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唐筠添财医妃 第七章 努力攒钱当金主

添财医妃 第七章 努力攒钱当金主

作者:唐筠书名:添财医妃类别:言情小说
    一眨眼,江婉霏在太子府已作客一个月有余,这一个多月的日子里,李新把她当成贵客款待,平日三餐鸡鸭鱼肉少不了,哪里有好吃的茶点就天天让人带回来,看到奇珍异宝就往她手上塞,而这太子府上下也照着李新的要求,谁也不敢得罪江婉霏这个贵客。

    什么也不用做,成天只需吃喝玩乐,某日,江婉霏因为怀念现代的日子,换上穿越时穿来的那套衣服,才发现衣服变紧了,她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决定要找些事情做。

    想了许多,她还是觉得替人看病最适合,虽然在太子府吃喝都不用银两,但若在这里找不到回去的法子,她还是得到别处去找,届时仍旧需要用到银两,为了届时所需,她决定替人看病攒银子。

    但太子府上上下下都吃好没烦恼,一个个身强体壮,根本不需要她,想了许久后,她决定到外头摆摊看诊。

    没想到她向李新提出这个要求之后,李新竟然买下街上的一间铺子,替她开了家江非医馆。

    这不就是她在现代的希望吗?有朝一日能开家自己的诊所,没想到这个心愿竟然是李新替她完成的。

    看着崭新的招牌,她十分感动,险些哭了。

    “不喜欢吗?”李新看她脸臭臭的,以为把她惹恼了,有些紧张,“不喜欢可以修改……”

    “喜欢。”江婉霏打断李新的话,坦诚地说:“只是太子爷对草民太好了,草民无以为报。”

    她的话让李新忐忑的心安定了下来,“我说过,我的命是你救的,所以从今尔后,只要不是违法之事,你有任何需要,我都会满足你。”

    “太子就不担忧我给你出难题?”

    “哪怕你要天上的星子月亮,我都会给你想方设法。”李新宠江婉霏宠得毫无极限,这在旁人看来其实是很没道理的。

    皇后在太子府里头安排了眼线,这眼线本就是太子府里的丫鬟,现在被安排伺候江婉霏,江婉霏到哪她便跟到哪,所以李新与江婉霏的互动她全看在眼里。

    在这丫鬟看来,太子看江婉霏的眼神就好像一个男子在看自己心爱的姑娘,不怎么正常的。

    可这事她不敢向皇后禀报,因为她知晓会出大事,太子有断袖之癖,这种事情传出去,恐怕连她都要被灭口,且她不敢张扬还有个因素在,这个把个月里,她成天和江婉霏相处,发现江婉霏是个不错的人,没架子,什么事都不让她帮忙做,有好吃好喝的都会分她一份。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所以她向皇后禀报的事情也就有所保留。

    江婉霏听了李新那番话后很不好意思,她总觉得李新对她的态度很暧昧,就像在宠爱自己的女人,他对她的好她全感受到了,也有些心动,但想到自己的来处,想着自己可能随时会离开,她根本不敢轻易付出情感。

    当然她更怕是自己会错意,李新可能真的是在报恩,万一真是那样,她又付出了自己的情感,那就更惨了。

    再说了,她现在可是女扮男装,李新若真的把她当对象,那也不是真正喜欢她这个女人。

    为今之计是快点找到回去的法子,让一切恢复正常。

    开医馆替人治病,除了可以多赚点银两当盘缠,还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说不定能在其中获得些许启示,或者遇到关键人物。

    “发什么愣?”李新靠近她,近到几乎能嗅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

    他喜欢她身上的气味,很想一直一直停留在她身旁。

    其实连他都没料到自己会如此喜爱她,喜欢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但他感觉得出来,江婉霏似乎刻意在与他保持距离,这令他有些泄气。

    像现在,他一靠近,她就故意拉远距离,假装忙碌,从不把视线放在他身上。

    “你可以跟木工师傅说说你的习惯与喜好,让木工师傅替你量身打造属于你的医馆,这里里外外,都可以依照你的喜好去整修。”

    “谢谢,简单就可以了,不需要太过华丽,看病的地方是要让病人舒适安心的。不过我倒真想与你打个商量,我可不可以从你的庭院里搬几盆盆景过来?”

    “我说过,你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你想要什么盆景,就直接让人帮你搬过来,无须问我。”

    他陷太深了,若有朝一日她回去了,他该会多伤心啊?

