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总裁不想被放生 第十七章

总裁不想被放生 第十七章

作者:金晶书名:总裁不想被放生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浴室里的战斗不知道持续到了什么时候,李筱暖在一阵阵的过多欢偷之中醒了又半昏迷了,等她意识沉淀下来时,纪方岩已经将彼此清理干净。

    她穿着干净的睡裙躺在床边,脑袋往外,头发倾斜在床外,他半跪在一旁,拿着吹风机帮她吹头发。

    他的手指很温柔,一下一下地穿过她的发丝,她舒服地几乎快要睡着了,可下身那里有点不舒服,她悄然伸手,狠狠地在他的手臂上捏了一把。

    纪方岩皮厚着,被她捏了之后,在她侧着的耳畔亲了一口,“醒了?”

    “哼!”

    “头发吹干了。”他矢了吹风机,放在一旁,接着站来,“我给你泡牛奶喝。”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不要喝。”

    他摸了摸她旳耳垂,看她敏感地颤了颤,低笑着去泡牛奶了,趁他出去了,她偷偷地看了看自己,又不小,干嘛老要她喝牛奶,就算是现在补也不会大了,臭男人。

    过了一会,纪方岩泡好了牛奶回来,他每一次泡牛奶,都是用温水泡奶粉,不会破坏牛奶的营养。

    “喝牛奶。”他坐在旁边,单手扶起她,像一个父亲哄小孩喝牛奶一样,“喝牛奶对身体好。”

    “我就这么大了!”她不悦地说。

    他低笑,“够了,我一手刚好抓。”

    “那你还要我喝!”她气得瞪他。

    “牛奶喝了,好睡觉,有营养,知道吗?”他将牛奶杯凑到她嘴边。

    她哼哼地喝完了,他将牛奶杯拿出去放在厨房里,接着将刚才放在一旁的吹风机收起来,贤淑得不得了。

    但是太假了!

    她没有忘记他刚才是怎么对待她的。

    他收拾好之后,转身将她抱了赶来,往浴室走,她惊惧地看他,“干什么?”

    “刷牙。”

    堪称是VIP服务,他挤了牙膏,服侍着她刷牙漱口,拿毛巾给她擦嘴,她的嘴唇有点干,又给她擦了护唇膏。

    她本来很气的,被他这么一弄,她的火都不知道去哪里了,最后他抱着她上床,她很有骨气地转身,背对着他。

    他凑了上来,抱住她,“怎么了?筱暖。”

    “别碰我。”

    “刚才弄疼你了?”

    “滚。”

    “我检查过了,只是微红……”他的语气中似乎是有很多不解,好像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生气。

    她猛地转过身,“你检查了?”

    “变态!”

    他挑了挑眉,“想知道我真想做,会怎么变态吗?”

    要不要故意用这种口吻故意吓她?她狠狠地瞪他:“你刚才欺负我!”

    “是,是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

    认错认得这么快,她一瞬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又靠过来,“我怕你不喜欢我。”

    “你是傻瓜吗?”她忍不住骂他,“你有钱、有才、有长相,你还怕我不喜欢你?”

    “我什么都有,但是我怕没有李筱暖。”

    她默默地看着他,他亲了亲她的眼睑,“我错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打我?罚我跪算盘?还是跪主机板?”

    她一不小心笑了,“我哪有这么坏!”

    “那不生我的气了,好吗?”他看着她,神情很认真。

    她没说话,抱住了他,“我才怕你不喜欢我,我没有很多钱,没有才华,长得也还好。”

    “傻瓜!”他轻斥。

    “你就是傻瓜,你现在知道了?”她白了他一眼。

    他先是一怔,接着锁紧了抱着她的双臂,低低地道:“嗯,我是傻瓜。”

    “我其实很开心你是当初帮助我的那一个长腿哥哥。”

    “不是长腿叔叔?”他插科打诨。

    “你没有那么老啦。”

    他喉间发出愉悦的笑声,她用力地瞪了他很多眼,这才继续说:“喜欢你是因为你这么好,又没有女朋友,我就瞎猫碰上死耗子,试一试,说不定你眼瞎就看上我了。”

    “我没有眼瞎,”他强调道:“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我当初告白的时候,你没有一口答应!”

