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萱二嫁大吉 第十四章 弃妇二嫁入侯门

二嫁大吉 第十四章 弃妇二嫁入侯门

作者:金萱书名:二嫁大吉类别:言情小说
    在楼家祖孙三人离开虎谷村四个目后,穷乡僻壤少有外人前来的虎谷村再次迎来好几个陌生人。

    这批生面孔有男有女,一个个都穿着织锦缎面衣裳,非富即贵的穿着和虎谷村里粗布衣裳的穷老百姓完全不同,因而一进村就引来一阵骚动,吸引住所有村民的目光。

    围观的村民们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着,猜测这些人是什么人,到他们虎谷村来做什么,然后突然之间,有人眼尖发现在那“非富即贵”的人群里竟然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人虽然衣着变了、发型变了、气质变了,但五官并没有改变。

    发现的人扯了扯身边的人,叫人帮忙看看,确定自己有没有眼花。

    “石头,你看见那个身穿蓝色锦袍,腰系玉色腰带的人没有?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是之前住在伍大叔家的那位楼兄弟?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我眼花看错了?”

    被唤石头的村民一听,立刻将目光转移到身着蓝衣锦袍的人脸上,结果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楼兄弟?你不是楼兄弟吗?”石头当场忍不住出声叫道,随即越过围观的村民们走了过去。

    “石头哥,好久不见。”楼沧溟微笑着与他打招呼。

    “楼兄弟,真的是你啊?你穿成这样差点就让人认不出来了,你这是发财了不成?”石头哈哈笑道。

    周围的村民见状后也的围了上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情的问候着楼沧溟他奶奶的身子和他妹妹楼芊芊的近况。

    楼沧溟也一一的回应了众人的关心。

    “楼兄弟,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你是特地到这里来探望伍大叔和青灵他们的吗?”石头好奇的问他。

    “我是特地来提亲的。”楼沧溟直言不讳的回答道。

    此话一出,村民们一个个都呆愣住,无法置信他这句话的真正意思,便自动歪曲其意。

    “提亲?你是要来帮谁向谁提亲的?”石头纳闷问道,村民们也一个个盯着他,等候他的回答。

    “不是帮谁,我是替自己来向青灵求亲的。”

    现场一片静默,村民们霎时个个双目圆瞠,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并以见鬼般的神情瞪着他看。

    “楼兄弟,你是在开玩笑的吧?”石头勉强笑道。

    他的小妹在虎谷村里是属一属二的大美人,年方十五待字闺中,眼光极高的小妹当初一眼相中在伍家作客的楼沧溟,并求他这个哥哥帮她去试探对方的心意,怎知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如今这个拒绝他妹妹的人竟然说要向伍着灵求亲,求娶那个曾经嫁过人又被夫家休弃的大归女,这么离谱的事要他如何接受?

    “不是,我是认真的。”楼沧溟一本正经的答道,然后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媒婆说:“柳媒婆,这一路上辛苦你了。伍家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一会儿向伍家提亲的事就麻烦你了。”

    “不敢、不敢,二少爷客气了。”柳媒婆急忙说道,态度恭敬。

    眼见一个穿着绸缎衣裳,一见就是城里有钱人家里的太太、夫人之类的人物对楼沧溟如此毕恭毕敬的,村民们顿时惊疑不定,连话都不敢再随便说了。

    楼沧溟见状自是不会自找麻烦的多做解释,只是朝众人点了点头之后,便领着媒婆等人朝伍家前进。

    闲来无事的村民们自是一个不落的跟了上去,一方面是为了凑热闹,另一方面则为了要确定楼沧溟刚才所说的话当真没在开玩笑吗?

    伍青灵可是简家不要的弃妇啊,虽然说伍家现在有了银子,村里、村外有不少人动了想娶的心思,但这位楼公子一看就不是个缺银子的人,加上他的外貌、他的条件,他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娶,偏要去娶一个弃妇、一个大归女?

    总之这事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没有亲眼确认他们绝不相信会有这么傻的人,这么离谱的事。

    也因此,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去了伍家。

    楼家今天要来提亲的事,伍家昨日就已经知道了,因为楼沧溟一行人是在昨日下午抵达坪林镇的,之后他便去了伍家作坊找到张铭,让张铭回村里通知他明日会带人来提亲的事。所以,伍家父女今日都待在家里,哪儿都没去。

