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千寻蜜谋甜妻 第三章 展现真性情

蜜谋甜妻 第三章 展现真性情

作者:千寻书名:蜜谋甜妻类别:言情小说
    又来……以芳大翻白眼,真想把身后的男人拖到暗巷里面暴打一顿,打得他们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以后看到女人就会心底产生阴影。

    可是不行,娘下过死令,她要是敢糟蹋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名声,就要打断她的腿。

    她从来不敢怀疑娘的话,别看娘亲温婉柔顺,性子像棉花似的,可那是在外人面前,在女儿跟前……双面人呐!

    唉,她自己当了一辈子双面人,也非要把女儿训练成双面人才罢休。

    闷,她长得没有弟弟妖娆美艳,可打十三岁后身形初现,就经常引得乱七八糟的男人尾随,偏偏今日回得晚了,她不得不钻小路往家里赶,这才……

    是,她非常后悔,就不该同林侍郎家的姑娘较劲,反正自己的名声已经好到惊人,就算棋艺输林绮娇一头也没关系,干么非要论个输赢,以至于一盘棋从下午下到入夜方毕。

    她低头越走越快,一面走一面忖度着,那人是否认得自己?如果认得,她能不能动手?如果动手,会不会恶名外露?到时需不需要杀人灭口?烦呐烦呐……

    穿着夜行衣在屋顶四处乱窜的苏木有些意外,这个时辰以芳还在外头?

    他认得尾随在以芳身后的男子,他叫张财宝,是京城有名的浪荡子,成天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正经事半点不做,他家里是开粮铺的,几代经营,有些家底。

    张家就这么一个儿子,身边女人无数,但几年下来,别说孙子,就是一颗蛋也没看见影子,前几日砸下重金求到师父跟前,希望能医治他的不孕。

    师父不耐烦,让他出手。

    不难治,就是肾虚了点儿,可既然是神医,自然要有神医价位,于是一瓶金匮肾虚丸要走他五百两银子。

    不过吃个三、两日,他便觉得精力无穷,能夜御数女,立马介绍那票狐群狗友来买药。

    苏木看不过眼,多嘱咐了两句,让他节气保身,至于他有没有听进去……看这样子,恐怕是没有。

    苏木跟在两人身后,没急着出手,因为脚步虚浮的张财宝VS.力气惊人的郑以芳,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自找死路的人不必路标,都清楚奈何桥该往哪个方向走。

    但苏木好奇,在外头再规矩不过的以芳会怎么对付?想着想着脸上扬起两分恶趣味。

    以芳越走越烦,再走下去就要到家门口了,她没打算曝露身分——假设他不认得她的话。

    这机率应该不低,因为与女装的自己打交道的通常是后院女子,而男人数量稀少。

    深吸气,她走进无人巷里,天色很暗,只有大户人家门外挂的两盏灯笼随风摇曳,她停下脚步,转身对上身后男子,弯眉一笑……

    真是美丽呐,她美得清晰,美得亮丽,美得有气质,这辈子御女无数的张财宝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比万花楼、倾笑阁的姑娘更令人心动。

    以芳这个笑靥,让张财宝的心瞬间化成一滩柔水。

    “姑娘,小生姓张,名财宝,是京城人氏,旺家粮铺是家里开的。”他出口就将身家全抖出来。

    商户?很好,这会儿可以确定他不认识自己。

    “公子为何一路尾随小女子?”

    “在下对姑娘一见倾心,盼得姑娘回眸相顾。”一双贼兮兮的眼珠子直盯着她,嘴角出现微微的湿润,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它们有意识地朝她伸去。

    以芳愠怒,退开两步,可他并不打算收手,张财宝仗着身高优势把她逼到角落,试图一亲芳泽。

    但她强压怒眉,扬声轻笑。“这样啊,要不我出道题,若公子能答得上来,我便随公子同去,如何?”

