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菲比牵情灯 第五章

牵情灯 第五章

作者:菲比书名:牵情灯类别:言情小说
    “胤哥哥,你看,那儿卖的东西都好特别。”秦幼芙指着前方的摊贩,看着上头摆着琳琅满目的饰品,开心地拉着他跑至摊子前。

    上官胤看了看摊子上的首饰,道:“这些都是从波斯来的,所以与我们中原的不太一梅。”

    “原来如此。”她取起一只火红的铁手环看了看,“所以这些东西是商人越过丝路送至扬州的吧?这样岂不是很珍贵?”

    “嗯。”上官胤的大掌抚着她的后脑勺,低首在她耳边宠溺地说:“喜欢哪一个,做丈夫的我买给亲爱的小妻子。”

    秦幼芙娇睨他一眼,虽然与他从小就认识,但是对前天才成亲的她而言,丈夫这个词还是让她有些害臊。

    “在外头别这样。”她蹶着小嘴,就是不习惯向来正经八百的上官胤总是会在人前对她情话绵绵。

    “怎么了?”上官胤明明知道她脸皮薄,却故意这么问。

    “我不想理你。”秦幼芙撇开头,将目光专注于眼前的饰品,小手怎么也不想放开手上这只红色的雕花手环。

    她的动作轻易泄漏了心思,上官胤扬起嘴角,取饼那只手环,朝小贩询问道:

    “这个多少钱?”

    “五十两银。”小贩毫不客气地开价。

    “五十两?”秦幼芙瞠大眼,一脸不可思议,“一个铁环要五十两?会不会太贵了呀!”

    “方才姑娘不也说了吗,这些首饰可是我越过危险又漫长的丝路带回来的,当然贵了些,不过我跟你保证,中原除了这只手环,没有其他跟它一模一样的了。”小贩瞧眼前的男女穿着虽非奢华,但是布料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这两人一定是富贵人家出身。

    “我不买了。”秦幼芙抢过上官胤手上的手环,将它放回去。

    上官胤扬眉看着她,“为什么?”

    “我觉得太贵了。”

    虽然上官家十分富有,就算少了过世的上官纲固定的薪饷,扬州的老家还留有祖先留下的墨条店铺与制墨厂,但就算如此,秦幼芙还是不愿乱花钱。

    上官胤知道妻子是想为他省钱,嘴角扬起,探手取饼桌上的手环,接着将它套入她的手腕。

    “刚刚好。”瞧她纤细的小手配上火红色的铁手环,将雪白的肌肤衬得更加美丽,上官胤的薄唇扬起满意的笑。

    秦幼芙低首看着手腕,还来不及开口,上官胤已经拿出五十两银票交给小贩,接着便拥着她继续向前行。

    “怎么买了?”

    “我深爱的小妻子喜欢什么,我都会为你取来。”上官胤弯下身,以纸伞挡去前方众人的视线,薄唇贴上她的丰唇,“我的小芙喜欢,做丈夫的就该要满足。”

    他这让人不知所措的大胆行径让秦幼芙害臊得红了双颊,蹶着的小嘴虽然说了句杀风景的话,却扬起幸福的笑尽。“你总是爱乱花钱。”

    “心疼丈夫的钱吗?”上官胤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那今天晩上好好的报答我如何?”

    “不正经!”秦幼芙害臊地推开他,小脚往前快步走去,打算将上官胤留在原地。

    此时,秦幼芙觉得,手上沉重的铁手环就像他深得让她感动的爱意,完全套住了她的心。

    秦幼芙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每个人都以快速的步伐走在龙门大街上,不似扬州的人们脚步优闲,让她的心瞬间从过往回到现实。

    小手忍不住握住右手手腕上那从他替她套上后就一直没有取下的铁手环,那冰冷、沉重的触感令她的心也跟着往下沉。

    “夫人,您怎么了?”天蓝站在一旁,瞧主子在菜摊前发呆,忍不住开口。

    秦幼芙赶紧回过神,“没什么。”

    “喔。”天蓝蹶着唇应了声。

    她怎么看都是有什么呀!

    别的不说,光是昨日少爷见到已经五年不见的夫人时居然没有喜悦,有的只是沉重的目光,就够让她觉得太怪异了。

    天蓝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她怎么觉得夫人出现在少爷面前时,脸上竟显露出些许自责与内疚?

