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杜若谁说我们要分手? 第十四章

谁说我们要分手? 第十四章

作者:杜若书名:谁说我们要分手?类别:言情小说
    一阵恼羞过后,魏修的嘴巴已经先行动,让何越帮自己弄来雪声签书会的入场票券,等他回过神来,票券已经在手上了。

    呃……他敢发誓,并不是为了找韩深雪算帐才去签书会,他又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男人,只是基于前雇主和前男友的道义,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仅此而已。

    依照票券上的号码入座后,魏修将书放在交叠的腿上,静静等着签书活动开始。

    “那个……”一道微弱的女性嗓音自身旁的位置传来。

    魏修闻声转头,但仍保持着略微垂首的姿势,鸭舌帽的帽沿挡去了大半视线让他无

    法看清对方的面容。不过看不看得到对方不是重点,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防止对方看到他口罩以外的五官。

    “请问你是魏修吗?”女孩迟疑地问道。

    魏修愣了下,随即抬手,伸出食指挡在口罩前。

    “刚刚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啊、啊……我不会说出去的!”对方顿时语无伦次了起来,生怕被其他人听见,因此极力压低音量。“我、我是你的影迷,喜欢你很久了,你也是雪声的书迷吗?我也很喜欢雪声。”

    魏修点了点头,但没有给予回应。所幸女粉丝足够理智也懂得察言観色,没有再继续问其他的问题,将见到偶像的兴奋之情全数塞回心里。

    魏修觉得自己似乎小看了影迷认人的潜力,都包成这样了竟然还能被认出来,这观察力究竟是多敏说?

    几分钟后,签书会准时开始,主持人先上台活络气氛,随后现场的灯光渐暗,舞台前方的大萤幕亮起,播放了一段新书《秘闻》的宣传影片,媲美电影般的拍摄手法惹得现场读者惊声连连。

    魏修突然庆幸自己戴了口罩,正好遮挡他略显惨白的面容。

    他无法理解为何韩深雪会喜欢写这种阴森恐怖的故事,还拿演艺圈当作故事舞台,这叫他以后怎么安心工作……

    影片的声音渐歇,周围重新亮起一盏盏的室内灯,原本只有主持人的舞台上,瞬间多了一名脸戴半张银色面具的窃窕女子。

    魏修的心脏又瑟缩了下,待他看清台上那名面具女子露在面具外再熟悉不过的菱唇时,忍不住在心里暗骂韩深雪爱装神弄鬼,就不能以正常一点的方式出现吗?害他起了1身鸡皮疙瘩。

    虽然雪声本人戴着面具,只露出了嘴唇和下颚,但魏修十分肯定台上的人就是韩深雪,那弧线优美的下颚和颈项、惯用的唇彩色号,还有亲吻过无数次的诱人唇瓣,他怎么可能会认错人!

    韩深雪的穿衣风格、身形、声音他一眼就能认出来,平时没怎么注意,细想后才发觉关于她的各种特征,他竟然都深深记在脑海中。

    转眼,活动终于进行到签书环节,读者们按照手中票券编号依序排队到台前给雪声签名。

    魏修的号码是三十七号,约莫等了半个钟头才轮到他。依着工作人员的指引,他一步步靠近台前的长桌,一步步靠近许久未见的前助理、前女友,随着距离缩短,他的心跳反而跳动得越快。

    他抿了抿嘴,低垂着头,压低帽沿站到雪声面前,不像其他读者会和作者闲聊几句,他一语不发,只将手中的书放到长桌上。

    雪声微微抬头,一双沉静的眼眸透过面具,静静停留在魏修身上。

    魏修被看得有些心虚,不自在地压了下鸭舌帽。

    他觉得自己的影帝生涯要断送在这一刻了……伪装成陌生人怎么这么困难!不对,是伪装成不认识韩深雪的陌生人怎么这么困难!

    当他以为自己要被拆穿之际,雪声已经翻开桌上的书,龙飞凤舞地在内页写了几个字,并签下她的笔名。

    魏修拿回自己的书,匆匆朝工作人员指引的动线离开,不敢多说什么,甚至一刻也不敢多待,就怕会被韩深雪识破身分。

    他迅速离开签书会现场,直到进了自己的车里才真正松了口气。摘下压乱发型的鸭舌帽和闷不通风的口罩,他长吁了口气,就连平常躲狗仔都没这么紧张。

    好奇翻开手中的书,想看看韩深雪写了些什么,刚才太过紧张,根本没仔细看她在空白书页上写了什么字。

    看完书后,半夜敢自己去上、厕所吗?雪声

    ……她果然认出他是谁了。

    魏修霎时一阵恼羞,拿起书就想往旁边扔去。

    手是举起来了,却怎么也扔不下手,只好默默垂下手,将书扔在副驾驶座的座椅上。

    欺人太甚的是韩深雪,不是书,没必要跟一本书置气!

