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香弥偷来的小媳妇 第二十四章

偷来的小媳妇 第二十四章

作者:香弥书名:偷来的小媳妇类别:言情小说
    思量须臾,卓天扬突然问道:“你可知,事发之后老六身边有两个手下失踪了?”所有的皇子里他最看重的就是老六,不仅因老六是他爱重的先皇后所生,也因他性格沉稳,因此当初查到老六盗卖宫中宝物之事,他才会格外震怒,命人将老六打入天牢。而让他相信这事是老六所为的另一个证据,是那窃出宫中宝物的太监在招供出老六后便一头撞死了。

    裴念玦略一沉吟答道:“可是张保泰和张保威兄弟?”

    卓天扬颔首,问:“没错,你怎么猜出来的?”

    “这张保泰就是当初和吕昌接头之人,我怀疑他们两人应当是早就被人收买,而且只怕六皇子身边被收买之人不止他们两个,否则哪能蒙蔽住六皇子的耳目,背着他私下做出这种事来。”

    听他这么一说,卓天扬也益发觉得此事确实充满疑点,也许六皇儿真是被人所构陷,离开前他出声说道:“朕会亲自提审你所说的吕昌,再重新派人调查老六身边那些心腹手下。”

    他也期盼这事不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做出来的,但倘若这事不是老六所做,八成就是他另一个儿子所为,目的是为了陷老六于罪。想及此,卓天扬一阵心寒,天家彷佛注定了永远都逃不过这种骨肉相残的悲剧。

    此时的他倒希望裴念玦所说的那神奇的天谴改造系统能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如此一来便能督促着人人向善,再不会为了争权夺利,而残忍的不择手段去害人。

    送走皇上,裴念玦还有一件事要办。

    听完他想做之事,太后忍不住劝道:“你这才刚醒来,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你啊,就别再劳心伤神,先好好歇歇,想调查这事也不必急于一时,等你身子复原后再查也来得及。”

    “真到那时便来不及,不能再用这办法查了。”先前他急着见莱安,接着又忙着要把六皇子的事告诉皇上才耽误了这事。现下也不知有没有人把他已苏醒的事给泄露到宫外去,不过被外泄也无妨,他也有应付的法子。

    “怎么会来不及?”太后纳闷的问。

    裴念玦将自个儿方才想到的办法告诉太后,听完,太后诧道:“你怀疑是他们对你下的毒?”

    “我也是前段期间才想到,若是我死了,最后得利的人会是谁?我这济王的王位虽然不能世袭罔替,但日后降等袭爵也能有个郡王当。”他这些年在京城横行,想要他死的人自是少不了,可济王府守卫森严,能有机会对他下毒之人定是他亲信之人。

    先前他一直不曾怀疑过那些亲人,是后来当他听见莱安督促姜薇薇读书的那件事时,他才对身边的亲人起疑。

    他这番话令太后猛地恍然大悟,“怪不得在你中毒昏厥不醒的这段期间,你那大伯娘一再进宫来探望你,还不时对哀家提及想要将她一个刚出生的孙子过到你名下,说是要给你增添些喜气,让你早点苏醒。现在想来,她图的不就是你那爵位吗?”

    “是不是他们一家对我下的毒,还得试过才知道。”

    “哀家这就差人去办。”太后派了心腹的一个嬷嬷去,让她见机行事,倘若那裴绍夫妇已接获消息得知济王清醒之事,那么就说他先前是回光返照,交代几件事后便撤手去了。

    同时她还派人另外去向皇上借调四名大内高手过来。

    不久,裴绍和妻子钟氏闻讯匆匆赶来惠安宫。

    被领着来到裴念块住的寝房里,裴绍夫妻俩见到太后站在床榻旁拭着泪,一时之间也忘了行礼。

    两人相觑一眼,钟氏小心翼翼开口问道:“太后,念玦他当真没熬住……去了?”他们是从太后派来通传的嬷嬷那儿,得知侄儿已过世的消息。

    太后拿着手绢捂着脸,抬手指向躺在床榻的孙儿,语气哀戚,“你们自个儿看吧。”

    两人上前,瞧见裴念玦就跟以往一样紧闭着双眼,夫妻俩往他胸口处瞧去,见他胸膛似是没了起伏,心中暗喜,还来不及再多看几眼就听一名宫女上前说道:“奴婢要为王爷洗面净身,还请裴老爷和裴夫人让一让。”

    两人连忙退开,来到太后跟前,露出一脸哀容,钟氏勉强挤出几滴眼泪,说了几句请太后节哀,莫要太伤心等话。

    太后十分哀恸的模样,不欲多言,摆手让他们出宫去。

    两人离开惠安宫,待走远后,裴绍再也按捺不住面露一抹喜色。

    “等了大半年,可终于把那小子给熬死了,早知道当初那毒就下得猛一些,也不至于拖这么久才磨死他。”

