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状元家的二嫁妻 第十一章

状元家的二嫁妻 第十一章

作者:金晶书名:状元家的二嫁妻类别:言情小说
    他们住的宅子跟秦执所在的书院也不远,走过去差不多要一炷香的时间,于是她们就一路走了过去。

    路菀之到了书院,木香跟书院的小僮说了一声,小僮知道她是秦先生的夫人,便让她进去了。

    路菀之第一回跟木香来秦执做事的书院,心中好奇不已,但面上矜持的很,此时还未到下课的时候,路菀之能听到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书院并不大,她们看到了一个男子在前面,路菀之便让木香去问一问路。

    也是凑巧,那人正好也是来寻秦执的。木香还末问到对方,就见秦执走了出来与对方寒暄。路菀之一见到秦执的身影,情不自禁地加快了步伐,正要过去,就听到那人对秦执说:“秦兄,恭喜恭喜,你中了举人,正是第三名,真的是令我佩服!”路菀之听到他们的对话,气得脑袋都要冒烟了,她正打算亲自跟秦执分享这个好消息,却被人给截胡了。

    “是吗?多谢李兄专门过来告诉我一声。”

    “甭客气!”李长书不在意地说:“哈哈,我这一回也中了,只是名次不是很好,排在四十多名。”

    “同喜、同喜。”秦执客气地说。

    “唉,我倒是羡慕你,听说你家夫人为你花了不少心思。”

    秦执想着路菀之确实前前后后为他做了不少的事情,正要点头就听到李长书说:“你这一回也是高攀上了,接下来的考试也不在话下了。”

    一听这话,秦执脸色微变,李长书与他认识多年,向来是有话就说,他之前也欣赏李长书这样的性格,可这一回这话就不中听了,“我家夫人并未在此事上费心。”李长书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我知道。”脸上却流露出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神色。

    “我家夫人家世好,也怨不得你会这般想,但我靠的是我自己。”秦执语气冷了下来,清高地看着李长书。

    李长书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才华,可却是这话也有人在说,你听过就算了。”“如何算!”秦执抿着唇,神色发黑,“我实实在在靠的是我自己。”

    李长书连忙作揖,“是我说错了话,秦兄莫要生气。”

    秦执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他浑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只好先离开,他一转身就看到一位年轻的夫人带着丫鬟过来,长得有点眼熟,猛然想起了是谁,赶紧问好,“见过嫂夫人。”

    路菀之笑着回了一礼,李长书自知自己刚才说的话不对,连忙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夫人怎么来了?”秦执努力平息心中的怒火,可被人说自己这功名靠的是夫人

    娘家,正是不悦的时候,虽然没对路菀之不满,却多少有点迀怒,神色冷淡至极。

    路菀之哪里瞧不出他的心思,毕竟也与他做了夫妻,于是温柔地说,“夫君中了呢,是第三名,恭喜夫君,我一得到消息就忍不住想过来同夫君说。”

    秦执听到这话,点了点头,略微不耐地说:“我知道了,你先回吧。”

    路菀之见他这副口气,心中难受不已,知道他是听见了那人说的话了,正不痛快呢,她晈了晈唇,“我同夫君一起回去。”

    秦执看了她一眼,“你先回去。”说完,他就转身进屋了。

    木香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夫人,姑爷定是听了那人的话恼怒了。”

    “嗯。”

    “你不如先回去吧。”木香劝着。

    路菀之晈了晈唇,最终点了一下头,夫君这么通透的人,才不会在意那人随口说的话呢。

    等秦执从书院回到家中,路菀之早早在门口等着他了,眉眼一扬,就如一副精致的水墨画,“夫君,你可回来了,恭喜夫君。”

    他脚步微顿,想起她眼巴巴地跑过来同自己说好消息,自己却板着脸,也是惭愧,于是他回了一句,“同喜。”

    她与他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他上前牵着她的手,“风凉,回屋,别着凉了。”他说话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她的目光落在他牵着她小手的大掌上,偷偷地笑了笑,“不凉,夫君快进来,我今日让厨娘做了不少夫君喜欢吃的菜肴,不过夫君不要担心,我不是乱银子的人,菜式多,分量可不多,绝对不会浪费的……”

    她小心翼翼地说着话,他的神色始终凉凉的,等进了屋,没有旁人在,她倒了一杯茶给他,“夫君,你还在生气吗?”

