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宁馨农家糖姑娘 第五章 青梅竹马成子哥

农家糖姑娘 第五章 青梅竹马成子哥

作者:宁馨书名:农家糖姑娘类别:言情小说
    一家人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在赵小荷的带领下很快就镇定下来,压着心头的狂喜立刻一起投入了制作竹罐头的活计中。

    高盛也不急着找活干了,被高文礼每天早上拉着去砍竹子做更多的罐头。

    竹子砍好之后,高文礼就负责处理,高盛则和赵小荷一起去砍甘蔗和采摘成熟的桃子过来。

    而陈桂香负责把桃子切块,高慧儿就负责制糖和煮桃子,还有最重要的密封,就连栓子也一直在旁边帮着洗桃子,一家人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一个个干劲儿十足。

    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只三天就做了快一百筒桃子。

    赵小荷本来还想做,但是被高慧儿制止了。

    “我们先等珍姨回来了,把这些罐头带去北方卖卖看,要是好卖的话,咱们再弄一个作坊,这样会快得多。”

    赵小荷想了想,地里的桃子在七八月的时候才会大面积成熟,现在这些都是他们选出来在高处晒得太阳多熟得早的,所以时间是完全够用的。

    “丫头说得对,这些罐头本来就是做出来卖钱的,我们还是要看看北边儿那边的人喜欢不喜欢。”

    有了赵小荷这句话,一家人就先把做好的一百个黄桃罐头全部放进了仓库里面。

    赵小荷有那么一个富贵的手帕交,家里大事小情又都是她做主,所以想事情总是更加周全一些,于是她在搬罐头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句,“丫头,现在罐头少还成,若是以后咱们做得多了,那竹子怎么够用呢?”

    高慧儿也早就想过这个问题,此时既然被阿娘提到,她干脆问道:“阿娘还知道别的东西可以来装桃子的吗?”

    她来了这里之后就没下过山,在原主的记忆里大部分时间也都在老宅里面很少出门,所以对外面的世界知道得并不多。

    她都想好了,实在不行的话就回收这些竹罐子,只用这些运桃子去北方,再把罐子带回来重复利用。

    不过如果有可以替代竹子的东西,最好是玻璃,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赵小荷看着闺女的样子,也知道她的确找不到更好的法子了,便转过头去对高盛说:“盛哥儿,你经常做这些装东西的器物,知道有比竹子更好的东西吗?”

    高盛掰着手想了好半天,看着妹妹做了这么多事情,他也想要为家里多分担一些,可是到最后还是摇头,“瓷坛子太脆,一碰就破,怕是不好装桃子。陶罐倒是结实一些,但颜色不好看啊。不过之前有人出高价钱拿着一个透明的东西来问陶窑能不能做,我当时看了,那个东西很光滑,好像是叫什么琉璃的,是外头的东西,那个应该很好。”

    高慧儿听见自己大哥的描述,眼睛一亮——琉璃,那不就是古法烧制的玻璃吗?

    她本来以为这个时代没有这个东西,私下问阿娘的时候她也说没有这种东西,没想到竟然从大哥这里知道了!

    “说起来,丫头也问过我有没有这样光滑的东西,难道真的有?”

    赵小荷并没有见过,自然觉得没有这样的对象。

    “应该是有的,梦里面爷爷就是拿那样的东西装,所以那个肯定是最合适的了!不过照大哥这么说,那个应该很少见且很贵重。”高慧儿说。

    她冷静下来之后,心里就觉得这个法子可行性估计不大,毕竟刚才大哥也说了,对方出高价让他们烧那个琉璃,但是陶窑都不敢接。

    那就是说,琉璃很贵,成本的确也太高了,看来还是多种一些竹子比较靠谱。

    赵小荷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略微思索后说道:“这样的话,等你珍姨回来了问问她,他们镖局走南闯北见得多,说不准知道在哪些地界里那什么琉璃不会像我们村这边那么精贵。”

    在赵小荷看来,珍娘比她见多识广,什么都知道。

    说定之后,一家人把仓库好好收拾了一番才回到家中。

    大伙儿吃饭的时候,赵小荷严肃地叮嘱道:“这个事情对外面的人一个字都不要说,知道吗?”现在家里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些糖水罐头了,绝对不能有一丁点儿闪失!

    “放心吧,阿娘,我们心里有数!”

