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乔湛上司好闷骚 第一章

上司好闷骚 第一章

作者:乔湛书名:上司好闷骚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抽屉里的手机催命响,田新蕊不得不暂停手头的工作,拉开抽屉,拿出手机,刚一按下接通键,手机那一端就响起田母洪亮的声音,“田新蕊,你现在胆子很肥,竟敢不接我的电话?”

    田新蕊早有先见之明,将手机拿离自己一臂之远,才能免受田母那惊人的咆哮轰炸。

    待田母高昂的情绪稍微平复之后,她才将手机贴向自己的耳边,“妈,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的意思是,我没事就不能打你电话?”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在上班,不是很方便讲电话。”田新蕊解释。

    “我还不知道有什么工作是不能接电话的。”田母更加生气了,“要我说,你这个工作一点也不好……”

    “妈,如果你打电话只是想训我的话,可不可以等我下班回家之后再说。”田新蕊打断田母的碎碎念。

    “你还好意思说,每天我睡觉了都还不见你下班回家,不打电话骂你,难道我还要到公司去骂你。”电话那端的田母仍在碎碎念,身边有很多人都羡慕她两个儿女有本事。可是天下父母心,她从来都不指望孩子们有多大本事、能赚多少钱,她只希望孩子们能够身体健康,在他们适合的时间做他们适合的事情就好了,可是她的儿子、女儿也不知像了谁的性格,一心扑在工作上,对男女感情好像完全没有兴趣一样,照这么发展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抱孙子、外孙。

    “好啦,妈,我保证今晚准时下班,有什么话等我回家再说好不好?”虽然田母的话说得不是很好听,但田新蕊知道她只是在关心自己,只是现在她在赶一份文件,时间真的不允许她再聊下去,不然一会大魔王肯定又会骂人了。

    这个大魔王,其实就是田新蕊的顶头上司,也就是帝京集团的新任总裁秦霄,因为老总裁身体微恙,因此急招他远在国外的孙子秦霄回来继位,她原本以为,老总裁仁慈宽厚,他孙子的性格也不会差很多。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两祖孙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都不一样,就连处事方式也截然不同。

    思绪转到这,有人敲了下她的办公桌,田新蕊抬头望去,惊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那个龟毛、苛刻、冷酷、不近人情,脾气还臭的要死的上司秦霄。

    顾不得跟田母说再见,田新蕊忙挂断手机,从椅子上站起,恭敬地喊道:“总裁,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要的文件做好了吗?”他的声音如大提琴般低沉好听,可惜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

    “很快就可以完成了。”

    “那就是还没做好?”

    田新蕊点点头,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抓紧时间完成上司交待的任务,而不是在这里打私人电话。”

    “总裁……”

    “不用解释,你还有半个小时,将文件处理好送进我的办公室。”面无表情的丢下这句话,秦霄就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谁要跟他解释呀,她只是想告诉他,公司并没有规定上班时间不能打私人电话而已。可是他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就走了,她也不可能再追上去跟他说这些,唉,算了,谁让人家是老板呢,看在帝京优渥的福利待遇上,她还是忍了吧。

    二十分钟后,田新蕊拿着处理好的文件送进总裁办公室,诺大的办公室里,除了一组豪华的真皮沙发,最显眼的当属正前方的超大号办公桌了,这是秦霄上任之后依照他的喜好重新装修的办公室,简洁的风格完全彰显其主人干脆利落的处事风格。

    虽然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但基于礼貌,田新蕊还是象征性的在门板上敲了几下才走向他,最后在办公桌前面站定,“总裁,这是你要的文件。”

    听见声音,秦霄抬起头来,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她递过来的文件,而是将自己正在审阅中的一份文件丢到她面前,脸色不霁的说道:“财务部将这份文件给你的时候,你有看过?”

