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邻家姊姊好难搞 第五章

邻家姊姊好难搞 第五章

作者:安祖缇书名:邻家姊姊好难搞类别:言情小说
    【第三章】

    像在跟谁生着闷气似的把人带回家,谷季恩关门的时候,中途就已经放弃挣扎的石焄卉径直走了进去,打开谷家的冰箱,最上面的层板放了一打啤酒。

    以前她常来谷家陪谷思辰写功课,晓得他们家的冰箱固定都有放啤酒,晚餐一定要喝一罐是谷家家长的习惯,不过他们就只喝那么一罐,不像她爸是把酒当水喝。

    谷季恩从阳台踏进屋里,看到石焄卉在喝啤酒时,她已经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罐了。

    “喂!”他走过去一把抢下,“还喝?”是嫌醉得不够吗?

    石焄卉用力抹掉嘴角的啤酒泡泡。

    不喝点酒,哪来的勇气上床!

    刚才在路上的一阵乱找,她已经快清醒了,勇气随着居住的公寓大楼越来越近而逐渐消失中,所以她得再补充酒精壮胆。

    “我会再买一罐赔你爸妈的”

    “这不是重点好吗?”谷季恩瞪眼。

    “来吧!”石焄卉摆了下手,走往谷季恩的房间。

    谷季恩看着她,再看向手中那罐明明冰凉却彷佛会炙人的啤酒,一咬牙,把剩下的给喝了。

    “好苦!”他难受的吐舌,随手将啤酒空罐丢进水槽。

    走进房间,石焄卉上半身已脱得只剩内衣了,

    【第四章】

    不晓得她干嘛突然找人上床,找上他更是件奇怪的事,他知道自己就像小学生一样的欺负喜欢的人,老是故意找她斗嘴,感情绝对说不上好,而且她是铁了心要找个男人,不管对方是谁,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他盘腿坐在床上,单手托腮思考。

    她也不是要钱,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拂开散落在颊上的发丝,他突然也觉得累了。

    打了一个呵欠,他想,也休息一下好了。

    他的床是加大型的单人床,睡两个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发现因为自己的人高马大,其实还是有点挤的。

    长臂自她颈下伸了过去,将睡熟的女孩拉进怀里。

    谷季恩叹了口气放弃起身,到厨房去为自己泡了杯咖啡,不忘把水槽里的啤酒罐毁尸灭迹。

    被子被什么压住了。

    想翻身的石焄卉用力扯了被子两下,却发现怎么也扯不动,烦躁的张开眼,想把压着被子的东西推走,手一碰,却碰上某样温热的东西让她吓了一跳。

    速速起身,快速眨了眨眼,但屋内的黑暗不是眨两下眼就能适应的。

    她抬高手在后方的墙上摸索,却怎么也摸不到电灯开关,只有一片冰冷的墙壁。

    “开关呢?”她自言自语,摸了老半天,没摸到开关,手腕倒是撞到了某个像台灯的东西。

    她纳闷的在圆形顶罩的旁边找到一个圆形按钮,用力一压,螺旋型的灯泡大放光明。

    她吃惊地看着眼前景象,愣了一秒钟才恍然醒觉这里是谷季恩的房间。

    往被子被压的方向一瞧,果然看到谷季恩人躺在被子上,面对着墙壁方向,睡得还挺沉的。

    对了,她跟这家伙上床了。

    因为受到父母的刺激,又喝了几口酒的关系,她恼怒的只想把贞操这种上古东西给扔掉。

    未来不管她爱上哪个男人,因为他未拥有她的第一次,不是她第一个男人,她就不会像母亲一样沉溺,明知对方已经不值得托付终身,不适合再一起走下去,仍眷恋无法放手。

    她现在并没有后悔的感觉,反正她不喜欢谷季恩,谷季恩也不喜欢她,他们之间就跟一夜情无异,不会碰上感情的牵扯。

    而且听说他们快要搬家了,两人未来不会有任何联系,是最好的扔掉初夜对象。

    掀开被子,立刻一阵寒意袭身,冷得她抖了两下。

    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母亲下班回来了没。

    床头柜有个闹钟,拿起来一瞧,已经快十一点了。

    她好像是六点左右过来的,也不知道**做了多久,推估大概睡了三个多小时吧。

    她真怕等等回家洗完澡后,能否睡得着,明天还要上七点的班呢。

    套好衣服,看着床上的谷季恩,他手长脚长的,却因为她占了大部分的床而缩在角落里,寒冷的冬天里也没有被子盖,看起来还真有点可怜。

    “可以叫醒我的啊。”她咕哝,咬着唇,心头泛起说不明的情绪,有那么一点酸酸涩涩的。

    将被子盖在他身上,转身离开谷家。

    石焄卉回到家里,烂醉如泥的父亲还是躺在沙发上沉睡不醒,打呼的声音跟雷鸣没两样,她在门外就可以听见了。

    又怨又恨的瞪着父亲,她火大的吼:“为什么不振作起来?就算你要当个废物就好好当个废物,为什么要打我跟妈?”