    同去?意思是想怎样都随他?意思是闹到天昏地暗也无妨?他急道:“只要答得上来就行?”

    “是。”

    “姑娘快问吧,虽然在下不才,没能考上举人,却也读过几年书,是个有功名的秀才郎。”

    他痴痴地看着以芳,心道:不过是个小女子,学识有限、见识有限,能问出多难的题目?他自信地挺挺胸口,脑海里早已勾勒出被翻红浪的绮丽场面。

    秀才也算功名?以芳忍住笑,用崇拜眼神望向他。“公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必能为奴家解惑。”

    “是是是,姑娘尽避提问。”他搓搓两手,笑得口水直流。

    她拉下笑脸,阴沉地看向张财宝,声音阴森森问:“请问公子,我是什么时候死的?”话问完,眼睛上吊,黑瞳不见,只剩白眼球。

    倏地,一股麻冷从他的背脊直往脑门窜上,手脚瞬间失去力气,牙关不断颤栗,张财宝大口大口喘着气,他勉强自己转身,想跑但两腿虚浮得厉害,一步、两步……一口气没提上来,竟昏了过去。

    看着他瘫软的身子,以芳嫣然一笑,胆子这么小,还敢为恶?这种一咬很甜,却越咬越渣的甘蔗男,不知道祸害过多少良家妇女?

    走到跟前,以芳犹豫地看看左右,确定没有人,这才提脚“轻轻地”往他的重点部位踹下,剧烈疼痛让他惊叫一声、清醒过来,眼睛暴瞠望向以芳,这时远方一颗小石子射过来,准确无误地射上他的穴道,下一瞬他再度进入昏迷。

    以芳没发现石子,只是舒口气,感激他……昏得好。

    她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得飞快,渐渐地小跑步起来。

    只不过……身后那是……脚步声?张财宝醒了?他又跟过来?是没吓够还是那脚踩得太轻?

    这……这这分明是在逼她使用终极暴力啊,于是她握紧拳头、蓄势待发,然后猛一转身,挥拳朝来人捶去。

    砰!接住了!

    苏木暗道一声侥幸,幸好运起内力,幸好没小看她的拳头,要是去景阳岗的人是她,现在“武松打虎”要改成“郑巾帼打虎”了。

    “是你?”

    发现苏木,以芳声音中有掩不住的喜悦,而他回望她的目光里带着满满的欣赏。

    她很聪明啊,居然用那招对付张财宝,当然他更满意的是后面那一脚,那脚至少能让自己再赚进八、九千或上万两银子,娶妻娶贤,要是娶到这种能让丈夫发家致富的似乎也不错。

    这辈子他没想过成家,但念头兴起,他竟然没有排斥?真怪……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她没发现,他也没发觉,他依旧握住她的手腕,只是两人的手不再停留半空中。

    “甭提了,是我过度自信,怨不得旁人。”对于反省这种事,她一向做得很彻底,想从娘亲棒子底下逃生,必须具备这种基本能力。

    “怎么说?”

    “今儿林家姑娘邀我下棋,邀请是明面上的说法,事实上是下战帖。京里人都传国公府家的姑娘琴棋书画皆上乘,所有常有不服气的想与我比拼。”

    “所以……”

    “怪我目中无人,认定要赢个傻姑娘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儿,为争取完胜后有时间在外头逛逛,便让丫头随府里的马车先回去。”以芳道。

    “逛逛”是为着见苏木,听说苏木离开皇宫,而苏氏医馆开张,她便想着去寻人。因为以笙对苏木有无解的敌意,他绝不会同意陪自己出门;因为日前宫中一晤,她就老想他,醒着想、睡着想,连吃饭这么重要的事也想,情况太严重,严重到她怀疑自己得病,所以非见他一面不可。

    她喜欢遇宝阁那把弓,可再喜欢也没有日思夜想,她也喜欢留君楼的香香姑娘,但她心大,再喜欢的东西,得了便得,不得便算了,往往转身就忘得一干二净,独独对他不一样……她越来越怀疑,自己真的是一见钟情了。

    “然后呢?”苏木问。

    “没想林绮娇有备而来,为今日一战,特意拜在棋圣门下,勤习棋艺三年,默背棋谱无数,她专攻我的弱点。”

    “她知道你的弱点?之前曾经较量过?”