    田新蕊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起他丢过来的这一份,认出这是今早财务部负责人沈冰交过来的那份文件,因为当时赶着去开会,她直接将文件锁进抽屉,会议结束后就直接送进来给秦霄,因此她真的没有看这份文件,现在听见秦霄这么说,她心中暗叫不妙,不会是这份文件有什么问题吧?

    田新蕊心一沉,当着他的面翻看着文件,很快的就发现了一个明显的错误,虽然问题不大,却是很低级的失误,但现在重要的是不是这份文件,而是她没有过滤好文件就送进来给他,这是她的工作失职了。

    “对不起,总裁,我马上通知财务部那边修改一下。”在最快的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心绪,田新蕊对他如是说道。

    秦霄指责道:“田秘书,你好歹也是个专业的秘书,怎么能容许自己发生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对不起,总裁,是我的失误。”秘书的职责就是帮上司分忧解难,而她没有过滤好文件就交到他手里确实是工作失职,田新蕊不会推卸自己的责任。

    只是她的认错态度并不能缓解秦霄的坏心情,他这人做事向来要求完美,不容许一丝一毫的瑕疵,况且这样的失误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可他爷爷引以为傲的秘书却发生了这种低级错误,这让秦霄简直忍无可忍,“你可知道你的一个小小的失误会造成公司多大的损失?”

    “我知道,总裁,我保证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若是换作其他人可能早被骂哭了,但田新蕊脸色不变,依然是那副毕恭毕敬的态度。

    “你最好记住自己今天说过的话。”冷冷的说完,秦霄对她发号施令,道:“你通知沈冰上来找我。”

    沈冰是财务部的现任负责人,虽然年纪轻轻的,但学历很高,是国外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再加上其祖父跟秦老总裁是好友,又是公司股东的关系,沈冰在财务部历练了两年之后就直升上经理的职位。

    但也正是少年得志,难免有些心高气傲,沈冰见了谁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唯独在秦霄面前,她就像个柔弱的小媳妇一样,奈何秦霄不吃她这一套,上任之后已经好几次在会议上当众批评她了,言辞之犀利就连她这个早已练就一身铜皮铁骨的贴身秘书听了都觉得受不了,更何况是人家娇滴滴的沈大小姐。

    不过说起沈大小姐,田新蕊倒也是真的佩服,都被秦霄骂得这么惨了,可她非但没有离职,也没有任何记恨秦霄的意思,反而每次见了秦霄都可以摆上一副甜美的笑容,该说她的抗压能力好,还是说她的求生意识太过强大?

    “田秘书,你有在听我讲话吗?”许久没等到田新蕊回应的秦霄蹙起眉头,不耐的质问。

    田新蕊回神,说出口的却是自己不该说的一句话,“总裁,这……不如还是我直接去找沈经理就算了吧?”

    “你想当总裁?”秦霄突然阴阳怪气的丢下这么一句话。

    篡位可是要被灭口的,田新蕊打了个冷颤,不敢再说话。

    “十分钟内,我要见到沈冰。”冷冷的瞟了田新蕊一眼,秦霄说完这句话就埋头工作了。

    好吧,但愿沈冰自求多福了。虽然沈冰每次见了她都不见得有什么好脸色,但基于大家都是同事的立场,田新蕊本想帮一下沈冰的,可是秦霄不听她的,她也没有办法了。

    离开秦霄的办公室,田新蕊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打电话给沈冰,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就见沈冰急匆匆的从电梯那边跑出来,旋风一般跑进了总裁办公室。

    不一会,办公室里面就传出了秦霄骂人的声音,虽然不是在骂自己,但她还是听得胆战心惊,然而最令她佩服的是,秦霄是怎么做到骂人全程不带一个脏字却让人这么害怕呢?

    几分钟后,沈冰出来了,田新蕊连忙收回自己像兔子般高高竖起的耳朵,佯装专注的工作,直到有人将一叠资料拍在她桌面,她才诧异的抬起头来,对上沈冰一张娇艳但此时充满了怒气的脸,“沈经理,有什么事吗?”

