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皇太子的麻烦 第十六章

皇太子的麻烦 第十六章

作者:萧宣书名:皇太子的麻烦类别:言情小说
    半年后

    时序进入隆冬,十二月下旬,朔风紧刮,纷纷扬扬地连下了几天瑞雪,银妆金碧辉煌的皇城。

    此时宫女们正忙着铲雪,不敢怠惰,就怕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太子妃一个胡涂就跌个四脚朝天。

    即便太子殿下正卧病在床,命在旦夕,就算他心爱的爱妃不小心跌倒,他也不会知情,但宫女们仍然不敢大意。

    一个月前,太子妃在太子殿下的陪同下送大礼到汴京去,在汴京待了数十天,才拜别她的父皇和母后,返回南诏国。

    想不到一回到南诏国,太子殿下就病得惊天动地。

    “呜呜呜……我就说嘛!你就不信……看吧!看吧!半年不到,你就成病鼻头了,搞不好等一下你就魂归西天了呢!呜呜……我不要守寡啦!拜托你不要死啦!”

    恶梦终于来临了,为了这个恍若晴天霹雳的打击,乐平天天哭得凄凄惨惨,天天责怪自己是个扫把星,好的不灵,坏的尽灵,她的驸马就要被她克死了!

    “我暂时还死不了的,乐平。”床榻上传来段弁虚弱无力的声音,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温柔地道:“所有关于公主的恶咒全是说书人瞎编出来的鬼故事,你不必想太多,我不过是感染风寒罢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呜呜呜……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乐平伤心欲绝地趴在丈夫的胸膛上号眺大哭。

    “唉!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我爱哭的乐平。”段弁捧起她的脸,哀声叹气地说。

    结缡半年多以来,段弁藏不住宠爱小妃子的心,害得她变本加厉地爱哭,一点都不在乎他会不会心疼或生气。

    “现下不是你该拿我怎么办的时候了,而是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活下去!”想到他就快要死掉,乐平就急得直掉泪。

    “只要你不哭,我就会好起来的,乖,听话。”段弁爱怜地抚着她的秀发,担心她哭累了,便舍不得责骂她。

    再说,他实在也没力气去骂她,他很想好好休息,偏偏乐平的哭声总是惊扰着他,害他老是睡不着。

    “你说的哦!不要骗我。”乐平慢慢地不再啜泣,然后安静地趴在他胸膛上,听着他规律的心跳声。

    段弁用长指轻抚着她的嫩颊,合上疲惫的眼,好不容易睡意终于来了,乐平细碎的娇嫩声音倏地响起,又把他的瞌睡虫给赶跑了。

    “这半年以来,我每每想到楚楚,心里就好生难过。”乐平始终挂心着此事。

    段弁的心像搁了一块石头般沉重,这半年来,侦骑四处搜寻严闻人,可是,事与愿违,半年已过,楚楚依旧下落不明,甚至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严闻人行踪成谜,找他是一件难事。”段弁眸底浮现一抹无奈。

    乐平清秀的脸露出忧愁,“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放弃,直到找到严闻人,把楚楚救回来为止。”

    “我怎会放弃呢?”

    “我相信你不会,因为咱们亏欠楚楚太多了。”

    “是我亏欠楚楚太多了。”他纠正她的用词。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她小声地说。

    “咳咳……什么?咳咳……”他正在咳嗽,没听清楚。

    “没事!”她生气地抱紧他,“哼,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不哭,你就会好起来,瞧,现在你还在咳嗽,根本还没好,我生气了!”

    “哪有这么快好?就算吃了仙丹,也没那么快。”对她,他实在投降,“你到底让不让我休息养病?一直跟我说话,我很难入睡。”

    “对不起。”她的头自他胸膛抬起,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你赶快睡,我不找你说话就是了。不过我先声明,你休想要我离开,我要这样抱着你、看着你,直到你痊愈。”

