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乔湛上司好闷骚 第八章

上司好闷骚 第八章

作者:乔湛书名:上司好闷骚类别:言情小说
    或许是彻底放松的原因,田新蕊身上早没有了平日拘谨的模样,整个人就像是玩心重的小女孩,看到什么设施都想挑战一下,几趟下来,她尽兴了,却苦了有惧高症的秦霄。

    “秦霄,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有惧高症?”长椅上,田新蕊看着身旁脸色苍白的男人,嗔怪的话语中满是对他的心疼。

    “没关系,也是时候治治这个毛病了。”高大威猛的男人居然惧高,这对秦霄来说一直是个耻辱,只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出糗,这让他觉得很丢脸。

    田新蕊拿过一旁的码泉水递给秦霄,突然感叹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是很公平的。”

    秦霄接过她递过的矿泉水喝了一口,不明就里地问:“什么意思?”

    “我原来还以为你是个无所不能的人。”

    “现在让你失望了吗?”他有些失落。

    她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解释道:“我只是觉得现在我们的距离近了一些而已。”

    “你怎么会觉得我们有距离?”他为她的话感到惊讶,他从来不知道她心里有这些想法。

    “当然啊,你是高高在上,好像什么事情也难不倒你的总裁欸,我只是个见识浅薄的小员工,怎么可能会没有距离。”

    话一出口,田新蕊忍不住想,也许这就是她不敢轻易期待他们的未来的原因,因为她和他的距离太遥远,她不知道他们能走多久、走多远。

    “你才不是见识浅薄的小员工,你是帝京集团的总裁秘书,是我的得力助手。”也是他心爱的女人,没错,秦霄爱田新蕊,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她的率真纯良、聪明狡黠却深深地吸引着他,他甚至已经动起了跟她白头偕老的念头。

    “是是是,能得到秦大总裁的抬举,真是小女子三生有幸。”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田新蕊因他的夸奖而飘飘然。

    “那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美丽又聪明的秘书小姐跟我一起共度午餐呢?”秦霄学着她的语气,趁机预约自己今天的第二个行程。

    “看在你这么诚意满满的分上,我就勉强答应了吧,哈哈……”说到这里,田新蕊终于克制不住地笑了出来,眼泪都要出来了,“秦霄,我们真是太……唔……”

    未完的话被秦霄吞没在他的唇齿间,带着他一贯的强势霸道,狠狠掠夺属于她的甜美。

    田新蕊被他吻得意乱情迷,恍惚间记起两人此时还是人来人往的游乐园里面,她忙推开他,双手撑在他强壮的胸膛前,一双迷蒙的水眸望着他,气喘吁吁地说道:“秦霄,我们还在外面。”

    “外面又怎样,我们做我们的事情,关他们什么事。”秦霄一副唯我独尊的语气。

    田新蕊瞪着他,不知该气他的厚脸皮,还是羡慕他可以做到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好了啪,不是说要去吃饭吗,快点走吧,我饿了。”

    “我在车上有准备了零食,你先吃点垫垫肚子,因为我订的餐厅有点远。”在两个人起身前往停车场的时候,秦霄对她说道。

    “你什么时候买的零食?”她怎么完全不知道?

    “你一上车就补眠,当然不知道我去买零食了。”想到害得她那么累的人是自己,秦霄的眼中染上一丝心疼之色。

    听了他的话,她就无法控制自己去想起昨夜那连绵不断的云雨之欢,小脸一热,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她轻咳一声,故作镇定地问道:“那个,我们一会要去哪里吃饭?”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故作神秘。

    “是什么地方,神秘兮兮的。”

    一个多小时后,秦霄带着田新蕊来到近山区的一家有名的私房菜馆,她一直想来却没有机会,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会带她来这里,田新蕊欢喜之余又甚感惊讶,“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想来这里吃饭的?”

    “我有次不小心听到你和同事说的。”说这话时,他脸上闪过一道不自然的神色。

    她记得自己确实跟同事提过自己喜欢这家餐厅,也希望能有机会过来这里吃顿饭,可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他居然还记得,等等,他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留意自己了?

    想到这,田新蕊只觉得心里一阵甜蜜,嘴里却故意说道:“秦霄,你不会是经常偷听我和别人讲话吧。”

    “怎么可能。”秦霄觉得自己只是注意她而已,跟那些偷偷摸摸的偷听者不同。

    “对了,听说这边的位子很难订,你是不是要提前很久就开始预订了?”她好奇。

    “没有,我昨晩才订的位子。”秦霄边回答她的问题,边带着她走进餐厅。

    门口站着两个服务生,一看到他们便迎接上来,礼貌地问道:“您好,请问有预订位子了吗?”

    “我是秦霄。”他直接报出自己的名字。

    “秦先生你好,请跟我往这边走,我们老板交代了,请您尽情享受,您今天所有的消费都是免费的。”

    听了服务生的话,田新蕊惊讶的眼神投向秦霄。

    秦霄看见了,只是温柔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他们进了包厢,服务生出去后,田新蕊再也忍不住好奇地追问:“秦霄,刚刚服务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认识这里的老板?”

    “嗯,我和老板是好朋友。”

    “真没想到。”

    “真没想到什么?”他疑惑的眼神投向她。

    “没想到你这种性格的人也有好朋友。”她故意取笑他。

    “我这种性格?”他一脸不满,“在你心里,我的性格很差劲吗?”