    不过即便早知道今天媒人会上门提亲,在看到这么浩浩荡荡一群人前来时,伍丰还是被吓了一跳。

    “沧溟,这是怎么一回事?”伍丰满脸惊愕的问准女婿。

    “村民们没见过别的地方来的媒婆是怎么提亲的,所以好奇跟来看看。”楼沧溟面不改色的乱说,然后就见几个比较靠近他们的村民听见他说的话后纷纷露出讪讪然的表情。

    “好奇的人也太多了吧?”伍丰信以为真。

    “大概是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找事干吧。”楼沧溟毫不客气的轻讽道。

    以他两世的人生经历又怎会看不出来村民们心里在想什么呢?他们既然想确认,那就让他们确认个够,正好也可以用济安侯府的名号震慑震慑他们,让他们心存畏惧,以后再也不敢随随便便拿青灵的事在背后说三道四。

    伍丰没想到他也会这样讽刺人,呆了一下之后忍不住失笑的摇了摇头。他笑道:“走,进屋里说话。”

    楼沧溟点点头,带着跟他来的人随伍丰进屋里去谈正事。

    至于跟来凑热闹和探实情的村民们也知道人家上门提亲是正经事,他们若随意跟进去打扰人家那就是闹事。所以在不想得罪伍家的前提下,他们只好待在门外等候结果。

    当然,拉长耳朵靠到门边偷听屋里人的谈话,以及趴在窗户边从半开的窗口偷看屋里的状况是一定要的。

    屋里,代表济安侯府前来提亲的柳媒婆正喜气洋洋的向伍丰道喜。

    “恭喜伍家老爷子了。济阳城济安侯府家托我正式代侯府二少爷来向令千金青灵姑娘提亲,我在这儿向你道喜了。”

    她说完这段话便示意同行而来的侯府下人将两箧礼盒捧上来,放在桌面上。

    “这是侯府准备的提亲礼,老爷子看看满不满意?”她说着掀开盒上的红布,只见一片珠光宝气,瞬间晃得伍丰眼花缭乱。

    这一年间伍家赚了不少钱,伍丰的眼界也开了不少,见过不少金银之物也分得出好坏。这两箧子的珠宝玉饰一看就知其贵重,价值不菲。楼家有此诚意用如此贵重的金银玉饰做为聘礼,他很满意也很感动。

    “这聘礼我收下了。我很满意。”伍丰点头答道。

    “伍家老你误会了,这只是提亲礼,可不是聘礼,聘礼咱们都还没开始谈呢。”柳媒婆笑着摇头道,一顿后,她直接进入主题问道:“不知道伍家老爷子对聘礼有什么要求?”

    “不是聘礼?”伍丰听见这句话就惊呆了,接下来柳媒婆再说什么他就听不见了。他转头看向楼沧溟,再次重复的问道:“这不是聘礼?”

    “不是。”楼沧溟确定的回答。

    伍丰呆呆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这是楼家和楼沧溟对他女儿的重视,他不能拒绝。他转头看向媒婆,人还有些发愣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不知道伍家老爷子对聘礼有什么要求?”柳媒婆始终笑脸以对。

    “没有,我没有任何要求。”伍丰立刻摇头道。他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更何况那“提亲礼”已经厚重到他都快要受不了了,再加上镇上作坊的那间铺子,他哪里还敢有什么要求啊。

    柳媒婆闻言后不着痕迹的看向楼沧溟,后者朝她轻轻地一颔首,她便也放心的跟着点头应道:“好,那么聘礼就由侯府这边随心意准备了。接下来是定亲与成亲的日子,不知道伍家老爷有没有中意的日子,希望什么时候办喜事?”一顿,她含蓄的把准新郎官的意愿借侯府之名说了出来,“侯府这边是希望愈快愈好,毕竟二少爷的年纪也不小了。”

    伍丰不由自主的看向楼沧溟。

    楼沧溟立刻见缝插针的扮可怜。“伍大叔,我都二十了,跟我同年纪的人,孩子大多都能打酱油了,就我还没成亲。”他说完还露出了“你就可怜可怜我”的可怜模样,让同来的柳媒婆和侯府下人一个个都瞠大双目,露出犹如见鬼般的神情。

    这位二少爷平日不苟言笑,沉默严肃的模样总让人不由发怵,可以说是相比侯爷和世子爷的威严都不遑多让。结果,谁来告诉他们,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简直就是触目惊心啊!

