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可乐总裁咬一口 第八章

总裁咬一口 第八章

作者:可乐书名:总裁咬一口类别:言情小说
    【第五章】

    “盼盼,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欧阳盼盼羞涩的看着那张在眼前放大的俊脸,捂着像是要跳出胸口的心,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你靠这么近要做什么?”

    男人扬起如粉樱般的薄唇,修长的指挠着她的颊,一双释放强力电流的眼看着她,“小傻瓜,你说呢?”

    他他他……靠得好近,是想亲她吧?

    噢,天呀!好害羞,上次不小心亲到了,这次想亲,还问什么问?叫人家怎么回答呀?

    ……

    欧阳盼盼这才发现,原来刚刚自己做了春梦!

    她暗暗在心中发出唾弃自己的哀号。

    她和尹润晨的那个吻只是意外,但后座力也太强了,居然让她春心荡漾到做春梦?

    被好友抓包,她窘得直接否认。“没有!我、我卡到阴。”

    “没有?”魏怡然勾着她肥嫩嫩的肩头,露出了然的贼笑。“欧阳盼盼,我刚刚遇到奶奶,奶奶说你最近去帮少爷做药膳,还说了,你跟那个少爷小时候的恩怨纠葛……”

    意外得知这件事,魏怡然体内的八卦魂都被勾起来了。

    欧阳盼盼心虚的赧红了脸,下一秒沮丧的撑额。“厚,奶奶怎么连这个也说了啦!”

    “怎么,不可以让我知道?常言道,有了异性没人性,说的原来就是你这种人。”魏怡然露出遇人不淑、泫然欲泣的夸张表情。

    欧阳盼盼的脸从醒来就一直处在高温的状态,她窘着脸又结巴了。“什、什么有了异性没人性,我跟那个少爷又、又没怎样,说、说什么啦!”

    “没怎样?”魏怡然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瞧你心虚的,说没什么,谁会相信?”

    “心虚?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哪有很心虚?哈哈哈哈,应该是我没睡饱……”说着,圆圆的眼儿飘呀飘的,就是不敢直视好友的眼睛。

    但魏怡然是谁?岂会被她这拙劣的小伎俩给糊弄过去?

    她眯起眼睛,掐住她嫩嫩的双下巴。“说,你是不是跟少爷搞上了?”

    搞?她这是交了什么朋友,怎么用词强烈到让她的小心脏没办法负荷。

    “搞、搞什么?我、我要起床了。等一下没排到队别怪我。”

    她终于想起她和魏怡然今天约了要杀去台中吃排队美食。

    魏怡然不急了,她现在对好友的发情过程比较好奇。“盼盼,你喜欢上人家大少爷了厚?”

    “喜欢?哈哈,怎么可能啦!”

    “怎么不可能?你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又那么好,长大后重逢,当年那小小的火苗,因为你近水楼台的悉心照顾,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费洛蒙加持,绝对会天雷勾动地火,情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听着好友那乱七八糟串起的情境,她竟莫名其妙跟着心跳加速,脑中浮想联翩。

    但幸好理智还在,欧阳盼盼没好气地推开她。“你言情小说看太多,快滚开,我要去刷牙洗脸啦!”

    “欧阳盼盼,不要自欺欺人!”

    欧阳盼盼啐了她一声,进了浴室,看到镜中圆脸酡红的样子,她用力拍了拍脸。

    或许她和尹润晨小时候真的感情不错,但那毕竟是小时候的事。

    长大后重逢了,尹润晨的模样的确让她惊艳,但现实的差距以及两人身型的差距,让她即便有一丝心动,也不敢行动。

    不管男人女人都一样,说什么外表不重要都是骗人的。

    因为男人要的都是世俗标准下的美女,虽然她不觉得自己胖有什么不好,且胖得很开心,但她很有自知之明。

    不用喜欢谁,不被谁喜欢,她喜欢自己、爱自己,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尹润晨一连几天,分了好几个时段处理公事。

    公事讨论告一段落,一连在在线见他几天的秘书,看着他的气色,禁不住好奇地问:“总裁,您最近身体是不是好了许多?”