    “对,在三年前,没想她对输赢如此计较,日夜想寻我再次较量,于是这盘棋从下午下到入夜。”说到这里,她展眉一笑。“我赢了。”

    “你说她对输赢如此计较,为什么不让让对方,免除后患?”

    “哪有那么容易。”她长叹。

    “本来就不难。”

    “你不懂,万一我输了棋,日后肯定会有更多人上门找我挑战,书画就罢了,反正外头有许多署名晴川公子的画作……”

    “晴川公子是你?”苏木讶异,她如此才华洋溢。

    抬眉对上他的目光,要是过去,她肯定直接点头认下,可……那是苏木,她皱眉,不想对他说谎也不想在他面前演戏。

    原因?不明。理由?说不清。

    见她不语,他笑问:“不好说?”

    吐气,再吐气,以芳撇撇嘴。“没什么不好说的,晴川公子是以笙,不是我。他从小学什么都快,九岁时他的字画就能卖得高价,那回我同他出门,半路上我们在帰文斋停下马车,他拿字画下去卖。

    “有人认出是国公府的马车,那时以笙年纪太小,而哥哥们习武,不擅字画人尽皆知,所有人便认定晴川公子是我,从此以讹传讹、将错就错,因为以我的名义字画能卖得更高价。”

    自古女子能成大家者少,物以稀为贵。

    苏木一笑,点头表示理解,以芳细细审视,发现他眼底并没有鄙夷不屑,见他如此,她松口大气。

    以芳豁出去了,决定实话实说。“我担心这回输了,下次要是有人挑战我的琴艺怎么办?总不能让以笙男扮女装代我出战,所以我坚持打败林绮娇,维持我完美不败的形象,没想这一拖延,天色就晚了。”

    因为担心有人跟她比试琴艺,她早放话不在棋艺上打败她她是不会跟人比试琴艺的。

    她连琴艺也是浪得虚名一并交代,然后等待他的惊讶或难以置信,但他表现得自然而然,这让她再度松口大气。

    “林府没派马车送你回府?”

    “林绮娇不甘吞下败仗,一怒之下赶我离开,不让府里马车送我回家,所以……”

    三度试探,她耸耸肩、摊摊手、大翻白眼,做足不规矩、缺礼仪、强烈违反大家闺秀原则的不雅动作,用原形等待他的反应。

    但……还是一样欵,没有不屑,没有吃惊,彷佛在他眼里,她本来就是这副德性,天晓得她有多感激与感动。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却没说破,拉起她的手,说:“太晚了,姑娘家独自在大街上行走危险,我送你回去。”

    “多谢苏公子。”她太高兴了,下意识恢复温柔文雅,还做了个满分的屈膝礼。

    这会儿苏木的“自然而然”消失,在微微的惊诧之后,他掩唇失笑。

    如果没有方才欲置人于重伤害的动作,如果没看见她如何对付张财宝,这副柔弱模样确实能把人给唬过去,可惜……苏木摇头。“何必违背天性,演一个不是自己的郑以芳?”

