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总裁是个醋精 第十四章

总裁是个醋精 第十四章

作者:金晶书名:总裁是个醋精类别:言情小说
    吃完了鸡丝面和鸡汤,何彦开车先送安母回去,接着送安欣去医院,安母一下了车,安欣就从乖巧的洋娃娃变成了嗔火的暴躁龙。

    “何彦,你、你居然把我的大熊送人了?”

    “是啊。”

    “送给谁了?”

    “送给别人了,你还想拿回来了?”他反问,一边悠哉地开车。

    她气得想捶死他,“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

    “大熊有一只就够了。”他轻声道。

    一语双关,她听明白了,凶狠地瞪他,他给她等着,她等一下下班了就再去买一只大熊布偶回

    他开着车,时不时地瞥她一眼,忽然说了一句,“不知道妈以后还来不来家里。”

    “你什么意思?”她怒目以对。

    “没什么意思”

    安欣怎么可能听不懂他的意思,安母下次要是来了,问起怎么多了一只大熊呢?她欲哭无泪,觉得自己被坑了。

    车子停了下来,他转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那是小孩子才玩的,你是一个成年人了,要抱着睡就抱我好了。”他邪肆地在她的耳遗说:

    “要玩,玩我就好了。”

    谁、谁要玩他!

    她正摸着被亲的地方,突然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句,整张脸爆红,“何彦,你要不要脸?”

    “不要脸。”他笑着说:“老婆,你上班快迟到了。”

    她突然有点牙痛,被气的,气呼呼地推开车门下了车,正巧看到在捂嘴偷笑的小米。

    “安医生,你和你先生感情真好。”

    好个头!

    安欣红着脸,说不出话,都是何彦那个王八蛋!

    下班之后,安欣在门口看到了何彦那辆车,她打算当看不到的时候,小米和阿美走了出来,小米对她挥挥手,“安医生,你先生来接你了。”

    真的是谢谢了!

    想装看不到但不得不看到的安欣,心里快哭了,面上笑着说:“嗯,我看到了,你们去哪里?顺路的话载你们。”

    “不顺路不顺路。”小米哈哈笑着。

    阿美也调侃了下,“不打扰你们两人世界。”

    安欣被揶揄地快速跑了,坐上车的时候,何彦笑眯眯地说:“我正打算打电话给你。”

    她捏着手机,神色淡淡的,“哦。”

    “吃什么?”

    “随便。”她现在连大熊都没有了,心如止水,吃饭就吃饭吧,接送就接送吧,反正她又不亏。在别人眼中,她是一个被何先生宠着的小女人。只是,她心里就是气。

    “那回去,我做义大利面给你吃。”

    她点了一下头。

    十五分钟之后,车子停好,两人坐电梯上楼,遇到七楼的邻居,一个女人带着小孩,看到他们,打招呼道:“何先生、何太太回来了啊?”

    “嗯。”何彦点点头。

    站在他一旁的安欣笑了笑,女人对着小孩说:“快谢谢叔叔、阿姨,那只大熊熊是他们送给你的。”

    “谢谢叔叔、阿姨。”小孩稚气开心地说。

    安欣的笑容只维持在他们离开了电梯,她一转头,一掌拍在何彦的胸口,“你把我的大熊送给了他们!”

    “嗯。”

    她懊恼地转身不跟他说话,叮,电梯到十二楼,她马上愤怒地走了出去,他紧随其后。

    她按下指纹镇,他不紧不慢地说:“你总是要习惯,以后抱着我睡,难道你要一只大熊破坏我们生活?”

    “谁要跟你过!”她打开门,走进去。

    门关上,他伸手揽住她的腰肢,“难道你想一直跟我吵下去?”

    “哼!”她压根不想跟他说话。

    他也不气,蹲下来捏着她的脚跟,脱了她的鞋子,帮她换上拖鞋。她的腿很修长,膝盖有肉,没有那种瘦骨嶙峋的可怕,肉肉的,很可爱,他顺势低头在她的膝盖骨亲了一下。

    热乎乎的,湿润润的,她啊的一声,腿一软,靠在了身后的墙上,“何彦,你变态!”伸手推开他的头,嗒嗒地跑掉了。

    他笑着,跟着换了鞋,先去厨房做义大利面了。

    安欣的心跳啪啪地跳着,她赶紧去浴室洗了洗脸,冷冷的冰水打湿了她的脸,也让她脸上的温度降低了不少。

    这个男人越来越过分了,先是把大熊送人,现在还亲她的……膝盖,有什么好亲的!

