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可乐总裁咬一口 第三章

总裁咬一口 第三章

作者:可乐书名:总裁咬一口类别:言情小说
    晚餐时刻,欧阳家的饭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饭菜,虽不丰盛,但全都是欧阳盼盼最爱吃的菜。

    通常这个时间是欧阳盼盼最开心的时候,但此时此刻的欧阳盼盼却难过的想哭。

    只因为一道道散发着香味的菜,全部被菜罩盖住,而菜罩上是一双布满岁月痕迹的手。

    见奶奶一点都没有要打开菜罩的意思,看得到吃不到,让刚下班饥肠辘辘的欧阳盼盼忍不住发出哀号。

    “奶奶,你做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有话想对你说。”

    祖孙俩相处多年,她很是清楚孙女的个性,有什么事想跟这嘴馋的小妮子谈,得在饭前。

    吃饱喝足后,理智上来,什么都很难乔了。

    听到奶奶的话,欧阳盼盼充满警戒的微眯起那双圆溜溜的眼,问:“谈什么?不要跟我说你跟魏怡然那啰嗦的女人连成一线,逼我减肥!”

    周华皱起灰眉。“乱来,好端端的让你减什么肥?”

    欧阳盼盼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她身边已经有一个超级无敌烦人的魏怡然,如果再多一个人加入劝她减肥的行列,她会疯掉!

    “那有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说嘛!我现在血糖低,没办法思考。”

    周华嘟囔,“这事当然得趁你血糖低没办法思考来乔,胜算比较大。”

    看得到、闻得到却吃不到,她觉得她的身体在抗议,手抖、腿软,连听力也去了一大半。

    “什么?胜算比较大?”

    周华心一跳。“什么胜算比较大?你听错了。”

    “那您老人家到底想说什么?快点,求您……”

    “盼盼呀,奶奶跟你说,你还记得之前跟你说的,尹叔叔的事吗?”

    这件事是老黄历了,爷爷奶奶时不时就会跟她提起她刚出生那会儿的事。欧阳盼盼露出哀伤的神情,心想自己为什么这么命苦,饭吃不得,还得听故事。“奶奶,那段历史我都能倒背如流了。”

    周华露出欣慰的表情。“前些天奶奶遇到少爷了,他说,润晨小少爷身体很不好,想请营养师给他调养身体。”

    听奶奶说,她小时候很黏润晨少爷,感情好得很。

    坦白说,欧阳盼盼对那段记忆很薄弱,根本没什么印象。

    因为饿得发晕,她生无可恋地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那就帮他请呀。”

    尹家那么有钱,要请个营养师应该不是难事。

    “奶奶的意思是,让你去。”

    她盯着红烧肉,吞了吞口水,虽然觉得自己的血糖在急速下降,但仍尚存一丝理智。“我去干嘛?”

    “你不是营养师吗?你下班后就去尹家煮几道药膳,不会浪费你很多时间的。”

    因为攸关自己下班后缤纷美好的生活,红烧肉识趣地飞走,理智上位。

    “奶奶不行啦!最近我们医院很忙,你别为难我了,我真的没有时间啦!”

    欧阳盼盼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华,知道奶奶最心疼她工作忙,一定会舍不得她这么辛苦。

    孙女想什么她会不知道?

    “只要你答应奶奶的请求,马上就可以开饭了,你看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奶奶让猪肉摊的老板帮我留最好的部分,还卤了一整天,很香吧!”

    周华非常卑鄙的用孙女的弱点诱惑她。

    “奶奶,你不能这样,要讲讲道理,我还要上班耶!哪有什么时间去伺候大少爷?”

    欧阳盼盼看着卤得入色油亮的红烧肉,做最后的挣扎。

    没想到周华这次是铁了心,丝毫不为所动的看孙女,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你小时候还吃人家妈妈的奶,是不是应该报这一乳之恩?”

    “是……”

    不等孙女将话说完,周华又道:“你不是常念着有机会要去跟黎秘书道谢,现在机会不就来了。”

    “是,但……”

    但听说喂她奶吃的青青阿姨很早就过世了,要道谢也是去跟她上香,而不是跟她儿子道谢呀!