    这样发展下去,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她自己,恐怕都不是好事,看来她得动点脑筋让他对她死心才行。

    三日后,江非医馆开张了,医馆一开门就迎来了一个病患,这病患一进诊间,江婉霏当场傻住了。

    这病患长得很像她以前大学里的一个老师,那个老师平日就喜欢做和太空有关系的研究,不太与人打交道,也不爱说话,大家都叫他怪博士,因为她也对太空有兴趣,所以选修过他的课程,他教学很认真,也很会教,那学期她学到不少知识。

    “不看病吗?”

    “喔……好……”江婉霏回了神,一脸尴尬地问:“您哪不舒服?”

    男子指着自己的头,说:“这里。”

    “怎么个不舒服法?是闷痛还是抽痛?”

    “我一直想不透一些事情,你是大夫,应该可以回答我一些问题吧?”他认真询问。其实他也觉得这大夫很像他以前的一个学生,那学生听课十分认真,笔记和报告也做得

    十分详细,虽然只是个选修生,但他对她印象很深,因为那女孩是学医的,却跑来选修他的课,还说她相信有外星人存在。

    为何会在这里遇到一个长得如此相似的人,这挺耐人寻味的。

    这几日见这名大夫在这医馆进进出出,所以一开幕他便决定过来瞧瞧。

    “如果是关于身体状况的,我知道的一定会回答。”

    “也算是身体状况,就是不知道大夫相不相信前世今生?”

    江婉霏愣了一下,心底冒起了一个疑问,她不明白这个像怪博士的男子为何会问她这个问题,感觉怪怪的,但她还是点头回答了问题,“信。”

    “那大夫相信人的灵魂会出窍吗?”

    “相信。”

    穿越这种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了,还有什么是不存在的?自从穿越之后,她便相信冥冥之中是有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存在的。

    “所以你也相信人会穿越到不同的世界去吗?”

    还好她看诊的时候是不许旁人在旁边的,要不然这对话肯定会吓到别人,不仅会令人怀疑,还可能被当成了疯子。

    但冲着这男子的问题,她确信他就是她所认识的那位怪博士。

    “您是康柏是教授?”

    “所以你是江婉霏?”

    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同时穿越到这世界来,缘分也太奇妙了,这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挺叫人感动的。

    因为要隐瞒身分,有话不能说,一直以来她都挺闷的。

    “您怎会在这里?”

    “都是研究惹的祸,某日我正在研究一台可以缩短飞越星际距离的无人机器,没想到突然爆炸,之后我就出现在这里了。你呢?怎么也在这里?你是中医系的,所以应该不是做什么研究才跑过来的吧?”

    “不是,我是追着一个很像我失踪姊姊的身影而来的。您方才说您是做研究的时候因为爆炸所以来到这里,也就是说,您的研究很可能能够开启空间之门是不是?”

    “我也是那么想的,但试了几回都没能成功。”

    “继续试啊!”

    “哪有那么容易,做研究要花很多银两的,我要专心做研究,攒不了银子,常常过得有一餐没一顿的,又怎么能心无旁鹜地做研究呢。”怪博士叹着气说道。

    江婉霏认为这是老天爷特地做的安排,怪博士是她回去的一个大希望。

    “让我帮您吧。”

    “你要帮我?”

    “攒银子的事情就让我来,但是请您带着我一起回去吧。”

    “好!我们就一起回现代去,在这里,我成天被当成疯子。”

    关于道点,江婉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在现代好像也有人把怪博士当疯子,但她淸楚他不疯,只是怪。

    “您就专心研究,有什么需要只须跟我说一声。”

    “那可不是三、五十两能办到的,说不定得花上几十万两甚至更多,你确定能攒到那么多银两?”

    “这您不用担忧,您只管专心做研究,攒银两的事情就让我来伤脑筋就成了。”江婉霏边说边从她的抽屉拿出上回皇后送给她的金元宝,送到怪博士面前,并说:“这些您先收着,您把现在住的地方告诉我,我会抽空帮您送银两过去。”

    拿着金元宝,怪博士有些不安的说“我先申明,我没有十足把握能找到回去的法子,你也看到了,这世界和我们是不同的,这里要什么没什么,相当不便,所以你若后悔了,现在可以退出,我不会勉强你。”

    “我不会后悔,一定会支持您到最后,您安心做研究。”

    银子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她攒钱的主要目的,是因为知道要找到回去的法子肯定要用到银子。