    秦执一怔,没说话,接了她递来的茶,轻声道:“用膳吧。”

    这是打算与她避而不谈?路菀之没有用膳的胃口,这事要是不说清楚,她心中膈应的很,“夫君,那人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秦执也没了用膳的胃□,放下筷子,点头,却不语。

    “夫君未曾利用我娘家的关系给自己铺路,夫君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的,夫君心中磊落,为何生气我能明白,但为何到这会儿还不消气?”路菀之能体谅他,却不懂他能气这么久。

    “我并末生气。”他说。

    明明还在生气,路菀之站起来,走到他前面,“你还末消气,不是吗?”

    “菀之,还不兴我生气吗?”秦执反问。

    “你生气无所谓,可你不能对着我生气。”

    秦执抿着唇,沉默地没说话,路菀之忍不住地红了眼,“娶了我,你可是受委屈了?”

    “不要说了。”

    “我为何不能说,是不是娶了我,你受委屈了?你回答我,是与不是!”路菀之倔强起来,硬是要一个回答。

    秦执闭了闭眼,太阳穴疼得厉害,路菀之不肯罢休,“你说呀,你是不是想娶别人?娶了别人就不用受委屈了……”

    “是。”

    “什么?”路菀之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看着前面的男子。

    “如果我不娶你,别说我考了第三名,便是中了状元郎,也无人说我背后有靠山。”秦执实话实说。

    路菀之眼前黑了黑,一手抓着桌子的边缘,结果一个没抓稳,扯掉了桌布,本来精心准备的佳肴瞬间被她给扯掉了,盘子啪啪地碎了满地,她勉勉强强地站稳,她一抬头,就看到秦执一脸的震惊,似乎没料到她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路菀之才不想解释,她胸口疼得她快要晕过去了,她红着眼眶,含着泪,“那你娶我做什么!”一说完,她就往外跑了。

    秦执呆若木鸡地坐在那儿,彷佛没料到温婉可人的路菀之忽然会大翻脸。

    本是庆祝的好日子,当天,秦府气氛低沉的很,路菀之一声不吭地就搬到了西厢房,那儿本是给客人住的,林嬷嬷安抚不了路菀之,好说歹说,只能让路菀之别哭了。

    路菀之晈牙切齿,“我竟不知道他心中这么不想娶我,也怪我,当初还逼着他娶我,可我待他哪里不好?他为何要这么说?嫁过来那一日起,我就没把自己当大小姐,只当他的妻,事事为他着想,结果,他……”

    林嬷嬷骂了秦执一句,“姑爷狼心狗肺。”

    “嬷嬷,他不想娶我,他不想娶我……”路菀之念叨这这一句话。

    木香和沉香急得不行,夫人这句话反反复复说个没停。

    林嬷嬷也被气急了,“既然如此夫人就不要姑爷,姑爷心黑,看不到夫人的好。”

    “他心不仅黑,眼还瞎!行啊,他不喜欢我这样的,我给他找他喜欢的。”

    林嬷嬷一听这话,脸色大变,“夫人莫要乱来。”

    “我怎么乱来了,一个不够吧,我给他找两个,不正好他中举人吗?那就送两个给他,让他软玉温香,让他开心开心,免得他对着我这张脸不开心!”

    林嬷嬷,木香和沉香轮番上阵,不停地劝着,可怎么也劝不动。

    “够了,嬷嬷,你去找,明儿就给他塞过去!”

    林嬷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夫人这是气狠了,可夫人这般气,可千万别到时候后悔啊,但人在气头上,什么话也听不进去,这该怎么办呢!

    那木讷的姑爷,也不来哄一哄夫人,当真是蠢,夫人这么好的人儿,还能去哪儿

    “林嬷嬷,明天去找,务必把这事给做好了,让举人先生开怀、开怀!”路菀之狠狠地说。

    真的是折煞了她这把老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