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我的隐婚日常 第四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原本近日要推出一系列的珍珠食品,我也打算让妳代言,可是妳的经纪公司推掉了。”他颇为遗憾地道。

“没办法,我还有戏约在身。”于洁也觉得可惜。

若时间能配合,她也希望能替他公司做代言,尽她的能力带动他公司产品的销量利润。

“广告酬劳虽比拍戏优,但拍戏对我而言更有意义。就算没能代言,我也会爱用你用心研发出的新品。”她笑笑的保证。

她使用不少星钻集团推出的美容保养品,但都是他免费供应给她。

当他首次在她这里看见她买的珍珠粉、珍珠霜,之后便让人每个月寄一箱给她,她想付费还遭他白眼。

她可以预想不久后,这里便会出现一箱箱高级的珍珠食品。

“我弄了鲑鱼芦笋卷、马铃薯色拉,吃完宵夜再去洗澡休息。”齐高睿伸手要将瘫躺在沙发上的她拉起身。

“好累……不想动,也不饿……”于洁懒洋洋的瞅他一眼。她向来都对他做的料理很捧场,但此刻完全不想起来,也不免抱怨,“本来预计九点左右就能收工,你却让秘书来监工,要求午餐、晚餐都要休息一个小时,害拍摄时间不得不往后延……”否则这时间她已经躺上床休息了。

“若我没派杜秘书去盯着,妳是不是要一直不吃饭,直到工作结束?”他眼一瞇,质问道:“妳中午跟晚餐的便当都剩很多,妳不是答应过我会乖乖吃完我给的食物,否则让我打**?”

“你那分量是要喂猪。我要是全塞进肚子里,礼服会爆破。”她噘起唇瓣,说得夸张,仰躺的她缓缓翻过身,改为趴着,娇声道:“要打屁屁给你打,顺便帮我捶捶腰,今天站了一天,穿十公分细跟凉鞋走来走去的,腰酸、脚酸……”她欣然要接受他的惩罚,她心知肚明他舍不得打她,不过可能会换另一种方式惩罚她。

齐高睿因她撒娇口吻,忍俊不禁。

他往沙发扶手坐下,侧身向她,大掌朝她被合身牛仔裤包覆的臀部拍两下。

于洁倏地惊呼一声,“你真的打我屁屁?”

“疼吗?”

“不会。”

“但我心疼。”他轻叹口气,大掌转而握住她一双小腿肚,替她揉捏起来。

他的行为令她又惊了下,随即放松身体,享受着他替自己按摩。

“别让自己这么累,我会舍不得。”他动作温柔、力道适度,揉捏、按压她的双腿和腰背穴位。

“能享受你的按摩,再累都值得。”她双手枕着下巴,舒服得瞇起眼,很想直接就睡着。

他不仅厨艺佳,家事一把罩,甚至连按摩技术都比她去外面做SPA还舒服,这要说出去肯定没人会信,也唯有她能享受他独一无二的服务。

“妳别回大陆拍戏,我天天过来替妳按摩,当妳专属的按摩师。”他笑说。

“不行,你要我毁约吗?”

“违约金我替妳付。”他说得认真。只要她愿意,那绝不是问题。

她微抬起头,狐疑的问:“你是开玩笑的吧?你不想我继续演戏吗?”

“开玩笑的。我期待妳的新戏上映。”他温言说道。

其实,他内心矛盾,一方面支持她追梦,在荧光幕前展现光芒;可另一方面,却对她心生贪婪,希望她能留在他身边,甚至,只属于他一人。

稍后,齐高睿将因享受他按摩而快睡着的于洁拉起身,推往餐桌那方,逼她吃他准备的宵夜。

她平常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但只要回到台湾,他就会把握机会喂养她,那让因累积的疲累而提早睡觉补眠的她也会不自觉在半夜醒来,吃他为她准备的宵夜,只是那分量往往与正餐无异。

也许该庆幸,她一段时间才回来住几日,若天天回来这里被殷勤喂养,她恐怕真的会变母猪。

她大口吃着鲑鱼芦笋卷和一大碗料多的马铃薯色拉边嘀咕着。

“妳就算体重增加一倍,在我眼里依然是最美的女神。”齐高睿因她碎念而笑说:“真希望妳丰腴些,抱起来比较舒服。”

“所以你喜欢肉感的女人?”想起今天翁姊用玩笑的口吻提到这种事,让她现下不自觉脱口问出。

她也不由得去想,两人聚少离多,每每她回来,他总是疯狂的热爱她,那她不在时,他又如何发泄需求?

自两人秘婚后,他不曾有过任何绯闻,就她所知,过去的他似乎也没什么被大肆报导过的交往对象,在外界眼中,他一直是只跟工作恋爱、绝对单身的钻石级单身汉。

但他可是正常男人,甚至精力旺盛过人,会不会在她不知情下,选择去酒店发泄,又或者有固定床伴?