    现在她把希望都寄托在怪博士身上,哪怕她给的银两石沉大海,她也绝对不会后悔。

    为了攒银两,江婉霏真的是卯足了劲,她不只是看诊,还制作各种药膏,有跌打损伤用的、有过敏抹的,以及美容护肤用品。

    凭借着和太子的好关系,很多大富大贵的官爷和士绅都上门找她看病,接着连他们的夫人也来了。

    她趁此机会推展自己研发的各种药膏以及美容护肤用品,女人爱美是天性,所以在官夫人们之中,美容护肤用品自然比较受欢迎。

    清朝时,慈禧太后爱用的玉容散相当知名,到现代还有人用同样的配方保养,但并不见得每个人使用玉容散都能变得水当当,她会视每个人的肤质不同,在这个方子上做比例与成分的调整。

    她还研发出一款焕肤水,这些美容护肤圣品比看病好赚,爱美的女人古往今来皆一般,东西好用就开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她的焕肤水就销售一空。

    李新进宫见皇后时,皇后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下次进宫带一罐最近很受欢迎的焕肤水给她,所以一出宫他就直接过来找江婉霏。

    当他对江婉霏说要焕肤水时,江婉霏无奈的摇头说:“没了。”

    “没了?”李新听了眉头马上皱起来。

    “卖光了。”

    “那就再做。”

    “上次我要你帮我试用和推广,你跟我说什么?你堂堂太子爷,怎么能做那么丢脸的事情,现在跑来要焕肤水做什么?”江婉霏忍不住挖苦他。

    起初她还期望着李新能替她推广一下,毕竟他是太子爷,只要他拿去向那些朝廷官员推销,销售量应该会比她自己卖还要好,但他拒绝了,为了顾及他太子爷的面子。

    “现在我愿意试用和推广,快做给我吧。”

    “没材料怎么做?”

    “要什么材料,你告诉我,我去帮你采买。”

    “藜麦,你要是能买到,我就做给你。”她很爽快的说道,因为她觉得李新不可能买到。

    在现代,藜麦起初不受重视,直到营养价值被研究出来,遂成为新宠。在这里,它也一样不被重视,根本就没人会采。

    先前在城中游玩时,她偶然发现黎麦的踪迹,花了很多时间摘来,但数量不多。她用古法蒸馏萃取了藜麦蒸馏水,用这蒸馏水做了黎麦焕肤水。

    “我去替你找来,你等着。”

    李新为了找这所谓的藜麦,不只前往皇宫的医药署,还派人深入民间药铺采买,但忙翻了天也没找到江婉霏说的黎麦。

    两日后他又出现在江婉霏的医馆,江婉霏正在替人看诊,便让他候着。

    江婉霏最近名声显赫,来找她看病的官员多了去,所以李新一进医馆就有一堆人认出他来。

    听到江婉霏让李新候着,有些官员怒了,喝斥江婉霏,“你区区一个民间大夫,竟敢嚣张地让太子候着,太放肆了!”

    对对,她只是区区一个民间大夫,地位卑微,但也不知道是谁来找她这卑微的民间大夫看诊呢!

    “外头看病的人大排长龙,不请太子候着,难道要让排队的病人候着?事有轻重缓急,人有先来后到,请问太子爷,我有做错吗?”

    来这世界以后,她最讨厌的就是随时有人会对她大小声,好像大家地位都很崇高,就她这个民间大夫最卑微。

    “江大夫说得极是,你们学着点,别总仗势摆架子。”李新借机训诫了那些官员们一记。

    这也算是机会教育,虽然大乘国泰民安,官员们也算得上清廉,但官架子多少是有的,难免会出现这种官大优先的想法。

    他很了解江非的个性,她是那种人人平等的推崇者,到她面前病人都是同等的,不管你官混得多大,一律排队等候便是。

    他也乖乖候着,静静的在诊间外看她替人把脉看病,看着她神准的下针,看她认真埋头开药方,看她不厌其烦地叮嘱病人注意事项,那认真仔细的模样叫人忍不住看得入迷。

    但当她开口要价的时候,又让人觉得她称不上是个仁医,要真是仁医,就不会把钱财看得那么重要了。

    对穷人大方,对富者枢门,她的收费真的十分两极。

    他看几个朝廷索价时略微变脸,但碍于他在场,那些人最终只能摸着鼻子自认倒霉。

    他猜想,若他不在场,说不准会有人翻脸翻桌。

    好不容易等到病患看完,他才进了诊间,“你很缺银两吗?若真缺,我可以给你,你无须开高价搞臭自己的名声。”

    “我搞臭自己的名声了吗?”她不以为意的反问。

    “你看病收价昂贵,而且非常两极,很多人心底很不是滋味。”

    “我拿刀架着他们来看病了吗?没有啊,心底不是滋味的人可以找别人看病,我没强迫他们来我这,至于你说的两极,其实也没有,只是我愿意让那些没银子看病的人无期限欠款,这有犯法吗?”