    再说了,两人吃同一个人的奶,说不定还有抢奶之仇,她是不记得了啦!但难保人家不记得。

    她这么送上门,不知道会不会被挟怨报复……

    周华抓紧时机,快狠准截断她的话头,“你小时候还跟小少爷感情很好,两人常常黏在一起,比亲兄妹还亲。”

    “呃……”

    哎哟,那些事她早忘得一干二净了,小少爷长得是圆是扁她根本不记得了好吗?

    “所以于情于理,你是不是不应该拒绝?”

    周华下了结论,一双苍老却睿智的眸,充满期待的看着孙女。

    “我……”欧阳盼盼很想拒绝,但看着奶奶的眼神,她有些心软犹豫。

    周华看出孙女心思动摇,马上提出加码。

    “如果你答应,奶奶就做你最爱吃的蜜糖番薯糖给你吃。”

    欧阳盼盼眼睛发亮,蜜糖番薯糖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食物,外头有许多人在卖,但奶奶做的就是特别香甜Q弹好吃。

    但因为做工比较复杂,加上热量高,周华年纪大了就比较少做这样甜点。欧阳盼盼觉得口中的唾液开始分泌,心里再也没有任何挣扎,只趁势再提出要求。

    “我还要吃黑糖粉棵。”

    “没问题!”见策略奏效,周华马上答应,爽快的将菜罩打开,眉开眼笑的招呼着孙女,“来,奶奶的心肝乖宝贝,快来吃饭了,饭菜都要凉了。”

    下午三点半,欧阳盼盼处理好手上的事,便拖着沉重的脚步,向交班的同事如娟挥了挥手。

    “先走了。”

    交班时刻……不,应该说每次看到欧阳盼盼那丰润的身影,对上眼,永远是脚步轻快、满脸笑容的模样。

    看着她,让人的心情不自觉跟着好了起来。

    可能就是因为如此,欧阳盼盼在医院的人缘好得不得了。

    当然,她的好人缘不包括那些只看外表的男人。

    今天见到她难得闷着张圆脸,如娟关心地问:“盼盼,不舒服吗?”

    欧阳盼盼哀怨的看了她一眼才说:“不是……二十多年前,抢人一口奶,我今天开始要去还债。”

    “啊?什么奶?什么债?”

    如娟还没弄清楚她到底说了什么,就看到那丰润的身形缓慢地飘离视线。

    下了班,跳上开往豪宅区的公交车,欧阳盼盼照着奶奶给的地址,来到尹家位在近郊的豪宅。

    她一下公交车,跟她的心情一样沉重的云层,没多久便飘起绵绵细雨。欧阳盼盼突然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

    下雨了,她没带伞,而她已经到达目的地。

    看着眼前幽然、清静,有宽广的庭院、花草树木和喷泉的别墅型豪宅,她脑中久远的记忆被勾起。

    印象中,她好像和个小男孩坐在喷泉边吃一种糖……确切吃了什么她不记得了,只记得那糖的颜色很柔和,像天上的云,像地上的花,甜甜的,塞进口中就化开了。

    在她的思绪不经意飘远时,突然一抹声音响了起来。

    “请问有什么事吗?”

    看着中年男子从保全室探出头,欧阳盼盼下意识扯开笑容,精神朗朗的说:“您好,我是欧阳盼盼,我要……”

    没等她说完,保全便笑着对她说:“哦,是欧阳小姐喔!您好,老爷正在等您。”

    欧阳盼盼一愣,不得不说有钱人家就是不|样。

    保全想必已经收到主人的指令,不只知道今天她要来的事,连她的长相都记住了。

    她这可是曝了光,半点坏事都做不得呀!

    欧阳盼盼暗暗在心中想,对着人却习惯性地扯开灿烂的笑容。“好的,谢谢喔!”

    依现在的审美观看来,棉花糖女孩绝对不合格。

    但保全莫名觉得,眼前拥有甜灿笑容的女孩很讨喜很有魔力,那笑容让人不自觉心情放松地跟着笑了出来。

    “下着雨呢,小姐需要伞吗?”

