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总裁是个醋精 第一章

总裁是个醋精 第一章

作者:金晶书名:总裁是个醋精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一场宴会上,何彦已在宴会待了快一个多小时,离开之际走到宴会厅入口处时,余光瞄到走道上一抹红色的身影在不远处晃过,白皙的肌肤被红色的礼服衬得晶莹剔透,随着鱼尾摆裙一同消失在大理石的一角。

    他身边的助理阿向眼睛闪了闪,看向他,轻轻地说:“总裁,刚才那一位……”

    何彦垂眸喝了一口酒,浅棕色的眼眸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泛着冷冷的光芒,“什么?”

    “没、没什么。”阿向打了一个冷颤,立刻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嗯。”何彦淡淡地应了一声。

    “那个李董事长已经来了。”阿向提醒道。

    何彦点点头,虽然是要离开,但这一位是何父的朋友,他见到了自然要打一声招呼。

    阿向跟在身后,偷偷地擦了擦汗,暗怪自己多嘴,没事说什么话,别没事惹得总裁心里不开心。

    看到何彦过来,李董事长意味深长地说:“今天没带女伴来?”

    何彦不在意地笑了笑,“没有。”

    身后的阿向心想,哪里是没有,本来是叫一个嫩模过来的,谁知道那个嫩模在来的路上摔了一大跤,还在医院里。

    谁不知道何氏总裁何彦每回参加宴会都要带一个漂亮的女人,次次都不是同一个女人。

    李董事长以一种过来人的口吻劝道:“年轻人爱玩,但也别玩得太过分了啊。”

    何彦勾了勾唇,喉结滚了一下,轻轻地发出一声,“嗯。”

    阿向偷觑了何彦一眼,其实他也想不通,总裁分明是一个洁身自爱的好男人,为什么要假装成一个渣男。

    也不知道何太太是怎么想的,不管自家男人,也没提过离婚。

    更绝的是为了让何太太知难而退,总裁将一个渣男表演得入木三分,现在谁不知道他渣,这不,连李董事长都开口了。

    新婚才三个月,就跟别的女人勾三搭四,公然出双入对,真的是没把何太太放在眼里。

    但何太太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始终贤慧地保持沉默,连旁人都看不下去了,她还淡定的很。

    与李董事长说了一会话,何彦喝完了酒杯里的酒,太阳穴跳了跳,将空杯放在了一旁,“李叔叔下次有空再和你一起喝酒。”

    “好。”李董事长笑着点点头。

    何彦转头和阿向说:“让司机过来。”脚步没停地往外走。

    “是。”阿向跟着何彦走,一边打电话让司机开车到饭店门口。

    当两人走出电梯,正要往饭店大厅走去,走在阿向侧前方的何彦停了下来,大厅不远处他看着某个艳若桃李的女人被一个喝醉的男人给拦住了。

    “小姐,妳叫什么名字?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去喝一杯。”

    背对着他们的女人,一身红色礼服,不紧不松,恰当地勾勒出了她曼妙的身姿,她挺着背,站得很直,“不好意思,我没空。”

    安欣喝了一些酒,脑袋有点晕,看着前面的男人,她神色淡淡。

    “小姐。”男人打了酒嗝,“还是让我送妳回家……”

    “不用,我先生马上就过来了。”

    “呵呵,美女开什么玩笑,妳这么漂亮,怎么这么早就把自己送进坟墓里去了?况且就算妳结婚了,也可以出来刺激一下,嗯?”男人往她的方向走近了一步,大掌眼看就要摸到她的手臂。

    安欣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她的脑袋一阵阵的痛,正想拿出手机叫司机过来,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

    “我是她的先生,你有什么事要找我太太说?”

    这声音太熟悉了,安欣放下想揉脑袋的手,抬头看了过去,即使她穿着高跟鞋,也堪堪只到了男人坚毅的下颚。

    “呵呵,不好意思。”男人讪讪地收回了手,第一直觉就是前面这个人明显不好惹,连忙离开了。

    等男人走了,安欣看向他,“谢谢。”

    “我送妳回去。”何彦开口。

    “好。”她乖巧地应道。

    阿向早就叫了司机,司机过来之后,阿向坐在副驾驶座上,何彦和安欣坐在后车座。

    “刚才谢谢你。”她又道了一次谢,客气又陌生。

    何彦轻点了一下头,“不用。”那个男人一看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着就不怀好意,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何彦想起三个月前的婚礼,神色阴了阴,要不是他父母逼着,连生了病罢出院的何奶奶也开口想要个孙媳妇,他是不会轻易松口答应相亲的。

    也是有这个原因在,他不能拒绝他们的相亲安排,否则家里又有得吵了,想到年纪越大越孩子气的几位长辈,他就是不愿意也选择了妥协。

    幽暗的车厢里头,他神色不明,不经意间想起了第一次跟她见面的时候。

    半年前。

    何彦很不耐烦。

    他并不喜欢相亲,今天这位相亲对像是他这个月相亲的第十位了。他喝了一口咖啡,神色淡淡的,一点也不像是来相亲的。没有青涩男人的紧张,也没有老练男人的熟稔,他就像只是路过,进来坐一坐,喝一杯咖啡。

    这时,一道红色的身影推开门,咖啡厅门上的铃铛发出叮当的响声,将他看着街景的目光给拉了回来。

    他看过去,是一位外表俏丽的女人,里面是浅色的连身裙,套了一件红色的针织外套,脚上一双白色的休闲鞋。

    阳光又充满活力,像外面的骄阳,驱逐了咖啡厅性冷色的装饰风格,她站在门口,待了一下,又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往里面走。

