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璎甜妻好厨艺 第十二章 误会冰释

甜妻好厨艺 第十二章 误会冰释

作者:简璎书名:甜妻好厨艺类别:言情小说
    夏侯悦音两世为人,第一次懒洋洋的不想下厨,小梅知道她心里憋着事,倒是自己下厨去了。

    经过夏侯悦音这阵子的调教,小梅的厨艺大有长进,虽然只是煮了一锅白粥和几样清淡的炒菜,却也是有滋有味,而卫老夫人和卫知妤都很乖觉,似乎是得知了京城传回来的消息不太妙,所以都没来蹭饭,两人难得清闲,如此过了三日。

    卫青驰从那日说要去军营后便没再出现,在府里也没见到他的人,似乎是没有回来,这种情况叫人更闷了。

    午后,窗子半敞,外头风吹着落叶和花瓣,飘卷到角落,阳光淡淡的映照,夏侯悦音赖在榻上,有时望着窗外,有时发呆,小梅收拾厨房去了,她一个人在暖阁里胡思乱想。

    “悦音姊姊!”

    听到卫知妤的声音,夏侯悦音坐了起来,知道这个时候她不是来蹭饭的。

    果然,卫知妤进来了,后面的朵儿提着点心盒子。

    “京城的事娘跟我说了,叫我暂时不要来烦你,不许到你这儿来蹭饭。”卫知妤让朵儿打开点心盒子,说道:“我想着你可能也没心情下厨,所以啊,我到街上的酒楼买了些点心,悦音姊姊,你尝尝,虽然没你做的好吃,可也不差。”

    夏侯悦音很是感动,“小妤儿,谢谢你。”

    小妤儿比某人好太多了,还会为她着想,为她担心,不像某人,只是吃味,对无辜的她发脾气,不想想她也不好受……

    “说起来,大哥也三日未归了。”卫知妤叹了口气说道。

    夏侯悦音心一跳,“是军营里有事吗?卫大哥怎么三日未归?”

    卫知妤蹙眉道:“军营里没事,是大哥很有事,听褚大哥他们说,大哥疯了似的在练兵,搞得兵士们都苦不堪言、叫苦连天。”

    夏侯悦音心跳更快了,她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原因都是出在她……

    她口干舌燥,润了润唇说道:“没人劝劝他吗?这样毫无原由的练兵,肯定要遭受抱怨了。”

    “怎么没有?”卫知妤瞪大了眼。“宋大哥劝他,他不听,两人还因此吵起来,差点儿打架。”

    夏侯悦音心头又是重重一跳,他这样折磨自己何苦来哉?她真是心疼死了……

    又过了几日,卫青驰依然没回来,府里都在传他疯了,把士兵操得半死,自己更是不休息,军队在休息的时候,他还不断锻链自己,像是中邪了一般,各种作为都叫人猜不透,摸不着他到底要做什么。

    夏侯悦音听到这些事,只觉自己从没有一刻这么难受,前世她并非没有谈过恋爱,不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菜鸟,可是没有一个男人像卫青驰这般叫她揪心,叫她牵肠挂肚。

    不行了,她不能再等下去,她要跟他说清楚,非要见他一面不可!

    她做了便当去找褚练云,拜托褚练云带她去军营,她要见卫青驰。

    褚练云听完她的请托,看着她,别有深意的说道:“悦音姑娘去见见青驰也好,解铃还需系铃人,能阻止他折腾自己的也只有悦音姑娘了。”

    烈日当空的正午,所有将士都在或用膳或休息,有个人却自己一人在校场里做负重训练,夏侯悦音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情景,她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心中滑过丝丝酸楚。

    何苦啊,这是何苦?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怎么可以如此不爱惜自己?