    这一听,李新也觉得挺有道理的。

    她一开始便与对方说明了,她替人看病很昂贵,愿意看的再留下,不愿意可以离开,你情我愿,本就没什么好埋怨的。

    “好,我承认你说得有理,这事我就不再多言。说说藜麦吧,你究竟是从哪家药铺买到藜麦的?我从皇宫的医药署找到龙阳城各大药铺,始终都没找着,也根本没有人听闻过黎麦这种东西。”

    “买不到很正常,没听过不代表不存在,这样吧,明早你陪我去趟东城郊外,我就剩那处没去找过,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找着。”

    “东城郊外没药铺。”“我没说我要去药铺。”

    “那还能去哪?那儿是山区,你该不会要去山里找吧?”

    “就是去山里找。”江婉霏回以慧黠的一笑,这一笑让李新的心被绑得更紧,也陷得更深。

    她很美丽,笑容很勾人心,双眼让人望着便不想移开目光。

    翌日一早,江婉霏和李新天未亮就起程出发前往东城郊外。

    龙阳城东边近山,日出之向,一出城他们便看见旭日东升,这是李新特意天没亮就把江婉霏叫起床的用意,他想让江婉霏看看旭日东升时的美景。

    果然他猜得没错,江婉霏看起来相当喜欢,她神情专注的看着冉冉升起的旭日,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甜笑,看起来满脸的幸福。

    “这里的日出真的很美。”江婉霏忍不住赞叹。

    “你喜欢,以后我可以时常带你来。”

    为了不让人打扰,李新刻意让龙武等人待在一里外,他独自带着江婉霏上山来看日出,此刻这氛围很适合培养情感。

    但他才刚要开口,江婉霏突然收起笑意,转头说:“我得替人看病呢,哪有闲功夫成天往山上跑,再说了,我们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你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了吗?”

    目的是顺道,他真正的用意还是要带她来游山玩水培养情感。

    但不能直言。

    “没忘。”

    江婉霏小时候过了一段苦日子,所以不怎么懂得浪漫,对游山玩水的兴趣不大,看到美景的感动持续不到十分钟,她就想起了来此的目的。

    “我跟你说,藜麦可能会长在杂草中,找的时候得仔细些,这是藜麦的样子,你瞧瞧。”她从布包中拿出一些黎麦种子递给李新,为了培植,她有留些下些许成熟的种子。

    看着手心放着的藜麦种子,李新觉得很新奇,“你就是用这小东西提炼出护肤圣品的吗?这东西真有那么神奇?”

    “虽不能说是神丹妙药,但它既可内用当食物,也可外用当美肤原料,价值确实是颇高的。”

    “这能吃?”李新一脸怀疑的问着。

    “当然可以。”

    李新就要直接放进嘴里嚼了,江婉霏适时制止他往嘴里塞,“这个得去皮煮过才能食用,而且我们连做藜麦焕肤水都不够用,不能拿来吃。”

    到现在连一株藜麦都没看到,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找到藜麦,数量不足,就蒸馏不出藜麦焕肤水。

    “可惜了,既然这东西价值如此之高,就该多加种植增加产量,不该令它埋没在杂草堆中才是。”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特地留下些许种子。”

    “我命人认真找寻,肯定能找到其他藜麦的。”

    经他这一说,江婉霏才发现这里只有他们两人,龙武以及那群一直紧跟在他们后头的兵将都不见纵影了。

    “龙武将军他们人呢?”

    被她这一问,李新有点作贼心虚,他有私心,不想有人打扰,才会让人离远点。

    “他们马上会到。”说着,李新发出了用来传递讯号的烟火。

    烟火射向空中,在一里外的龙武等人一听到爆竹声,马上朝他们所在的方向快速前进。虽然江婉霏觉得李新的行径怪怪的,但她不是个多疑之人,加上知道李新对她无恶意,所以没细问。

    眼下对她来说,最重的是快点找到藜麦好做焕肤水。

    很快的,龙武等人策马赶到,李新对众人下令,让所有人分头去找藜麦。

    每个人看了一眼藜麦的长相,就开始在杂草丛中寻找藜麦的踪影。

    之前江婉霏自己带了个丫鬟到其他地方找藜麦,因为人手不足,找得挺慢的,而且范围也小,现在多了一群人手,很快就传来捷报,真是人多好办事。

    因为量少,即使只找到一株,江婉霏和李新还是很感动,但更叫她感动的是,高高在上的太子爷竟然也跟其他部靥一样,在杂草丛里寻找,他真是她见过最没架子的太子。

    她被自己的想法搞得想笑,她也就见过这么一个太子,说什么是她见过最没架子的太子,真是很搞笑。

    李新抬头时,恰巧瞥见江婉霏一个人在傻笑,“有何开心之事吗?”