    “田新蕊,你还好意思问我有什么事,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害我在总裁面前出糗的。”沈冰将自己被秦霄骂的起因推给了田新蕊。

    闻言,田新蕊觉得好笑极了,她指了指自己,有些无语的反问,“沈经理,我害你出糗?我为什么要害你出糗?”她倒想听听她的理由。

    “大家都是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那我倒是想听听,沈经理认为我心里在想什么了?”

    “你喜欢总裁对不对,所以你知道我和总裁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你故意使这些手段,好让总裁对我有不好的看法。”沈冰自以为是地说。

    她喜欢秦霄?这真是田新蕊听过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了,而且不但不好笑,还让她感到浑身一阵恶寒,这个沈冰是不是眼瞎,还是被秦霄骂傻了,不然她是从哪里生出这么莫名其妙的想法的,居然觉得她喜欢秦霄,拜托,她又不是被虐狂,还会喜欢一个天天将自己当奴隶的男人。

    田新蕊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用一种无比严肃认真的表情对沈冰说道:“沈经理,我不知道你这些想法是怎么来的,但我有必要在这里跟你澄清一下,第一,我实在看不出你和总裁的关系有什么非同一般,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没有喜欢总裁。”

    “不可能!”沈冰回答得斩钉截铁。

    “不可能什么?”是不可能看不出她和秦霄的关系,还是她不可能不喜欢秦霄?但不管是哪一点,田新蕊都觉得沈冰的思维很有问题。

    “我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不喜欢总裁。”说这话时,沈冰露出一个迷妹的表情。

    “沈经理,不是所有人的品味都这么独特的。”难怪有同事私底下传沈冰爱慕秦霄,现在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什么意思?”沈冰一副不解的表情。

    “意思就是……”看着沈冰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田新蕊好心的想要解释,却被一记冷得足以冻死人的嗓音打断了,“你们都太闲了是不是?”

    背对着总裁办公室,田新蕊看不到来人的表情,可光从这足以将人冻死的声音就可以确定,大魔王此时的心情很不好,也对,这天下不会有哪个老板喜欢员工在私底下讨论自己的,更何况是小心眼又腹黑的大魔王。

    想到他不知道又会怎样折磨自己,田新蕊的头皮就一阵发麻,而刚才在她面前气势很足的沈冰早在听到秦霄的声音时就已经溜之大吉了。

    田新蕊想,如果这不是她的位置,她也想溜。

    知道自己这时候就算装死也弥补不了什么,田新蕊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毫不意外的,她看到了一张彷若踩了大便般的臭脸,不过无法否认的是,即便那张脸很臭,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总裁,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就算不想承认,田新蕊也知道此刻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狗腿。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秦霄反而冷讽道:“田秘书,看来我平时交给你的工作也不是很多。”

    “对不起。”多说无益,唯有诚恳的道歉才能减轻刑罚,这是田新蕊跟秦霄接触几个月以来得来的经验。

    只是以往很受用的一招在此时似乎起不到什么效果,大魔王脸上的表情依然很臭,说出来的话更是让田新蕊恨不得这世上能有后悔药可以吃。

    “既然田秘书那么闲,那就麻烦你将过去三年的销售报表整理一下,然后交一份汇总表给我。”秦霄面无表情的发号施令。

    “总裁,我手头上还有其他工作……”

    “五年。”冷冷的丢下这两个字,秦霄见田新蕊一副还在垂死挣扎的表情,他抿抿唇,忍住嘴角想要上扬的冲动,故作冷酷的问道:“还是田秘书比较想见证一下我们公司过去十年的辉煌?”

    十年?那得加班到什么时候才做得完,田新蕊抿着唇,有一种不想做人的感觉。

    “好了,与其有时间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不如抓紧时间,或许你今天晚上能早点下班。”

    下班他个鬼,她不久前才在电话里答应田母今晚会准时回家,现在看来她今晚可以不睡在公司就感谢上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