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乔宁帝是良人我非贤妻 第十七章

帝是良人我非贤妻 第十七章

作者:乔宁书名:帝是良人我非贤妻类别:言情小说
    这夜,青瑶宫灯火未熄,一盏盏绣着长寿菊的宫灯犹然大亮。

    徐明璐坐在青鸾纹饰紫檀嵌螺钿妆镜前,让巧嫣帮她卸下金簪珠花。

    蓦地,一名青衣宫人惊慌失措的停在寝殿外,扯嗓通报:“启禀贵妃娘娘,皇后娘娘来了……还带着一位西荒部族的祭司。”

    徐明璐一怔,随即回过神来,道:“巧嫣,把披风拿来。”

    巧嫣瞅着已撤去外袄与罗裙,仅着锦白中衣的徐明璐,连忙劝道:“娘娘,咱们还是赶紧着装吧,免得在皇后娘娘面前失了仪态。”

    徐明璐却道:“皇后已经在外候着,总不能让她久候,这样一来,恐怕会落得一个恃宠而骄的恶名。”

    巧嫣等人甚觉有理,赶紧取来了黛绿色绣紫兰花披风,为徐明璐套上。自荣升为兰贵妃后,内务府便送来了数十套绣有兰花纹饰的衣物,据闻这是皇帝默许的,为的自然是彰显徐明璐的贵妃头衔,让她与后宫女子有所区隔。

    内务府送衣物来的那一日,还是李福安亲自陪同而来,他笑咪咪的向徐明璐请安,还说这是皇帝生平头一遭开金口,让内务府替后宫妃嫔备新裳,这是何等的尊荣啊!

    徐明璐听罢,只是淡淡一笑,说了句“回头会谢过陛下恩宠”,又把发后的金簪赏给了李福安,便没有多说什么。

    李福安与内务府的人俱是傻了傻,没料想过,徐氏年纪轻轻,可说是平步青云,入宫不出半年便封了贵妃,还是陛下专宠,按理说,她这般年纪应当是喜怒形于色,纵然没有恃宠而骄,那也该是自负得意,毕竟后宫女子的嘴脸,他们这些太监宫人见得多了,不外乎如此。

    然而徐氏今年不过十五,得宠如此却是一派平静,与初初入宫之时的淡然毫无两样,仿佛未曾封妃。

    小小纪有此气度,饶是李福安这些见多不怪的老太监,亦得暗自佩服。

    相比之下,凤祥宫那位看似大度,实则背地里透过家族势力,在朝中不断打压皇帝派系的行径,简直是虚伪至极。

    徐明璐领着巧嫣出了寝殿,来到正殿明间,一入内便看见一袭大红凤纹宫袍的许靖宜,以及她顶上沉甸甸的凤冠。

    徐明璐淡淡一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毕竟依她前世对许靖宜此人的了解,也不难猜到她会有此举动。

    只是,当她的目光转到许靖宜身旁的那名黑袍巫师,她不禁微微怔住。

    这是打算找深谙巫术的祭司来制她吗?

    好笑思忖着,徐明璐一脸平静的迎上前,老老实实的给许靖宜行大礼。

    “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起来。”许靖宜面无表情的睨着她。

    徐明璐在巧嫣的搀扶下站直身,随即迎上巫师审视的目光。

    许靖宜道:“听说伍太傅的老毛病又犯了,陛下已出宫探视老人家。”

    徐明璐微微一笑回道:“臣妾知晓。陛下出宫前便派人来捎过话。”

    闻言,许靖宜脸色丕变,满眼妒怒的瞪着她。

    不能怪她故意惹怒许靖宜,而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许靖宜依然没变,总想着趁尹梓赫不在时找她的碴儿。

    面对这个总爱恶意挑衅的许靖宜,前世的冉守月没输过,这一世的徐明璐亦然,她没想过要与许靖宜争位,可并不代表她会逆来顺受。

    “本宫听说,你幼时曾经在地府前走一遭,从此便能看见凡人不能见,正巧西荒部族的大祭司前来皇京作客,本宫便邀大祭司入宫茶叙,顺道来替你瞅瞅。”

    把话说白了,许靖宜觉着她在装神弄鬼,于是便特意找来了个巫师,探一探她是否真能看见死者魂魄。

    “多谢皇后娘娘厚爱,璐儿何德何能,能得皇后娘娘这般关心。”

    望着徐明璐犹显三分稚气的笑颜,许靖宜心口猛地一跳,两眼瞪得发直,一时之间,仿佛时光溯流,返回从前在国子监的那些年。

    此时,徐明璐这抹看似无害的笑,倘若仔细端详,不难瞧出一丝讽意。

    莫非真如同传言所说,她是受了冉守月的鬼魂之托,方会与冉守月如此相似?

    许靖宜暗暗打了一个寒颤,眼底升起了一抹惧意。

    “这位便是西荒部族的大祭司吧?久仰大名。”

    徐明璐兀自朝许靖宜身旁的黑袍巫师笑问,那一脸的泰然自若,全然让人忘了她不过才十五岁。

    西荒族是北跋边境的一个蛮族,领地不大,民风纯朴,且信仰远古之时的巫术,长年来一直与北跋保持友好,并且每三年一次由大祭司前来皇京朝贡。

    西荒族人深信,大祭司是由上天选定,与生俱来并能跨越阴阳两界,替生人与幽魂传达音讯,维持阴阳平衡的人。

    对此,徐明璐心中不免抱有一些质疑,她倒也想看看,这个大祭司是否能洞悉她死而复生的奥秘。

    打从她籍着徐明璐的身躯复生,至今她仍想不透,她为何能借体复生,兴许这个西荒族大祭司能为她解惑也不一定。

    额上以花草汁液绘着特殊图腾的大祭司,犹然端详着徐明璐,随后他伸手指向徐明璐身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绕缓扬嗓——

    “有个女孩紧随在兰贵妃身后,您看得见她吗?”