    “我们差很多岁,可能你不喜欢我这一款的。”

    “人都被你吃干抹净了,你还怀疑?”她张口咬了一下他的唇,“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是。”他乖乖地将薄唇奉献给她继续咬。

    泄愤地咬了他几口,她又说:“你看,你资助我读书,这说明你的人品没有问题,是一个好人,那我当然要把握你。”

    他仔细地看着她,在她以为他会感动的时候,他很煞风景地说:“我不是一个好人。”

    她开始怀疑之前常常会跟她甜言蜜语的男人是不是眼前这个,她伸手轻扯了一下他的脸皮,确认过了,是本人。

    他看了她一眼,突然抱住她,“筱暖。”

    “干什么?”她一怔。

    他抱着她好一会,久到她以为他睡着了,他突然支了上半身,掀开被子下了床。

    她傻傻地看着他走出房间,他这是什么意思?要冷战?冷他的大头鬼,她也跟着掀开被子,顾不得腰酸背痛,连拖鞋也不找,光着脚就下床了。

    冷战?冷什么战,男女之间有事就说,冷静冷静,到时候冷到分手了,她找谁哭!

    绝对不要冷战。

    她咚咚地跑出去,他正在翻动他的那个小行李箱,她神色肃然,努力抑制住眼眶里滚动的泪花,他不仅冷战,还要离开她家?

    她上前,一把抱住纪方岩,凶狠地说:“纪方岩,我警告你,你要是今天走出这个门,我跟你没完没了。”

    没完没了的意思就是不吵架不分手,他有没有懂她的意思,她紧张地在心里纠结,可他什么反应也没有。

    她更加紧张了,还要说什么,他的大掌握住她的手,侧过身看她,“筱暖,你在说什么?”

    纪方岩摸了摸她的头发,弄乱了她的发丝,余光瞄到她光着的脚,“怎么不穿鞋子?”

    说着,虎着脸蹲下身体,将她抱在一旁的沙发上,她正要动,他看了她一眼,“别乱动,我有事。

    她一下子就不动了,一双眼紧紧地盯着他,就怕他突然飞走了,坐下来之后,她认真地想着,好像他们刚才说的不是同一件事情?

    “筱暖,有没有看到我的皮夹?”他刚到处找过,就是没有找到他的皮夹。

    李筱暖不知道这个节骨眼上他找什么皮夹,指了指玄关,“刚才你回来的时候放在玄关的柜子上了。”

    他迈着长腿往玄关走去,在柜子上找到了皮夹,他松了口气拿起了皮夹,朝她走来。

    他走到她的前面,神色很严肃,“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李筱暖看看他,再看看他紧抓着的皮夹,端正了坐姿,很乖地点点头。

    他低头,打开皮夹,因为离得近,李筱暖看到他的指尖在颤抖,皮夹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疑似看到了一张照片。

    他拿出照片,照片背面面向她,“这张照片上的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她的心提到了喉咙,“女人?”

    “对,女人。”

    她深吸一口气,摊开手,“拿来吧。”如果他真的有什么难忘的女人……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可突然她就想知道这个重要的女人是谁?比她漂亮,还是比她可爱?

    他将照片放在她的手掌上,她从未见过他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心情忽然像喝了柠檬水,泛着淡淡的酸。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她带着微怒,翻开了照片,照片尽避被细心地呵护,但也禁不起时间的流逝而泛黄,她看着照片中的女人,水眸睁大,瞳孔因震惊而收缩。

    “她就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她努力平静地问,可声音里透露出颤抖。

    照片中的女人很漂亮,她的漂亮不仅在于她的五官,以及她的气质,一件黄色的连身裙,披着外套,一头又黑又长的发,温婉地站在树下,娇美娉婷。

    李筱暖哑然地看着照片,很久很久,久到她快哭了,她的目光移向了漂亮女人旁边的小少年,小小的少年酷着一张英俊的脸,“这个是……”

    “是我。”他接过话茬。

    她狠狠地眨了眨眼,看了看照片中的小少年,再看看他,轮廓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脱去了稚气,小少年长成了一个大男人。

    “这个漂亮的阿姨是……”

    “我妈。”

    “纪方岩!”