    “也不是说差劲,就是做事情太讲原则了,让人觉得有点不好说话。”田新蕊实话实说。

    “做生意必须得讲原则,不然别人会将你当成软柿子捏。”

    “可是太固执会不讨人喜欢的。”之前她就经常听到客户在背地里抱怨他的性格太高傲固执之类的。

    “别人喜不喜欢我无所谓,我只要你一个人喜欢就够了。”他深情的望着她。

    “什么,我在很认真跟你讲话。”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煽情,怪让人害羞的。

    “我也是认真的,新蕊,别人心里怎么想的我不在乎,我只在意你心里的想法。”

    “我、我知道了啦。”跟他在一起后,他总是时不时的对她说一些令人无力招架的情话,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她真不敢相信他竟是个这么会撩的男人。

    饭后,秦霄带田新蕊到附近的休闲农场午休,农场里面除了民宿,还有果园、人工湖泊,一觉睡醒,他们去摘水果钓鱼,玩得非常开心。

    晩上,秦霄原本是打算和田新蕊一起吃了饭,看场电影再送她回家的,结果下午的时候,田母给田新蕊打来电话,说是她大哥今晩带女朋友回家,让她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一起吃饭。

    于是,秦霄不得不提前结束约会的行程,亲自开车送她回家。

    甜蜜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几个月。秋末冬至,秦霄本来就是个大忙人,可是跟她在一起后,他就算再忙也会挤出时间跟她约会。

    可临近年关就没办法了,三头两天就去出差,别说约会,她就想单独跟他吃个饭都不容易,不过也幸好她是他的秘书,所以就算私下相处的时间变少,但至少他们在公司还是可以见面的。

    可是最近公司下面的工厂出了些问题,秦霄要亲自去处理,这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分开这么久,田新蕊发觉自己有点想他,难得的周末,与其待在家里自怨自艾,不如约好友出去逛逛街,消磨一下无聊的时间。

    说起来,自从她和秦霄在一起后,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好友罗嘉嘉见面了,虽然两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因为部门不同,工作性质不同,她们在公司也比较少见面,因此好友还一直不知道自己和秦霄在一起的事情。

    当天,见了面,两人先是逛了一会街,将近中午的时候,她们找了家餐厅吃饭,坐下没多久,田新蕊便主动跟罗嘉嘉提起自己和秦霄在一起的事。

    毫不意外的,罗嘉嘉听了,惊讶地低呼道:“什么,你和总裁在一起了?”

    “嘉嘉,小声点,周围的人都看我们了。”别看田新蕊做事情果断直接,但她脸皮其实蛮薄的,尤其不喜欢引人注目。

    “不好意思,我只是太惊讶了而已。”罗嘉嘉吐了吐舌头,白晳的苹果脸上露出一抹歉意的笑。

    罗嘉嘉和田新蕊是大学同学兼闺蜜,同是秘书的她们毕业后一同考入了帝京集团,田新蕊有幸得到老总裁的当识进入总裁办公室,而罗嘉嘉则被选入了总务部工作。

    也许是因为工作性质比较单纯,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罗嘉嘉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当初那副没心没肺,天真烂漫的性格。

    “不过说真的,新蕊,你是怎么和总裁走在一起的。”罗嘉嘉记得好友之前老在自己面前抱怨秦霄是如何如何的霸道,又是如何如何的独裁,她还说自己很讨厌秦霄呢,既然这么讨厌的话,怎么还会跟他在一起了呢?

    “这……情况有点复杂。”想到当初和他走到一起的原因,田新蕊有些难以启齿。

    “你们不会是酒后乱性吧?”罗嘉嘉一语中的。

    没有出口承认,可田新蕊突然爆红的脸色便是最好的回答。

    “天哪,我居然蒙对了?”罗嘉嘉再次惊讶。

    “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这样,就……事情发生后,他就突然要和我在一起了。”田新蕊口中的他便是秦霄,这一刻,她连提起他的名字都觉得害羞。

    “那总裁有没有说他为什么想和你在一起?”

    “他说他喜欢我。”虽然秦霄的原话不是这样的,但他之后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知道是这样,罗嘉嘉松了一口气,她多担心秦霄是因为贪恋好友的身体才提出那种要求,也别怪她那么想,毕竟这社会的坏男人太多了。

    “新蕊,那你呢,你喜欢他吗?”虽然不是亲姐妹,但两人的感情胜过任何一对亲姐妹,所以罗嘉嘉并没有取笑田新蕊的放纵,也没有责怪她的冲动,只是关心她内心的想法如何。

    “嗯,我喜欢他。”或许一开始是因为不得已才跟他在一起,但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发现自己深深被他完美的人格所吸引,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值得她去爱的男人。

    爱?她刚刚说的是爱吗?田新蕊有些迷茫,却发现自己并不抗拒心里的这个念头。

    “新蕊、新蕊?”耳边响起罗嘉嘉的低喊。

    田新蕊回过神,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神了,她一脸抱歉的看着好友,道:“嘉嘉,不好意思,我刚刚出神了。”

    “没事的,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的手机一直在响。”罗嘉嘉笑着指了指田新蕊置于右手侧的手机。

    经好友这么一提醒,田新蕊才发现真的是自己的手机在响,拿过一看,竟然是秦霄,“嘉嘉,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好,我上个洗手间。”像是猜到来电的人是谁一样,罗嘉嘉贴心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