即使两人已经当了三年夫妻,但真正相处的时间不长,结婚前,她甚至对他一无所知,而这几年,她对他的了解仍然不多,也不便与他的亲友有接触,反倒他比较了解她。

“妳这问题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发问?”妻子竟直言问起他是否有纯属发泄生理欲望的床伴,令他一脸惊愕。

“我是认真发问,你诚实回答,我会有心理准备。”毕竟她无法常陪他是事实,她虽不像他受过西方教育,但在演艺圈也听过不少,只要他仍爱着她,不是精神出轨,她可理解和接纳。

“妳对我不信任?怀疑我背着妳偷吃?”齐高睿瞇起眼,俊容微愠。她怎能怀疑他对她的感情?

“我不是怀疑你对婚姻跟我的忠诚度。我是指纯粹的生理发泄,不是感情脚踏两条船的背叛。”于洁一脸认真的澄清,难得见他对她面露一抹愠色。

“我的感情和身体合一,不会有只为了发泄欲望的对象。平常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除了妳,我不会抱其他女人。”他的一双黑眸直直的瞅着她,语气无比笃定。

于洁被他如此耿直的眸光紧紧锁着,突然心生一抹愧意,也因惹他不悦而暗自气恼,早知道就不提这种问题了。

“我随口问问咩,没有就没有,你不要生气嘛。”她声音软绵绵的讨好。

“妳敢怀疑我,把我想成是另一种男人?”齐高睿还是难掩火气,但并非真的对她生气。

“对不起,你不是。我知道你只爱我,只迷恋我。”于洁赶紧起身走到餐桌对面,刻意往他大腿一坐,娇声说道。

齐高睿对娇妻向来和颜悦色,无比包容,不曾对她摆过脸色,这会儿想再假装生气也很难。

“妳说错话,要补偿我的精神损失。”他刻意拿乔,略压低嗓音说道,心想只要妻子主动送个香吻,他就不计较她方才失言。

于洁以为他是要求那方面的补偿,略感为难,藕臂环住他腰际,偎向他胸怀娇声道:“今天真的很累欸!要不,待会儿一起泡澡,请你吃顿宵夜可好?”

闻言,他的身心猛地一震,虽很想与她再度温存,但他清楚她今天工作非常疲累,打算放她一晚,让她好好休息,未料她会暗示求欢,他怎可能拒绝!

他唇角高高一扬,霍地将她一把抱起,朝浴室迈去。

大理石浴白内,他与她洗着鸳鸯浴,他细细品尝属于他的宵夜,这顿宵夜吃得很久,令她再度无力的求饶……

最后,她被他用浴巾包裹着抱躺回床上。

他替她套上睡袍,亲吻她,拿起他稍早搁在床头柜的一套珠宝首饰,替她戴上。

“嗯?”已困得阖上眼的她,感觉到颈项有一股微微的凉意,不解的略微睁开眼皮。

“今年结婚纪念日的礼物。”他柔声说道,替她戴妥蓝宝石项链和一对钻石耳饰,接着拉起她的左手,将一枚钻戒套进她的无名指。

这套崭新闪亮的饰物,正是她今天拍摄时戴在身上的“秋之女神”珠宝首饰。

“结婚纪念日还没到。”于洁不由得侧过身,凝望着他。“我说过,不用特别送我大礼。”

每年她代言新一季的女神宝石首饰,拍完广告,他便将那套新品送给她,言明提前送她当结婚周年纪念礼。

这系列珠宝首饰一套订价上千万,全球限量九十九套,每年一推出,不久便被订购一空,而第一套首饰由她配戴代言后,也成为她的收藏品。

她其实不在意他送她多么贵重的首饰,她只在意他对她的心。他的爱对她而言是任何名贵宝石无法比拟的。

“这是特地为妳设计的,虽出于专业珠宝设计师之手,不过我也给予不少意见,是依照妳的形象所设计的。”他捧起她一绺发丝亲吻了下,再次深情款款的向她吐真情。

他从未吝于向她诉说甜蜜爱语,可她每每仍听得动容,心口甜滋滋。

“对不起……”她欣喜感动之际,再度感到歉疚。

“为什么道歉?”

“结婚纪念日都不能陪你共度。”不仅如此,在特殊节日,她也常因为拍戏而不在,一般女人在意各种节日,希冀与另一半共度,她的情况却相反。

他记得各种节日、属于两人的纪念日,他往往会提前送礼,若当日她人不在台湾,他会打电话给她,对彼方的她特别热络关怀,透过电话向她倾吐满腔爱意。

回想起来,前两年的结婚纪念日,她人都不在台湾,不知今年能否与他共度?

“没关系,我记得就好。”尽避他很希望与她共度重要日子,但两人的关系无法浮上台面,即使为她庆祝,也只能选在各自公寓低调而为。

他真正期望的,是能与她光明正大的在公开场合热闹庆祝。

“睿……你真的会继续等我,等到我圆梦?”想到翁姊说的话,于洁心下有一丝不安,向他再次求得保证。

“当然。”齐高睿抬起大掌揉揉她的头,语气肯定的承诺,但心里却忍不住想附上但书—别让他苦等太久啊!

于洁幸福的偎靠着他,安心入睡,她梦见与他初相遇的情景……

(快捷键 ←)588064.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