    他看着她哭了,顿时手忙脚乱,“筱暖?”

    “你是不是一直知道我是谁?”

    “是。”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不爱笑的小扮哥?”

    “你没有认出我……”他口吻带着淡淡的控诉。

    她撇了撇嘴,“你就是不想告诉我。”

    “都长大了,小时候的事情也没有必要拿出来讲。”

    “那你现在讲什么?”她火大地看他,她简直不敢置信,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不爱笑的小扮哥和长腿哥哥居然是同一个人,而小时候很疼她的漂亮阿姨是他的妈妈。

    “我也没想到我会爱上你。”他语气颇为无奈,“本来我们就是小时候有过交集,后来是想起我妈那时很喜欢你,才资助你读书。”

    谁知道什么时候把她放在了心上,后来还把她给吃了。

    “你!”李筱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生气了,“我跟你说过漂亮阿姨和不爱笑的小扮哥,你那时候听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筱暖,我的性格和你不一样,你热情开朗我很冷淡,你知道的。”换言之,他是一个不喜欢跟人热络的人。

    李筱暖伸手狠狠地捏着他的脸颊肉,“如果我不做你的女朋友,我这一辈子都别想知道了,是不是?”

    他保持沉默,她深吸一口气,知道他的意思了,松开掐他脸颊的肉,冷下脸看他。

    他心里慌慌的,“筱暖。”

    “这么晚了不睡觉?”她冷言道。

    纪方岩花了大约十秒的时间理清楚了,她不生气了,他露出笑容,将她抱回了床上。

    她将照片放在枕头下,说了一句,“没收。”

    他没有生气,“我那里还有照片。”只是这一张是长期带在身边的。

    “哦。”

    “明天带给你看。”

    “嗯。”她背过身。

    他贴在她的背后,“筱暖,我不是一个好人,性格差劲,你不要不喜欢我,好吗?”

    她没出声,磨了磨牙,想忍一忍,最后没忍住,转身扑进他的怀里,“我不知道你对别人好不好,反正你对我好,你一点也不坏、不差劲,坏蛋!”

    他听得笑了,搂着她,亲了亲她的脸颊,“好。”

    她靠在他的怀里,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你再坏,我都喜欢你。”

    咧嘴一笑,拥着她,彷佛拥有了全世界,前所未有的满足。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是讲究缘分的。

    从李筱暖遇上纪方岩之后,她开始相信缘分。

    早上,纪方岩依旧是十足的奶爸,送她到公司还嘱咐了一大堆,比以前还要啰嗦。

    工作不开心?辞职。

    肚子饿了?找他。

    想他了?打他电话。

    她心里开心死了,表面上很平静,“你是当我爸还是当我男朋友啊。”

    他很仔细地想了想,“男朋友和老公。”

    她瞥了他一眼,“作梦。”

    纪方岩正要说什么,手机响了,她示意他先接电话,他接了电话,是一个陌生电话,“喂?”

    那头是一个女生的声音,李筱暖眯起了眼睛,朝他摊开手掌,他犹豫了一秒,将手机放在她的手上。

    她按下了扩音键,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示意他,她不会说话。

    他耸耸肩表示无所谓,电话那头的女生还在说话,“纪先生,我们当初说好了,让纪方平来英国找我,只要做到这一点,你就会给我钱,你知道我很缺钱,你也很守信用,我做到了,你立刻把钱汇到我的户头上了,可是现在纪方平天天骚扰我,我真的很烦恼……”

    纪方岩全副心神都放在李筱暖身上,见她没有任何表情地听着,手心悄然地出汗了。

    “纪先生?”

