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嗨,楼下的坏医生 第十一章

作者:花袭类别:言情小说

第七章

夏琦蕾隔天上班就被陈主任叫进办公室里,陈主任说下礼拜一在台南有一场两天一夜,由卫福部主办的医疗座谈会,她被选中代表小儿科去参加。

这种官方的座谈会最是无聊,但也不能缺席。夏琦蕾点点头,就当参加两天一夜的旅游……只是旅游景点很无趣而已。

“你要自己开车吗?”

“不了,回国以后就住在医院附近,车都很少开了。”夏琦蕾回话。

“也好,参加完那么无聊的座谈会再开车回来,一路上打瞌睡也是挺危险的。”小儿科陈主任跟夏琦蕾的父亲是直属学长、学弟的关系,他对夏琦蕾就像是对自家女儿般疼爱。

夏琦蕾听完陈主任对座谈会的评论,抿着嘴笑了笑。

“那我让人帮你把高铁票跟饭店都订好。”陈主任说,他是真心疼爱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

“谢谢。”

“好了,公事谈完了,现在我不是主任,而是你的陈叔叔……”

夏琦蕾开始如坐针毡,当陈主任说他是陈叔叔时,就表示他要开始像妈妈一样叨念了。

“我说蕾蕾啊,你也都二十八岁了,有没有看得比较顺眼的异性朋友?不要每天都只是医院、家里两头跑,偶尔也该出去约个会、喝咖啡、看电影什么的。”

一听到比较顺眼的异性朋友,夏琦蕾就想起昨晚在车上陆之道那突袭的轻吻,她咬咬下唇,那个登徒子!

可他真的是登徒子吗?她认为他轻浮、耍流氓吗?才没有。

她只是、只是觉得他的唇好软好暖……啊,什么跟什么啊!夏琦蕾好想找个洞把自己的头埋起来。

“蕾蕾?呃,蕾蕾,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脸色一下子白一下子红的?”陈主任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应,他狐疑的问。

“我没事。”夏琦蕾赶紧拉回思绪。“陈叔叔,我才二十八岁而已,不急啦。”她佯装看看手表。

“我还得去巡房,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说着,脚步飞快的往后挪。“高铁票跟饭店订好了以后再麻烦通知我,谢谢。”

她飞快的闪出办公室,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礼拜四一大早,夏琦蕾拉着小行李箱搭计程车到高铁站,先在便利商店买了三明治跟优酪乳,然后刷票进站,距离她的班次还有半个小时,夏琦蕾找了个位子坐下来,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平板开始看恐怖片。

看恐怖片是夏琦蕾打发时间的乐趣,她不爱追剧,对爱情偶像剧也不感兴趣。

当列车即将进站的广播响起,夏琦蕾正好吃完早餐,将垃圾丢进一旁的垃圾桶,把平板随手塞进包包里。

车子进站了,夏琦蕾进到车厢,先将行李摆好再找位子。

医院订的是商务车厢,福利还不错,入座后,夏琦蕾又从包包里捞出平板,继续沉浸在恐怖片的氛围里。

她坐在靠窗户的位子,当车厢广播即将发车时,她身旁的位子有人坐了下来,夏琦蕾依旧低着头看恐怖片,不是很在意。

车子启动了,离开月台以后速度加快,但始终平稳,平稳到夏琦蕾看恐怖片看得很入迷,直到耳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演地狱判官的演员太丑了。”

听到陆之道那温煦宛如冬阳的声音,夏琦蕾错愕无比的抬起头。

“你怎么会在这?!”

“我也要去开会。”陆之道面露无辜的说。

“可是你的位子……我是说,怎么会刚好在我隔壁?”如果这一切都是巧合,那也太凑巧了!

陆之道漂亮深邃的眼睛含着笑,他也觉得很凑巧,但他喜欢。

“高铁票跟饭店都是医院行政处帮我处理的。”

显然这次出差,医院的行政人员是一起处理相关车票和房务事宜,他们两个人才会坐在一起。

夏琦蕾想起曾听陈主任提起,这一次医院共有五个科室的医生前来开会,其中三位都选择自行开车,另外一位跟她一样搭高铁。

没料到那一位就是陆之道。

他就坐在她旁边,夏琦蕾顿时有些尴尬,因为自从那晚的亲吻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

只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基本的伪装还是得做,总不好揪着他的领带恶声恶气的问:“你那个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话说回来,他今天打了领带,很好看的素面靛色,但衣着颜色就没多大变化,剪裁合身的衬衫跟黑裤子。

这男人……

“你喜欢看恐怖片?”陆之道接续话题。

“打发时间。”被陆之道打断后,夏琦蕾的注意力又回到平板上,也只能这样了,要不然她真的会开口问他那个吻是什么意思。

“判官太丑了。”陆之道又说。

夏琦蕾斜睨他一眼。“人家这是有根据的,判官丑归丑但好歹一身正气,要不然怎么震慑小鬼,施善除恶?”

