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丹甯腹黑擒妻计 第十章

腹黑擒妻计 第十章

作者:丹甯书名:腹黑擒妻计类别:言情小说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了。

    她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或者,还有他的呼吸声。

    “承认和我在一起,真有这么难吗?”

    她怔怔瞧着眼前的男人,胸口蓦地一窒。

    那黑眸中闪烁的熠熠光芒,让她突然明白,在面对这份感情的态度上,他远比她认真多了。

    她自认喜欢他,却连公开恋情的勇气都没有,她真的有打算好好经营这份感情吗?又或者她只是寂寞太久,如今见到有个这么好的男人出现,正好她对他也有几分好感,于是便无可不可的答应了?

    不,不是这样的!她的心强烈否认着,她是真的喜欢他,她只是、只是……

    余梦岚泄气了,那“只是”后的借口,连她都觉得薄弱。

    她忽然觉得很惭愧,为自己对这份感情漫不经心、敷衍的态度,感到非常非常羞愧。

    也许杨为军说的没错,她的确不适合谈恋爱。

    她只想从一份感情里得到她想要的,却没想过要承担这段感情带来的其他附加影响,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

    韩骐是那么聪明的人,想必也看出来了,才用这种方法逼她正视。

    那现在呢,他生气了吗?对她失望了吗?

    想到他此刻也许正恼着自己,她的心便揪疼起来。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想清楚而已,她不想被他讨厌、不想就此失去他……

    “韩骐……”她哑声开口,想向他道歉。

    只见他突地伸出双手,搭在她身后的墙上,围成一个小圈圈,将她困在里头。

    “余医师,我能否假设,你把我拖进来是邀我留下的意思?”

    余梦岚一呆,刚才纠结得乱七八糟的情绪,就这么莫名地烟消云散了。

    她只能瞪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说不出话。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默认了喔。”

    “我……”她才张口,甚至还没想好该讲什么,他就凑了上来,深深吻住她。

    余梦岚被吻得天旋地转,意识迷离间,似乎所有感官都充斥着他的气息,全身因他而颤栗,彷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他和她。

    她早知道这男人温文的外貌只是假象,骨子里是个霸道又占有欲极强的大男人,但此刻她却庆幸他很霸道又强势,才让她不继续鸵鸟下去。

    她发现自己也不是那么爱当鸵鸟的,或许仅是需要有人能推她一把。

    许久,当他终于舍得放开她,余梦岚早已瘫软在他怀中。

    隔了好一会,她鼓起勇气开口,“韩骐,我……”

    “如果你想说的是我不爱听的话,那就别说了。”他打断她的话。

    他果然看出她在逃避,可他却没气得拂袖而去,甚至没对她发脾气,反而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包容她的任性。

    余梦岚很感动,若说先前她只是有点喜欢这男人,那么她想自己现在是爱上他了。

    头一回,她主动伸手环住他的腰。

    “韩医师,”她轻轻说道,“其实我只是想邀请你留下来而已,不知你愿不愿意?”

    韩骐低下头,唇慢慢扬了起来,“不怕让我看到你凌乱的房间了?”

    她偷偷瞅了他一眼,“大不了,你帮我收?”

    笑意从他的唇边爬上眼角。

    不得不说,当他真心笑起来时,真的非常非常好看,足以将她这有重度审美障碍的人彻底迷晕。

    “那有什么问题?”他的指尖在她柔软的发间游移着,“不过,我得先收点清洁费才行。”

    于是他俯身,再度准确的封住那先前早已被自己吻肿的水嫩红唇。

    嗯,真是不错的报酬。

    “香港的天气如何?”余梦岚偏头瞪着手机萤幕上的字,想了半天,又把刚打的字全删掉,改打了句,“下飞机了?”

    废话,飞机上手机不能开机,等他看到简讯时一定已经下飞机了嘛!

    余梦岚暗骂自己蠢,闷闷的又删除内容,将手机丢回包包里。

    她完全不懂自己怎么会这样。

    之前她就算好几天没见到韩骐也不觉得如何,为何现在却焦躁难安?明明他们昨晚才见过面啊!

    可只要一想到此刻他们已分隔两地,她的心里就彷佛有只小虫子,拼命钻呀爬呀,惹得她心慌意乱。

    下午还有好多事要做,可她怎么也提不起精神。

    “学姊,怎么一脸闷闷不乐的,在想韩医师啊?”

