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芳妮首富挑艳 第二章

首富挑艳 第二章

作者:芳妮书名:首富挑艳类别:言情小说
    “天儿,你又要出门了?”畲宝珠喊住正打算跨出门槛的儿子。

    “娘,今日风和日丽,关在家里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凤腾天收回脚步,折回母亲面前,漾着俊朗的笑容道。

    看着儿子不复病容,整个人宛若脱胎换骨似的神采奕奕,畲宝珠心中甚是欣慰,微笑道:“你这孩子,身体稍微好些就长翅膀了,老是往外飞,再怎么说也得拨时间陪陪我这老母亲……还有你的娘子啊。”

    听到娘子这两个字,凤腾天的笑容迅速隐去,换上了严肃的表情,“娘,我说过了,我不会承认那桩婚事的。”

    当他意识清醒后,听母亲提起自己昏睡时曾作了个童颜鹤发的仙人救了他的梦,然后她们依着梦境找到一个白发女童跟他成亲冲喜,所以他才能挽回一命,恢复健康,他整个人大怒,坚决不接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妻子。

    对于怪力乱神、穿凿附会的事他一向嗤之以鼻,更别说冲喜了,他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天儿,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很玄的,若不是冲喜,你怎么会突然好转呢?”畲宝珠道。

    “这只是巧合而已。”凤腾天毫不犹豫的回应。

    “你这孩子……”自从他恢复意识之后,就坚决不见孟夏,也不许其他人提起这桩婚事,顽固到极点。

    “娘,冲喜之事简直荒谬到了极点,您不用期待我会回心转意,还是速速将那女孩给送出府,给她家人一笔费用当作补偿吧。”凤腾天语气强硬道。

    “再怎么说我们也将人家娶进门了,哪有过河拆桥的道理?若传出去,还不说我们凤家是怎样的自私跋扈吗?”畲宝珠自然有她的顾虑。

    “总之,我已经把我的意思说得很清楚了,至于娘要怎么处置那个女孩,就由娘去决定了。娘,孩儿先出门了。”凤腾天坚定的道,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这……这叫她怎么处置啊?畲宝珠懊恼的叹了口气,想了想,朝外头喊道:“阿市呢?去叫阿市过来。”

    “是,夫人。”外头的婢女闻声应道,赶紧找人去了。

    过没半晌,阿市匆匆走进大厅,弯身道:“夫人,您找我?”

    “是啊,我想找你商量该怎么安置孟夏才好。”畲宝珠神色纠结。

    “少爷还是不愿意接受少奶奶吗?”阿市小心翼翼的问。

    “是啊,这孩子一向顽固,他一旦决定好的事情,很少有转圜余地。”也不知道这性子像谁啊。

    “那……要不要请示老爷呢?”

    “我问过了,他忙着去贵州谈生意,要我全权处理。”嫁给一个只知道工作的丈夫,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啊。

    “这样阿市斗胆建议,就把少奶奶藏起来吧。”阿市想了想道。

    “藏起来”畲宝珠惊讶的问。

    “要扭转少爷的想法看来是不可能了,但婚都结了,咱们也不好把人赶走,况且,依阿市的观察,那家人对少奶奶也没什么感情,若少奶奶再回去,也只是再被卖走而已,不如就找个地方安置她,这样咱们凤家也算是对得起她了。”阿市道。

    畲宝珠沉吟了半晌,叹口气,赞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跟我想的一样,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吧。”

    “是,阿市一定会把事情办得妥当。”阿市恭敬的应道。

    时光荏苒,当初那件低调的婚事被光阴的洪流淹没,渐渐没人再提起那个童颜白发的少奶奶,记忆也不复留存,就好像一切真的只是凤腾天的梦境一般。

    “少奶奶,该歇着了,别再看了。”婢女小蓝端着茶水跟甜点走进房,朝着埋首书堆的女子道。

    女子彷佛没有听到小蓝的声音似的,专注的钻研着书中的学问,并无回应。

    小蓝好笑的摇摇头,走上前一把抢走了女子手中的书册,阖起放在桌上道:

    “少奶奶,再看下去你就要变成书呆子了。”

    “小蓝啊。”孟夏朝小蓝笑笑,柔声道:“那也没什么不好。”

