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讨厌你 第八章

作者:安祖缇类别:言情小说

【第六章】

“佩筑,你跨年有没有要干嘛?”晚上吃饭时,奶奶突然这么问。

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也很难拒绝,这种左右为难的情绪,她也是很苦恼但又不知该怎办。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那次女儿被孙女训过后,就没有再来过了,不过奶奶也清楚,为了业绩,女儿一定会再上门的,到时又要对不住孙女了。

章佩筑望着奶奶充满期待的模样,粉唇微张想要拒绝,可奇怪的却说不出口。

脑子里不知怎地闪过了左镇垣那张狗狗脸,加上上次她对姑姑出言不逊,让奶奶难做人的事她一直耿耿于怀,可她就是不想再让姑姑予取予求了。

她想,至少这次顺应奶奶的意思吧。

“好啊。”她微微点头。

孙女竟出乎意料之外答应了,章奶奶好一会儿合不拢惊讶的嘴。

“奶奶,你的嘴要跑进苍蝇啦。”章佩筑取笑着把奶奶的嘴合起来。

“太好了,你答应了。”章奶奶开心得不得了,“我马上跟镇垣妈妈说我们这边有两个人。”

章奶奶拿起手机,迅速发送讯息过去。

左镇垣的母亲倒是很快就回讯了,章佩筑怀疑她该不会时时刻刻把手机握在手中吧?

“好了。”章奶奶放下手机,端碗吃饭。

“那个左镇垣的妈妈好像常在办活动?”

“因为她是里长啊。”

“里长?”

“对啊。像我现在不是早上会去当志工吗?那也是她带头做的一些公益活动。”

“原来是这样啊。”章佩筑总算明白为何左镇垣的妈妈为何那么热心了。

“她真的是一个非常热心又很有热诚的人,我都说,她以后如果要出来选议员,我一定把户籍迁过去投给她。”

“那我们不就要搬家了?”

“皴……”她倒没想到这件事去。

“若她真要选议员,搬到她的选区也没什么关系。”公车多坐几站而已。

“其实我还想搬到她服务的里去,下次里长选举就可以多我们两票。”

“……”那不就是要搬到左镇垣他家附近了吗?

见孙女没有回应,章奶奶连忙打哈哈,“我说笑的啦,哈哈哈……”

她知道奶奶是认真的。

既然左镇垣的母亲是里长,那所办的八成是里民活动,奶奶又不是他们那一里的,这样参加人家的活动可能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吧。

况且因为参加活动认识不少朋友,也都是住在同一个里,平日奶奶在家也无聊,顶多跟邻居聊天,如果搬到那些朋友的活动范围内,她早上当志工也不用辛苦搭公车,跟一堆学生挤了。

章佩筑思忖了一下后道:“其实我们家的租约早就到期了,一直没续约,我跟房东说一下,我们去那边找房子吧。”

“你是……”章奶奶有些激动的抓着孙女的手臂,“你是说真的吗?”

“对啊,这样奶奶去那边的公园扫地,或者去医院帮忙的时候,也比较近。”

“可是你这样去上课就得多花时间了。”

“几站的距离而已,早点起床就好了。”章佩筑不以为意的一笑。

“佩筑……委屈你了。”

“奶奶你在说什么啊?”章佩筑哭笑不得,反手回握奶奶的手。“奶奶高兴最重要。”

章奶奶立刻抓着机会得寸进尺,“那你要不要顺便也考虑一下镇垣?”

“……”

等等,她刚是不是有迟疑了一下?

“我说笑的啦,哈哈哈……”

章奶奶知道她不喜欢左镇垣,好像是从国小就结下的恩仇,所以也不敢太超过。

“奶奶,菜要凉了。”她不知为何觉得脸有些热,故低下头装忙夹菜。“赶快吃吧。”

“噢,好……”

“章老师!”

章佩筑才带着学生到门口,就看到左镇垣兴奋的跑出跆拳道教室,由于他冲得太快,怕被撞上的章佩筑连忙退后了好几步。

“我听说你要搬到我家附近?”他眼睛张得大大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你要搬到左教练家附近喔?”一旁同样是带学生过来参加跆拳道教室的曾老师好奇的问。

学生们也同样仰着可爱的脸蛋,好奇地看着章佩筑。

“老师要搬家喔?”

“跟教练一起住吗?”

“难道老师跟教练在谈恋爱喔?”