    余梦岚瞪了那笑嘻嘻走进办公室的住院医师一眼,想反驳,却又说不出违心之论。

    一如先前所料,那晚被林香君看到韩骐跟她回宿舍后,隔天全医院的人都知道韩医师的新女友是内科的某位总医师了,并且接连好几天的上班时间都有人结伴来内科办公室围观她。

    只是令她意外的是,原以为自己会被嫉妒的韩粉们钉稻草人,没想到大家对他们交往的事接受度还颇高的。

    “唔,肥水不落外人田啊,与其韩医师被外面奇奇怪怪的女人拐走,还不如内销给自家人。”某天吃午餐时,好友秋素云一脸理所当然的替她解了疑惑,“不过还真看不出来,明明以前我们谈论韩医师时,你都一脸兴趣缺缺的样子,最后却一声不响的把人给拐了。”

    “……”被拐的是她好不好?

    回想这阵子以来和韩骐相处的点点滴滴,余梦岚感慨万分,根本从头到尾都是他来招惹她的嘛,虽然……她承认自己心甘情愿被招惹。

    本以为话题可以就此打住,没想到后来秋素云居然还兴致勃勃的补了句,“对了,你先前不是还怀疑韩医师是Gay吗?结果怎么样,亲自试用确认过没?”

    当时余梦岚硬生生被喝到一半的青菜豆腐汤给呛到,彻底明白什么叫祸从口出。

    咳咳,记得那天晚上某人也曾拥着她,一脸邪恶的问起相同的问题,而稍早前才“亲自体验”过、累得快连手指头都动不了的她,只能吓得拼命摇头。

    虽然她没什么经验,不过如果以韩骐的表现来看若他是Gay的话,她敢说这世界上大概没有正常男人了。

    这些话她是死也不和素云说的,可显然她被自己红得快滴出血的脸色给出卖了,让兴奋不已的素云硬是将她狠狠地调侃了一番。

    呜呜,她的形象啊……

    见她陷入恍神状态,学妹一脸了然的模样。

    “唉,我懂的、我懂的。”学妹非常体谅的拍拍她的肩,“刚交往嘛,难免患得患失,韩医师一下子出差四五天,学姊会想他是正常的,等你们像我和我男友这样,交往了七、八年,就算哪天他出国留学,你也会老神在在的。”

    “你才不懂呢。”被学妹一拍回了神的余梦岚咕哝,“我们以前也常忙到好几天不见啊,但我过去从来不会这么心烦。”

    “拜托,这哪里一样了?当你知道心爱的人就在附近时,即使不能马上见面,可至少你知道,只要你想见就能够随时看到他啊。但若他去了别的地方,不管你再怎么想见他,短时间内都很难见到人,这两者之间是有很大差异的。”

    “好像也有点道理……”所以过去她不是不想他,而是因为知道他离她并不远,才有恃无恐吗?

    “学姊,看来你真的陷下去了。”学妹看着她脸上复杂的神色,颇同情的说道:“不过也是啦,那可是韩医师耶,不看紧一点,小心被别的女人抢走了。”

    “……”以前还没什么感觉,可现在被学妹这么一说,她脑海中忽然浮现女人们试图搭讪韩骐的画面,虽然明知他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拐跑,她仍觉得不大舒服。

    之后学妹有事要忙就离开办公室了,而她坐在办公桌前想了好一会,才重新从包包里捞出手机,一口气打了几个字,并按下发送键。

    等听到简讯传送成功的提示声后,她才满意的收起手机,起身工作去。

    而在另一头,当刚下飞机的韩骐重新打开手机时,便见到一条简讯冒了出来,发现居然是女友传的,他饶有兴致的点开。

    “韩医师,请跟所有雌性生物保持三尺以上的距离。”

    不得不说,当他看到这短短一行文字时,还真愣住了。

    原以为她会传些不痛不痒,类似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简讯,没想到居然是这种……

    韩骐失笑,不知该高兴她有了女友的自觉,表现出了占有欲,还是该怀疑她被人偷用手机,故意传简讯耍他。

    “阿骐,怎么突然对着手机傻笑起来?”同行的心外主任打趣道:“该不会是你那内科的女友传的吧?”

    看来八卦威力十分强大,连年过半百的主任都听说了。

    韩骐回神,朝上司淡淡一笑,“是啊,来查勤呢!”

