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总裁不嫁了 第十三章

作者:金晶书名:总裁不嫁了类别:言情小说

【第八章】

陈彦是那种很少生病的人,可一病就要好多天,一个小小的感冒差不多一个星期才好。

“真的?”

她这才放心,小手轻轻地解开他的睡衣,“如果我爸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哦。”

他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今天乖乖睡觉。”

“嗯?”她挑逗地沿着他的唇,画着他唇的弧度,“这么清心寡欲?”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

“什么意思?”

“你明天不跑步了?”他反问。

她乖乖地收回了手,躺进了被窝,“晚安。”脸颊红扑扑的,陈彦是衣冠禽兽,看着是一个高傲的教授,实际上那就是一个猛男,不停歇的那一种。

要么不做,一旦做了,那不是做一次就算的事,以免明天腿软,她还是乖乖的吧。

他跟着躺了下来,伸手搂住她,“晚安。”

陈彦没有一下子就睡,他想起刚才吴父找他说的话,吴父问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他有点发愣。

交往到现在差不多一个月了,他对吴菲甜越来越喜欢,是在心底深深的喜欢到不可自拔的那种。

看到她,他就想象一个傻子似地笑,结婚,他想过,但他没想过具体的时间。

吴父的话令他沉思,他应该尽早考虑结婚的事,怀里的女人是他喜欢的,甚至他觉得用喜欢还不足以表达,更像是爱。

不想放开她,甚至根本没想过他们以后会分手,既然如此,结婚是必然的,但是……

她心里怎么想?她比他小,她愿意这么早结婚吗?他搂紧了她,不急,再等一等。

总有等到她离不开他的时候。

他弯了唇,想到她穿着白纱的样子,心里甜甜的,被甜蜜塞得满满的。

“抱这么紧干嘛?”

“离不开你。”他在她的耳边说着甜言蜜语。

她笑了,娇哼几声,却没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吴菲甜是被陈彦喊醒的,她并不想这么早起来,但又担心他会被吴父欺负,于是眯着眼起来,是陈彦帮她刷的牙,洗的脸,穿的衣,就像是伺候女王殿下。

最后搂着她下楼,先喝了热水,动了动身体,跟着吴父一起出门跑步了。

吴菲甜没睡醒的样子,半眯着眼睛在后面跑着,陈彦二话不说一手牵着她的手,慢悠悠地跑着。

吴父跑在最前面,扭头一看,看他们两个年轻人这么甜蜜,心情极其复杂,未来女婿对他女儿好,他应该开心,但是里就是有点难受,女儿迟早要嫁人啊。

他这么想着,摇摇头,继续跑了。

等吴菲甜和陈彦追上吴父的时候,吴父瞪了一眼吴菲甜,“昨天晚上做贼去了?一大早醒不过来!”

这可真的是冤枉了,吴菲甜心想,昨天他们两个可什么都没做,乖乖地睡觉,“爸,你吃火药了?”

“身体好是本钱,好好运动。”

“知道啦。”

跑了一会,吴菲甜彻底醒了,于是三人慢跑了一个小时,之后慢慢地走回吴家,吴菲甜走得有点累了,对着陈彦撒娇,“阿彦,好累哦,你背我。”

吴父没说话,他是乐意见陈彦宠着自己女儿的,甚至偷偷地观察陈彦的表情,看这个臭小子有没有一点不心甘情愿,有的话,早点让女儿甩了他。

陈彦点点头,蹲下了身体,她笑得开心地爬上了他的背部,拿着小脸蹭了蹭他的后颈,“阿彦真好。”

吴父暂时满意地扭过头,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吴菲甜小声地在陈彦的耳边说:“阿彦,你这么好,我要怎么报答你?”

陈彦噙着笑,压低了声音,“昨天晚上没做的事,今天继续。”

她脸一红,因为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她不好意思,怕不小心被爸妈听到,他也很乖,没有提。

她在他的耳边低语,坏坏地说:“那我今天还要住家里。”

他的脚步不停,慢悠悠地走着,她一点也不重,也不知道饭吃到哪里去了,背着一点感觉也没有,听了她的话,他温声道:“你觉得是每天还一点点的债好,还是一次性把债全部还的好?”