    这次就算木讷如高盛都明白这些东西多重要,一直在院子里开心地跑来跑去的栓子也举着手发誓,就是最好的小伙伴都不说。

    一家人压着心头的喜悦,以前做什么现在还是做什么,第二日一早赵小荷就又和往常一样去甘蔗地里忙碌了。

    因为他们先前就在地里收拾了些时日,山上的另外几户人家看见了,也只以为他们前几日突然砍那么多甘蔗就是为了把地给空出来,也就没有碎嘴。

    高慧儿跟着陈桂香学了几日种菜,每日盼着小小的种子在院子里破土而出长出嫩芽,日子也过得惬意舒适起来。

    这一日清晨,高慧儿趁着日头还没起来,忙着给刚撒下的种子浇水,出门就望见一个青衣少年立在院子前面,清风拂过,吹起他的几缕长发,衬得他那剑眉星目越发俊朗。

    她直接看呆在原地,只觉得心中密密麻麻泛起了重重涟漪,心潮荡漾。

    好俊俏的少年郎!

    “慧儿妹妹。”

    少年郎温柔的嗓音在耳边清风般掠过,勾得高慧儿心底那丝不属于自己的情愫随之扬起,此刻如同有人往她的心湖中投了一粒石子,惊得点点涟漪在湖心荡漾开去。

    “成子哥,你回来啦?”

    高慧儿的语气带着几分雀跃,但更多的是源自于这个身体自己的那份激动。

    艾成抬脚朝她走来,步步生风,带出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他的右手拿了一大袋东西,看上去却丝毫不觉得费力气。

    高慧儿想起他习武,只看这份精气神就定然不错。艾成生得如此面貌,又浑身上下带了让所有少女都心动的侠气,她就是不受原身的影响也会有些许意动。

    艾成走到她身前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见她脸上没有病容后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是大好了,他一边想着一边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用红布包了的黄符来。

    “这是我特意去两仪寺为你求来的平安符,那处的香火旺盛,很是灵验。”

    离得近了,高慧儿才发现艾成的鼻尖染着几分可疑的粉色,想来见着她心里到底是有几分紧张的。

    她欢喜接了平安符,脆生生道:“谢谢成子哥,我一定会好好收着的!”说罢,她又朝艾成身后看去,既然他来了,那珍姨也应该来了吧?

    “我娘在甘蔗地那边遇着荷姨了,在那头说话,就叫我先把东西拿来放下。”

    说着他动了动右手,高慧儿才意识到自己和他说话竟然失了心神,忘了让他先把手里那么重的东西放下。

    她忙引了艾成往屋里去,把手上的大袋子放到里间。

    刚放下东西,外面就响起了笑声,高慧儿听,果然是自己刚刚醒来,还有些昏昏沉沉时候听过的那道温柔妇人声音。

    她连忙同艾成起走了出去,甜甜唤了一声,“珍姨。”

    李玉珍本来是和艾成一起来的,但是在路上看见赵小荷之后就打发了儿子先过来,此时听见高慧儿的声音,连忙过来拉了她的手细细瞧了瞧。

    “你这丫头可算是好全了,先前那模样把我和你娘都给吓坏了,以后可要仔细着些。”高慧儿红着脸应过,李玉珍问了她几句之后就开口说:“我同你娘说会子话,你们年轻人就自己玩去吧,不用陪着我们两个了。”

    窝棚不大,他们去的又是高慧儿的闺房,艾成自然不好跟进去。

    高慧儿想了想,索性留在院子里同他说话。

    两人本就是青梅竹马,高家又不是礼教森严的书香门第,此时自然也没什么避讳。她心里记挂着大哥说的琉璃罐子,便开口道:“成子哥,这次出去一定见了许多稀罕事物吧,与我说说可好?”

    艾成小小年纪就开始跟着父亲艾雄走南闯北,自然是见多识广的。

    “这次我去了北方,就从这里给你讲起吧。北方那边连风都和我们这边不同,刮在脸上干干的难受,而且他们睡觉也不是用床而是睡一种叫做炕的东西上,冬日下边能烧火,很是暖和。”

    虽然和高慧儿说话还是会有些害羞,但都是自己熟悉的东西,艾成说着说着就放松下来。

    高慧儿本来年龄也不大,来这里之前见识的东西也极少,此时听着艾成说着各地风土人情,极感兴趣,眼睛亮晶晶的,慢慢就带上了几分小女儿的崇拜。

    “这次我们押镖去了一个极北的地方,别看这边已经是艳阳六月天了,那边的雪才刚刚融尽。我和那里的人说我们这边这个时候到处都是果子绿树,他们都不信,非说我是骗他们。”

    高慧儿闻言不由得笑了出声,“别说是他们,我听成子哥说有地方这个时候还没有绿草,都会想你是不是故意哄我开心呢。”

    高慧儿说笑间脑子里却在转悠,艾家的生意做得比她想的还要远。

    北方本来就因为气候原因果子少一些,这个时节果树更是还没开花结果呢,若是把桃子罐头运去,岂不是能卖得更好?

