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可乐总裁咬一口 第五章

总裁咬一口 第五章

作者:可乐书名:总裁咬一口类别:言情小说
    约莫一个小时后,厨房里弥漫着浓浓的鸡汤香味,光闻便叫人齿颊生液,恨不得立即舀上一碗来品尝。

    “管家想尝尝吗?”

    看着她圆圆的脸因为热气,染上了薄薄的红晕,对着她笑,管家无由来的对她的好感添了一分。

    没听到回答,欧阳盼盼径自掀开米粥的锅盖,一边舀起粥装在小碟上试了试味道。

    她一画起米粥,夹着淡淡药膳味与浓郁鸡汤香和着米香在袅袅热气中轻缓荡开。

    她眯起眼发出满足的微笑,喝光小碟子里的粥,“简直太完美了。”

    管家的视线不自觉落在她那露出在电视广告里才看得到的夸张表情,有些走了神。

    “来,请您尝尝。”

    这个欧阳盼盼听说是老爷奶妈的孙女,对尹家来说也算是自家人,但毕竟关乎到尹家未来继承人的身体健康,管家一刻都不敢放松地盯着她。

    平常她不会踰矩,但这非常时期,她接过欧阳盼盼舀来小半碗、香气四溢的鸡粥,尝了一口,忍不住惊讶出声。“这粥……味道真不错。”

    热粥入口即化,米香、鸡汤香及淡淡中药香在舌尖分明地带出各种食材美味的层次感;难得的是,粥的滋味清爽,不油不腻,当粥入口滑入胃的同时,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暖和了起来。

    被称赞,欧阳盼盼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鸡汤炖好先滤过再加入米下去煲,才能有不油不腻的好口感。栗子的功效是养胃健脾、温肾气,加上鸡汤,补中益气、强身壮骨。”

    “原来光是煮粥就有这么大的学问。”管家看着碗里那被一层润光包裹的米粒,不可思议地低语。

    “生病是很可怜的,如果因为胃口不佳吃不下食物,那就更太可怜了!”欧阳盼盼感同身受道。

    一想到那吃不下东西的可怜少爷,她便有种全力以赴要让他吃更多东西,体会生而为人的最大喜悦。

    听她说得头头是道,管家点头如捣蒜。

    以往尹家聘的大厨全都以厨艺为首选,完全没想到对病人而言,需要的是最简单的好入口!

    管家喊了个佣人的名字:“小香,等会儿你把粥端进房里让少爷吃下。”被点名的小香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苦着脸,迟疑了许久才开口:“少爷说,不想再看到我送东西进去。”

    管家怎么会不知道这状况,但也不能因为少爷不吃就真的不给餐吧。她皱着眉沉思,突然瞥见欧阳盼盼拿着个海碗,站在流理台前享用起自己煮的粥。

    管家看得一怔,这不是要煮给少爷的粥吗?

    怎么厨师自己吃了起来?

    她吃得很陶醉,但管家还是忍不住开口喊她:“盼盼……小姐?”

    欧阳盼盼才刚将一大匙热粥送进口中,突然听到有人喊她,吓得她不小心就将烫烫的粥一口咽下。

    “啊?啊?好烫好烫……”她忙从冰箱拿了罐矿泉水,灌了一口才问:“怎么了?”

    “那不是……少爷的粥吗?”

    欧阳盼盼当然知道那是帮尹润晨煮的鸡粥,但这一折腾,她的胃空得发慌,加上诱人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她忍不住就先享用了起来。

    欧阳盼盼似乎很习惯这样的情形,被她这一点破,也不介意她吃惊的表情,仅是甜甜一笑。“我煮了好大一锅,绝对够大家一起吃喔!”

    那是给少爷的粥,试味道就算了,谁敢这么大胆真的去舀来享用?

    管家咧嘴干笑,半晌才问:“就麻烦盼盼小姐把粥送去给少爷。”

    欧阳盼盼缓了口气,正打算再舀一碗,听到管家的话,瞪大着眼看她,“什么?”

    看着她准备再自一碗粥的动作,管家额角抽搐。

    这盼盼小姐食量真的不小哪!

