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可乐总裁咬一口 第十二章

总裁咬一口 第十二章

作者:可乐书名:总裁咬一口类别:言情小说
    【第八章】

    和尹润晨说了再见,欧阳盼盼往捷运站走的脚步犹豫地一顿,最后还是跟医院请了病假。

    原本她想回家,但想到自己昨晚被尹润晨抱着啃出一身怵目惊心的红痕,她既羞又窘。

    如果奶奶看见了问起,她还能以过敏为理由傻笑带过吗?

    光想到这个可能性,她便有足够的理由寻找可以让她洗澡、休息的地方。只是,她能去的地方好像也只有魏怡然那里。

    半个小时后,她出现在魏怡然家门口,抬高手按了门铃。

    魏怡然位在闹区巷弄中的透天厝是家里的房子,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家人跟着迁到其他城市,她一个人住着大房子,所以欧阳盼盼偶尔会来过夜。

    今天魏怡然也是早班,原本还赖在床上跟她的爱床缠绵,听到七早八早响起的电铃声,她黑着张脸,顶着浓浓的起床气去应门。

    一看到欧阳盼盼,她火大的嚷嚷:“欧阳盼盼!你发什么神经,这时候来按我家门铃?”

    欧阳盼盼一脸讨好的扯了扯唇,拎高手中她最爱的早餐店的豆浆油条,在她面前晃了晃。

    看到早餐,魏怡然边咕哝边替她开门。“这么好心给我买早餐,非奸即盗,绝对没好事。”

    “嘿嘿。”欧阳盼盼扯开无辜的笑,“借我洗澡换衣服。”

    瞬间,魏怡然就醒了。

    “厚,欧阳盼盼你学坏了,昨晚没回家跟谁鬼混去了?”

    闻言,欧阳盼盼羞得满脸通红,“等……等一下报备。”

    她的回答让魏怡然紧张兮兮地在她身边打转。“我的老天鹅呀!欧阳盼盼,你真的开始自暴自弃,准备放弃你的人生了吗?你怎么可以……”

    这女人真的是捕捉到一丁点八卦的蛛丝马迹,就会开始变得很吵。

    欧阳盼盼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心急什么,都跟你说等我洗完澡换好衣服再说不行吗?”

    “我要刷牙洗脸,你洗你的澡,反正都要用浴室,就一起咩!”

    她身上有太多尹润晨留下的痕迹,她真的没办法大大方方在好友面前秀出自己“战绩辉煌”的肉体。

    “我才不要!”她一进屋子,熟门熟路的进魏怡然的房间拿了浴巾,关上浴室的门洗澡。

    好友反常的举止彻底挑起魏怡然的好奇心。

    欧阳盼盼铁定做坏事了!

    十五分钟后,欧阳盼盼围着浴巾,一身清爽的走回魏怡然的房间。

    她一进门,立即被“守株待兔”的魏恰然逮个正着。

    看到她露出浴巾外的肌肤,魏怡然冲向她尖叫。“呀……欧阳盼盼,你你你……”

    欧阳盼盼对好友本来就没打算隐瞒,她咬了咬唇才说:“我昨天……跟尹润晨上床了。”

    听到她的话,魏怡然惊得差一点掉下巴。“什么?你……说什么?”

    她坐到床边,懊恼的开口。“他吃了药膳身体好了许多,昨晚就约我到尹家新进驻的卖场去视察。刚好有超市就一起逛了一下。那你也知道,卖场有很多试吃活动,我拿了好多样东西给他吃,最后喝了三种酒,他就醉了……”

    “卖场傍的试饮酒才几cc,这酒量也太差!”

    “他一直生病,没什么喝酒的机会……”

    看着欧阳盼盼肌肤上的惨状,魏怡然悄声问:“你是在他的药膳里偷偷加了药?啧啧啧,这也太凶猛了点。”

    “我、我才没有咧!”欧阳盼盼被她检视的眼神搞得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

    魏怡然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酒后乱性是可以理解啦!不过那一咪酒量,有让他醉到分不清楚你是谁的程度吗?”

    她沮丧的垂下脑袋,情绪很是复杂,希望他记得,却又希望他不记得。

    “我……不知道。”

    魏怡然担心的看着她,“盼盼呀,虽然现在社会风气那么开放,失去那一片薄膜没什么,但你得正视自己的心呀!我了解你,你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人拐上床的人,没有爱,谁都上不了你。既然你喜欢他,是不是要想想,你们有没有发展的可能?”

    被魏怡然点出了她的纠结,她心慌意乱的轻喊,“我们不可能啦!”

    “为什么?你们从小就认识,两家人关系又好,如果能在一起,不是也挺好的?”

    “缘分的牵扯再深,也强不过现实。我们不光家世背景天差地别,连身高体型也是天差地别,就算上了床,也缩不短这摆在眼前的差距。”

    这是这么多年来,魏恰然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沮丧、这么悲观,她哀号出声:“完了!”