    这句话,将她最后一分怀疑剔除,她笑开怀,反手握住他的。

    他们一路走,一路说话,她没有向人交代自己的习惯,可是她把自己全向他交代了。分明话题没有引到那里,可他硬是知道,破坏力强大的泼皮猴子不是以笙而是自己,硬是知道自己阮囊羞涩,一堵墙、几首曲子,替他们姊弟挣得多少银子……

    事后以芳想起今晚,便会联想到以笙的床边故事——国王的驴耳朵。

    他是她的宣泄口,于是她在一个晚上,把该说不该说的事全说透了。

    只是这么想的同时,以芳却没怀疑过,为什么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她从没感觉秘密憋不住,而在遇见他的第二回合,秘密就让她难受到必须找人倾吐。

    这一条路并不长,但走得再慢也终究会走到家门口。

    她舍不得分开,觉得话未说尽、心未满足,但也知道时间不早,说不定娘亲已经在里头跳脚。

    看见她的依依不舍,苏木有几分窃喜,撩起她额间被风吹散的碎发,弯下腰,在她耳边道:“每逢五、十、十五……三十日,我都会在辰时进宫为贵人请平安脉,其他时间若有事可以到苏氏医馆寻我。”

    这是在交代自己的行程?以芳笑了,甜甜的笑、满满的欢愉,她突然感激起林绮娇。

    “好,我会去找你。”

    他给了交代,她给了承诺,他们在第二回见面便给了对方真诚与信任。

    苏木在月下看着她敲开国公府大门,看着她再三顾盼,窃喜的感觉越来越甚。

    隐忧成真,以芳看着虚弱的父亲,眼泪扑簌簌掉下来。

    郑国公在战役中受了重伤,为安定军心,密而不发。

    几个儿子大怒,接手军务、谋定战策,一口气打得蛮人退避三千里,他们杀红了眼,狠狠灭掉敌军数万人,经此一役,蛮人只要听到郑家军三个字就吓破胆。

    以帼、以复、以岷领军回朝,大军行进速度缓慢,至今尚未进京。

    以铵、以泗悄悄送父亲回府,他失血过多,身前身后数道伤口,严重化脓,一路高烧不断,最近两日甚至出现幻觉呓语。

    眼看着太医们走出房里,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愁眉皱眼,以芳随手扯住一名太医衣袖,用力过猛,江太医的衣袖被整个扯下来,手臂一凉,心更凉,这姑娘好生激动……

    “太医,我爹情况怎样?”

    江太医把被扯下的衣袖套回去,一手压在肩膀上。“老夫已经尽力,只是……”

    以笙上前一步问:“只是无力可使?”

    江太医看着身前的小少年,那气势让他一时间应不了话,这郑国公府的少爷姑娘都非凡人。

    来不及等他回应,以芳用力抹掉眼泪,二话不说往外冲。

    以笙见状,连忙拉住她。“你要去哪里?”

    “去找苏神医救父亲。”

    “苏神医不在京城,你别白跑。”

    “那怎么办?太医说爹没救了。”

    她不要啊,爹爹说等他回来,要送她一柄镶满宝石的弯刀,爹爹说等他回来,要给她带一匹神气的大马,爹爹说等他回来,要带她去明月楼看看卖艺不卖身的妓子长什么模样……他们约好了要做很多很多的事。

    “不会的,你别担心,让我想想办法。”以笙焦头烂额。

    “等不及你想,爹爹等不及,我也等不及。”

    一甩手,以笙被她甩得连转两圈,幸好下人及时将他扶住,否则肯定要撞墙,以芳没多看弟弟半眼,转身往外跑。

    仗着力气大,一甩一个、一踹一串,小小的以芳把宫廷侍卫一个个打飞。

    不是她手下不留情,也不是她不顾虑形象,是情况太危急,她顾不得演戏。她一面哭一面跑,最后被十几个宫卫将她拦阻在御花园里。

    可是围着之后呢,谁敢拿刀子往她身上招呼?她可是郑国公府的姑娘,郑国公和几个儿子刚打了胜仗、立下大功劳,皇上乐得很,成日笑呵呵的,谁敢在这当头碰郑国公府姑娘一根汗毛?

    以芳哭得很大声,一面哭一面含糊不清道:“我要找苏木,你们别拦我行不?”