    想到这些,高慧儿的话就多了起来,开始问起琉璃罐子的事情。

    此时房间里,李玉珍已经打开了袋子,把自己带来的东西拿出来给赵小荷看。

    “小荷,上次来的时候就见你这里缺的东西多,这次我就叫他们特意带了些回来。这盆子是北边常用的,比我们这儿制的结实,我家里也用这个。”

    赵小荷看着她把东西一一拿出来,都是些家里缺的实用对象,嘴里忍不住说她见外。

    “来我这里就同自己家是一样的,怎么还带这么些东西,多麻烦?”

    李玉珍拉了她的手在边坐下,“你这么说才是和我客气了,我们两姊妹哪儿有麻烦不麻烦的?我给你,你就收着,不要和我说那些客套话,不然我可要不高兴的。”

    赵小荷连忙笑着应了下来,又听外间传来高慧儿和艾成的说笑声,心思一动,“珍娘,你看慧儿和你家成子的关系倒是比幼时还要好些了,真真是当年我们没看走眼,还真是天生的一对了。”

    自从分家之后她就一直在想这件事,也在那晩同闺女说过了,闺女也不像抵触的样子。这成亲得过六礼,前前后后办下来要费不少时候。彗儿虽然将将金钗之年,也就是十二的年纪,但再过三年便及笄,该要出嫁了,所以如今正该把亲事提上日程了。

    但是李玉珍并没有接话,转而错开话头问:“方才我看你和慧儿她爹在甘蔗地里,是把那些甘蔗都拿下山去卖了吗?今年气候妤,果园里头的东西都熟得快,你们可要上心着些,莫要烂在地里浪费了可惜。”

    李玉珍自然知道赵小荷是想说之前定下的亲事,但如今他们三房这个情况,就是她心里不那么在意,她家总镖头也是不会同意的。

    艾成自小学武天赋极佳,总镖头对他寄予厚望,他未来的妻子定是要能助他一臂之力,也要给整个镖局带来好处才行。

    赵小荷看出李玉珍在回避话题,心里不由有些尴尬。先前定下娃娃亲的时候,高老爷子还在,他们三房虽然不受高老太太待见,但也是名正言顺的高家人,十里八村有名儿的日子殷实。

    未曾料到飞来横祸,高老爷子抑郁而终,三房也被迫背了一身债务。如今老宅那头依旧是高高在上的高家人,可三房却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丧家犬。

    她想到这些虽然气恼,也不认为与自己的关系那般好的珍娘,会轻易毁了先前定下的亲事。

    “说起甘蔗,我就不得不夸夸我们家慧儿了,她出生的时候算命先生就说是大富大贵旺家旺夫的金命,这不,老子过世第七日,她便梦着老爷子了,还学了古法,做出了许多能挣钱的好玩意儿。”

    赵小荷原本不想多说,但有了方才之事,她生怕珍娘不认这门亲事,便赶紧给自家闺女说好话。

    “哦?世上有如此奇异之事?真是老爷子托梦了?”

    李玉珍知道她是在为高慧儿挽回亲事,所以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拿了碗小口喝着水。

    “我还能唬你不成?”

    赵小荷说完这句,就听得外间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

    原来是高慧儿方才和艾成说着话时,从仓库里拿了黄桃罐头放在井水里冰着,这个时候味道正好,就端了进来给李玉珍试吃。

    艾成想要跟进去,只是先前是高慧儿病着,他才能进她的房间,如今他一个男子自然不好跟进去,就只在外面等着。

    屋里,高慧儿恭敬地用双手捧着碗放到李玉珍面前,抬眼就看见自家阿娘赞赏的眼神。

    “这个就是我丫头梦中学来的法子,是用那半山酸桃做的,你尝尝看。”

    她如此热情,李玉珍也不好拒绝,就端了碗来吃了两口,“慧儿这手是越来越巧了。”