    欧阳盼盼不解的瞟了她夸张的反应一眼。

    “欧阳盼盼,你再骗呀,上次还跟我说你没喜欢他,瞧瞧,才几天的时间你就陷得这么深?”

    “那、那时候是真的还没……那么喜欢嘛……”她心虚的应,目光飘呀飘的不敢与她对视。

    魏怡然不以为然冷嗤了一声,慎重无比的扳过她的脸。“其实事情很好解决。”

    “解决?”

    想起昨晚,欧阳盼盼红着脸,懊恼地垂下肩。“那种情况……那么突然,他一压上来我整个人都晕了,哪还有脑子想。”

    “庆幸是尹润晨,他一是你的儿时玩伴,二是帅哥,我不担心。如果是跟陌生人,我现在立马拖你去医院做检查,看有没有染上什么病之类的。但对象是你的润晨哥哥,生病宅在家一定干净,所以没有染病的疑虑。”

    欧阳盼盼还在想魏怡然脑子到底装着哪门子想法,听到后来却有一点感动。

    她还来不及开口,魏怡然迅速切入重点。

    “这样我也不用帮你买事后避孕丸。最好是给它有了,这样你理所当然的母凭子贵,稳稳坐上尹太太的宝座!解决!”

    她还以为魏怡然会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却没想到,说到最后竟然是这老掉牙的哏。

    “你少看点偶像剧行吗?”

    魏怡然有些火大,“那请问欧阳小姐,你昨天是安全期?危险期?”

    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满脑子转着尹润晨会不会想起昨晚的事,她该怎么面对他,完全没想到排卵日的问题。

    她大略在脑中推算了一下,跟着惊慌的瞪大了圆眼。如果她真的怀孕了,状况会更复杂……

    安心医院,主任办公室里气氛一片凝滞。

    黎亚紫看着由自己一手提拔坐上医院主任位置的汪宇正,脸色十分难看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药开了这么多年,虽然断断续续服用且量极少,但对人体还是会有潜在性的伤害……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不想再做了。”

    汪宇正紧握拳头,后悔当年为了升迁,听了黎亚紫的话,替医院最大股东——尹端文的独子尹润晨开了他根本不需要的药。

    他还记得那年尹润晨五岁,因为尹端文无法承受妻子骤逝的打击,疏于照顾儿子,而让他染上肺炎差一点死掉。

    尹润晨被送入医院时,是他接手医治,也因为如此,一直慕恋自己姊夫的黎亚紫为了取代亲姊姊的地位,向尹润晨伸出了欲望的魔手。

    在尹润晨生病,最需要母亲的时候,她找上他,让已经病好的尹润晨服用Baclofen。

    Baclofen是属于麻醉剂的一种,在治疗剂量内,临床表征的报告是嗜睡、失眠、头晕、四肢无力、走路不稳,神智不清。

    服用了Baclofen后,尹润晨更加依赖黎亚紫,也间接促成尹端文为了孩子,让她成为第二个尹太太。

    但怕失去尹端文的不安感觉并没有让黎亚紫收手,她仍要求他断断续续帮尹润晨开药。

    尹润晨到自家医院做检查时,所有的体检报告都是由他负责,为了不让人起疑,也怕真的搞出人命,给尹润晨的药是断断续续,只要断了药,他好一点便又会开始给药。

    这也是为什么尹润晨的病找不出原因,身体时好时坏的最大主因。

    黎亚紫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要求他开药,今天再见到她,听到她的要求,他问出心里多年的疑问:“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不是吗?”

    没料到这由她亲手提拔的傀儡会对她的指令有异议,黎亚紫心虚地绷着脸轻斥:“这你不用管!”

    汪宇正沉默了许久才开口:“尹太太收手吧!”

    “你到底发什么神经?”

    “因为我的小孩今年满五岁了,正是当年少爷的年纪,如今我儿子身体很不好……我觉得这是报应。”

    虽然他每次给的剂量都是精算过的极轻微,甚至不让身体在停止给药时产生戒断症候群,但他的良心还是无时不刻被谴责。

    尤其每每看到尹端文到医院开董事会,听到有人问起尹润晨时,他脸上的难受与无奈,让他看得很心虚。

    听他说得那么严重,黎亚紫彻底变脸了。“死了吗?我们是弄死他了吗?那一丁点药量,只是制造出一点效果,有你说得这么严重吗?”

    都怪那个没事蹦出来的欧阳盼盼,弄什么药膳,搞得她一直掌控很好的局面顿时大乱。

    在听到尹润晨的身体居然好到可以出门,她急了,乱了,慌了,匆匆找了个借口便先飞回台湾。

    汪宇正已经下定决心,态度十分坚定地说:“总之,我是不想再做了。”

    黎亚紫气得身体发抖。“汪宇正,你现在是准备过河拆桥吗?”

    “随你怎么说,如果你要撤去我主任的位置就撤吧!再说医院里这么多人,你应该可以找到下一个我帮你。”略顿,汪宇正深深地看着她。“但我还是希望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必要继续这么做。”

    话说完,汪宇正走出办公室,黎亚紫被潮涌而来的无助、不安给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