    由此可看出二少爷对这门亲事的看重,以及对伍丰这位准岳父的亲近了。

    众人在心里纷纷得此结论,对伍丰这个山野村夫也不敢再有一丝一毫的轻视之意。

    “沧溟,不知道侯爷和你爹娘对这事有没有什么看法?”伍丰问道。

    “当然是愈快愈好,最好能在年前成亲,不然来年我又得长一岁。”楼沧溟毫不犹豫的说道,假传圣旨。

    “这距离过年也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会不会太匆促了?”伍丰眉头轻蹙,犹豫的说。

    “当然不会。”楼沧溟斩钉截铁的回答。“我从回家后就开始准备和青灵成亲的事,至今都三个月了,再加接下来的三个月,算来也有大半年的准备时间,绝对不会太匆促。”

    “可是我这边什么都还没准备。”伍丰皱眉,有些舍不得女儿这么快出嫁,尤其还是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大叔什么也不需要准备,包括新娘子的嫁衣我都已经请了京城里最好的绣娘缝制了,大概下个月初就会送过来。”楼沧溟迅速道。

    伍丰闻言,脸色不善的沉声质问:“你怎会知道灵儿衣裳的尺寸?”

    楼沧溟一愣,失笑的回道:“大叔忘了奶奶在您这住了有小半年的时间了吗?青灵衣裳和鞋子的尺寸大小自然都是奶奶告诉我的。”

    伍丰呆了一下,面色顿时有些讪讪的,知道自己这是闹了笑话。

    “咳,原来是老夫人告诉你的。”他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后,言归正传的正色道:“虽然你这么说,但我觉得还是明年三月再成亲较好。那时春暖花开气候宜人,也好办喜事。”

    “三月?”楼沧溟整张脸都垮了下来。“大叔,这会不会太久了?”

    柳媒婆见状赶紧出声说:“老爷子说的没错,三月的确是个好时节,不过却比不上过年这样的好日子啊,年前成亲那可是双喜临门。”

    这可是她表现的好机会,再不好好展现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将这事摆平,那她这个媒人婆就太失职了。

    她口若悬河的说:“俗话不都这么说吗?有钱没钱,娶个娘子或嫁个夫婿好过年。年前成亲不仅是双喜临门,还能让小两口一起过个好年,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况且这大过年白天都热热闹闹的,晚上却得一个人躺在冷被窝里思念心上人,那可不是折磨吗?老爷子,我柳媒婆做了十几年的媒婆,你可要相信我,年前若有好日子的话,年前成亲真的要比年后成亲好啊。”

    楼沧溟默默地给了柳媒婆一个赞许的眼神,暗自决定倘若她能说服岳父大人同意让他和青灵年前成亲的话,他肯定会包份厚厚的媒人礼感谢她。

    伍丰被柳媒婆这么一说,顿时间又犹豫了起来……

    先不管屋里男女双方的人在为年前还是年后成亲的事拉锯、犹豫不决着,屋外贴在大门上和趴在窗口上偷听、偷看的村民们都要吓呆、惊炸了。

    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济安侯府?侯府?侯爷?这……这是他们听错了吧?

    可是一个人耳朵出问题听错也就罢了,怎么可能几个人都听错了?

    几个一起贴在大门上偷听的人面面相觑了半晌,其中一个忍不住出声问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他们说什么侯爷、侯府的,你们说我是不是听错了?”

    “我好像跟你一样也听错了。”石头干笑道。他也是偷听者之一。

    “听错什么啊?我也听见了!”偷听者陈老三低声道:“那个媒婆不只一次提到侯府,还说什么济阳城济安侯府家的二少爷,她指的该不会就是楼兄弟吧?”

    “什么不会?就是楼兄弟!”趴在窗口偷看的人不知何时也凑过来参与讨论。“你们在这里是没看到媒婆带来的提亲礼,整整两箧子的金银珠宝啊,简直都要晃花我的眼了。这济安侯府还真有钱!”

    另一个偷看者也出声说:“真没想到楼兄弟会有这么吓人的身分,侯府二少爷啊,光是听这名号就觉得很了不起。不过那侯府是多大的官啊,比县老爷还要大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侯府不是官那是贵人,贵人自然比县老爷还要大了。”有人说。

    “这么说楼兄弟比县老爷还要厉害喽?”

    “那是肯定的。”

    “真是没想到青灵妹子也有这一天啊。”有人感叹道。

    “是啊,谁想得到呢?简正浩那家伙以为自己读了几年书,考上那什么举人的就瞧不起人,嫌弃伍家人配不上他了哼,他那个举人有比县老爷大吗?有比县老爷厉害吗?这回青灵妹子要嫁的楼兄弟可是比县老爷还要厉害的人,他比得上人家吗?”

    “不说嫁得好这事,就说过去这一年伍家的变化,我看简家人早就把肠子都悔青了。”村民们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这么在伍家院子里和大门外议论纷纷。虽然他们大多搞不清楚侯府所代表的真实身分与意义,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知道侯府很厉害、比县老爷更厉害这一点。

    这事传得非常快,不仅虎谷西村的村民在最短时间内都知道了这件事,连东村都在西村人有意传播这消息之下也一传十,十传百的迅速传开,传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整个虎谷村为此都轰动了起来。

    哇哇哇,伍青灵的命怎么会这么好啊?第一次成亲嫁了个秀才,第二次成亲竟嫁进了侯府!