    她的发丝柔软且散发着诱人的芳香,让他的心神有些恍惚,情绪有些浮躁,奈何身体欠安,只好拼命和生理反抗。

    他闭上眼睛,鼻间净是乐平身上的香味。

    他再也忍不住,滚烫的手掌滑进她的衣襟之内。

    “不可以,你现在是病表!”两朵红霞飞上乐平的双颊,她情不自禁地娇嗔,却又不得不挣扎。

    “你就是良药。”他很想要她,谁也阻止不了!用力一扯,他硬是把她拉上床榻,身子一翻,把娇小无比的她整个压在身下。

    “万一做了,病情加重怎么办啊?”她拼命克制,但她的挣扎却只是徒劳无功。

    他笑了,狂妄跋扈地封住她的唇瓣,吻住了娇嗔的抗议声,而她就像小白兔遇到大野兽般,对他完全束手无策。

    唉……她软绵绵地瘫在他怀里。

    一年后

    十几匹黑马撒蹄飞奔,朝东宫快速逼近。

    一听见轰震如雷的马蹄声,坐在撷平殿前打吨的乐平立即睁开眼儿,美丽的小脸儿露出如履薄冰的紧张。

    “太子殿下回来了!”传呼声由不远处传来。

    “太子殿下回来了!”一声接一声,由东宫外边传到撷平殿。

    马蹄声愈踏愈近,乐平神色紧张地冲出殿外。

    十几匹黑马风尘仆仆地朝她方向快速奔驰而来,但在乐平的眼中,她只看得见高大威猛的段弁。

    马背上的段弁显得威风凛凛,黑缎般的长发以紫金冠束起,露出饱满的额,滚着金边的黑披风被风吹得啪啪作响。

    一看见乐平,狂野的俊容立刻泄出迷人的笑意,黑马狂驰得更加疾速,转眼来到乐平面前,马儿才在他拉扯下停止狂奔,他高大俊朗的身子便跟着翻身下马。

    “如何?可打探出楚楚的消息了?”乐平急切地攀住段弁的双臂,昂起小脸看着他,着急地想知道答案。

    段弁唇边带抹温和的笑,“有人在杭州见过他们,乐平,这一去可能三年五载,如果你不介意……”

    她立即接口,“我当然不介意,我答应让你去杭州找她,就算要我等你十年,我也会让你去。”

    “不!”他深邃的眸子在她激动的眼下流动,“乐平,我此趟回来就是要接你一块儿走。”

    她楞了楞,一时反应不过来。

    段弁的大手在她头上胡乱揉揉,“傻瓜,我不能三年五载都见不到我的爱妃,那会把我想死的!”

    “哦!你真好!我爱惨你了!”乐平情绪比适才更为激动,娇小的身子直接跳起来扑进段弁怀里。

    他强壮的双臂宛如钢铁般紧箍住她,尔后蹙起眉头,“方才你想都没想就脱口说出你不介意,我还以为你大方到要直接把我送给楚楚了。”

    “怎么可能?”乐平喷出大笑声。

    他双臂收紧,充满怨慰的口气不疾不徐,“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不要这么大方,偶尔吃点小醋,让我知道你还在乎着我,否则我都要忍不住怀疑你……”

    她嘟着小嘴,跳起来环住他的颈子,“怀疑我变心吗?原来你挺会胡思乱想的嘛!真是看不出来耶!这么说吧,我的好驸马,我只准你英雄救美,可没准你偷香窃玉哦!”

    他尴尬地猛咳了一声,抱住她的力道加重,“咱们不谈这话题,你快去吩咐宫女们替你准备包袱,咱们明日一早就动身。”

    “明日?”她惊讶地挑起眉。

    她的反应才让段弁感到吃惊,“你嫌我太急?”

    “才不,我认为今晚就该起程。”她认真答道。

    “看来你比我着急。”他用指腹轻轻来回摩挲她的唇瓣,专注地凝视着她,专注到好像全天下只剩她一人,她是他眼中的唯一,亦是心上的唯一。

    乐平抿唇微笑,凝眸回视着那双总教她心跳加速的黑眸。

    他漆黑的长发在风的撩拨下有着放荡不拘的狂野,令她情不自禁地忆起了她的手缠绕在他发丝里的迷乱感觉……

    她忍不住把耳朵挨在他胸膛上,欣慰地聆听着他的心跳声。

    他平稳的心跳声,打破了一代公主永世得不到幸福的恶咒和传言。

    此刻不论天涯海角,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都要跟随。

    对了,有桩“大事”她故意不告诉他,因为她有预感,如果这事让他知道,他准不会带她去找楚楚,所以这事就这样成了她的小秘密。

    那就是——她有喜了!

    很快地,明年他们就会有一个可爱的小宝宝了。

    思及此,乐平把脸儿缩进他的怀里,咯咯偷笑着。

    为了陪他长途跋涉去寻找楚楚的下落,她一定会继续欺瞒下去,直到她肚子大到藏不住为止,不过,届时他俩早已置身在遥远的杭州啦!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