    一张精致的小脸哭成这样,谁看见谁的心都会碎,可偏偏她动作粗鲁,一出手就有人倒下,强烈的违和感让人无法形容。

    怪了,只听说郑家六少爷天生神力,一脚就能将树给踹断,没听说郑家小姐也有这等本事?莫非郑家儿女,一个个都如此与众不同?

    “要不,郑姑娘在这里等着,属下去禀报皇后娘娘?”

    “不行啊……”一来一往的要耽误多少时间,爹爹都出气多入气少了,要是再晚一点回去,见不着爹爹怎么办。

    不行?可宫里自有规矩,她这样子……宫卫们苦恼了。

    连个小泵娘都拦不住,宫里养你们这群人不必花米粮的吗?

    御史大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票人就像饿狼,见着谁都要扑上去咬一口的,平日里没事都要招惹出几件事儿,免得闲到脱裤子放屁还嫌裤子系得不够紧,如今这么大一桩事……头痛呐!

    这是第三次了,第三次苏木在永春殿前面看见这名青衣女子。

    永春殿是娴贵妃的宫殿,她虽膝下无子,但看在娘家当年的从龙之功,皇帝给了她贵妃之位。大约是明白自己不再年轻,很难再有孕,因此她对燕瑀极其讨好,而燕瑀对她的女儿玉珍公主也分外照看。

    身为一个母亲,这般替女儿打算无疑是聪明的,因此即使是皇帝也不阻止燕瑀与娴贵妃走近。

    苏木悄悄地跟在青衣女子身后,见她穿墙,走进明喜宫。

    犹豫片刻后,苏木看看左右,从腰包里寻出一根铁线插进早已钥蚀的大锁中,翻搅几下,喀地一声大锁弹开,他拉开铁链,推开大门跨进明喜宫里。

    明喜宫一片荒芜,杂草都快比人高了,远远地他看见青衣女子……不,是青衣女鬼在一棵桃树下徘徊不去。

    几经考虑后,他走上前,不避不闪,目光直直对上她的眼睛。

    她似乎被吓到了,瞠大的双眼中一片茫然灰白。

    “你是谁?”苏木问。

    “你看得见我?”她回看苏木,越看眉心搂得越紧,片刻后不知想到什么似的,松开眉头,透出一丝笑意。

    苏木没回答,却将目光转向树根处。

    女鬼不介意,随着风飘上树,两条纸片似的小腿在树梢晃来晃去,莫名其妙地轻笑起来。

    “为什么不离开?早点离开能早点进入轮回。”

    她拨了拨树上的绿色桃子轻道:“心愿未了。”

    苏木不喜多事,他清楚后宫中生生死死,冤枉的女人多了去,但是对她却有股难以控制的感觉在胸口沉重。“我能帮你吗?”

    听他这么说,她一跃下树,再次认真地与他对望,她绕着苏木,转过两圈、三圈、四圈,像跳舞似的,但苏木并不晓得,她的目光数度在他耳后停留。

    “你在做什么?”

    她没回答,只是笑得眉更弯、眼更眯。

    她莫名其妙的快乐,对上他莫名其妙的沉重,无解的情绪在两人身前蔓延开来。渐渐地,她的身影变得模糊,她笑着朝苏木挥挥手,慢慢消失。

    舒口气,他离开明喜宫,只是每走一步便带起两分迟疑,觉得自己似乎不该就这么离开。

    正准备推开早已斑驳的朱红色大门,这时一队宫卫朝这里巡来,他直觉闪进空间里,耐心等待宫卫离开。

    苏木看一眼身处的空间,这是个手术室,伴随着自己穿越而来,各种药物、手术工具都很完备,可惜的是他无法将里面的东西带出去,也无法带任何人进来,东西倒是可以带进来,所以这些年,他陆陆续续往里头堆进不少东西。

    苏木不理解,老天爷让他带一个没有作用的手术室过来,目的何在?