    虽然说伍青灵第一次成亲的结局是被夫家休离抛弃了,但谁又能想得到她大归回娘家之后不仅替伍家开了作坊、赚了大钱,还替自己找到一个比简正浩那个秀才前夫还要好上数倍的对象再嫁呢?

    看看楼沧溟,人家是侯府的二少爷,长得玉树临风、美如冠玉,有好相处的家人——奶奶和妹妹,又有财——一看提亲礼就知道了,他本人也好相处,最重要的是,即便明知道伍青灵嫁过人也不介意,不仅千里迢迢请了媒人,还带了重礼来提亲,这样的乘龙快婿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简家、简正浩拿什么跟人比?

    这事该怎么说呢?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还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总之就是好人有好报啦!

    伍家这对父女都是朴实、热心肠的人,当初被东村简家人这样对待,真是把他们西村人给气坏了。

    简家那对母子真不是人,把人利用完了就一脚踢开自个儿进京去享福,他们虎谷村有史以来还没见过这么无情无义的人。

    不过没关系,老天有眼,让好人有好报了。

    现在他们最想看的就是,简正浩那厮在听见前妻再嫁,并且还高嫁进侯门这消息时会不会吐血。

    唉呀,这事光是用想象的就让人觉得解气,觉得激动啊,哇哈哈哈……

    张小小小心翼翼溜进伍青灵在作坊里工作的地方,伸手拉着小姐的手小声说:“小姐,你跟我来。”

    “小小,你这是做什么?要拉我去哪儿?”伍青灵有些莫名其妙。

    “嘘,小声点。小姐跟我来就知道了。”

    张小小像是作贼般的模样让伍青灵觉得有些好笑,但她还是顺着她,跟着她走,想看这丫头在卖什么关子,要带她去哪里、做什么?

    张小小拉着她偷偷摸摸的从作坊侧边的小门出了作坊,然后朝作坊后方的林子走去。

    进到林子里,张小小就松开了她的手,然后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之前,她就看见楼沧溟从前面一棵大树后头走了出来,对着她扬唇微笑。

    伍青灵也忍不住微笑了,大步地走向他,早忘了张小小的存在。

    当然,机灵的小丫头也早就溜到林子外头去把风了,才不会待在这里打扰小姐和二少爷谈情说爱。

    来到楼沧溟面前,伍青灵满脸喜悦的问他,“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向你提亲,”楼沧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

    “我知道。”伍青灵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一些,她说:“我问的是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还让小小这样偷偷摸摸的带我过来?”

    楼沧溟上前一步,伸手轻轻地碰触她的脸,温柔地凝视着她说:“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不过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伍青灵脸色微红。算起来他们也有四个月没见而了,嗯,当然不算她稍早躲在门帘后偷看他这事。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吗?”楼沧溟露岀无奈的神情轻声叹息道:“因为你爹不让我见你。”

    伍青灵呆了一下,惊讶的脱口道:“怎么会?”

    “谁知道,只说成亲之前不许见面,这是规矩。”楼沧溟一脸无奈道。“我从没听说过这规矩,这是你们虎谷村特有的规矩吗?”

    伍青灵眨了眨眼,呆呆地想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间恍然大悟的轻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她却又有些心酸了起来。

    “在笑什么?”楼沧溟问她。

    她先回答他前一个问题,说:“不,这是一个疼爱女儿,舍不得女儿就要嫁给个臭小子的父亲的规矩。”说完她已红了眼眶。

    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起伏,楼沧溟故意用轻松语气开玩笑的问她,“我是臭小子吗?”

    “想娶人家父母亲捧在手心里的女儿的家伙都是。”伍青灵点头答道,感觉眼前的视线突然模糊了起来。

    “欸,别哭。”面对她突如其来的眼泪,楼沧溟有些手足无措。

    只是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伍青灵的眼泪反而掉得更快了。

    楼沧溟急忙伸手替她拭泪,却怎么也拭不完她源源不绝的泪水,无奈下他只能将她拥进怀里,用宽大的怀抱容纳接收她所有的泪滴。

    他拥抱着她,轻轻地抚着她的背,用安抚的语气与坚定的决心对她承诺道:“我会对你很好的,好到让岳父大人永远也不会有后悔将你嫁给我的一天,我会像岳父一样将你捧在手心里,像岳父一样呵护你、保护你、疼爱你,青灵,你一定要记住,你对我来说更胜于一切,包括我的性命。记住了吗?”