对于这些小孩的联想力,章佩筑有种快崩溃的感觉。

章佩筑先白了左镇垣一眼。

左镇垣这才发现他不该当着学生跟其他老师的面问这个问题的,实在是因为他太兴奋了,一时管不住情绪。

接着章佩筑才对其他老师跟学生解释道:“不是的,我没有要跟左教练一起住,我跟左教练更没有任何关系,是因为房子的租约到期了,现在在找房子,搬到哪里还不一定。”

一听到她说“我跟左教练更没有任何关系”,左镇垣的一颗心跟沉进冰水里没两样,整个人寒透了。

在听到她说“搬到哪里去还不一定”,他顿时紧张了起来。

该不会他刚才说错话,章佩筑不搬过来了吧?

他当下真想狠揍自己四五拳,揍到昏过去算了。

经过章佩筑一番解释,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那为什么总教练会知道你要搬家的事?”曾老师锲而不舍地问。

“那应该是因为……因为我姑姑认识他妈妈,所以从我姑姑那边听来的吧。”

章佩筑撒了个小小的谎。

众人这才点头未再发出疑问之声。

“总教练,”章佩筑对左镇垣正色道,“请带学生进去练习吧。”

“噢,好。”

左镇垣带学生入教室时,仍不时回头偷瞟,章佩筑当没看到,直接跟曾老师走了。

路上,曾老师八卦的问,“我看那个左教练好像对章老师有兴趣。”

“曾老师你想太多了。”

“左教练这样的人当男朋友不错啊,遇到坏人会保护你,而且他之前还帮我们找到失踪的小朋友,我想他的头脑也很好。”

不,他只是对“当侦探”有异常兴趣而已。

“但同样的,万一一言不合,被打死的机率也很高。”章佩筑平淡的吐槽着可怕的话。

“呃……他应该不至于这样吧,好歹他家的道馆还满有名的,三代传承,妈妈还是里长耶。”

章佩筑原想耸肩代表不置可否,可思虑了下,又觉得适才这样说似乎太过分了,虽然小学的梦魇仍历历在目,但成年之后所认识的他,还真没见过他有任何暴力的行为。

“我说笑的。”她拿出奶奶打哈哈时最爱用的话。

“我想也是。”曾老师回以微笑,“毕竟如果有暴力倾向的话,把学生交给他就很危险啦,我们那些学生最小的才六七岁……”

莫名的直觉让章佩筑回头,转角处有个身影一闪而逝。

是他吗?

依他的个性通常会急急忙忙的在第一时间就会跑过来解释了。

咦?她怎么会这么了解他?

“……你觉得呢?”

“啊?”章佩筑回过神来。“什么觉得?”

“你在想什么,没在听我说话喔?”

“不好意思,”章佩筑歉然一笑,“麻烦你再说一次……”

没有值班的日子,章佩筑会比较早回到家,便会帮忙奶奶一起做晚饭。

这天她在路上接到奶奶的电话,麻烦她过去超市购买一些调味品跟上午去早市时漏买的食材。

章佩筑欣然应允,提前一站下了公车,来到离家最近的超市。

买好之后回家,与奶奶一起聊天,一块儿做菜。

奶奶刚把空心菜丢进炒锅,手机就响了。

“你帮我接一下。”忙不开手的章奶奶指着客厅,“应该在茶几上。”

“好。”

章佩筑洗手擦干,才过去接电话。

萤幕上头显示“左镇垣”三个字。

他打来找奶奶要干嘛?

本想直接把手机拿给奶奶,但想了想,还是选择接起。

“喂。”

“奶奶,我是镇垣,你吃饭了吗?”

“我们现在正在煮饭。”

“呃……”左镇垣愣了愣,“你是章老师?”

“对,有什么事?”

“那、那太好了,因为我没有你的联络方式,所以才打奶奶的手机的。我是想找你啦。”

没有她的联络方式?

姑姑不是有给他……

她倏忽想起相亲那日,她就要求左镇垣把手机号码给删了,没想到他还真乖乖照做了?

“有什么事?”

“那个……我在你家楼下,你方便下来吗?”左镇垣提着心问。

她最爱对他说“不方便”,他深吸了口闷在胸口,屏气凝神等待。

章佩筑猜测八成是是要来解释在学校时,他白目泄漏出她们要搬到他母亲服务的那个里一事。

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七点,他想必是跆拳道教室一结束就急急忙忙跑过来了吧?

“等一下。”

“敛?”这意思是说她愿意下来吗?