    她在浴室洗了澡,脸上的燥热彻底地退下,她调节了呼吸,在门外响起他喊她吃饭的声音,她故作镇定地走了出去。

    结果,室内一片黑暗,桌上点着蜡烛,上面有着芬芳的鲜花,桌上摆着两份可口的义大利面,中间是一大盘的水果色拉,以及两杯葡萄酒。

    “做什么?”她有点被吓到。

    “不浪漫吗?”他伸手揽住她的腰,带着她到了餐桌旁,拉开椅子,“老婆,请坐。”

    “你不要乱叫。”

    “我不叫你老婆,那你喊我老公?”他朝她眨眨眼,诱惑地说。

    他当她是傻的吗?她才不要。

    “吃吃看我做的义大利面如何。”

    她避开他热情似火的眼,吃了一口义大利面,脱口而出,“好吃。”

    “谢谢。”他朝她露齿一笑。

    当一个男人刻意地展现他男性魅力的时候,他就如珍珠般闪闪发光,轻易地抓住了人的眼球,安欣知道,他是一个男版妲己,可她就是不做商纣王。

    不上当,不上当,她低头拼命地吃着。

    他慢条斯理地吃着,“吃慢点,不要噎到了。”

    “咳咳!”乌鸦嘴,他一说完,她就噎到了。

    何彦站起来,去厨房倒了一杯水过来,刚走到她的旁边,她正好把她手遗的葡萄酒全部喝光了,一滴不剩。

    他想起了,她喝醉时的恐怖,于是他将那空杯子拿走,将水放在一旁,“好点了吗?”只喝了半杯不到的葡萄酒,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他是真的不想再被吐一身,那样的经验,一生一次就够了。

    安欣瞪他,“吃东西不要说话。”

    他包容地点头,“好。”他重新在位置上坐下。

    安欣吃完了义大利面,又吃了几块水果,不知道是不是吃饱了就想睡,她脑袋有点晕,身体也格外的放松,像是淳在白云上。

    她看着坐在对面安静吃饭的美男子,粉嫩的小嘴微张,“你煮的面,”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嗝,

    “好好吃。”

    他看她,见她小脸氤氢着粉色,他轻咳了一声,“你喜欢什么?”

    “你很会煮面,我喜欢你的面。”

    他放下叉子,弯了弯唇,“你喜欢,给你煮一辈子。”

    “哼!”她傲娇地仰起下颚,“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啦。”

    一定是醉了,刚才还让他安静,一转眼她又说话了,他眼里浮起一抹笑意,“老婆。”

    “不准这么喊我。”

    他故意逗她,“那你喊我老公?”

    “哼!想骄我?”她站起来想去沙发上躺着,走几步晕得厉害,腰上多了一股力量,她一抬头,就对上何彦的笑眼。

    “不准笑,别以为……”她又打了一个酒嗝,“我不知道你在勾引我!”

    “有吗?”他反省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

    “有!”她跺跺脚,不依地扯着他的领子,“你有,故意做好吃的给我吃,还搞什么浪漫,你说,你是不是想骗我上床?”

    他哭笑不得,“没有。”

    “真的?”

    “真的。”

    “好吧,”她松开他的领子,站在那忽然一动不动,在何彦以为她要吐的时候,她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呜呜呜……我的大熊!你还我大熊。”

    何彦无奈地抱住她,“要什么大熊。”他哪里比不上她的大熊了。

    “那只大熊陪了我好几年了!”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何彦可以面对她生气的样子,可对着她哭泣的脸,他是真的没办法不哄她,不顺她,“好,好,我明天给你买一只。”

    她立刻收住了泪,“真的?”

    收放自如……他怀疑她在骄他。

    “是不是真的?”

    “真的。”他违心地说,反正酒醒了,她又忘记了。

    “现在就去买。”

    “店都关了。”

    “那今晚我怎么办,我没有大熊,我睡不着……”

    妈的,昨天是谁在他的怀里睡得香喷喷的,哪里是非要大熊不可,就是嫌弃他!不行,大男人要心胸开阔!

    “我陪你。”

    “不要,你没有大熊好!”她叫着。

    跟布侄娃有什么好比的,何彦干脆任由她闹着,他去整理桌子,等他收拾好了,她可怜兮兮地靠在沙发上,他逼着自己不看她,又转身去洗澡,出来再一看。

    她噬着了,只是眼角挂着泪,一副可怜得好似全世界抛弃了她一样。

    灰暗的客厅里,男人揉了揉鼻子,算了,贾给她吧。他走过去,弯身将她抱起来回房。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往他的胸前靠,小嘴嘀咕了一句,“大熊!”绝对不买给她,要什么大熊,她当他是死了吗?何彦狠狠地亲了她的小嘴一下。

    不买了,反正她早晚会习惯的。

    习惯他取代大熊,抱着她一起睡觉,他们的床上,除了他们,再也不会有可恶的大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