    知道他不喜欢看恐怖类型的书和影片的人不多,基本上只有韩深雪和韩霏霏这两人知道,一个是长期跟在他身边工作,一个是要帮他接洽工作。

    亏他大老远跑来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结果只得到了一句没半点情调的话,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没良心的前女友……

    韩深雪首次以雪声的名义出现在读者面前,一整场活动下来,她忙得跟颗陀螺似的,根本没有喘息休息的时间。即使已经做了人数控管,但一百人份的书一口气签下来也不是盖的。她不只在书上签名而已,只要读者要求,她都会额外再写上一段话,逐一累积下来,她的手腕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活动结束后,韩深雪跟着她的编辑姚寰回到休息室,这才摘下戴了半天的面具。

    “辛苦你了,这盒便当是你的晚餐,你可以先吃,我去看看撤场的状况,晚点再送你回家。”姚寰将工作人员统一买来的便当递给她。

    “其实我可以自己搭车回去。”虽然负责签名的人是她,但姚寰不仅一手策划今天的签书活动,今天还要时时处理活动上的大小事,忙碌的程度更甚于她。

    “不行,我答应霏霏会平安把你送到家。你先吃饭,不用觉得会给我添麻烦。”姚寰十分坚持,说完后便离开休息室了。

    韩深雪点了点头,一提到姊姊,那恐怕是说什么都无法改变姚大哥要送她回家的决心。

    姊姊本来也想到现场支持她,无奈工作缠身,事前千叮咛万交代让姚大哥一定要好好照看她,并且平安把她送回家中。

    奶奶过世之后,姊姊一直要她搬去同住,但姊姊的租屋处无法养宠物,再加上她并不觉得一个人住有任何不妥,因此没有答应姊姊的提议。只不过姊姊始终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家里,常常一有空闲就会回家里小住几日。

    至于父母……处理完奶奶的后事之后,一刻也没多待就又飞往新加坡继续投入工作了。她和姊姊以前还会认为父母辛苦工作是为了赚钱养育她们,但在她们姊妹俩投入职场,没再向父母要生活费之后,父母依旧忙于工作,她们早已不奢望父母会想多花时间在家人身上。

    韩深雪将还带有余温的便当放在桌上,从皮包里翻出几乎一整日都没碰过的手机,姚寰建议她在活动结束后在雪声的粉丝专页上发点关于个人心情的动态,不要让页面只有新书讯息,而且还都是转发出版社的动态。

    说是建议,基本是以一种“敢说不就试试”的口吻。

    解锁手机萤幕,有好几则未读讯息,有些是姊姊传来的,有些是柳絮传来的疲劳轰炸。

    韩霏霏:姚寰拍了几张签书会的照片给我看,看起来进行得很顺利,我虽然无法到场支持,不过来得及买消夜回去给你庆祝,想吃什么尽避说!

    韩深雪:你不是说最近胖了,想要减肥?能吃宵夜吗?

    韩霏霏:特殊日子例外!

    韩深雪:你上星期也这么说。

    韩霏霏:……我改变计划了,把你养胖就不会显得我胖了。

    韩深雪:我最近痩了,没关系。

    韩霏霏:……

    柳絮:深雪:签书会热不热闹?好不好玩?有不有趣?啊,为什么我没抽到名额!

    韩深雪:幸好你没来。

    柳絮:?

    韩深雪:怕你太激动会晕过去。

    柳絮:???

    韩深雪:看不出来我在安慰你吗?

    柳絮:这是我见过最不明显的安慰……

    韩深雪笑了笑,如果让柳絮认出魏修,柳絮恐怕会兴奋过度,到底该不该跟柳絮说实话?

    说到魏修……

    当目光触及一个熟悉再不过的名字时,滑动萤幕的指头顿时停在空中,韩深雪敛起嘴角的笑意,咽了咽口水,才点开对方传来的讯息。

    魏修:你姊硬把书塞给我,我刚好有空就把书看完了,新来的助理见我在看你写的书,自作主张弄了张签书会的票券给我。新助理什么都好,就是太热心了点,我怕辜负他的好意,今天又刚好没事,就到签书会来看看。

    韩深雪辞职后,并没有删除魏修的联络方式,但两人始终没有联络,事实上也跟删除没两样。这是魏修相隔许久后第一次联络她,但她的心情只能用五味杂陈来形容,因他前来签书会而欣喜,却又被他这则傲娇的讯息弄得一头雾水。

    轻叹了口气,韩深雪关闭讯息页面,点开自己的粉丝专页,决定先将魏修的事抛诸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