    傻里傻气的一面被撞见了,江婉霏十分羞窘,但她还是故作镇定的找了台阶下,“找到黎麦,不值得开心吗?”她特地拿起士兵摘来的第一株黎麦,以资证明。

    “值得,大伙认真些,晚上烤山猪喝酒庆祝!”

    “谢殿下!”众人闻言纷纷开心大喊。

    为了一株藜麦烤山猪庆祝,这普天之下,大概只有这个李新做得出来吧……

    不知道怎地,江婉霏也心动了,为一株藜麦烤乳猪喝酒庆祝,听起来就挺豪迈的,她这辈子大概也只能经历这一回吧。

    皇宫内院,皇后寝宫前的花园凉亭里坐着一群贵气的女子,包含皇后、几个皇帝的宠妃,以及达官显要的夫人们。

    这聚会是皇后所举办的,目的是要让众人联络感情,通常是抚琴、绘画、喝茶、品尝点心,再不就是讨论如何保养皮肤、如何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美丽。

    说到美,这些高贵的女子个个兴味浓厚,为了抓住夫婿的心,这些女子无不卯足了劲让自己保持青春美丽。

    但要青春永驻还得靠外在的细心呵护,所以江非医馆的藜麦焕肤水就成了她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了。

    藜麦焕肤水缺货了,大家自然想到皇后,因为大家都知道江非是李新的救命恩人,李新花大笔银子替江非开了医馆,两人交情匪浅,所以一个个都猜想,皇后这边肯定有存货。

    “皇后姊姊,您应该也有这瓶青春不老水吧?听说江大夫是太子爷的救命恩人,与太子爷交情极好,想必他一定送给您不少护肤圣品吧?臣妾的快用完了,不知道姊姊肯不肯割爱一瓶给妹妹呢?”说话的是平常最爱漂亮的银贵妃,她怕自己老了会被皇帝冷落,所以成天往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就希望能青春永驻。

    皇后听了可呕了,她到现在连一瓶藜麦焕肤水都拿不到,这些人却已经快要用完了。

    之前受沈明挑拨,皇后对江婉霏心生芥蒂,现在对江婉霏印象更差了。

    “妹妹应该知道,这青春不老水很抢手,缺货缺得紧,我这也没存货了,但太子说了,江大夫会把最新品送过来,届时我再帮妹妹问问吧。”

    这话说得让这群爱美的贵妇们真是羡慕忌妒恨哪!

    藜麦焕肤水真的很缺货,她们让人去订货,可是始终没有下文,结果还是皇后有能力,说要就能要得到。

    “皇后娘娘可也要记得我们啊,江大夫的青春不老水真是有银子也买不到,我们真担心自己好不容易得到改善的肤质又变糟了!”

    说话的是脸上有些疮疤的官员妻子,年轻时吃了苦,伤了虏质,用了江婉霏的藜麦焕肤水之后,皮肤明显变得光彩了些,所以马上派人去订货,可捧上了大把银两还是买不到焕肤水,真是急煞了她。

    “我再帮你问问。”

    这些人真是过分,要她们捐款救助难民,一个个喊穷,说要买护肤品,大把大把银子都拿得出来。

    更过分的是,还当着一瓶都拿不到的她面前这样大肆厥词,皇后越听心底越恼。

    她恼的是儿子像被抢了,找江非的时候多过问候她这个娘亲;她恼的是江非来到京城也不知道要拜码头,拿她皇儿的银子开医馆,竟没替她留一罐藜麦焕肤水,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她心里苦,却不能张扬,这令她更呕。

    “本宫乏了,你们可以留下继续闲聊,本宫要先回寝宫。”

    “这么早歇息?皇后娘娘,臣妾带来的糕饼您都还没品尝呢,这可是臣妾的女儿特地做给您的。”说话的是潘相爷的夫人,潘相爷想把女儿嫁给太子,所以让妻子常来皇后这边联络感情。

    “改天叫她自己带过来,我很久没见到她了。”

    “当然当然!臣妇一定让她亲自来向皇后娘娘问安。”

    “好了,你们聊吧,我先回去歇着了。”

    “谢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慢走。”

    送走了皇后,女人们开始交头接耳,猜测着,“皇后娘娘是不是不开心?”