    她站在原地,揪着心,动也不动的看着,眼里满是于心不忍。

    不知道过了多久,卫青驰终于发现了她,明显整个人一震,同样也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如鲠在喉,满腔的情绪说不出来。

    今日的她并没有易容扮丑,一袭蝶戏兰花的衫裙显得格外俏丽,恍若碰落了一地繁花,清雅的面容写满了担忧,乌发梳成了倾髻,细碎的小花发簪插在发髻一侧,增添了几许柔美。

    他也不知为何事到如今,他还会注意她的装扮,她一出现,顷刻间便能令他全神贯注。

    对夏侯悦音,他真是提不起也放不下,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何况她还是别人的妻子,他要如何抢夺?若他真做了,又置父母的颜面于何地?可要他放下,从此与她保持距离,当她是妹妹,或者是陌生人,他也根本做不到。而回到府里,势必会见到她,那太痛苦也太煎熬了,他宁可待在军营里,眼不见为净,起码看不到她的人,只要赶走脑子里她无时无刻存在的身影就行了,若回府里见到了她,他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做出有损她清誉的事来。

    只是没想到,他不回去,她竟来了,还瘦了一圈,脸都尖了,存心让他心疼。

    他知道不是她的错,知道不能怪她,知道自己不该对她发火,可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要他在这时候还假装大方的去体谅她、去安慰她、去说一些违心之论,他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现在的他只宁可自己从不曾对她动情、用情,要收回这份感情太难了,要不去想她太难了!

    卫青驰深呼吸一口气,逼自己不能逃避,不管见到她,内心再怎么澎湃,他命令自己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怎么来了?”他板着脸。“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夏侯悦音不是来跟他吵架的,她采哀兵姿态,可怜兮兮的说道:“卫大哥,我腿有些疼,有没有能坐下来的地方?”

    这么一瞬间,卫青驰就忘了要武装自己,立即关心了起来。“腿怎么会疼?跌伤了吗?还是旧伤复发了?”

    夏侯悦音笑了笑,“可能是适才站太久了吧!”卫青驰抿着唇,带着她绕过校场,来到不远处的树荫下,那里草皮平整,且连日晴天使草皮很干净,可以席地而坐。

    夏侯悦音坐了下来,拍拍身边的位置,“坐啊!卫大哥,你站着我们怎么说话?”

    她笑语盈盈,态度那么自然,卫青驰觉得自己内心的城墙在一寸一寸瓦解,他终究坐了下来。

    夏侯悦音打开食篮,“我做了几样菜,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你拿回去吧!这里有伙食,我吃的很好,不需要你特地做菜送过来。”卫青驰硬着心肠,冷漠的说道:“还有,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若叫人误会了,对你对我都不好。”

    “哪里不好?”夏侯悦音水眸一暗,沉默半晌,她抬起眼眸来看着卫青驰,“卫大哥,我知道你在怪我,你在生我的气,但你可曾想过我也不愿意,我脑中根本没那个人,要我跟他做夫妻,我多害怕,你只顾着你自己的情绪,你替我想过吗?你有一丝一毫为我担心吗?”

    卫青驰没料到她会突然说这一番话,完全愣住了,“悦音……”

    夏侯悦音突然间泪眼迷蒙,赌气哽咽道:“卫大哥,如果你要这样丢下我,当初让我跳崖死了算了,又何必拉住我?你这样误解,对我不理不踩、不闻不问,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不想看到我,所以不想回府,那很简单,我走就是了,我走就好了,你不必为了逃避我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叫卫伯父卫伯母担心,若是我的存在让你这么困扰,我现在就可以马上离开!反正我原本就身无长物,除了我自己之外,我什么也没有,没什么好打包的,我现在就可以走!”

    “你在胡说什么!”卫青驰的脸色变了。“我怎么会是不想看到你才不回去,我苦苦压抑自己待在军营里,是因为我不想扰乱你的心,你都有夫君了,我还能做什么?我想做的事会陷你于不义,会让你背上不守妇道的罪名,我怎么能做?”

    夏侯悦音一双明阵瞬也不瞬的看着卫青驰,“卫大哥——若是我能和离,又或者我被那人休了,你要我吗?”

    卫青驰毫不考虑的点头,“我要!我当然要!”

    她眼神一暗,咬了咬唇,“娶一个下堂妇,你不怕被人耻笑吗?你不会嫌弃我吗?又或者,你只是想我当个妾……”

    卫青驰激动地道:“什么妾?天地良心!我心中从未有那种想法,我要娶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娶你为妻,明媒正娶的让你成为我的元配妻子,这一生,除了你,我不会再有别的女人,我只要你一人就足够!”