    她抑下内心的惊讶说:“听老爷说盼盼小姐跟少爷从小一起长大,我想,让您端粥进去给少爷,你们可以顺便叙叙旧,聊聊天。”

    这下轮到欧阳盼盼惊得嘴角抽搐。“我?我进去?”

    她是跟尹润晨一起长大没错啦!

    那段一起长大的时间是从零岁到五岁,过了快二十年,她连他是圆是扁都忘得一干二净,是要续什么旧?聊什么?

    无视她的惊讶,管家轻拍她有肉的肩头,一脸正经却眸光含泪的说:“难道你忍心让你儿时的玩伴,继续过着吃不下东西,生不如死的日子?”

    经过这短短时间的相处,观察力敏锐的管家已然抓住欧阳盼盼的小弱点。

    这一句话,立马戳中欧阳盼盼万事以“食”为先的思考模式,再度勾起她的恻隐之心。

    “好,我去,我保证一定让他把粥吃完!”

    管家看着她一双圆眸隐隐漾着同情眸光,表情却坚定毅然,暗暗松了口气,并不忘提醒她:“盼盼小姐可不准帮少爷把粥吃掉喔!”

    莫名其妙被赋予送粥的任务,欧阳盼盼在管家热切的凝视下,优雅的、如愿的又舀了一海碗的栗子鸡粥。

    当她一口一口将粥送进口中消灭后,这才带着壮士断腕般的决心,端着一碗分量约莫是她刚才吃下肚一半的鸡粥上楼。

    她端着粥上楼,目光却不自觉被楼梯侧边的墙面给吸引。

    顺着楼阶而上,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生活照,她认出相片里有尹端文、黎亚青以及一个小男孩。

    其中有一张年代久远的相片,相片中两个小小孩站在喷水池前,她一眼就认出矮小男孩将近一颗头的小女孩就是她,而那个小男孩应该就是尹润晨。

    但让她惊吓的是小男孩的动作!

    相片中,小男孩捧着小女孩的脸,嘟起的唇就贴在小女孩的嘴上!

    “妈呀!”她瞪大着眼,咬了咬唇。

    他他他居然这么小就把她染指了!

    她的初吻……这么小就没了?

    还这么被公诸于世,还有天理吗?

    她哀悼那莫名其妙被夺走的初吻,急着捜寻还有没有更多被小男孩“染指”的相片,看到的却是渐渐长大的尹润晨由小小正太长成花美男的成长史。

    越看,欧阳盼盼那一颗向来只会为美食心跳加速的心,竟然怦怦怦怦的失控跳了起来,然后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热。

    意识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反应,她暗斥自己一声,“发什么神经,那时才几岁,胡思乱想什么呀,欧阳盼盼。”

    确定自己恢复正常,她收回目光,飞快来到尹润晨的房间。

    站在房门口,欧阳盼盼突然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见了面该说什么?

    该怎么喊他?

    奶奶和尹叔叔都没提过,她以前是怎么喊他的……

    欧阳盼盼兀自在脑中转了好多之前想都没想过的想法,搞得自己有些烦躁。

    因为实在太烦了,最后,她决定跟着佣人一起喊他“少爷”。

    她是来帮他煮药膳的,基本上也算是佣人没错。

    想通后她不烦恼了,自在许多,心情愉悦地敲了敲门,“少爷,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抹冷硬的厉嗓穿透门板,狠狠的、无情的截断她的话:“不吃,滚!”

    男人的声音略虚、略哑,但有一种不容忽视的气势。

    佣人便是这样被吓得连餐都不敢送吧?

    真是任性,虽然生病身体不适,导致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但也好歹考虑一下真正关心他的人的心情呀!

    管家说少爷的房间是不上锁的,方便佣人有需要时进入。

    欧阳盼盼没理会他的坏脾气,径自扭动门把走了进去。

    她一进入房里,便觉得房间的空气有一点闷,窗户关得紧紧的,全拉上的厚重窗帘透不进半点光。

    感觉真不舒服。

    欧阳盼盼在那幽幽微微的光线中看到,一张超级大床,隔了约莫几条走道宽度的位置,有张靠墙的书桌,桌上摆着超大屏幕的计算机。

    计算机屏幕的光照亮坐在沙发椅上那个瘦长的身影,勾勒出晦暗不明的轮廓。

    她定定望着那抹身影,看到男人指节分明、大手握着鼠标,专注无比的盯着屏幕,似乎没意识到她进了房间。

    欧阳盼盼先把手上的托盘放在靠近窗边的桌上,小心翼翼问:“我可以拉开窗帘,开个窗吗?”