    她穿着的鱼尾裙襬,让她彷佛像是从大海里走出来的人鱼公主,每走一步,裙襬就会如波浪般荡漾开。

    介于天真与妩媚之间,恰恰地吸引了何彦的目光。他之前相亲过不少对象,但都没有如她这般一下子就撞进他的眼里。

    他唇角微微扯了一下,有点可惜,这么漂亮的女人,可能已经有男朋友了。当这个女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闻到一种梨香,淡淡的,很好闻。

    那摇曳生姿的裙襬在他的桌前停下来了,服务生笑着说:“小姐,这里就是H3桌。”

    “谢谢你。”那女人礼貌地说。

    何彦只知道相亲对象的工作、年纪等等,至于外貌,他看过去,有点呆,他看到的照片明明就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像一个书呆子,为什么脱离了照片,现实里竟出挑得令他挑不出任何瑕疵。

    “你好,我是安欣。”红色的针织外套使得她的皮肤更加的白,她优雅地站在桌边,声音轻轻地说。

    他站起来,礼貌地点头,“妳好,我是何彦。”

    他想不到,刚才还令他惊艳的女人,转眼成了他的相亲对象,但心中却浮现了一个念头。

    她,没有男朋友,真的是太好了,一点也不可惜。

    车厢里响起典雅的复古音乐,何彦回过神。

    他带醉意的眼角瞄了一旁安安静静,坐着规规矩矩的安欣。她很安静,害他差点以为后车厢里和以往一样只有他一人。

    仔细一瞧,他笑了,她居然睡着了?他以为,她和他在一个空间里最起码应该会紧张。

    就像结婚的时候,他们牵手时,她的手心里有手汗,哪有此刻这般淡定,可此时她睡着了,他收回了目光。

    忽然,他蹙眉,又看过去,她的小脸有些红晕,难道是喝酒了?

    他并不了解她,也不知道她今晚为何会出现在这家饭店,但任何原因都可能,就是不可能为了他而出现。

    结婚之后到现在,她都乖得跟一个透明人一样,没有利用何太太的头衔在外面社交,更没有打着他们是夫妻的名头近他,自然也不可能跟踪他的行踪。

    车厢里很安静,何彦干脆将头往后一靠,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甜甜的梨香,从他的鼻间轻轻地飘过来。

    那是她身上的味道,从第一次见面起,他总是闻到她身上的这种梨香,甜美得让人觉得爱情来了。

    何彦不喜欢女人喷香水,香水浓郁的味道让他不舒服,安欣身上的味道却是他喜欢的,他闭上眼休息。

    结婚之后,两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分房住在两间房间,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早上起来的时候,安欣还没起来,等他出门的时候,安欣才起床,急急忙忙地跑去洗漱,赶着去上班。

    等他晚上回家的时候,安欣有时候跟朋友一起吃饭没回来,有时候加班没回来,有时候回来早了,但她不一定会在客厅。

    经过她的房门前,他偶尔听到她的笑声,还有电视剧的声音,应该是她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在傻笑。

    她从来不过问他的生活,只是把他当成一个生活在同一间屋子的同居人。

    婚后他们两人的对话不多,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这时何彦听到耳边传来浅浅的呼吸声,唇微微上扬,她睡得真香,也不怕他把她给卖了。

    车子平稳地开着,转弯的时候颠簸了一下,安欣的脑袋一歪,往他的方向靠了过去。

    等何彦反应过来的时候,怀里已经多了一抹香香的柔软,他睁开眼低头一看,她嘟着小嘴呼吸着,脸上没有乱七八糟的妆,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水眸,看起来就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

    棕色的波浪卷发弹在他的手腕上,痒痒的,他下意识地伸手拂开那一缕发,她整个人更加偎进了他的怀里。

    他蹙了蹙眉,下意识地将她推回原来的座位上,她半瞇着眼,沙哑地问:“到家了?”

    她的声音彷佛带着电一般,与其他女人甜甜或者清脆的声音不一样,与他曾听过的声音都不一样。

    哑哑的嗓音就像有一只小虫子爬进了他的耳朵里,他捏了捏自己的耳朵,镇定地说:“没有。”

    “哦。”很简单的一个字,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抿了抿唇,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关系,他的血液在身体里流动得格外的急促,他悄然地换了一个坐姿,轻扯了一下西装的下襬。

    阿向和司机一直很安静,他们就跟布景一样,突然阿向喊了一声,“小心!”

    也不知道哪里跑出一只猫,司机急急地剎车,还好没有撞到,“总裁,对不起……”

    何彦在车子猛然剎住的那一刻,右手好似有自己的意识,直接将鉲uo碌陌残阑ぷ 


    下一刻,他的身体一僵,看着她的右手无意识地搭在他的左大腿上,他的下颚紧了紧,再差一点就摸到禁区了。

    他清了清嗓子,“没事,小心点。”

    “是。”司机擦了擦额上的汗,又重新往前开。

    何彦看了安欣一眼,见她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搭在他左大腿上的手依旧没有挪开,甚至还抓住他的大腿。

    嗯,倒是不痛,她的手劲不大,只是抓的地方实在太敏感了,他深吸一口气,刚要说话,她却挪开了手。

    她人往后靠,何彦扶住她的手顺势松开,听到她又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句,“谢谢。”

    他瞟了她一眼,她脸上还是粉扑扑的,他轻点了一下头,人往后一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