    经秘书一问,尹润晨这才惊觉,自从吃了欧阳盼盼的药膳之后,平时虚软得像果冻、恨不得天天躺在床上的感觉消失了许多。

    尹润晨还没回答,便听到秘书开口又说:“您才吃了几天药膳?这个胖胖小姐的药膳也太厉害了。”

    秘书金胤凡是他在在线自学网认识的学弟。

    两人同系,但不同的是,金胤凡活跃在大学校园,他则是因为身体关系,不得不宅在家。

    他可以顺利在网上自学拿到文凭,这个热情的学弟居功厥伟。

    听他讲起欧阳盼盼,尹润晨这才想起,差不多到吃晚餐的时间了,却没看到那肉肉的棉花糖身影出现在面前。

    无由来的,脑中闪过一丝想法。

    是因为昨天意外的肢体碰触才让她缺席吗?

    想起她的唇、她肥软、带着香气的身体,尹润晨感觉陌生的热烫感随着想象窜了出来。

    讨论完公事,金胤凡显得放松许多,在计算机另一端,不断的探头探脑。

    “咦,时间差不多了,怎么今天还没看到胖胖闯进来?”

    没听见他的回答,金胤凡看见他的学长总裁那张白皙面皮透出一层红晕,他担心的问:“总裁,您不舒服吗?脸好红,您快点下线休息吧!”

    尹润晨因为他那一句话,连忙拉回神智,不自在的闷应了声后关上计算机。

    他懊恼的将脸埋在掌心叹了口气,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一个棉花糖女孩扰得心思大乱。

    这时,敲门声传来,他的心一紧地抬起头。

    小香一进门便接收到少爷投射来的那一记狠厉眼刀,吓得语无伦次。

    “少、少少爷,吃、吃吃饭了。”

    没预料到进门的不是欧阳盼盼,他问:“那个胖女人呢?”

    不会真的因为昨天那个意外不敢来了吧?

    他的身体似乎对她的药膳很有感,如果她不来了,他又要恢复生不如死的果冻人状态吗?

    小香面对白着张阎王脸的少爷,心里不禁埋怨起欧阳盼盼来。

    都怪盼盼小姐请假,害得她得面对可怕的少爷。

    “胖……盼盼小姐请假。”

    “请假?”意思是还会再来啰?

    看着少爷脸上的表情不知为何瞬间柔和了许多,小香急忙把话说完:“是的。盼盼小姐说她同事出了车祸,她帮忙代班,今天请假。药膳食谱是她Line给管家,请大厨做的,少爷趁热吃。我、我等一下来收碗。”

    一说完话,小香摆好东西,像逃难似的退出了房间。

    尹润晨看着茶几上冒着热烟与香气的药膳,有想吃东西的食欲,却又莫名觉得有些乏味。

    是因为没看见欧阳盼盼烦着他、缠着他,盯着他把食物吃完的关系吗?这个可能让他突然间打了个寒颤。

    这个女人是会妖术吗?或是他的日子真的太贫乏,才几天,他居然想念起她的存在?

    因为地球暖化的影响,气候变异大到让人无法理解,白天还是热情艳阳天,怎么才到晚餐时间,天空就噼哩啪啦下起大雨,老天彷佛还怕这雨势不够精彩,硬是多劈了几道闪电、打了几声响雷。

    欧阳盼盼在雷雨交加中被司机送到尹家。

    司机撑着巨无霸雨伞护送她到门口,一到门口,便看到管家拿着大毛巾在等她。

    “这么大的雨,盼盼小姐您辛苦了。”

    下这么大的雨她其实想过继续请假,但她连帮同事代了两天班,实在不好意思再晾着尹润晨不管。

    虽然……她这几天也把药膳食谱给了管家,请尹家的厨师照食谱煮,但她就是莫名的觉得愧疚。

    “少爷这两天还好吧?”

    虽然在通讯软件里,她已经跟管家问过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药膳都吃了,但情绪似乎不太好。”

    “唤,那就好。”那男人情绪不好是常态,不是问题。

    瞧她轻描淡写的反应和小香每每准备送餐,收餐前的模样,管家忍不住扬了扬唇。

    欧阳盼盼惊讶的看着平常多半是张扑克脸的管家脸上的微笑,莫名的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笑……什么?”

    “少爷跟您的感情还是不一样,您不在,小香可为难了。”

    感情?她和尹润晨只有那一段久到彼此都不记得的儿时情谊,哪来的感情呀?