    “伞……”离主屋还有一段距离,没有伞她肯定要淋湿了。

    欧阳盼盼感激地看着保全。“跟大哥借把伞,离开时我会带过来还您。”

    “没问题!”保全将伞递给她顺便交代,“下雨路有些滑,请小心走。”

    “谢谢。”她道了谢,这才朝主屋走去。

    当她的脚步才到门口,已经有佣人在门口等她了。

    “小姐里面请。”话落,佣人伸手接过她的伞,恭谨的半弯着腰等着她走进屋子。

    欧阳盼盼生在小康家庭,几时经历过有仆人伺候的阵仗?

    她有些不自在地道谢,想到日后要为这个家的少爷煮药膳,时时来报到,不禁浑身别扭了起来。

    想着想着她莫名紧绷,换了拖鞋踩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连脚步也显得小心翼翼。

    正犹豫着自己该上哪儿找人时,她的目光与正好下楼的男人对上了。

    温文儒雅的男人约莫六十岁上下,身形修长保养得宜,她认出他就是奶奶口中的少爷尹端文。

    “尹叔叔,您好。”

    尹端文看见眼前身形圆润的年轻女孩微微一愣,听到她喊自己,好半晌才不确定地开口:“盼盼?”

    她点了点头,露出腼眺的笑。“尹叔叔,好久不见。”

    长大后的欧阳盼盼的模样,尹端文只看过周华手机里的照片,今天看到那圆润健康的女孩出现在眼前,他一双眼不自觉黏在她身上。

    这女孩的变化真的太大了,小时候小到让人心疼,没想到长大后竟然可以变这么大、这么圆润。

    这冲击性的反差,让他内心有些激动。

    他热情的开口:“真的好久不见。来,快来这边坐,叔叔得跟你好好聊聊。”

    欧阳盼盼感觉尹端文瞬也不瞬的眼神黏在身上,她有些不自在,却听到他叨叨絮絮地说起小时候的事。

    最后,他开口问:“有印象吗?”

    迎向他期待的眼神,欧阳盼盼尴尬地扯了扯唇,答得心虚,“有……一咪咪印象。”

    其实那么久的事,她真的不记得了,但看他一脸热切期待,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实话。

    她的答案让尹端文有些失落。“不过没关系,你和润晨小时候那么好,就算这么久没见,稍微培养一下感情,应该很快就跟小时候一样亲密了。”

    “什么?培养什么感情?”奶奶什么瞒着没跟她说吗?

    见她惊讶得微张小嘴,尹端文连忙说:“别紧张。尹叔叔没别的意思,只是润晨的身体一直不好,连学位都是靠着在线教育网站自学拿到的,所以没有年纪相仿的朋友,个性比较孤僻一点。”

    欧阳盼盼听说过网络教育,国外有些大学透过在线教育网站自学之后,通过在线评鉴,即可获得大学学位,甚至连护理、医学影像诊疗等学程都有。

    藉此拿到学位学分她并不讶异,讶异的是尹润晨的身体竟然会差成这样。

    “少爷生的是什么病?”

    提起儿子,尹端文脸上的表情沉重了起来。“这些年反复进医院做过检查,但一直找不出原因。”

    “这也太奇怪了……”

    “是呀!为了他的病,我连怪力乱神的事都相信了,但他的身体状况还是时好时坏,总有些时间是难以下床。”

    突然间她有些同情起尹润晨。

    长大后她连感冒都很少,但那浑身软绵绵,脑子里像装了一团热呼呼的酱糊似的感觉,什么事都做不了,真的让人挺难受,更何况是长年处在这样的状况里。

    欧阳盼盼充满同情的说:“少爷一定很难受……”

    “是呀!所以脾气也不太好,盼盼要多多包容我儿子的臭脾气。”

    话题终于转到重点了,她问出心里疑惑:“可是尹叔叔,我不是医生,只是营养师,只懂得吃……”

    尹端文却是忧心忡忡地喃道:“生而为人,若连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