    她一个冲动,冲到他面前,抬起脚想往他身上狠狠踹下,踹到他没有办法动,最好把他的手给踹断,看他还能动手打谁。

    可脚抬到半空中就停住了。

    恼恨的眼满是泪,最后只踹了他小腿一下就走了。

    睡梦中的石政以咕哝一声,继续睡,似乎女儿那一脚,不痛不痒。

    “嘶——”石焄卉吸了口长气,忍着疼痛快速洗干净,换上睡衣回到房间,顺手拿起书桌上的手机观看。

    萤幕显示三通未接来电,都是母亲打来的。

    “会有什么事呢?”母亲很少在工作时打电话给她,而且还是连续三通,她心急的迅速回拨。

    接电话的是名男人,直接开宗明义说重点,“我是店长,你是依霈的女儿吗?你妈晕倒了,目前在市立医院,你快点过来。”

    妈晕倒了?

    石焄卉傻愣当场,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她不知该如何反应。

    “你听到了吗?”店长焦虑的问。

    “听、我听到了……”她颤着声,喘气急促,“你说……你说市立医院吗?”

    “对,急诊室。”

    “好……我马上过去。”挂了电话之后,没心思换衣服的她抓起搁在椅子上的外套,套了就走。

    到了门口时,倏忽想到还得拿钱包,手机也忘了拿,她急匆匆回房间,再次经过客厅,看到父亲,她冲过去摇他大喊:“爸,快起来,妈晕倒了。”

    “吼,不要吵!”石政以推开肩上女儿的手。

    “还睡什么睡?妈都晕倒了你还睡?”

    石焄卉一恼,抓起桌上的水壶,将半壶的水全倒在父亲脸上。

    “啊!”石政以手狂乱的挥舞,恼火的坐起,用力抹掉脸上的冷水。“你干什么?”

    “妈晕倒了。”

    “什么?”石政以混沌的脑袋无法马上理解。

    “妈晕倒了,你要不要跟我去医院?”石焄卉恨恨瞪着他。

    “晕、晕倒了?”石政以大着舌头,结巴。

    “不去我自己去。”

    “等等!”石政以叫住她,“我去!”

    “那你快去穿外套。”她抿了下唇,“衣服也换一下。”

    “你没事把水淋在我脸上干嘛?”石政以回房换衣服时仍在碎碎念。

    “不这样做你会醒吗?”

    石政以快速换了一套运动衫——他现在家里都穿宽松舒适的运动衫——套上防寒的羽绒衣,跟女儿一块儿出门。

    锁门的时候,对面的门开了,睡醒想外出买消夜的谷季恩走出来,难得看见两父女一起行动,加上石焄卉愁眉深锁、急躁的模样,立刻猜到不对劲。

    “发生什么事了?”他问。

    “我妈晕倒了,在医院,我们现在要过去。”

    “阿姨晕倒了?”

    “嗯。”

    “我送你们过去。”谷季恩当机立断。

    “你?”石政以好奇的问,“怎么送?”

    “开车啊,等我一下,我去拿钥匙。”谷季恩转身回屋。

    “你有驾照吗?”问话的是石焄卉。

    “我一满十八就去考了。”拿了车钥匙的谷季恩走出来将门关妥。“走吧。”

    来到急诊室,石焄卉焦急的在人群中寻找,曾经去过母亲工作的快餐店的她,很快地找到一脸呆滞坐在候诊椅上的店长,可在他身边却看不到母亲的踪影。

    “店长,请问我妈呢?”石焄卉着急的嗓音都在颤抖。

    “你们总算来了,太好了。”大松口气的店长抓着外套起身,“你妈去做检查了,她今晚得住院,医院还在安排病床,等等应该会送回来这里。”

    “请问她为什么会晕倒?”