    “我跟你只有那一次的交易,希望你下次不要打过来。”

    “什么……”女生以为还可以再做一次交易的,还想说什么,电话被挂了。

    李筱暖双手环胸地看着他,他扯了下领带,解释道:“我跟纪方平关系不好,你知道的。”

    “嗯。”

    “他这个人很不好,刚才这个电话的女生是他的前女友,他忘不掉她,却跟你交往,很过分,对不对?”他紧张地解释。

    “纪方岩。”

    “是。”

    “你那时候是不是就喜欢我了?”

    “没有。”

    “看着我对你弟弟笑,对你弟弟好,你心里很妒忌?”

    “没有!”

    “既然没有,我那时候犯傻要跟你弟弟在一起,你干嘛要出手帮我?哦,对,因为漂亮阿姨对不对?”

    “也不全是。”

    她娇娇地哼了一声,往他前面凑了过去,凝视着他的眼,“你那候在吃醋了吧?”

    “没有。”

    “我跟你弟弟交往的时候,你对我很冷淡,可我们一分手,你就很开心。”

    “筱暖……”

    “还有,我去你弟弟那里,这么凑巧就遇上了你?”

    “那条路是我回家必经之路。”

    李筱暖摆摆手,“算了,你不承认就算了。”侧过身要去推门,身后一股强大的力量抱住了她,她的唇角悄悄地翘了一下。

    “是,我那时候就喜欢你了。”他叹息,在她面前,好像什么都不需要特意去遮掩。

    没有人喜欢在人面前赤着身子,可是这个人如果是自己爱的人,好像又没什么太大问题了,毕竟床单都滚了,没秘密就没秘密吧。

    “不过我那时候自己没发现。”他抱着她,“一开始以为是纪方平的关系才心里不舒服,后来才发现,是因为你。”

    “真的?”

    “嗯。”

    “我跟你告白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很爽?”她转过头看他,鄙视地说:“很想答应我,对不对?”

    他尴尬地咳了一下,“我说过了,我怕你后悔。”

    “后悔你个头!被你吃的干干净净的,什么渣都不剩,你这一辈子还不对我负责任?”小心她拿高跟鞋敲死他。

    她前面的男人根本是心机男,一步一步地引诱她,让她对他死心塌地,偏偏她中招了!

    “纪方岩,你这个坏蛋!”她又重申了一次。

    “是,我是坏蛋。”他坦然地承认。

    “坏蛋!”她轻吼了一声,“但我喜欢你。”

    “坏蛋也很喜欢你。”他吻了一下她的唇。

    她灿烂地一笑,得意地说:“我知道。”眼睛瞄到时间,啊的叫了一声,“纪方岩,我要迟到了!

    “慢慢来,大不了就扣薪水。”

    “你这个资本家的吸血鬼根本就不懂!”

    “资本家吸血鬼是你家的。”

    她下车,关门的动作一顿,侧过头对他吐了吐舌头,“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这是她那时跟他一起吃棺材板时说的话。

    他一笑,“好。”

    她转身往公司走去,他注视着她进了公司。这才开车到一旁的纪氏停车场下,唇角始终好心情地上扬。

    上班,赚钱,当资本家吸血鬼,养他的小温暖。

    【尾声】

    纪爷爷来年生日的时候,纪方岩带着李筱暖一同来祝贺,李筱暖亲手给纪爷爷织了毛衣,纪爷爷相当满意这个孙媳妇。

    “方平,多学学你哥!”纪爷爷说。

    一直待在台中分公司的纪方平抬头,妈呀,为什么前女友一转身成了他的大嫂!

    “方平,不会叫人吗?”纪方岩冷冷地说。

    纪爷爷,纪父以及纪方平的妈一同看过来,纪方平额头开始冒汗,“大嫂?”纪方平只觉得想死!

    “小叔,你好。”李筱暖阴森森地笑道。

    甩了渣男,当渣男的大嫂,真是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