吴菲甜听了,笑个不停,“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你扛得住?”

陈彦被嘲笑了也不生气,“你在质疑我?”

她被他一摸,身体立刻就热了,红着脸,“陈教授,你人面兽心。”以前都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他笑了,“你不喜欢吗?”

她低下头,趁前方的吴父没注意到,她低头,攀着他肩膀的小手立刻感觉到了他僵硬的肌理。

她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喜欢,我最喜欢你了!”

心里,好像什么地方塌了,他整颗心软软的,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我也最喜欢你。”

他说得很轻,但她听到了,笑了出来,看着他红红的耳尖,陈教授有时候真的很纯情,这样都会害羞。

交往三个月,陈彦想送吴菲甜礼物,他上完课,没有吃午饭,直接去了百货买礼物。

衣服、鞋子、包包……他慢慢地逛了下来,觉得什么都很适合她,但他想挑一个最适合她的礼物。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想送她一份礼物。陈彦难得地想浪漫一回,最后他被珠宝店的首饰吸引了。

吴菲甜是一个很干净的人,并不是那种喜欢把脖子手上耳朵上戴的满满的人,用她的话来说,那太暴发户了。

她通常都不怎么戴首饰,只在左手上戴一只手表,偶尔他们约会,她要么戴一条项链,要么就是一对耳环,款式很简单大方。

他停在橱窗外,看着展示柜里的一款钻戒,他的心狂跳着,送戒指代表什么他很清楚。

但是,这么多首饰,他只看中了这一款钻戒,是三克拉的粉色钻石,周围只用银色戒台包围着,很简单。

可粉色钻戒本身就比较少见,而且钻戒又是纯天然的心型,很好看,他想了一下,吴菲甜戴上这个钻戒时的样子,戴上去肯定很好看。

他笑了,想到她戴上去的样子,他走进了店里,刷卡预定了这款戒指,工作人员笑着说:“先生的眼光很好,等你确定了尺寸就可以调整好。”

他点点头,神色是难得的温润,连带着往日冷冽的下颚线条都柔和了,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了出来。

“你在哪里?”吴菲甜娇笑地问。

“我在外面。”

“哦,晚饭你做吗?”吴菲甜撒娇地说:“我想吃你做的咖喱牛腩饭。”

“好。”他一口应下。

吴菲甜满意了,“我五点还有一个会议,估计回家会有点晚……”

他轻柔地说:“没事,我煮好了等你回来。”

吴菲甜快要抑制不住心里狂笑的冲动了,“那我挂了。”

“嗯。”

“啵我一下。”她要求道。

他听笑了,快步走出珠宝店,在一个角落里,像一个猥琐的老男人,拿着手机,一手捂在嘴边,确定身边无人,小声地啵了一下。

“哈哈哈!”她愉悦地笑着,比起他的小心翼翼和谨慎,她嘟着红唇,极为大方,“啵啵啵!”

两人又聊了一会,挂了电话,陈彦从来不知道,谈恋爱是这般轻松快乐,每天醒过来就会忍不住地想笑。

这种感觉很奇怪,心情特别的好,只是因为一个人,他就能每天笑笑的。

“陈彦?”

陈彦将手机放进裤袋里,他正打算离开百货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女声,他有点想不起是谁。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慢慢地转过身,眼神微微惊讶,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站在他的不远处,笑得一脸吃惊,望着他的眼神透露着惊喜,他微微收敛了刚才欣喜的心情,淡淡地朝她点了点头她,他的前女友。

“好久不见了,陈彦。”她朝他走来。

“你怎么回台湾了?”他问。

“我回来看看。”她轻轻地说,望着时光流逝风采不减的男人,拎着包的手紧了紧,主动开口道:“你有空吗?一起喝杯咖啡?”

他下午没有课,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