“有正气我承认,但谁说判官就不能是美男子呢?”陆之道一手靠在两人相连的扶手上,微微倾过身子看向她的平板,略蹙着眉,模样说有多忧郁就有多忧郁。

他好看的长指再往平板上一指。“阎罗王这么俊美,判官却这么丑,不真实。”

“奇怪,为什么你非要纠结在『判官很丑』这上头?”

陆之道收回右手,手肘靠在扶手上,撑着下颚。“有吗?”

“有。”

“我只是替判官抱不平。”

夏琦蕾一脸莫名的看向陆之道。“你又不是判官,干么替他抱不平?”

陆之道快要冲出口的话被自己硬生生吞下,他总不好说“对,我就是判官,而我跟其他三个兄弟个个都是青年才俊、俊朗非常,气质大度、尔雅不凡”吧?

“没事,你继续看吧。”陆之道转移话题,要夏琦蕾把视线挪回平板上。

可是才看了一会儿,陆之道又有意见了。“这只鬼也未免太神通广大了,连判官也能打败?”

“为什么不行,地狱判官又不是最厉害的。”

陆之道差点又被呛到。“地狱判官或许不是最厉害的,但这个判官也太弱了吧,一个女鬼而已都收拾不了。”

夏琦蕾发现自己没办法看下去了,这陆之道对恐怖片里面的判官非常有意见,时不时的插话,她索性把平板给关起来,不看总行了吧。

陆之道看她将平板关上还打算收进包包里,正扬扬眉想说话,却被人给打断了。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不是坐到我的位子了?”一个漂亮且看起来很干练的短发女性,穿着合身的蓝色窄裙套装、luo色细跟高跟鞋,提着名牌公文包站在他们面前,此时高铁刚靠站,显然这女人是刚上车的。

夏琦蕾看看陆之道又看看那个女人,瞧那女人对陆之道毫不掩饰欣赏的眼神,像是一匹狼相中令她满意的食物。

喔,她看懂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不用等陆之道拿出车票对座位号,她也知道他没坐错,这是一个搭讪的好方法啊。

不知怎么的,夏琦蕾心头有点不是滋味,旁边这个吻过她的男人挺招蜂引蝶的嘛。

“喔,抱歉,是我搞错了。”

“没关系。”

果然,在陆之道拿出车票对照后,女子佯装是误会,露出一个她自认非常诱惑人的笑容,可偏偏陆大医生无动于衷。

对方不死心又试着搭讪几句,陆之道眉头不自觉锁了起来,觉得很吵。

他瞄向一旁的夏琦蕾,发现她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殊不知她正竖着耳朵听,心头冒出很多奇奇怪怪的小泡泡,酸不溜丢的。

陆之道眯起了眼,突然对夏琦蕾开口说:“老婆,你别再生我的气,把我当成陌生人了,你看……”

他瞄向还站在走道上欲搭讪的干练女子,意思尽在不言中,就是说“老婆你再不理我的话,老公就要被别的女人给泡走了”。

此话一出口,在场的两个女人都惊了。

“她是你老婆?”干练女子满脸错愕。

夏琦蕾更错愕。“我才不是……”

陆之道没让夏琦蕾说完,他含情脉脉、深情款款地握住夏琦蕾搁在膝上的柔荑。“老婆,我道歉,昨天晚上我不该在阳台上对你那样……但我情不自禁……”

什么跟什么啊!夏琦蕾一双漂亮的眼睛瞪得好大,在阳台上对她那样?那样是怎样!

“陆之道,你别胡说八道!”她低低的说,脸蛋却绯红了起来,像是斥责更像是娇嗔。

站在走道上的干练女子这下子脸色忍不住崩盘,人家夫妻都在打情骂俏了,她还站在这里干么,自然是赶紧走人了。

见人走了,陆之道这才松开夏琦蕾的手,笑了笑。

夏琦蕾觉得他很无赖,哼了哼说:“原来形象良好、斯文俊秀的陆医生也会耍流氓。”

恼怒过后,夏琦蕾却突然想笑了。什么歪理由啊,亏陆之道敢说出口,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想起那个搭讪女子精致脸蛋上精彩无比的神情……她忍不住又笑了。

“就只会欺负我!”她没好气地说:“算了,原谅你,下次不准了。”

谁知陆之道竟然欺身过去,附在夏琦蕾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那下次让你欺负回来好吗?”

