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总裁求翻身 第十二章

作者:金晶类别:言情小说

【第八章】

“你说什么!是你家的人请了赵睿启过来的?”在角落的休息室里,肖义大吃一惊。

莫盼握紧了拳头,赵睿启的请柬不是肖义给的,而是王家的人给的,那么他硬要带她来这场婚礼做什么?

她以为赵睿启是针对肖义,就如他所说的,他想扳回一城,可她觉得这么欠缺考虑的幼稚做法不该是他会做的。

王娇的父亲曾经要他辞退她,他没有照做,为什么?似乎很多事情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只看到了事情的一角,而埋在下面的是什么?

赵睿启,他在想什么。

她慢慢地沿着走廊往回走,没走几步,她看到了赵睿启的身影,他懒懒地开口,“不是说去洗手间吗?怎么去了这么久?”

他神态很轻松,眼里的紧张在看到她时立刻敢去,如果不是她一直盯着他,只怕会错过这一幕。

“你担心什么?”她反问。

他伸手搂住她的腰,在她的耳朵边低语,“我怕你这只小野猫跑了。”

以前听到这样的话,莫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油嘴滑舌,可现在……

“赵睿启,肖义根本没有请你,你处心积虑地到这里来到底干什么?”

他低头,在昏暗的灯光下,眼里缀着灿烂的星光,“肖义他一直看我不爽,当然没请我,本来关系就很一般,何况中间还夹着你,我能跟情敌做朋友吗?”

她被气笑了,“所以你骗我?”

他摇摇头,“没有骗你。”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她陪着他来?

“当然是来炫耀,来宣布你的身分。”

“不是说假装吗?”

“谁跟你说是假装。”他一手握住她的手,手指紧紧插入她的指缝,与她手指相交。

这根本是赶鸭子上架,她看了他一眼,想起这个男人对她的觊觎,她笑了,伸出手指勾着他的下颚,嗓音轻飘,“干嘛?担心我会跑吗?”这么急着宣示他对她的主权,他就这么喜欢她吗?

很少看到这么妩媚的莫盼,他喉结滚了滚,“嗯。”

“不是说露面了就走吗?”她反问他。

“嗯,走吧。”他搂着她往外走,他的目的已经达成,“还早,吃了晚饭再送你回去,你想吃什么?”

她瞟了他一眼,心里一动,“吃。”她眼角勾人地望着他,“吃你呀!”

赵睿启的脚步一顿,他侧过脸,正好脸隐没在黑暗之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你认真的?”

她懒洋洋地说,觉得脖颈上的草莓印在发热。

他低下头,在她的唇边间了间,“喝酒了?”

“没有。”

“我检查一下。”随着他话音刚落,他搂着她往旁边无人的角落里一走,他们的身影恰如其分地遮掩住了,他低下头。

如狼似虎地攫住她的唇,滚烫的温度落在她的唇上,几乎令她有一种爆炸的感觉。

……

【第九章】

床上的床单已经被换过了,饭店里的工作人员也按照他的吩咐买了事后避孕药。

他靠在窗前,吸了一口烟,看着那避孕药,心情莫名地有些烦躁。他之前没有想到怀孕这件事,他并不排斥她怀孕,有了最好,但她似乎还不想有。

何况……他知道她对未婚先孕的排斥。

但他居然没有考虑到她的心情。

“太渣了!”他低声骂了自己一句。

浴室的门被打开了,莫盼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洗完澡之后,她泡了一个精油澡,而他则是出去了,一走出来,就看到他在抽烟。

她走过去,很自然地就着他手上的烟吸了一口,“药呢?”

“桌上。”

她转过身去桌上看到药,混着水将药吞下,刚吞下,身后贴上一具火烫的身体,她侧过头,听到他低低地说:“对不起。”

怔愣之后,她轻声问:“为什么?”

“我不该让你吃药。”

“哦。”她淡淡地点点头。

他闻着她身上的清香,“以后我会做好避孕措施的。”

随着他的话,她的目光落在桌上,“以后?”

“嗯。”

“你想跟我有以后?”

