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杜若谁说我们要分手? 第二十四章

谁说我们要分手? 第二十四章

作者:杜若书名:谁说我们要分手?类别:言情小说
    摄影棚里有不少工作人员,再加上魏修方才直接当着工作人员的面介绍她的身分,早已引来其他人好奇的目光。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无一不想偷看魏修的女友是何方神圣,竟然能拿下魏影帝。

    他公开她的身分就算了,别让影帝冷漠孤傲的形象荡然无存啊!

    “如果不是在意场合和形象,就不是牵牵小手而已了……”魏修嘟囔道。

    “……赶紧吃饭。”韩深雪怕他说出更多惊人之语,连忙转移话题。

    身为公众人物,还是万千粉丝心目中的男神,公开恋情已经是大事了,不然他还想做什么?

    “秋葵……”魏修一见到便当盒里的切片秋葵,眉心立刻紧拧成一团。

    就算看起来像一朵朵绿色小花,他还是讨厌秋葵,炸肉饼可爱多了。

    “吃掉,不然以后都别想吃到我做的菜。”韩深雪知道他讨厌吃秋葵,但没打算让他有挑食的机会,跟许多只能吃减肥餐或减脂餐的明星相比,魏修显然身在福中不知福。

    魏修不情愿地瞪着盒中的绿色小恶魔,一想到它黏稠的口感就头皮发麻。

    见韩深雪不理会他,自顾自吃起晚餐,魏修也拿起筷子吃了几口炸肉饼,吃了几口饭,又吃了几口其他的配菜,就是不愿面对秋葵。

    咀嚼了几口还留有余温的炸肉饼,魏修中突然灵光一闪,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不然你喂我?我肯定把秋葵吃得丁点不剩。”

    “……”韩深雪停下手中夹菜的动作,回以他一个“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眼神。

    魏修一点也不觉得羞耻,反而一脸愉悦地将自己的筷子递给她。

    “很多人在看。”如果只有两人独处,她说不定还会任由魏修胡闹,但现在旁边有许多工作人员,偷看他们互动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我们就算什么都没做,他们也是一直盯着我们,没那么容易毁坏形象。小雪儿,不快一点的话,休息时间就要结束了。”魏修单手捧着便当盒,笑得佣懒。

    他笑得让韩深雪想拿筷子敲他,看能不能敲回一些羞耻心。

    她深呼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魏修一般见识,收工后再找他算帐。

    举箸夹起一小块秋葵,魏修稍微倾身靠近她,果然如他所言,乖顺地将被他视为死对头的秋葵一口吃下,但她也快维持不住冷静的面具了。

    魏修满足地吃完所有的秋葵,搭配韩深雪又羞又恼的表情,再难吃的秋葵顿时都变得美味了起来。

    “魏修,你用完餐了吗?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呈现方式!”魏修吃下最后一块秋葵的当下,负责这部广告的导演突然兴奋地冲到两人面前。

    韩深雪差点吓得拿不稳怀子,不是因为导演出现得突然,而是因为导演正用一副捡到宝的表情看着她。

    “陈导想到什么好灵感了?”魏修收起面对韩深雪时的柔情,迅速切换为工作模式。

    “很简单,只不过需要你的女友稍稍协助一下。”陈导演神秘兮兮地望着两人。

    在一片淡粉色的布幕前,韩深雪坐在一张高脚椅上,以食指和拇指拿着一块心形巧克力,单手举在半空中,等着喂进魏修嘴里。

    要不是导演再三保证不会拍到她的容貌,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帮忙拍摄巧克力广告。

    导演说魏修独自一人拍广告太缺乏甜蜜的感觉了,虽然拍起来帅气、诱人,但就是缺少了情人节的氛围。刚好魏修才对外宣称恋爱中,广大的女性粉丝无不想成为那个让魏修坠入爱河的女人,如果只让韩深雪的手入镜,大家便能自行发挥想象,想象自己就是影帝的恋人。

    导演说得头头是道,魏修还在一旁帮腔,让她无从拒绝起。

    答应协助广告拍摄后,她便被化妆师带去涂上指甲油,是像玫瑰花瓣一样娇艳的红色,为她葱白的指尖添了一抹热情的红艳。

    魏修盯着她的手指甲瞧了老半天,最后默默吐了一句,“很好看。”

    韩深雪有些难为情,她从来不涂指甲油,更别说是这么鲜艳夺目的颜色了,没想到魏修光看她的手指就能看得这么入迷。

    本想着拍完就卸掉,但好像也没那么排斥了……

    “看着我,其他什么都不用想。”魏修以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低声在她耳边细语。

    韩深雪自认不是个容易紧张或是害羞的人,但自从生命中多了个魏修之后,一些原本笃定的事,都变得不确定了起来。

    站在聚光灯前的魏修判若两人,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自信和魅力,天生就是个引人注目的存在。

    他微哑的嗓音细细磨着她的耳膜,耳根不受控制地发烫。

    灯光将他的脸部轮廓衬得更加深邃,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迷人的锁骨。她想,负责这次广告造型设计的造型师太厉害了,完全展现出魏修的个人特色——诱惑,却又危险。

    她鼻间有淡淡的男性香水味萦绕,麻痹了她的思绪,有片刻的恍惚。

    明明直到刚才为止都没察觉到魏修和平日有什么差异,怎么他一站到聚光灯前就整个人荷尔蒙全开了呢?