章佩筑边解开围裙边走向厨房。

“奶奶,左镇垣好像有什么事要找我,我先下去一下。”

一听到是左镇垣找他,章奶奶忙不迭点头,“叫他上来一起吃饭啊,快煮好了。”

“可是饭不够。”

她们每餐饭都算得刚好,两碗的量。

“做成炒饭就好啦。”对于自己年纪一把反应还是很快,章奶奶显得有些得

“我问问,你先别炒,说不定他要回家吃饭。”

“OK,OK!”反正炒饭很快的,三两下就好了。

章佩筑拿着手机下楼,电梯门一开,就看到有个高壮的大男人局促的站在门口,不时的往门里瞧,一看到她出现,立刻开心挥手。

一名住户想进来,却被他挡着,有点不太高兴的说:“借过。”

他连忙闪到一旁并道歉。

这家伙为什么跟小学时差那么多?害她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严正的拒绝他的要求。

她温吞吞地走出去,与邻居擦肩而过。

“我奶奶问你要不要留下来吃饭。”章佩筑劈头便问。

“我妈有煮饭,我得回去吃。”

章佩筑拿起手机拨了网路电话给章奶奶,“他要回家吃饭。”

“好吧。”章奶奶语气有点失望。

见她挂了电话,左镇垣忙问,“你不会生气吧?”

“生气?吃饭的事?”

“嗯。”

“为什么要生气?”她反问。

“没生气就好。”他松了一大口气。

“在你眼中我是很容易生气的人吗?”

“没有。”他下意识就作出反应。“绝对没有。”

这反应太快,显现是跟心中的想法相反。

见他对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她不由得反省起来是不是对他的态度真的太差了。

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的是。

她的脾气虽然不算好,但通常不会显现出来,学校的老师们都说她高冷,不容易亲近,但从没人说她脾气不好。

对他这样的态度是因为小时候的仇,可自从偶遇到现在,他也没做出什么讨人厌的事,且小时的事他也道歉了,若一直保持这样差劲的态度的话,就显得她太小心眼了。

“找我什么事?”她语气平和的问。

“我是要跟你道歉,我在学校失言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太高兴了,想说我们可以做邻居了。”

“我不见得是搬到你家隔壁。”泼他冷水几乎变成一个反射性的动作。

邻居耶?

说太早了吧。

一个里又不是几间房子构成的。

“我跟你说,我家后面有座公寓,现在有空房,那边环境还不错,还有管理员,我觉得有管理员比较安全啦,可以帮你过滤访客……”

“譬如过滤你?”

左镇垣一愣,那傻住的模样让章佩筑忍俊不住想笑。

她连忙抬手,假装喉咙不舒服的咳了两声。

“我……我找到的那些房子资料有打印出来了。”他从双肩后背包拿出一个用文件夹整理好的资料递向她。

章佩筑接过翻开,里头厚厚的一叠,不仅有屋内的照片,包括公设、附近商圈、交通都有详细的解说。

“照片是你自己拍的吗?”

“对……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怕她误会,左镇垣又急忙解释,“就是几个不错的点给你参考,没有说你一定要在这里面做选择。”

他是真的很用心,这些资料随便一翻就看得出来了。

想必是花了不少时间做的。

阅览文件的目光柔和且带着笑意。

“我会找时间看的,谢谢。”

“还、还有……”

“还有?”

“就是学跆拳道、柔道……学那些不是学来打人的,那是运动,是为增强体魄,当然如果遇到有人动手的话,至少不会白白挨打,可以还击……当然不是那种把人打伤的还击,就是至少保护自己这样子。”

那个一闪而逝的人影果然是他。

他听到自己跟曾老师的话了。

“我知道了。”

“那就好。”左镇垣笑得腼觐。“那、那我走了。”

章佩筑微微一笑,点了下头。

见她笑了,即便是很浅很淡的笑容,他还是觉得开心,毕竟对他来说,要看到她的笑容十分不容易。

“对了,”章佩筑叫住已经步出骑楼的他,“你有要参加去兰屿看日出的团吗?”

“欤?”左镇垣脑子迅速转动。

她问这件事是为什么?

是母亲组的团,他当然知道她有参加,更何况章奶奶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他了,虽然是团体旅游,但也算是与她一起出游,他当然有报名参加。

可她突然提问的意思,该不会他有参加她就不去了吧?

见他傻愣在那没有反应,章佩筑以为他没听清楚,故又再问了一次。

“你妈组的去兰屿跨年看日出的旅行团,你有参加吗?”

“没有。”左镇垣否认。

他决定回去跟他妈说他不去了。

“是喔?”章佩筑低头再看手上的租屋资料本。

“嗯,我没有要去,我、我可能跟朋友要去看一0—烟火。”大手有些慌乱的在半空中挥舞。

“我有参加。”

“真的喔?”他装作不知的笑。

“你真的不去吗?”

“欵?”为什么要这样问他?

“难得喔。”

她丢下颇有深意的一笑,转身走进公寓。

敛?

皴软?

她这意思是…

叫他也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