。”

    看着她泪如雨下,双眼瞪大,里头填满浓浓的震惊,欧阳凛觉得一股阴冷的痛快正在体内到处流窜,残忍的微笑着。

    “而且这段关系还会继续下去。”

    “你要我继续跟你……跟你……”她讶异的看着他,胃部紧扭得更加严重,想吐的感觉直接淹上喉咙。

    “这两年我们始终配合得很好,没道理要平白无故放弃这段关系,不是吗?”他恶意十足的说,长久以来的愤怒与不平,让他只想拖着人陪他一起待在地狱,品尝那说不出来的痛苦。

    听着他伤人的话,蓝可钦神情恍惚,放在大腿处的双手死命捏着短裙,全身颤抖不已。

    “你……你太过分了!”她愤怒的说。

    “我过分?”欧阳凛撇嘴一笑,神情尽是冷冷的嘲讽。“这两年你那些惹人怜爱,可不是这样跟我说的。”

    她的表情好像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瞠目结舌的瞪向他,猛烈的喘息。

    “你真下流!”

    心像是被人用力掐住,胃部狂搅,喉咙冲上源源不绝的恶心感,逼得她必须伸出一手捂住嘴巴,想吐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他脸上挂着冷漠的微笑,站起身,直接走到她的面前,右掌牢牢的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强迫她起身与他四目相对。

    “下流?在一般人的眼中,我可是站在上流社会,而你……”他怒极反笑,冷峻的脸庞蒙上厚厚一层阴郁,锐眼怒气腾腾的紧盯着她湿润却异常坚定的清亮眼眸。“居然说我下流?”

    “星期一上班,我会递出辞呈。”面对他的恶意嘲弄,她像个失去力气的娃娃,颓然的望着他。“我跟你之间,一切到此为止。”

    “你不敢。”欧阳凛的双手紧握住她纤细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拉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瞪视着她,接着想到了什么,冷冷的狞笑,“只要你没有准时出现在公司,乖乖上班,我会立刻到你父亲面前摊牌。唉,你觉得你父亲如果得知这些日子他女儿一直被人当成复仇的工具,他会心疼吗?或者会不会稍微开始有点懊悔自己当初不该撞了人就跑?嗯?”

    好戏才正要上演,她休想现在就抽腿离开!

    “我不相信我爸会那样做,我不相信!”蓝可钦用力挣脱他的掌控,抓起椅子上的皮包,转身冲向房门口。

    她不相信爸爸会肇事逃逸,现在就要回去问爸爸,请爸爸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一定是他搞错什么了。

    惊见她的动作,欧阳凛只愣了一秒钟,随即动作敏捷的追上她,抢在她开门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向自己的胸前。

    在拉扯间,她的皮包掉落地面。

    她直觉想弯腰去捡,但是他不准,甚至逼她不得不转身面对他,把她用力往墙上一推,再利用体格上的优势,他紧紧的贴着她柔软的身子,将她牢牢的困在墙壁与自己之间。

    “让我走!”蓝可钦疯狂的扭动,尤在做困兽之斗。

    突然,她察觉身下有个硬物正抵着自己,浑身一僵,抬起眼,立即跌进一双深幽的眼眸里。

    她放弃无谓的挣扎,完全不敢动。

    欧阳凛悍然凝望着她,约莫过了一分钟,就在她以为他会对自己大吼时,他突然胸有成竹的笑了,模样自信又自负。

    “实在很遗憾,你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他抬起一只手,开始抚摸她的脸颊,像是捉到老鼠的猫,缓慢又恶意的玩弄眼前的猎物。

    她想躲开,但他的手总是有办法贴上她的脸颊。

    “除非我愿意主动停止这段关系,否则只要我还想继续,你就只能乖乖陪我玩……”

    “等你收到我的辞呈时,就可以知道我到底要不要乖乖陪你玩!”蓝可钦看着他的眼神很陌生。

    她不懂,几天前还对她温柔调笑的男人,怎么会瞬间变成恶魔?

    一定是他误会了吧?是吧?

    一定是他误会了吧……

    他扯唇冷笑,没多加理会她那双又痛又满是泪光的眼睛。

    “也可以,到时候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在你没有经过我同意就离开我的同时,我将会亲自拜访你父亲,不晓得他老人家听了我们这两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会不会当场脑中风?对了,还有你父亲赖以为生的那间小鲍司……”谈到她父亲时,两簇火光在他的眼中爆燃。“你要不要猜猜看,我可以多快弄垮它?一年,一个月,还是一星期?”

    蓝可钦震惊到难以自己,不敢相信自己曾经爱过眼前这个男人。

    “你……威胁我?”

    “威胁这个字眼太强烈了,这叫沟通。”欧阳凛恶劣的朝她咧嘴一笑。

    看着他的表情,她浑身寒毛豊起,想起扑向猎物的悍兽。“我不会像先前那样任由你予取予求。”

    漠然的端详着她,他又勾起一抹邪肆的讽笑,神情不屑,咬牙低哼,“我从不接受拒绝,尤其是来自于你的拒绝,就连今晩你也别想就这样逃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突然,他大动作的抓住她的双手,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他愣了一下,像是在分辨铃声,随后猛然甩开她,从怀里掏出手机,快速接听后,脸色当下遽变。

    什么话也没有交代,他先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匆匆离开套房。

    谁打来的电话?

    他从来没露出如此慌张的表情,加上刚才那样看她……是不是他终于发现自己搞错了什么?

    爸爸他……他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一定不会的,一定是他搞错了,现在他发现自己误会了,对,一定就是这样没错!

    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蓝可钦这样告诉自己,忍着羞辱感,加速整理好自己,随即抓起掉在地上的皮包,跟着他冲下楼。

    在她冲出饭店时,正好看见他坐上一辆计程车,她赶紧也招了一辆,跳上去。

    “司机先生,麻烦请跟着前面那辆计程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