    “当然不好啦,像少奶奶这种绝世美女,怎么可以成为呆板的书虫呢?”小蓝皱皱鼻子道。

    “绝世美女?我吗?”孟夏苦笑,葱白的手指不自觉摸向用锦布包裹着的头。

    “当然啦,若少奶奶说自己不美,我想全世界没人敢说自己美了吧。”小蓝崇拜的道。

    “小蓝,真是辛苦你了,除了要伺候我之外,还得夸大说词讨我欢心。”孟夏忍不住轻笑出声。

    “我哪有夸大说词啊,少奶奶,我小蓝说的一字一句可都是肺腑之言呢,若是少爷现在见到你的话,肯定会后悔自己曾经拒绝你这样的美娇娘。”小蓝说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孟夏垂下眼睫,沉默没应声。

    小蓝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赶紧道歉,“少奶奶对不起,我口无遮拦,我、我自己掌嘴。”她举起手就要往自己脸颊掴去。

    “别。”孟夏挡住小蓝的手,朝她微笑摇头,“我不在意。”

    “少奶奶……”小蓝扁扁唇,心疼极了。

    她真的不懂,为什么当年少爷会坚持不认这门亲事,而且还让少奶奶独居在这偏僻的别院里,简直就像被打入冷宫,再没有见光的一日。

    就连管家阿市婶都特别交代,出了别院,绝对要当作没有这回事,不可以向任何人提起少奶奶。

    唉,这是不是就叫做红颜歹命啊,小蓝忍不住靶慨起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可是很感谢娘跟阿市婶让我住在这样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环境,而且比起我小时候过的日子,现在已经好太多了。”孟夏起身走至放着茶点的桌旁,神情愉悦的拿起一小块解馋。

    “少奶奶,我觉得你真的很伟大。”小蓝跟着走上前。

    “伟大?”孟夏好笑的弯起唇。

    “若是一般的女人,可能早就因为不得丈夫宠爱而郁郁寡欢、忧愁成疾,又或着感到愤恨不平了。”哪会像少奶奶一样豁达啊。

    “其实成亲时我也才十岁,对他,我也没什么印象了。”孟夏淡淡的道。

    “真的吗?少奶奶,你真的忘记少爷的长相了?”小蓝一副十分诧异的模样,好像这是个很难让人相信的事情。

    “我有必要记住他吗?”孟夏好笑的反问。

    “很少人在见过少爷后,却不会对他风度翩翩、俊美无俦的外表印象深刻耶。”小蓝双手握在胸前,好像在谈论什么心仪对象似的。

    “你还说你不会夸大其词?”孟夏打趣道,她只记得他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真有像小蓝讲得那样夸张吗?

    “我是说真的,都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爱慕少爷,整天跟在少爷身后转,妄想嫁入凤府耶,也是啦,少爷长得这么俊俏,凤家又是京城首富,哪个女人不想成为凤府夫人呢?”小蓝认真的说道。

    “那样的话,我倒是白白占了位置了。”孟夏自嘲道。

    “欸,瞧我这张嘴,又说错话了。”小蓝懊恼的咬咬嘴唇。

    “没事,我看以后你也不要叫我少奶奶了,就叫我大孟吧。”想当年在村子里大家都是这样叫她的,妹妹则被叫做小孟。

    “不不不,这怎么可以?你是少奶奶,而我只是个奴婢呀。”小蓝急忙摇头。

    “我说可以就可以,要不,因为我虚长你几岁,你就叫我大孟姊吧。”孟夏坚决道。

    “这、这—若是被阿市婶知道,肯定会责怪我的。”小蓝一脸为难。

    “只要你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她早知道自己的存在是个秘密,小时候都是由阿市婶直接替她张罗生活所需,直到她年纪渐长,才又派了小蓝来伺候她,但小蓝被交代,只要出了这别院,就不许向其他人提起有关她的只字片语。

    就连“娘”也几乎没有再来看她了,不过从小看透人情冷暖的她并不感到意外。

    “少奶奶……”小蓝愧疚的抿起了唇。

    “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以姊妹相称吧。”孟夏漾起了抹美丽的笑容。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要少奶奶开心,她愿意冒着挨骂的险去做。

    “那好,叫一声来听听吧。”孟夏瞅着她。

    “大、大孟姊。”小蓝生涩的道。

    “乖。”孟夏笑眯了眼,心头却掠过了一阵酸楚,不知道自己的亲妹妹小孟现在过得如何?叔叔婶婶有没有好好待她?

    以前她年纪小,又被限制不能步出别院,所以始终无法返乡找寻妹妹,但现在她已经大到足以自行决定很多事了,或许,是时候该要求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