“……”

她错了,陆之道不是耍流氓,他活脱脱就是个大流氓!

下高铁以后,他们直接叫计程车前往卫福部医疗座谈会的会场,这会一开就到下午六点,然后再陪政府官员以及各大医院主任、教授医生吃应酬饭,拖着疲累的身躯拉着行李回到饭店时,都已经晚上十点钟了。

凌智前来开会的五个医生都下榻在同一个饭店,但分处在不同楼层,唯有夏琦蕾跟陆之道连房间都相连,住隔壁去了。

夏琦蕾进房后赶紧换下一身约束的套装,利用饭店的按摩浴缸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后,她坐在窗下的贵妃椅上眺望城市夜景。

晚上十一点,饭店外头的街道人烟稀少,偶尔几辆车子急驰而过,增添几许寂寥。

今天很累了,她却还不想睡。

夏琦蕾靠在贵妃椅上,昨晚收拾行李太匆忙,忘记将陆之道给的安眠茶包带出来。

陆之道就住在隔壁房,要不跟他讨?不过就算茶包是他做的,他身上也未必会有。

但,管他的,她睡不着就去骚扰他。

于是夏琦蕾从包包里捞出手机,传LINE给陆之道。

蕾蕾公主:睡了吗?

闷骚男陆医生:还没。

蕾蕾公主:你的昵称还没改……

闷骚男陆医生:不敢。

蕾蕾公主:……

蕾蕾公主:你就用这昵称跟科室和其他医生讨论公事?

闷骚男陆医生:对。

夏琦蕾大概隔了一分钟才回复讯息,看来应该是被惊吓到了。

蕾蕾公主:没有人问你怎么了?

闷骚男陆医生:有,还不少。

蕾蕾公主:那你怎么说?

闷骚男陆医生:女朋友改的,不许更动。

夏琦蕾没有回应,接着是好几分钟的安静。

陆之道在隔壁房间,也已经洗好澡,一派悠哉的坐在单人沙发上滑着手机,他嘴角含着笑,不急。

许久之后,夏琦蕾终于传来讯息。

蕾蕾公主:你那边有安眠的茶包吗?

呵,顾左右而言他了。陆之道挑了挑眉。

闷骚男陆医生:睡不着?

蕾蕾公主:嗯……

陆之道看了看手表,晚上十一点半,他回复讯息。

闷骚男陆医生:要不,我陪你到饭店中庭花园散散步?

蕾蕾公主:好。

五分钟后,两个人的身影偕同出现在饭店的中庭花园,花园很宽敞,沿着造景的步道往前走是泛着光亮的喷水池,环绕在水池四周的花圃种着百合花,百合淡雅的花香混在夜风里,让人心旷神怡。

女人都是喜欢花的,尤其是那么多绽开的百合花,夏琦蕾走到喷水池旁,纤细的手指撩拨池里清透冰凉的水。

好舒服……

夏琦蕾穿着一件白色棉质长洋装,侧坐在喷水池的台阶上,长发遮住她半边细致的脸庞,白皙的雪肌清透美丽,像个不小心坠落凡间的出尘精灵。

陆之道一时傻了眼,随后嘴角勾起轻笑,笑自己像个羞涩的少年。

今晚月亮盈满,月光也贪婪夏琦蕾的美色,偷溜到池水里渴望她的触碰。

陆之道贪婪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走到她旁边,说:“虽然是夏天,但夜凉,别沾染太多冷水。”

他拿出手帕,夏琦蕾在他的目光下将如青葱的手指头从水里抽出来,很自然的搁到陆之道手掌里,任他替她温柔的擦拭。

他垂着眸,认真无比的擦着她的手,他站着,夏琦蕾坐着,她仰首望向他温柔无比的眼神。

心,莫名的软成一片。

她很明显的已经为眼前这个男人而着迷。

帮她把柔荑擦干了,但陆之道还是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他看着她,眼底有如月光般的柔情。

夏琦蕾想将手给收回来,却被他施力给紧紧握住了。

她挑了挑眉,问:“你有话要对我说?”

他有什么话要对她说呢?陆之道的眼角余光看向天边那一轮迷人的月亮,还有洒落在夏琦蕾身上的月光。

他要说什么呢?陆之道微勾了勾嘴角,优雅且绅士的倾身到夏琦蕾的耳旁。

“今晚的月色真美。”他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