    钟氏皱着眉低声说了句,“你傻啦,我求太后这么多次,太后都还没答应让咱们把宏儿过到他名下,这会儿他死了,那爵位……”

    裴绍压低嗓音骂道:“你才蠢呢,他活着这事不好办,他死了这事才好办,否则我当初做啥对他下毒。”他恨只恨当初没一口气毒死他,让他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你想太后那么疼爱他,他又无子嗣,太后会忍心看他无后吗,定会想办法过继一个到他名下,咱们宏儿可是念玦的亲侄儿,还有谁比他更有资格能成为他嗣子,继承这香火和爵位?”

    “你说得有理,咱们……”钟氏正要再说什么,前面的路忽然被四名带刀大内侍卫给拦住。

    裴绍惊疑的质问:“几位侍卫,为何拦住我们夫妇俩?”

    其中最年长的那名侍卫出声道:“从你们一踏出惠安宫,太后便命我等一路暗中跟着你们,太后让我们将你们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下来,倘若证实真是你们对济王下毒,便带你们回去覆命。两位请吧。”他们可是御前带刀侍卫,并非一般的侍卫,身手不凡,能无声无息的跟踪他们而不被发现。

    裴绍夫妇闻言,惊得脸色遽变,钟氏连忙道:“那毒不是我们下的,你们听错了。”

    “咱们有四个人,八只耳朵,是不是听错,等到太后跟前再做分辨,请。”那侍卫嘴上虽说得客气,但另外三人已上前挟住他们,前往太后的寝宫。

    待裴绍夫妇被带回惠安宫,见到原本已死去的裴念玦,竟好端端且活生生的端坐在椅子上。

    “你、你没死?还醒来了!”裴绍看见他宛如见了鬼似的。

    看着被带回来的大伯与大伯娘,裴念玦心绪复杂,他自嘲的冷笑一声,“这些年来我真是瞎了狗眼,才把你们这对狼心狗肺的夫妻当成亲人看待。”

    钟氏震惊之后,明白他们是中计了,他分明是故意诈死来诱骗他们,连忙喊冤,“念玦,你怎么这么说呢,这些年来咱们对你可是比对自个儿的亲儿子还疼,不管你想要什么都给你弄来。”

    “那倒没错,我不想读书,你们便让我不要读;我想玩乐,你们找来很多人陪着我一块玩,我有瞧不顺眼的人,你们告诉我,我可是堂堂济王,看谁不顺眼,尽避打杀了。你们还告诉我,皇上和太后疼爱我,我可以在京城里为所欲为,不会有人敢说句不是,要是真有人敢说就杖毙那人就是。你们蓄意把我养成一个任性妄为、骄纵无礼、不会明辨是非的纨裤子弟。”

    而他们却不会这么教自己的亲生孩子,反倒逼着那几个儿子读书识字,还不许几个儿子跟他玩乐。他们唯一不让他做的就是接近女色,每次他若有稍微中意的姑娘,两人总能找到各种理由把那姑娘说得极是不堪,因为他们早就打定主意不想让他有后。

    以前他真以为他们对他比对自己的儿子还疼,现在他知道不是了,这是捧杀,他们是想借此来毁了他,让他成为一个恶名昭彰、被百姓们怨恨的济王。

    这心思比直接杀了一个人还要歹毒,何况他们还真对他下毒,想毒杀他。

    明白裴绍夫妇会被带回来,定是被那四名带刀侍卫听见毒确是他们所下,太后满脸寒霜的扫了裴绍夫妇一眼,朝四名带刀侍卫问道:“他们说了什么?”

    四名带刀侍卫轮流说出一段自己记下的话,合起来刚好就是裴绍夫妇适才所说,且一字不漏。

    听完,太后震怒,“为了谋夺念玦的爵位,你们竟然如此狠心的算计他、对他下毒,亏他还一直拿你们俩当成自个儿的爹娘那般孝敬!”

    裴绍夫妇吓得面色如土的跪下求饶,“太后息怒,绝无此事,是他们听错了,我们绝没有做出这种事来!”

    太后怒斥,“他们四人是皇上跟前的带刀侍卫,耳目比常人还灵敏许多,岂会听错冤了你们。”不愿再多见两人一眼,她沉声下令,“来人,将他们两人拖下去,择日处斩。”

    被侍卫拉下时,裴绍夫扫惊恐的大叫着,“念玦、念玦,你相信我们,那毒真不是我们下的,我们绝没有说出那种话,你快求太后饶了我们……”

    裴念玦冷冷回道:“苍天有眼,报应来了,该你们的,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