    突然听到陌生的声音,尹润晨猛地由电子文件中回过神,望向声音来源,昏暗不明的光线勾勒出对方圆润的身形。

    他不记得家里的佣人有这样的身材。

    “谁?”

    欧阳盼盼的心一跳,只好开口回:“少爷,吃饭了。”

    叫他少爷,所以是家里的佣人?

    “小香呢?你是新来的?管家太太让你替小香来的?”

    一连串威严十足的质问,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人莫名惧怕。

    欧阳盼盼这才见识到,有人居然可以在气虚体弱的状况下,还维持那么强大的骇人气场。

    但她欧阳盼盼可是在大医院职场混过的,什么凶神恶煞的主管、医生甚至是病人没遇过。

    她将栗子鸡粥搁在桌上,故意掀开碗盖后,才清了清喉咙,“小香被你骂跑了,我是欧阳盼盼。”

    因为太生气,他只捕捉到她的尾音。

    “胖胖?”依照她的身形取的绰号吗?尹润晨蹙拢眉心暗想。

    听他疑惑的语气似乎没认出她是谁,尹叔叔没跟他提过她会来帮他煮药膳吗?

    还是身体差,鼻不通、耳又背,所以没听清楚?

    她很贴心的,很有耐心地深吸了口气,卯足了身上所有的气力大喊:“我叫欧阳盼盼,小时候跟你一起长大的那一个,我被逼……不,不是,是我受到请托,来帮你煮药膳。”

    至于还“一奶之恩”这件事就不用提了。

    尹润晨想起她是谁了,没想到当年那个小不点,居然像灌风似的成了棉花糖女孩。

    她的声线跟棉花糖体型一样,甜软甜软的,但怎么能这么中气十足,他彷佛还可以感觉她的大嗓门在耳边嗡嗡作响。

    这差异,让他想起自己虚弱的身体,烦躁程度瞬间飙高。

    他重新将视线移回计算机上,慢条斯理地下了逐客令。“我不需要,请你离开。”

    “只要你把粥吃了,我马上就走。”

    “我说过,不吃!”

    欧阳盼盼充耳不闻,“吃一口嘛,不吃会后悔!”她肥嫩嫩的小手在鸡粥上掮着,企图以香味诱惑对方。

    尹润晨八风不动,“你聋了吗?滚!”

    没有声调起伏的话语一字一句朝她掷来,若换做是小香,可能吓得领命撤退快快走人。

    只是她不是小香,可没那么容易被他冷漠的态度打发。

    “当然没聋。”她如实回答,嘴里不断咕哝——闻到了没有,闻到了没有,很香对不对,嘿!嘿!想吃就转过身来。转过来、转过来……

    可惜,尹润晨又不是被香味勾着就会跟着走的欧阳盼盼,他再度开口,

    “不是就别让我重复第二次。”

    可以听得出他隐忍的语调里多了丝烦燥,冷硬的口吻强调他此刻心情极度不佳。

    不管他的语气如何恶劣,欧阳盼盼充耳未闻,忍不住循循善诱的开导。

    “你这样真的不行,不吃东西光靠药物撑身体,身体会变得更差。你知道,我今天特地帮你准备的栗子鸡——”

    她猛地顿住,这男人不会是病到连鼻子都塞住了吧?

    她正想开口问,却发现从进屋始终拿背对着她的男人突地转过沙发椅。

    屋内光线有些暗,欧阳盼盼看着他,感觉微弱的光线在他的脸上交织出晦暗不明的光影。

    她瞧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可以感觉他炯炯如炬的双眸有着凌厉的气势。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欧阳盼盼绝对可以相信,此刻她应该已成了团肥滋滋的肉酱。

    “你在瞪我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