    “被查勤还这么开心,才交往没多久就变妻奴了?”主任摇头。

    韩骐但笑不语。

    他不怕女友查勤,只怕她不查。

    其实她前男友的抱怨不无道理,梦岚太独立了,独立到会让她的男友觉得,即使没有他,她也能过得很好,而且先前她对感情的态度也不积极,才会因顾虑太多,不愿公开两人交往的事。

    那的确考验着男人的自尊,就算是他,起初也觉得有些挫败,不过他和她前男友可是不同档次的,他是聪明人,不会蠢到蛮干,硬逼着习惯独立的她学会依赖。

    他会慢慢的、一步步蚕食鲸吞,让她的生命中充满他,然后再也离不开。

    要她心甘情愿把他放到心上最重要的位置,比在乎那些流言蜚语更在乎他,更要让她主动昭告天下,说他是她的人,并且积极在他身上贴上“余梦岚所有”的标签,而非遮遮掩掩、对他们的恋情有些畏缩。

    到目前为止,他的计画显然很成功,才刚到香港,她就急着传简讯来“警告”他。

    虽然接下来的几天都不能见到她令他颇为遗憾,但倘若这几天的分离,能让这朵娇艳独立的玫瑰开始懂得思念和依恋……

    他想,那还是很值得的。

    韩骐简单回复了“遵命”两字,便愉快的收起手机,朝出关的地方走去。

    “韩骐学长。”

    当本日的研讨会告了个段落,韩骐向上司打过招呼,正准备离开会场回饭店时,却突然被人唤住。

    他回过头,只见一名身着名牌时装的美丽女子朝自己快步走来。

    “严医师。”他礼貌的朝对方点点头。

    这严湘婷他是知道的,却不大熟。

    只记得他们同样毕业于第一志愿医学系,只差一届,年龄相仿,又同样专精于心脏外科,所以即便两人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交集,顶多是在这类研讨会上碰过几次面,却因有不少共通点而常被人拿来比较。

    韩骐向来不介意被比较,就某方面而言,他是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只在乎值得自己在乎的人与事,别人的想法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严湘婷叫他一声学长,他却没打算唤她学妹。

    “没想到学长竟然知道我。”严湘婷显然并未发觉他不着痕迹的在称谓上划出距离,只为他记得自己而暗中窃喜。

    像她这样聪明绝顶的人很清楚,要遇上足以匹配自己的男人并不容易,而在她眼里,韩骐明显是那极少数配得上自己的男人。

    虽然过去他们没太多接触机会,但她相信凭自己的美貌与才智,必定能让他对她产生兴趣。

    “像严医师这么优秀的人,我怎么会不记得?”他客气而生疏的说。

    “要说优秀,我哪比得上学长?”她朝他多走了几步,“学长昨天的演说内容实在太精彩了,我从没想过竟能如此另辟蹊径。”

    “只是异想天开的理论罢了,能否实现还有待进一步研究。”他淡声道,并在她靠近时后退了两步。

    严湘婷一愣,又朝他走近几步,却见他又再退。

    确定他故意和自己保持距离后,她终于变了脸,“学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有长得很可怕吗?

    “不好意思,我答应我女友,得和所有女性保持三尺以上的距离。”他微笑道。

    他真是太喜欢这个借口了。

    “你……女友”她瞪大了眼。

    “有必要这么讶异吗?我都三十好几了,有女友也不奇怪吧?”他故作无奈的挑眉。

    从来不知道,原来用“有女友”这理由打发麻烦的女人纠缠,竟能让他心情这么好。

    “韩学长条件这么棒,有女友当然不奇怪……我只是很讶异学长竟然这么听女朋友的话。”其实当她看上韩骐时,就有横刀夺爱的心理准备,也有无论对方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不会是自己对手的自信。

    反正没结婚前,什么都是假的,就算结了婚,也可以离婚。

    可她没想到他居然会为个女人避嫌到这种地步,完全不给她任何机会。

    “爱一个人,就不希望她受丝毫委屈或误会,这是很正常的事。”韩骐说得理所当然,令一向伶牙俐齿的她找不到话反驳,“不好意思,若没事的话,我先失陪了。”

    他礼貌的说完后,便头也不回的朝会场出口走去,留下一脸忿恨的严湘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