    桃子味道的确不错,要不是赵小荷说,李玉珍都想不到是那些酸桃子做的。但是她家中本就富贵,总镖头去的地方又多,时常捎带些外边儿的稀罕玩意回来给她,所以这桃子她并没有放在心头。

    很明显这桃子里加了糖,自家做着吃吃还成,要拿去卖的话本钱也太高了,就是她家也不会掏钱买这桃子,宁可买些新鲜的桃子来吃。

    因此李玉珍并不觉得这个东西能赚钱,只当是赵小荷爱护高慧儿,所以随口扯了一句好听的话而已。

    赵小荷和她是手帕交,哪里看不出来她的心思?想着闺女这些日子做的那些辛苦事儿,她就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可别小看这糖水桃子,这些都是慧儿十天前做的,一点儿都没坏!”

    李玉珍一下睁大了眼睛,“十日?你不是哄我的吧?这天气能放十日?”说着,她忍不住再低头看了一眼碗里还没有吃完的桃子,又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虽然和新鲜桃子的味道不同,但的确没有腐坏的味道。

    “不只是十日,慧儿说这能存放两三月都不坏。”

    赵小荷语气里透着骄傲,背也挺得比方才直了一些。

    高慧儿站在一旁见李玉珍朝自己看过来,便大大方方说:“这是爷爷梦中教我的古法,是真的能防腐。”

    先前脸红是因为她被李玉珍的热情给吓到了才会如此,如今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又事关她的发财大计,说话的时候就比先前多了几分自信与稳重。

    李玉珍把她的变化看在眼里,心里终于有了几分松动。

    不说别的,只看慧儿的气度和见识,比别的姑娘可是强了太多,娶回去至少不会拖了自己儿子的后腿,只是那保存的法子,她还是不太相信的。

    高慧儿说完话也一直看着她,此时见她眉眼间的犹豫,直接开口请她去了仓库。

    等在屋外的艾成也隐约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心里好奇就也跟了过去。

    仓库里面堆着前些日子高慧儿一家人做的黄桃罐头,她特意拿出一筒来当着李玉珍的面打开。

    “珍姨,我是想着这桃子在我们这边是卖不到好价钱,所以想要同您家的镖局合作,把这些糖水桃子卖到北方去。”

    听了这话,李玉珍还没说什么,见识广阔的艾成就先点了头,“北方少蔬果,这个如果真的能保存两三个月的话,运到那边去一定能赚不少钱。”

    他如今已经跟着护镖,心性早就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所以他心里清楚爹娘在自己和慧儿婚事上的思量,更知晓慧儿家中艰难,因此见着这些东西,心里也是欢喜非常他明白。

    只要成功把这些东西运到北方去,那他们的婚事就不会再被反对。

    李玉珍吃下手里的糖水桃子,心里也是阵阵激动,“成子说得没错,这个要是运过去一定能卖大价钱!慧儿,这个东西真的能放上那么长时日?”

    她对高慧儿的提议自然是心动的,但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这些竹筒到底是什么时候做好的,所以还是有些不确定。

    毕竟家里走镖也是要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又是她去家的东西。若是她在其中作保运了这些东西,结果到了北方却坏掉了的话,难免落人口舌,对赵小荷家中的名声也不好。

    “珍姨,我绝对没有说谎。而且您也可以等过些时日再来检查,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再说运去北边儿的事情。”

    现在艾成才刚回来,那下一次走镖多少也要等几天,完全有时间让李玉珍来确认她说没说谎。

    李玉珍看看她,又看了看身边的赵小荷和艾成期待的眼神,最后把目光落到高慧儿家破烂的房子上,她一直心疼小荷的一番遭遇,此时心思百转,重重点了点头。

    “傻孩子,珍姨相信你说的话,现在我就回去和总镖头说这事儿,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赵小荷有心让高慧儿和艾成多接触接触,就叫了她去送李玉珍。

    路上,高慧儿和艾成并肩走在山林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李玉珍本就不太反对这门亲事,而且刚因为那糖水桃子的事情对高慧儿有了更多的好感,自然也就由着他们俩去了。

    “那法子真的是你作梦梦见的?”

    艾成见的东西多,但还是第一次知道世间竟然有能把桃子保存两三个月不坏的法子。

    “嗯,不然就凭我这么个小丫头,怎么可能知晓这么厉害的法子呀。”

    这话落在前面李玉珍的耳朵里,就多了几层别的意思。

    她想起先前赵小荷说的高慧儿是旺家旺夫的金命,心里又有了些新的主意。

    成子和这丫头的婚事,她说什么也要保住了!