    “天蓝,我想在胤哥哥生辰的筵席做道奶油白菜,你看怎么样?”秦幼芙伸手取饼摊子上的白菜。

    “可是筵席上应该大鱼大肉才是,奶油白菜会不会太突兀了?”天蓝拧着眉道。

    秦幼芙看向她,“就是因为筵席上都是大鱼大肉,所以才要来道清淡的白菜缓缓口味才是。”

    其实,奶油白菜是上官胤最爱吃的菜。

    “嗯,夫人说得的确有道理。”天蓝点点头。她的确没有夫人细腻的心思。秦幼芙浅浅地一笑,买了翠绿的白菜,准备回宰相府试着做做看。

    之后,她不忘在路上买些她最爱吃的绿豆糕,才回宰相府去。

    当她捧着绿豆糕满心欢喜地踏上回廊,忽然间,在离回廊不远处有两道身影,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她的脚步顿了一下,美眸发现在前方的池阁里,上官胤高大的身躯旁,站着一名衣着牟丽商娇小女子。

    “你看,这条鱼还真肥。”金乐岚开心地指着在水里优游的锦鲤,小脸洋溢着幸福的笑。

    上官胤望了下水中,轻轻地应了声,“嗯。”

    “你真讨厌,每跟你说话,你都随便敷衍。”金乐岚蹶着粉唇转过身,小手在他健壮的胸膛上拍了一下。

    两人状似调情的模样映入秦幼芙的眼眸里,神色不禁黯然。

    “是大人与公主耶!”经过她身旁的婢女们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感受,以充满欣羡的口吻看着前方说。

    公主?

    秦幼芙的心像天摇地动般一震。

    原来那名女子是公主呀!难怪生得这么美,穿得这么华贵。

    “不知道大人什么时候会跟公主成婚?”完全不将秦幼芙看在眼底的婢女们说着话,几乎忘了上官胤目前还有妻子。

    秦幼芙转过身看向身后的婢女,嘴角扬起了浅笑,“请问……”

    婢女们十分诧异她会回过头来,但是随即定下心神,其中一名婢女以不甚客气的口吻问道:“有什么事吗?”

    擅长见风转舵的婢女们知哓秦幼芙是不受宠的正室,所以她们并未对她特别恭敬。

    “方才听你们说,那位是公主?”秦幼芙的语气十分平和。

    就算旁人对她一点礼数都没有,但教养好的她,并不会因为别人的恶意对待而改变自己一贯的态度。

    “嗯,三公主是皇上的妹妹,也是皇上唯一还没出嫁的妹妹。”婢女瞧见秦幼芙如此有礼的态度,心中不免一阵羞愧。

    唯一还没出嫁的妹妹?那是十分受宠的公主了。

    秦幼芙思索着婢女的话,想再开口询问有关公主的事情,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心就像被践踏一般,痛得不可遏抑。

    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有嘴角扬起的笑,是她唯一能面对他人的方式。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此刻婢女的语气已多了些恭敬。

    “没有。”她摇摇头,“谢谢你们告诉我。”

    待婢女们们离去后,当秦幼芙的眼再度转回池阁时,迎上的正是上官胤望向她的黑眸。

    因为有些距离,她看不清楚他的目光,但是她知道,能够接受他注视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秦幼芙轻轻地朝上官胤点头,手中捧着绿豆糕,踏出步伐往自己暂住的厢房走去。

    幸好之前在返回宰相府时,她先教天蓝将菜拿去到灶房的厨娘那儿去,没让天蓝瞧见上官胤正跟别的女子在园子里浓情密意。

    秦幼芙咬着唇,连贝齿已咬破粉嫩的下唇,渗出了血丝都还不知道痛,她返回房里,将绿豆糕放在桌上,泪珠儿就这般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知道,上官胤向来不爱看她流泪,所以在五年前那夜,他的决然告知,以及那天他狠心的离去,她都只有在他的背后才敢放肆地让泪水奔流。

    伸出小手取饼桌上的绿豆糕,她轻轻地咬了一口,甜甜的绿豆香味溢满整个口中。

    这是她还住在京城时,最爱吃的那家糕饼店所卖的绿豆糕,她还记得方才寻到这家已经搬迁的糕饼店后,有多么开心。

    但是,现在口中的糕饼,只剩难以下咽的苦涩滋味。

    过去,他也曾为了让她能吃到刚出炉的绿豆糕,一大早便出门采买,但是,那也只是曾经罢了。

    这时,身后的房门被打了开来,呀一声打破了房里的静谧。

    “天蓝,快来吃吧,这绿豆糕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吃。”秦幼芙不着痕迹地抹去脸上的泪珠,开心地拿起一块糕饼转过身。

    当一道昂藏的身形落入她的眼底,她的心震了一下,嘴角慌乱地扬起尴尬的笑。

    他的出现让她的心不禁一喜。

    “怎……怎么了?”

    “我只是……”上官胤精锐的眼瞧见她泛红的眼眶,知道她哭了。

    秦幼芙的美眸注视着他,眼底藏不住一丝丝的期待。

    “我只是……来看看你。”他缓缓的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