    “你不要哄我。”伍青灵窝在他胸前沙哑的说。

    “这不是哄,是我的肺腑之言。”

    “我觉得比较像是甜言蜜语。”她嘟囔的回嘴道。

    “我不会甜言蜜语,说的和做的向来都是实话和实事。”他再次认真道。

    “这不就是甜言蜜语了,还说不会?”她在他胸前低声回道。

    楼沧溟哭笑不得的松开她,低头看着她揶揄道:“不哭了?有心情和我开玩笑,看样子是没事了?”

    “谁和你开玩笑了?”伍青灵嘟嘟囔囔的说,有些不好意思的枺去脸上残留的泪水,又吸了吸鼻子,嘟了嘟嘴。

    楼沧溟突然觉得这样的她很可爱,心里也软成一片。他再次伸长手臂将她拥进怀里,然后低头亲吻着她的秀发。

    “真希望时间能过快点,明日就到腊月二十七,这样以后咱们就能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必再分开了。”他叹息道,想到一会儿又得离开她回济阳准备婚事就觉得万分难受与不舍。

    伍青灵没有出声附和,反道:“我希望时间能过慢点,愈慢愈好。”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楼沧溟闻言忍不住用力的箍紧她一下以示惩罚。

    “我不是没良心,而是害怕。”伍青灵推了推他,试着从他怀里挣脱开来。

    楼沧溟顺势松开手,出声问她,“害怕什么?”

    伍青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才缓声开口道;“你回济阳一去便是四个多月的时间,除去来回花在路上的时间,余下的应该都是在想方设法说服你爹娘同意咱们的婚事吧?由此可知,你爹娘有多么的不待见我,你说我能不害怕吗?”

    楼沧溟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不想欺骗她说没这回事。不过这件事在一个月前他或许还会为此担忧烦恼不已,现在却不需要了。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柔声说:“你不需要太害怕,因为咱们成亲后只会在济阳待几天,之后就会离开济阳回到这里来定居,你只需要忍耐几天就行了。”

    伍青灵难以置信的瞠大双眼瞪着他,“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她无法置信,这话他之前也提过,但她始终未当真。

    楼沧溟摇头。

    “但是这怎么可能,你爹娘怎么可能会同意你这么做呢?这不可能。”伍青灵难以置信的不断摇着头。

    如果他们是生活在她上辈子的现代世界里,他这做法倒是没什么,但是他们现在是生活在一个以孝治天下,以孝悌为一切道德规范的古代世界里啊,又怎能容许他做出违背父母之意,弃父母而去的事情呢?

    突然之间,她恍然大悟到一件事。她盯着他严肃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爹娘是不是不同意咱们俩的婚事?”

    “没有。”楼沧溟答道。

    “你别骗我。”伍青灵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眼睛。

    “我没有骟你。”楼沧溟也直视着她,语气平缓地对她说:“我不否认我娘一开始的确坚持不同意这门亲事,但在我出发来此之前她已经点头首肯了,不然腊月二十七我要如何迎娶你进门?”

    “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可能会同意在咱们俩成亲之后,让咱们到这儿来定居的事,你别骗我。”伍青灵肯定道。

    楼沧溟脸上迅速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神色,而后又迅速趋于平静。他说:“这件事不需要他们同意。”

    伍青灵疑惑的看着他。

    楼沧溟没等她开口问便平铺直叙的对她说:“奶奶很喜欢虎谷村这里宁静自在的生活,打算以后有空闲就来小住一段时间,可是总不能每次来都打扰你爹这个亲家,想来想去只有在虎谷村置产,买一块地、建个小山庄方便行事。

    “你原就是虎谷村村民,这事一旦确定,我们两夫妻自然当仁不让要负起建庄的责任,等山庄建成后也不能没人留守在此,奶奶来此小住也需要有人照顾与陪伴,我们理所当然是不二人选。”

    伍青灵望着他,心情既复杂又震惊。光是从这件事来看就可以看出他爹娘肯定非常非常反对这门亲事,而且非常非常的不满意她,也不知道他过去几个月是怎么过的。

    过去几个月来,他肯定很难受吧?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依约前来提亲,并且为了维护她,殚精竭虑的做出婚后离开侯府的打算。他到底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还为她做了多少事,又为她牺牲了些什么呢?

    心在瞬间软得一塌糊涂。她看着他,情到深处的对他柔声告白,“楼沧溟,我爱你。”

    这一刻她终于确定自己没爱错人,也没交错心。

    这一刻她决定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她都会陪他一起解决问题,一起并肩前行,不离不弃,生死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