    宫卫离开后,他闪身走出空间,不久遇见慈慎宫的宫女紫衫朝他走来,苏木见过她几次,合理猜测她是敏姑姑培养的接班人,两人之间有没有特殊关系,他并不确定,但敏姑姑确实待她不同。

    通常这种“储备干部”有资格骄傲,但紫衫并不,相反地,她谨慎细心,行事低调,低调到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苏公子,皇后想召您说话。”紫衫道。

    “好。”苏木点点头随她前行。

    师父出宫前再三叮嗫,让他与后宫贵人建立关系,对这种讨好上司的事,他一向不屑,但这回不同,与皇太后、皇后娘娘谈话,并不让他感到厌烦。

    因为不管是皇后的温良慈爱、皇太后的亲切和蔼,或者皇帝的宽厚睿智,都让两世失怙的他感受到温情。

    苏木没刻意与紫衫说话,却能知道她在暗中观察自己,宫里的人,一个个都带着七巧玲珑心,他不介意自己被观察,泰若自然地往前走,然而下一个转弯,他遇见燕瑀。

    他认为燕瑀是刻意等在这里的,每次进宫,这时分,苏木总会经过这条路,看着燕瑀勾起眉角、暗自得意的表情,今天……有戏?

    燕瑀掩饰不了憎恨,他讨厌苏木、讨厌所有比自己更亮眼的男子。

    苏木不过在宫里住上几日,又进宫数回,就让母后和皇奶奶开口闭口都是他,连父皇也常召见他,燕瑀硬给刘公公塞银子,刘公公这才透露一句“皇上与苏小神医相谈甚欢”。

    相谈甚欢?凭什么?父皇每次见到自己,不是训话就是责骂,搞清楚,他才是父皇的嫡子,即使是燕帧也得靠边站。

    宫女们更不像话,只要聚在一起就在讨论苏木,说他好看、本领高,说他性格令人激赏。

    激赏个屁,不就是个几两银子便能打发的大夫,他算哪根葱?

    燕瑀笔直朝苏木走去,挑衅似的,苏木往左、他往左,苏木往右、他往右,就是不让他走过。

    苏木眼底凝上冷酷,嘴角却挂出笑意,往旁边一站,等燕瑀先离开。

    他偏不,往苏木跟前一杵,抬高脖子与他对视。该死的!他们不是同年?为什么他高自己一颗头,让他失了气势。

    身高上的落差让燕瑀心头火更旺,他冷笑道:“听说你在后宫混得风生水起,要不要说说,巴结了谁?”

    苏木瞄一眼紫衫,她缩起脖子,低头看地,这态度……摆明不想出头?

    只是眼下不出头,背后会不会说几句公道话可就难讲了。

    实话说来,当主子的可不容易,倘若不得人心,奴才在私底下随便弄点小事,就能害主子运气背到底,要不,皇太后怎会不待见燕瑀?皇上怎会知道他的一言一行?

    苏木没回话,只是淡笑着。燕瑀蠢,却没太大的心机,他喜怒形于色,从不隐藏自己,说好听是潇洒恣意,说难听便是愚昧至极,若非惹恼群臣百官,否则嫡子身分摆在那里,皇上怎会迟迟不立太子?

    这种人能在后宫顺风顺水活到十九岁,只能说是皇上子嗣稀少,而他唯一的对手仁德宽厚,否则早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你没事到处逛是想做什么?招蜂引蝶?”

    他这是在暗指皇帝的妻妾不守妇道?这话要是传出去……苏木眼珠子一转,果然,紫衫的嘴角往上微勾。

    “二皇子慎言。”

    “你这当奴才的不必慎言,反倒是我这个主子得慎言?哪来的规矩。”暴戾在眼底成形,他满脸的得意。

    苏木没接话,但视线转到他用宽袖掩住的右手……这人连作戏都做得很糟啊。再次确定,他能顺风顺水活到现在,真的是上天庇佑。

    见苏木不接话,燕瑀又道:“听说你很会把脉?”