    泪在眼眶里转着,夏侯悦音动容地道:“卫大哥,有你这席话,我就有了足够的勇气,我一定会设法……设法让孙磊中休了我……”

    卫青驰执起她的双手,呼吸沉重了些,“悦音,你真的愿意为了我这么做?背负着被休的污名,你爹娘可能会对你不谅解……”

    夏侯悦音铿锵有力地说道:“你都愿意娶下堂的我了,我有什么好在乎的?他人的议论只是一时的,我们自己幸福才是永久的,我不回去了,我要永远与你在一起……”卫青驰不知她说的不回去是不回现代了,他以为是不回京城了。

    “悦音,我会一辈子疼惜你!爱你!”卫青驰深深的凝视着她。“我绝不会让你后悔做了这个决定!”

    “卫大哥……”夏侯悦音低语着,“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是不会后悔的……”

    卫青驰粗声说道:“不许你再说嫌弃二字!我卫青驰在此对天起誓,若有朝一日我嫌弃夏侯悦音,让我不得好死!”

    夏侯悦音立即伸手捣住了他的嘴,急道:“不要乱说!你要死了,那我怎么办?”

    卫青驰心中一热,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你放心吧,我不会死的!我还要与你长长久久、千年万年的长相厮守,哪怕是山崩地裂,谁都无法将我们分开!”

    他用有力的一双臂膀将她紧紧的箍住,而她也紧紧的抱住他的腰,他低头吻住她的唇,吮着她的唇齿,搅动着她的舌,甜蜜的滋味让两人都不想终止这个吻。

    两人的隔阂消弭了,这才有心情注意食篮,夏侯悦音将食物一一取出,四周的空气顿时鲜香四溢。

    她亲手将筷子塞到卫青驰手里,轻快地说道:“卫大哥,你快吃,我诚心诚意做的,都是你平常爱吃的。”

    卫青驰尝了一口,唇边涌现了笑意,实诚地说道:“这些天,我都没能好好吃饭,米粒进到口里都不知什么滋味,脑子里净是你与孙磊中缠绵恩爱和拜堂的画面,想到我就火大,没胃口吃饭。”

    “我也是。”夏侯悦音靠着他的肩,幽幽说道:“我没心情下厨,若不是小梅煮了逼我吃,我想饿死算了,活在世上没意思,让你那么误解我、气恼我……”

    “以后绝不会了。”他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吻过你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绝不会轻易的放开你,你甩不掉我了,夏侯悦音。”

    “谁要甩掉你了?”她嗔道:“我一辈子都不会甩掉你,你也别想甩掉我!”

    总算尘埃落定,她终于确定自己的心意了,卫青驰的分量已远远超过了她在现代的一切,她决定留下来,就算现在有法子能让她回现代,她也不要了……

    “卫大哥,你今晚会回将军府吧?”她心疼的抚摸着他的脸。“好歹回去洗漱睡觉,瞧你胡碴都冒出来,看着十分憔悴。”

    他将她的手反握在手里,柔情地道:“当然了,当然要回去,你在府里,我怎么能不回去?你先回去等着,我一回府就去找你。”

    她嗯了一声,又靠回他肩上,感觉无比安心,无比幸福。

    她安然恬适的神情撩拨着卫青驰的心,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微哑地道:“悦音……我想再亲亲你……”

    夏侯悦音迎着他抬起头来,缓缓闭上了眼眸,等待他的吻。

    他的吻落了下来,吻得轻柔却强势,又像是吻不够似的,不时吸吸她的唇瓣,吮含住她的唇。

    原来重归于好的感觉这嬷好,她整个人都轻松了,心里的重担瞬间消失无踪。她这才明白,原来压在她心上的石头不是她已为人妻、要和个陌生男人做夫妻这件事,而是卫青驰不理她,她所有的难受、煎熬、委屈都来自卫青驰对她不闻不问。

    现在两个人和好了,她什么压力都没有了,她也不再害怕、不再担心了。

    她知道他会保护她,他会做她的倚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