    高慧儿倒是没想这么多,她只是纯粹因为自己马上就能赚大钱了,所以高兴得嘴里哼起了小调。

    艾成走在她旁边听着软软的调子,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慧儿妹妹,我觉得你和先前似乎不同了。”

    高慧儿心里咚地一响,手脚都僵硬了三分。这些日子她在家中如鱼得水,再没有人说过这话,让她有些得意忘形了。

    不过她看着艾成俊朗的侧脸,低声问了一句,“那成子哥觉得现在的慧儿好,还是先前的慧儿好呢?”

    旁的她都不会计较,但到底对这个少年有了几分别的心思,她还是想要听到一个答案。

    艾成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只要是慧儿妹妹,那都好。不过,我觉得现在的你更好一些,我……很中意……”

    最后几个字他说得含糊不清,高慧儿凑过去都没能听清楚。

    “成子哥说了什么?太小声了我没听见。”

    艾成整个人一激灵,他去的地方多,少不得和各种不同的人打交道,所以在他看来,男女之间没有那么多忌讳。

    但是高慧儿这么一问,他突然反应过来,他虽然不在意,可高慧儿是和自己不同的,若是知道他刚才说了什么话,定会觉得他是个轻浮的人!

    “我、我方才说慧儿妹妹现在很好!”

    他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高慧儿被他惊了一下,脚一滑,艾成眼疾手快忙扶住她的胳膊。

    夏日里高慧儿的衣裳很薄,而且为了做事方便,她又拜托陈桂香把袖子稍微改得短了些,是以艾成这一扶直接碰到了她雪白的手腕。

    高慧儿只觉得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下,连忙收了回来。

    艾成也捏起拳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

    “我……对不起!”

    “谢谢成子哥,不然我刚才就摔倒了呢!”

    高慧儿第一次和男子有那般接触,心里本来又对他倾慕,所以方才才会反应那么大,但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就觉得自己那样做实在不好,便立即开口试图挽回。

    没料到,两个人竟然同时开口说了话,这般默契倒让两个人噗嗤一笑,方才的那点儿小尴尬和慌乱顷刻间烟消云散。

    高慧儿把他们送到了平坦一些的路上,李玉珍就叫她回去了。

    “下头我们自己走就是,你家里还有那么多事情,就不要在这里耽误功夫了,那果子的事回头有了准信儿,我就叫成子来告诉你。”

    “谢谢珍姨了,山路不好走,你们仔细着些。”

    说罢,两方就告了别。

    高慧儿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准备等他们过了面前的山道再转身回去,不料艾成走了几步之后就回过头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刹那间都如同触电一般移开了去。

    高慧儿心如擂鼓,咚咚咚敲得她头晕。

    若说原先对艾成的喜欢还是因为原身和他的关系,有了今日的接触后,高慧儿很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少年郎。

    艾成那边也因为两个人的目光相对红了脖子根儿,想回头却又不敢。

    李玉珍看在眼里,忍不住笑道:“别舍不得了,日后见着的时候还多着呢。”

    艾成被她这么说脸瞬间烧了起来,“我才没舍不得!”

    李玉珍笑了笑,没有继续戳穿儿子。

    而高慧儿那边回了家之后,发现赵小荷还没有去地里,连忙走了过去,“阿娘有什么要和我说吗?”

    赵小荷看了周围一眼,确认没有旁人在之后才拉了她的手,“慧儿,这些法子随便拿出去都是了不得的手艺,就算你与成子关系好,为了日后不闹出矛盾来,暂时也不要透露,知道吗?”

    赵小荷到底经历的事情多一些,知道在利益面前,再坚实的感情也禁不住考验。

    “嗯,阿娘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而且我都想好了,这些法子就算今后咱们真的和珍姨那边连手了,也不能叫他们知道,只能我们自己家里人懂。”

    高慧儿希望这些作为家里人的底牌,未来好赚更多的钱,生活能更好一些。

    就算今后她真的同艾成成亲了,她也不打算把这些堪比商业机密的东西告诉他,至少现在还不曾想过。

    赵小荷虽然觉得夫妻应该是一体,也认准了艾成这个女婿,但见高慧儿严肃的样子,也点了点头,“你心里有数就成。”

    说完话母女俩就各自忙开了去,而刚刚走镖回来的艾雄那边也忙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