    “作为大夫,这是基本功。”

    “给本皇子把脉!”燕瑀摊出左手,下垂的右手微握拳,长长的银针从掌中露出寸许,他带着期待等苏木朝自己伸手。

    苏木没上前,反而退后两步,手背在身后,一样用宽袖掩住正在作怪的右手。“何须把脉,观看面相便可窥知二皇子病征。”

    “你说我有病!”他陡然拉高嗓子,眼中喷出两道火。

    苏木不疾不徐道:“眼袋是胃经起始点,二皇子眼下墨黑,代表气血浑浊,而您头发微红,鼻头肿大,应是有脾热之症,平日里应该会经常觉得头痛、心烦,对吗?”

    啥?还以为是课业繁重、父皇期许过高,才会让他经常头痛心烦,没想竟是……燕瑀忘记计划,急转身,想往太医院寻人看病,没想他才旋身,一个银角子朝他后膝处飞撞。

    燕瑀反应不不及,双膝一软跪落地,急切间双手挥舞,也不知怎地,那根抓在掌心的银针竟透过衣服、皮肤、皮下组织插进心包处,要是再多上一寸便会刺破心室,形成心脏填塞致死。

    此刻,燕瑀还不知道自己做了多蠢的事,只觉得在一阵刺痛感传来后,胸口痛得要爆开似的,气都喘不过来了。

    苏木弯腰去扶,迅速将他胸口银针拔出,往旁一抛,五指挥过,一阵无色无味粉末冲进燕瑀鼻息。

    苏木道:“二皇子别担心,你所患非急症,慢慢调养便是。”

    燕瑀没被他的话安慰到,因为转眼从“心烦”变成“心绞痛”,这是多大的病征啊,若非急症,岂会演变得这么快?

    他用力推开苏木,命内侍扶起自己,满头大汗、全身虚寒,一拐一拐地离开。

    苏木看着燕瑀的背影,没笑但眉眼间全是笑意。

    因为他狠狠帮了以芳一把,他送出去的药粉比“倒松贴”更好用,从现在起,他的亢奋只能维持三到五息,随着房事越频繁、时间越短,终至……无法行事。

    重点是,天底下能察觉病因的大夫,除了自己,只有师父,顶多再加上一个早已失踪的赵文。

    能不能医?能,但这竹杠……敲起来肯定无比响亮。

    燕瑀离开后,苏木加快脚步往慈慎宫走,只是前方一阵嘈杂声阻止了他。

    宫里是个重规矩的地方,平日里,宫女内侍走路都小心翼翼、深怕弄出太大动静惊扰贵人,怎有人敢在此生事?

    “我要见苏木……”是以芳?苏木心头一紧。

    发现苏木,宫卫们松口气,连忙让出一条路。

    以芳也发现苏木,她想也不想飞奔上前,苏木直觉运起内力、展臂相迎。

    砰!

    那力道……宫卫们目不忍睹,这么个文弱小生被郑姑娘一撞,怕是要飞出三丈。

    众人下意识闭起眼睛,再张开……咦?居然没事?苏小神医是运气太好,还是也天生神力?

    苏木是对的,迎接她的热情之前就该蓄足内力。

    他捧起她泪眼模糊的小脸,心扭成一团,分明告诉过自己数十次,以芳不是“她”,可是泪水满面的以芳还是让他有了联想,想起那年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投进他怀里,紧紧扯住他的衣襟,一次两次三次反复问:“为什么好人不长命?为什么他这么年轻会死去?”

    他没有答案,因为他也想问老天同样的问题。

    轻轻为她拭去泪水,苏木问:“怎么了?”

    “苏木,求求你救救我爹,我爹快死了。”

    宫卫们睁大双眼。胡扯啥啊,郑国公好好的,正带着大军班师回朝呢,皇帝都下了圣旨,返京当日要大皇子、二皇子亲率朝臣百官到城门口相迎。

    散播不实谣言、动摇军心是要砍头的,但是……谁会诅咒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