    徐明璐眨了眨眼,随后摇动螓首。

    “她与贵妃的容貌几乎一模一样,您当真没见过?”大祭司质疑的问道。

    “没见过。”徐明璐斩钉截铁回道。

    “既是如此,显然兰贵妃应当是看不见这些死魂,因为我看见的那个女孩,是一抹幽魂,她似有心愿未了,所以方会跟着兰贵妃。”

    大祭司这席话是说给许靖宜听的,他压根儿没把徐明璐放在眼底。

    徐明璐并不讶异,她多少猜得到,青瑶宫里必有许靖宜安插的眼线,她曾向尹梓赫说过的话,或多或少会传进许靖宜耳里。

    许靖宜肯定是心生怀疑,方会找来西荒族大祭司来试探他,只为了向尹梓赫截破她的谎言。

    思绪方起,随即就见许靖宜冷眼瞧来,一本严厉的质问道:“徐明璐,听说你对陛下口口声称,你能与死魂交谈,还有死魂托付你事儿,你从实招来,这些话是不是你为了博得陛下的宠爱,故意在陛下面前装神弄鬼编派出来的谎言?!”

    见许靖宜当着一众宫人的面兴师问罪,徐明璐心下了然,她这分明是想在宫人面前让自己出糗难堪,更是意图在众人面前立威,免去日后有人故技重施,再以冉守月之名接近尹梓赫。

    可惜,许靖宜终究要失望了。

    面对咄咄逼人的许靖宜,以及一侧或惊惶或看好戏的宫人们,徐明璐犹是安之若素,面不改色的微笑以对。

    她无惧的迎上许靖宜,淡淡笑道:“皇后娘娘,璐儿能否冒昧问您几句话?”

    许靖宜冷声斥责:“事到如今,你还想在本宫面前装神弄鬼吗?你可别以为本宫会与陛下一样心软可欺,本宫除了大祭司的话,一概不信。”

    “璐儿明白。”

    说着,徐明璐双手轻放腰侧,朝许靖宜福了福身。

    “璐儿不敢在皇后娘娘面前编派鬼神之说,璐儿只想问皇后娘娘,可还记得当年在国子监里,冉氏同皇后娘娘说的话?”

    闻言,许靖宜面色倏然刷白,嘴唇颤了颤。“……你说什么?”

    按理说,她与冉守月一同在国子监读书的事,早已过了十多年,少有人提起,徐明璐这般年纪更是不可能知情……除非是尹梓赫向她透露往事。

    思及此,许靖宜越发愤怒地高声道:“是陛下告诉你的吧?你竟敢在本宫面前提起冉守月,你当真是不知规矩!”

    “敢问皇后娘娘一句,可还记得冉守月曾经对您说过的那些话?”

    对上徐明璐异常冰冷的眼神,许靖宜心头一紧,寒意爬上背脊。

    徐明璐无视她一脸的怀疑,字句清晰地缓缓吐嗓:“当时,冉守月对皇后娘娘说过,她一点也不稀罕太子妃的头衔,更不稀罕当什么北跋皇后,她说她只把陛下当作同门师兄,这些话您可还记得?”

    许靖宜自当记得,且是记忆犹新。

    遥想当年,她听闻尹梓赫向先帝请求迎娶冉守月为太子妃,她当下气愤难平,便私下找上冉守月,不许她打尹梓赫的主意。

    不想,冉守月竟然泼了她满面冷水,扬言压根儿没把太子妃这个位置放心上,全是她杞人忧天,一厢情愿的认定。

    这段往事实在令她颜面无光,她自然没同任何人说及……彼时在场的便只有她与冉守月,这事儿除了她们两人,不可能会有其他人知情。

    除非……除非是冉守月向旁人透露,可冉守月死了这么多年,冉家亦已离开皇京,如今皇京里识得冉氏的人没几位,更遑论是知悉冉守月旧事的人。

    “皇后娘娘可还记得,冉守月曾经与皇后娘娘在国子监一起作画,更曾在伍太傅面前一起题诗习字,只因为皇后娘娘一心想与冉守月一较高下。”

    徐明璐扬着笑,缓缓回溯着旧日时光,那气定神闲的模样,丝毫不像是胡扯瞎编,倒像是她曾经亲眼见过,方能这般矩细靡遗的描述出来。

    许靖宜白着脸,浑身颤抖着,似怒似惧,好片刻瞪着徐明璐说不出话来。

    “对了,有句话是冉守月想让璐儿代为传达——”

    霍地,徐明璐敛起了唇边那抹笑,秀丽小脸转为严肃正色。

    “许靖宜,对不住了,当年我真没想跟你争,但是在我死前方恍然大悟,原来我真正爱的人是尹梓赫,我辜负了他对我的情深意重,以至于死亦不得安息,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一偿夙愿……我还是那句话,徐明璐同我一样,不稀罕北跋皇后之位,更不稀罕荣华富贵,而我只想让徐明璐代替我,安安静静的陪在尹梓赫身旁,如此而已,还望你成全一个已死之人的心愿。”

    语毕,许靖宜瞪大双眼,面色惨白的往后一软,当场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