    “我也不知道,要等检查报告出来才晓得。”店长摇头,“她突然就倒下去了,还好旁边的同事反应快,及时扶了她一把,不然倒向锅炉的话那就很严重了。”

    店长回想起当时的情况还余悸犹存。

    “谢谢长。”石焄卉诚挚道谢。

    “不客气。”店长把杜依霈的外套跟包包塞给石焄卉。“后续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店里很忙。”

    “好的,不好意思。”石焄卉不断的跟店长道谢。

    店长走后没多久,杜依霈就被医护人员送回来了。

    杜依霈双眼紧闭,石焄卉叫她也不醒。

    “她可能有脑出血,要不要开刀得等电脑断层扫描的结果出来,由医师来判定。”护理师道。

    “脑出血?开刀?”原本站在一旁一直沉默未出声的石政以绕过女儿,追问,“怎么可能,人好好的为什么会脑出血?该不会是她在工作的地方摔倒吧?快把店长给我叫回来!”

    最后一句他是用吼的,急诊室内的病人、家属跟医护人员的视线不约而同落到他身上。

    “这位先生,请你小声一点。”护理师忙安抚。

    “爸!”石焄卉扯住他的袖子,“不关店长的事好吗?”

    “会脑出血不就是撞到头吗?”石政以手指用力敲着头,“一定是店里造成的工伤,我要他们赔偿……”

    “是你害的!”石焄卉气急败坏地打断他的话,愤怒的拳头握得死紧。

    “什么?”

    “是你把妈推去撞桌子造成的!”

    “你胡扯什么,我哪有……”

    “就是你!”石焄卉瞪着父亲,眼眶泛起了泪雾。“我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她晕倒在地上,摇她才醒来的。”

    就算母亲极力否认,但这不是第一次了,而且父亲也常在争执时推她,石焄卉很容易就猜到发生的经过。

    没料到凶手竟然是自己的石政以有些踉跄的退后一步,“我怎么……我不记得……”

    “你当然不记得,你喝酒喝到神智不清了!”石焄卉咬牙切齿,咄咄逼人。“如果妈有什么万一,我一定会告你,告你杀人告你伤害。”

    “不会的,你妈才不会有什么万一,你不要胡说八道!”

    石政以有些不知所措的身子晃动,过了一会儿他才像想起什么似的跪在病床前,握着妻子的手。

    “不会的……不会有事的……”看着妻子动也不动的模样,他心焦的掉泪,“依霈,你不会有事的对吧?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你如果走了,我怎么办?”

    “妈如果走了,就没有人会赚钱给你买酒喝,你就只担心这件事。”石焄卉无情冷哼。

    对她来说,父亲此时的眼泪是鳄鱼的眼泪,根本不带任何真心。

    石政以没有理会女儿的冷嘲热讽,他跪在妻子的床前,额头抵着杜依霈的手,不断的垂泪。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会改的……我定会改的……”

    “怎么……了?”虚弱的嗓音突然传入石政以耳中。

    石政以急切地抬头,看到妻子张开眼,慌乱的手轻抚头颅,“依霈,你醒来了?太好了。”

    “妈?”石焄卉连忙绕到病床的另一头,握住母亲另一只手,“妈,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是哪?”杜依霈作势起身。

    “这里是医院,你不要动。”石焄卉连忙制止她想起身的动作。

    “医院?我怎会在医院?”

    石焄卉将她在店里晕倒的事情告知。

    “那我不是给店里带来麻烦了吗?”杜依霈自责道。

    听到母亲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先关心快餐店的状况,石焄卉既心痛又不舍。

    “我又没什么事,我得回去工作,今天有个人请假很缺人手。”最怕让人困扰的杜依霈急切想回到工作岗位上。

    “妈,你不能随便乱动。”石焄卉再次把杜依霈压回病床,“你可能有脑出血,得开刀。”

    “什么?开刀?这怎么行?”杜依霈这一听更是待不住了。

    “我们家哪有钱开刀。我不会有事的啦,我们回家吧。”

    “妈,不行,要等医生判定。”杜依霈坚定的说。

    “判定什么呀,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我没事的。”杜依霈笑着宽慰女儿。“你不用担心啦。”

    “你都晕倒两次了怎会没事!”石焄卉又急又气,“钱你别管,我会想办法的。”

    不管用什么方法,就算就算要用身体来赚钱,她也会义无反顾的。

    “你能想什么办法?”杜依霈微微一笑,“我应该是最近比较累才晕倒了,什么脑出血,是店长小题大作啦……”

    “依霈!”一旁的石政以突然低吼了声,“你躺着,就算要开刀,钱我会去想办法的。”

    众人错愕的看着石政以。

    “我会去找工作,找日领的那很快能拿到钱的那种,你不用担心,你给我好好养病,一切都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