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乔湛总裁夜夜很兽性 第二章

总裁夜夜很兽性 第二章

作者:乔湛书名:总裁夜夜很兽性类别:言情小说
    “现在是在我的地盘,我说了算,OK?”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执着,或许是她认真的样子太可爱,让他忍不住想逗她。

    “好吧。”她点点头。

    “还有,以后你叫我清城哥,温大哥温大哥的叫太见外了。”虽然她那么叫也没有错,但温清城还是觉得不太习惯。

    “好。”白筱露又是乖巧的点点头。

    “还有,我平时白天上班,晚上有时也不回来,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就联络这个钟点阿姨,她负责这里的情节跟你的一日三餐。”说话的时候,温清城递给白筱露一张名片,里面写着一个名字跟联络方式。

    白筱露以为这是温清城特地为她请的钟点阿姨,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清城哥,其实不用请阿姨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个阿姨本来就是在这里帮忙的。”温清城不是个居家男,身边也没有固定交往的女伴,因此家里的打扫就要依靠钟点阿姨来处理。

    “哦。”知道他不是特地为自己请的阿姨,白筱露顿时松了口气,因为她这个人最怕欠别人的,那会让她心里很过意不去。

    就像她的外公外婆,自从她爸空难去世之后,他们就将她接到了南部跟他们一起生活,不但将她宠成了公主,物质生活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她,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更是觉得自己亏欠二位老人家。

    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可又不知自己能做什么,于是她就利用平时的空余时间去学习厨艺,在家的时候就为他们弄一些好吃好喝的,生活简单倒也开心。

    白筱露以为,自己平淡的生活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可是就在不久前的某天,她不经意间听到了外公外婆和她妈的对话,才知道守寡多年的妈妈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可是却因为不放心她,说什么也不肯改嫁过去。

    白筱露以为,妈妈这么多年一直单身,是没有找到让她心动的男人,可是她没想到,原来妈妈是因为她才不肯改嫁的。

    知道了这个原因,她难过了好久,也愧疚了好久,然后,她便产生了离开家里的想法,因为只有她变得独立起来了,妈妈才不会成日担心她,才会愿意接受新的感情。

    知道她的想法,她妈是第一个反对的,但是白筱露告诉她妈,她已经大学毕业了,不能继续活在他们的庇护下,她要出去工作,也要结交朋友,不然她以后要怎么嫁人呢?

    听了她的话,外公认真思考过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同意了她的请求,不过外公也有他的条件,而他的条件就是她要去他安排的地方上班。

    至于外公安排的地方,其实就是他当初白手起家的公司,不过现在已经交由他的孙子孟睿阳掌管,虽然外孙女身上没什么特长,但在自家公司安排个助理什么职位不过是他一句话的意思。

    再说公司原本就有女儿的一份股权,白筱露进公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既然父亲都开口了,即便是爱女心切的白母也不敢再反对,只交代自己的侄子多照顾女儿。没想到,这段时间侄子和侄媳妇不在国内,双双到外地出差了,白母还觉得这是不让女儿离开家里的好理由,可是豪爽的侄媳妇先开口了,她可以给筱露安排住处,而且保证她会住得很开心。

    事情发展到这里,白母别无他法,也只得点头答应女儿去台北了。

    “这间房间我已经让阿姨提前整理过了,你以后就住这里。”突然,温清城爽朗的声音将白筱露有些飘忽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哦。”她应了一声,脑子还有些鉲uo碌摹


    “那你先休息一下,六点左右会有阿姨过来给你煮饭。”

    听了他的话,她总算彻底清醒过来,接着一脸紧张地问道:“清城哥,那你呢,你不在家吃饭吗?”

    “嗯,我有事要出去一下。”最近为了公司的事,他都快忙疯了,今天难得偷了闲,他决定约几个好友出去狂欢一场。

    “不要……”她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他的衣摆,旋即后知后觉自己的动作有多么不妥,她赶忙松开手,一双如小鹿般无辜的水瞳直瞅着他,“清城哥,你留在家陪我好不好,我一个人会害怕。”

    “不用怕,这里的保全系统很安全。”他直觉她是害怕这里不安全。

    “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她咬着唇,突然小小声地对他提出请求。

    这模样,像极了黏人的小狈崽,再加上那一头蓬松的大卷发,让他差点没忍住揉一下的冲动,想试试那触感是否如自己想象中的绵软柔滑?

    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毕竟此时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他想摸就能摸的小狈崽,而是一个成年的大女生。

    “白筱露,这不会还是你第一次单独出远门吧?”他突然问。

    没想到她点了点头,诚实地回道:“嗯。”

    “难道你读书的时候,都没有跟同学参加过什么活动吗?”

    “没有,我……我从来不参加集体活动的。”

    所以呢,她这样跟个没断奶的小婴儿有什么区别?温清城突然觉得很头疼。

    “清城哥,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好不好,我保证乖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人生地不熟,他是她见到的第一个人,因此她很依赖他。

    如果温清城只是出去逛逛买点东西,那带她一起去是肯定没问题的,可他现在要去的地方并不适合她,这个让他怎么答应?

    “筱露,你听我说,我只是出去办点事,我尽量早点回来好不好?”他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她。

    可白筱露却摇着头,甚至伸手拉住他的衣袖,活像她一松手他就会跑掉一样。

    真不知道她过去都经历了什么,竟然养成了这么胆小的性格,温清城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算了算了,我哪都不去了,就在家陪你,这总可以了吧。”

    “清城哥,你是不是生气了?”因为很小就没有了父亲,白筱露没少被嘲笑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再加上她的个性天生就弱,被欺负了也不懂得反击,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自卑的性格。

    她这次鼓足勇气只身前往台北,一方面是想变得独立,不想家里人事事为自己操心着,还有另一方面是想锻链自己的性格,她想变得强大起来,可事实证明,她就是个没用的人,除了给身边的人添麻烦,她什么也不会。

    想到这,白筱露心中一阵难过,悲伤的眼泪就这么毫无预警地掉了下来。

    而她的眼泪,将一旁的温清城吓坏了,又慌又乱地解释道:“喂,你怎么哭了,我没说我生气了呀。”

    “对不起,清城哥,我不是故意给你添麻烦的。”

    虽然温清城有过许多女人,却极少见过女人的眼泪,毕竟男欢女爱,确实没什么事情值得掉眼泪的,所以此时面对着白筱露的眼泪,他感到无措极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好了,你别哭了,我真的没在生你的气。”

    他的体谅反而让她觉得自己很不懂事,白筱露连忙松开他的衣袖,吸了吸鼻子,故作坚强地对他说道:“清城哥,不如你去处理你的事情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没事的,我突然想起那件事也不是很急,我还是改天再去处理了。”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心软的人,可此时面对着白筱露故作坚强的小脸,温清城发现自己是如何也狠不下心来。

    “真、真的吗?”刚刚还说一个人可以的人一听到他会留在家里,小脸顿时亮了起来。

    “真的。”对着她那张美得像洋娃娃的小脸,他再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于是这一晚,温清城难得的宅在家里不出门,不但陪白筱露吃饭,还陪她聊天,直到她脸上露出微微的倦意,她才终于在他不会出门的再三保证下,乖乖回房睡觉。

    温清城以为,以白筱露胆小的性格,她晚上会不会害怕得不敢一个人睡,虽然他陪过很多女人睡觉,却没有哪回是盖着棉被纯聊天的,所以哄睡这种事情他是做不来的,结果出乎意料的,白筱露一整晚都没来敲过他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