    想到这里,她脑中不自觉又浮现那天与他肢体接触的小意外,心跳见鬼的失了控。

    没事没事,现代男女谁还会把这一点小碰触放在心底?

    她别别扭扭的反而显得自己奇怪,连好友都觉得她看起来像是喜欢上尹润晨了。

    她都说了,她一个人过得很快乐,没打算喜欢谁,唯一的爱人是美食!是的,就是这样的!

    欧阳盼盼做好心理建设,非常爽快的应道:“少爷对谁都一样,只是我神经粗,没事,送餐收餐交给我就好。”

    管家听她这么说,欣慰的点了点头。

    于是,欧阳盼盼动作迅速的准备好餐点,迎向小香脸上感激涕零的表情,慷慨赴义。

    她神情自若地端着餐盘上楼,却在脚步来到尹润晨房间前时,再度不听话的停了下来。

    她暗暗唾弃自己一万遍,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鼓足勇气敲门进了房间。平常这个时间尹润晨多半在办公,没有传来响应,应该是专心忙着公事。

    欧阳盼盼暗松了口气。

    她不想惊扰他,只要不要与他有接触,不看他的脸,她就不会胡思乱想,但……为什么灯是暗的?

    她放下手中的餐盘后开了灯,灯一亮便发现尹润晨没在计算机前,而是在床上。

    在睡?

    听管家说,尹润晨这几日的作息跟以往不同,有一天还看他进了健身房。今天这个时间躺在床上,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欧阳盼盼担心的奔到床边,看着尹润晨侧着身体睡着了。

    意外捕捉到男人熟睡的脸庞,欧阳盼盼失神了将近十秒才回过神来。天哪!她是有这么饥渴吗?

    都怪尹润晨睡着的模样太秀色可餐,没了平常总是绷着脸的冷峻线条,此刻的他英俊得令人心悸。

    欧阳盼盼的目光由他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梁,最后落在那微张的薄冷唇瓣,想到那日它贴在自己唇上的感觉。

    心……不由一阵激荡,但就在这时,一记雷声伴随着闪电,力道十足的击碎她不该兴起的色心。

    欧阳盼盼,那是重点吗?

    你到底在发什么花痴呀!

    她连忙敛住思绪,清了清喉咙开口:“少爷吃饭了。”

    没反应。

    她犹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他的肩膀,“叮咚叮咚,尹润晨醒醒呀!到点吃饭了。”

    一样没反应。

    她的心一凛,有些担心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幸好没发烧,但额头有汗,是身体不舒服冒出的冷汗吗?

    她有些担心,更用力推了推他的肩。“尹润晨,你还好吧?有没有需要送你去医院?”

    尹润晨这几日身体状况不错,那几乎让他以为已经恢复正常的美好感受,他不自觉就加重了工作量,只是一到黄昏他便尝到苦果了,昏昏沉沉的感觉袭来,他不得不结束在线会议,准备小憩一会儿。

    只是他越睡越不舒服,没多久便听到一抹焦急的声嗓穿透混沌的脑子,跟着惊天动地的摇晃袭来。

    他皱着眉,无力的吐出声音:“别晃。”

    听到他的声音,看他病秧秧的样子,欧阳盼盼松了一口气,重复刚刚的问话:“你还好吗?有没有需要送你去医院?”

    尹润晨看着她脸上掩不住的关怀,心头莫名发暖。

    幸好这女人没再抛下他,否则他不会再让她有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没事,扶我坐起来。”

    “噢噢。”病人最大,又担心他真的不舒服,欧阳盼盼小心翼翼的扶他坐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响,让她吓得低下头,捂住耳朵。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打雷啊!

    每次遇到雷雨,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抓着什么东西把自己包起来才会感到安心。

    “欧阳盼盼。”

    听到他用冷得让人牙齿打颤的声音低喝了声,欧阳盼盼心一凛!

    她顿时呆住,心想,刚刚那道雷怎么不直接把她劈了?

    她既尴尬又惊慌地问:“呀呀呀,对不起,我、我有撞到你吗?”

    那声雷响来得太突然,她因为害怕,反应有点激烈,也不知道有没有撞痛他?

    欧阳盼盼没多想,慌忙用手给他呼了两下。

    ……

    感觉她的视线灼灼地盯着,尹润晨黑着脸, “你可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