    “你也看出来了吗?”

    “我听到消息,好像是太子爷没替皇后娘娘买到藜麦焕肤水。”

    医馆出入者众,李新往医馆跑,与江婉霏的对话多少会被闲杂人等给听见,话便这样传出来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哗然。

    “那皇后娘娘刚刚那么镇定,是装出来的吗?”

    声音越压越低,怕传到皇后耳朵里,在背后议论可是会被责罚的。

    “嘘,咱们心照不宣,就等着看结果吧。”说话小小声,可唇角却露出了看戏的笑容,这人是乔淑妃。

    她一直觉得皇后在打压她,对皇后产生了怨慰,因此很想看皇后的笑话。

    这皇宫内院看似和谐,其实内斗依然存在着,谁都想往上爬,期盼着有一天能取代皇后一家的位置。

    但谈何容易,皇帝不临幸,她们的肚皮就没希望怀上龙种,就算怀上了龙种,也未必能像李新那样受皇上宠爱,要动摇皇后一家的地位怕是没那么容易。

    一群人在东城山区找了一圈,结果只找到了五株藜麦,全数收成的数量根本不足以制造一瓶藜麦焕肤水,最后江婉霏与李新商议,决定把这五株藜麦留下来用以播种,找一块农地繁衍藜麦苗。

    虽然忙了一上午也没有找到足够的黎麦,但李新还是决定遵守承诺,今夜要烤猪喝酒庆祝一番。

    但他得先进宫向皇后禀报藜麦焕肤水的缺货状况,应允众人会在傍晚前回来同欢。

    而江婉霏回医馆后没有继续看诊,她假意说要去买药材,其实是拿着最近赚得的银两来找怪博士。

    她踏进怪博士目前下榻的西北破庙,这座西北破庙位置很偏僻,几乎没有人会来到这里,也就没有人发现随着怪博士一起出现的时空机。

    这台时空机是怪博士研究很多年的作品,他设计这台时空机其实是想要以光速前进外星球,没想到没弄好爆炸了,结果来到了大乘皇朝。

    江婉霏第一次看到怪博士的时空机,觉得它一点也不特殊,如果怪博士没事先跟她提过,她势必会怀疑它是否真有穿越的能力。

    “它能动吗?”

    “目前不行。”

    “还缺什么吗?”

    “主要是缺电。”

    “这可伤脑筋了,这时代怎么可能有电。”

    “我的时空机内有配备蓄电池和发电机,这后方正巧有条河流,使用最原始的水力发电或许可行,我正在尝试。”

    听起来很有希望,江婉霏心情再度变得光明起来,“教授,我的希望都寄托在您身上了,我真的很想回家。”

    “你在这里过得不如意吗?”

    “倒也不是,只是很想念亲人,难道您不想念您的亲人?”

    怪博士在哪都是一个人,所以不管是身在二十一世纪,还是处于这古老时代,他都觉得很自在。

    “我无牵无挂的,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江婉霏听了替他感到难过,但又担心怪博士会因此放弃研究,开始紧张起来,“教授,您千万别放弃啊!”

    “放心,虽然我无牵无挂,但我仍想证明时空机真的是可以穿梭时光的,所以我绝对不会放弃。”

    这保证让江婉霏大大松了口气,“辛苦您了。”

    “我一点也不辛苦,醉心于自己所爱的研究,我乐此不疲,倒是你,为了助我研究,拼命攒银两,真是辛苦了。”

    “若能顺利回家,我再怎么辛苦都无所谓。”

    “好,为了让你顺利回家和亲人团聚,我一定会加倍努力让这机器动起来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怪博士对学生是很爱护的,看到江婉霏那么想念亲人,他很想为其出一份力。

    “谢谢教授。”

    “我也得谢谢你,要不是遇到你,我哪能这样优哉游哉的在这里做研究,说不定会因为三餐不继饿死在这里。”

    “不会的,您客气了,以您的知识,开个私塾教教小孩读书,日子依然可以过得自由自在。”

    “私塾,听起来似乎也不错。”怪博士听了忍不住炳哈大笑,但很快就说了,“我的志向可不在那,我一直想去NASA做研究的。”

    “时空机要是能再度回去,NASA求也会把您求去。”

    “哈哈!但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