“废话!”赵睿启一听她这口吻,就怕她“使用”完了他就丢,立刻将她转过身来,抓着她的为膀,严肃地说:“我跟你不是床伴关系,你休想又丢开我!”

她听得笑了,“我没有要丢开你。”

他松了一口气,板着脸点了一下头,“嗯。”

她故意逗他,“你打算天天做?”

他低头,恶狠狠地亲了她的唇一下,“死在你身上,你开心了?”

她欢乐地笑了,这么喜欢她,他真的好惨。

“精神很好?”他眯着眼,弯腰将她抱起来往床边走。

她看着那张大床,头皮发麻,手舞足蹈,“赵睿启,放开我!”

“不放!”他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不要跟你做了!”她的腰还酸,被他欺负得超级可怜。

他抱着她在床上躺下,被子一拉,盖住彼此,“你脑子里每天都在想这些事情吗?”

莫盼看他是打算睡觉的样子,脸一下子爆红了,“赵睿启!”

“叫阿启。”

“不要。”她背过身。

他贴了过去,“不叫,我们就将你脑子里的事情做一做?”

这是威胁。

她不理他,直到他的手从浴袍的下摆伸了进来,她慌乱道:“阿、阿启、阿启!”她恼羞成怒地喊道。

他身心愉悦地笑了,紧紧地抱住了她,“你怎么这么可爱。”

哼,她心里嘀咕,他怎么这么可恶。

他抱着她,小声地问:“盼盼,我是你的男朋友了吧?”

她不想理他,他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盼盼……”

他就跟一只扰人的蚊子一样,让人不得安眠,她往他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是啦,满意了吧?”

“满意死了。”他脸埋在她的背后,笑得不能自已。

明明是一个霸道总裁,结果在她的面前像一个大男孩的样子,她不由地也跟着笑了。

“赵睿启,你到底睡不睡?”

“睡了,晚安,宝贝。”

夜深了,她躺在他的怀里,闭上眼沉睡,他却有点兴奋地睡不着,轻手轻脚地抱着她,目光落在她小脸上,侧脸轻轻地贴在她的脸上,她的呼吸拂过他的耳边,他能感受到她每一次的呼吸。

他日思夜想的宝贝,终于在他的怀里了。

赵睿启最近脸色不是很好看。

何秘书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总裁的脸色,心想最近赵氏的并无任何不对,新开发的企划案很成功,又一次地把赵氏珠宝推上了新巅峰。

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总裁的脸色还这么难看?

何秘书心里琢磨着,可脸上没有一丝好奇,规规矩矩地说完了今日行程之后安静地立在一旁。

“没事了,出去吧。”赵睿启开口。

“是。”

等人走了,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人了,他大大地叹了一声气,莫盼愿意做他的女朋友,他开心还来不及,可是!

他咬牙切齿,莫盼不许他把他们的关系公开出去,他追问原因,她则是说如果分手了,她待在赵氏会很尴尬。

什么意思!他们刚交往,她已经想到分手了?

他难道表态的还不够清楚吗?他是要娶她做老婆,女朋友是一个过渡罢了,她居然认为他们以后会分手。

一般女生说这样的话,大概是暗示自己很担心着分手,需要男友的安慰和保证,可莫盼不是,她根本是觉得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分手。

赵睿启端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令他皱了眉,他心里苦的和这咖啡差不多了。

他头痛地按摩着脑袋,到底是哪里出现问题了?难道是她不想结婚吗?

说到结婚,她也表示过会结婚,但到底是跟谁结婚,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他被气到要吐血了。

她想过结婚,但她没想过要跟他结婚。

他到底哪里不好?

他陷入了怀疑人生的阶段,但也很快就恢复,没关系,她不确定,那他就让她确定,一步一步地让她确定。

所以就他们关系不公开问题,他跟她沟通了很多逼,但没有用,有时候她直接用嘴堵住他的嘴,直接就上床了,气消了,问题却没解决。

她越来越懂得怎么让他闭嘴了。

他们至今交往有三个月了,都已经三个月,难道还稳定了吗?

她在不确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