    她觉得魏修方才的话根本是白说,就算不特别看他,目光也会不由自主被他吸引。她甚至没听见导演说了什么,只见他带笑的俊颜靠近、放大,像抹了层暮春色彩的薄唇微启,缓缓咬下她手中的巧克力。

    指尖感受到了一瞬的柔软,只是轻浅的碰触,却像触了电般痒痒麻麻的,留下挥之不去的怦然。

    “小雪儿,我很高兴。”周遭人多,魏修虽然极力忍耐,却还是藏不住眼底的喜悦。

    韩深雪仰起俏脸,没明白过来他说了什么。

    “你看得很入迷,连导演喊Cut都没发现。”虽然是他要她看着自己就好,但也没料想到她会在人前露出这种含羞带怯的娇美模样,不满意被他人窥探她的美丽,却又满意她是因自己而失神。

    韩深雪猛然回神,往导演的方向看去,导演已经在看回放,检查刚才拍摄的成果了。

    她只把注意力放在魏修身上,全然忘了正在拍摄……突然不想面对魏修了……导演很满意第一次拍摄出来的效果,只需再补拍几个镜头,没多久便宣布收工了。

    当导演想好好感谢韩深雪时,摄影棚里已经不见魏修和韩深雪的身影,何越一脸歉然地解释他们两人先回休息室卸妆了。

    何越一面说着违心之论,一面回想魏修在走出摄影棚前说了什么——

    “叫造型师不用过来帮我卸妆,三十分钟内都别打扰我。”

    何越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他也想赶紧下班找自己的老婆啊。

    魏修将个人休息室的门反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丝毫没反应过来的韩深雪抵在门板上,低头轻咬着她柔软的红唇。

    从刚才就一直想这么做,他才不想吃什么巧克力。

    “魏、魏修……”韩深雪寻着空档虚软地喊着他的名字,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得到回应,应该说,回应她的是一阵更深入、更急切的亲吻,还有淡淡的巧克力香气。他的吻像一阵狂风暴雨,根本不给她喘息和思考的时间,她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舌根微微发麻,双腿发软,要不是魏修扶着她的腰,恐怕已经站不稳了。

    “我很高兴。”魏修稍稍从她的唇上退开。

    很高兴不是只有他单方面迷恋她,而她也是。

    韩深雪还是没明白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刚才就说过很高兴了,可是没解释原因,就只会一个劲吻她!

    “抱紧我。”魏修让她把手环在自己颈后。

    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她能一直抱紧他,永不放手,这就足够了,哪怕他是那个陷于爱情之中更深的人。

    何越准时在三十分钟后敲响休息室的门,敲门前还犹豫着三十分钟到底够不够……虽然不确定他们在休息室里都做了些什么,但怎么一个卸妆了,一个反而像是上了妆一样,脸颊异常红润。

    “你走前面。”魏修将一脸好奇的何越赶到前方。

    韩深雪这副模样只有他能见到,其他人想都别想,要不是怕待太久会惹人非议,他压根不想轻易放过她。

    何越开车送两人回魏修的住处,魏修才刚踏进家门就被韩深雪塞了条牵绳在手上,要他带卷卷去散步,然后就被赶出家门了……

    他把一切理解为韩深雪在害羞,没有半点不悦的情绪,反而喜孜孜地带着卷卷出门散步。

    韩深雪走进书房,将半开的室内灯全点亮,在角落的猫窝中找到了小煤炭。小煤炭一副刚睡醒的慵懒样,直到她在食盆中放了点饲料,小煤炭才终于愿意踏出舒适的小窝。

    小煤炭明明没什么在运动,却不太会变胖,难道是黑猫显瘦?

    来回捋了捋小煤炭黑到发亮的毛,脑中仍被休息室里过度热情的亲吻占据,他的体温、气息、声音都像是种令人成瘾的毒药,想抛也抛不开,狂乱的心跳难以平息。

    明明是自己把魏修赶出去遛狗,此刻却又莫名想念他,最近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稍一分开便浑身不对劲,身体已习惯两人在一起时的亲昵。

    韩深雪陪着小煤炭待了一会儿才离开书房,从随手放在客厅桌上的皮包里拿出手机,发现有几封未读讯息。

    其中一则是柳絮在五分钟前传来的,要她去看看魏修的粉丝专页,末了还传了个害羞到满脸通红的贴图。

    魏修的粉丝专页?

    她鲜少使用社群软体,连雪声的粉丝专页也几乎都是姚寰打理,在自己和魏修闹上娱乐版头条后,她更少去触碰社群软体了。

    人很奇怪,即使赞美自己的人远远多过于批评的人,偏偏就会记得那几则批评的言论。她自认不是神仙,没有那么超脱于凡俗,还是会介意骂自己和魏修的言论,与其因陌生人的批评而烦心整日,干脆眼不见为净。

    由于太久没有点开社群软体了,使用起来竟有些生疏,不过她连找都没找,魏修粉丝专页所发的最新贴文已经自动出现在最上方。

    魏修:深爱。

    短短两个字的动态消息,发文时间不过就几分钟前,已经有上千条的留言和转发,仍有持续上升的趋势。

    他的贴文还附了张照片,照片里是他骨节分明的大掌,手上捧着的是她的新书《秘闻》。

    魏修也真是……姊姊说粉丝常盼他多发点个人动态,但他觉得麻烦,时常是姊姊三催四请他才发张照片或几个字。难得他主动发贴文,竟然就是则轰动演艺圈的动态。

    韩深雪眼眶有些酸涩,微微泛红,胸口像是被什么给填满了,喜悦的情绪满溢。

    明明魏修早说过喜欢她,但直到此刻才终于有了真实感。

    爱一个人这么多年,盼的,不过就是一个回应。

    当天,不仅魏修发了则震撼演艺圏的动态,连鲜少浮出水面的雪声都出现了——她转发了魏修的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