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地下搞暧昧 第五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节课,刘湘月力持镇定上完,最后请周东丞把心桥本收上来,首次上课就算大功告成。踏出教室时,她感到全身虚脱,像打了一场盛大的仗似的。

她抱着一迭心桥本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动手批改。

周东丞写得最多,她也回得多,两人在心桥本里交换起巴黎生活的种种细节,包括去哪里买肉最便宜,质量也最好。

一本、一本改下来,翻开贾华绍的心桥本时,她没期待他会写多少东西。果然什么也没写,只画了简单三撇的笑脸。

砰!别的老师从她座位旁经过,不小心碰掉了她正在批阅的心桥本。

“抱歉。”对方轻声道歉后快步离开,彷佛不想跟中文班的导师多交谈。

“没关系。”刘湘月弯腰对着空气说话,径自捡起掉在地上的心桥本,却刚好看见上头写着“曾老师,我喜欢妳”几个大字。

窗外吹进一阵风,书页轻盈飘了飘,停在另一页,上头写着“曾老师,我喜欢妳,但我不只喜欢妳一个,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跟我爸一样”。

刘湘月捡起心桥本,拍了拍上头的灰尘,盯着随兴画下的笑脸,犹豫好几秒钟拿着红笔,在贾华绍的画作旁写下几个字—

真正的富有,是幸福,不是财富。

真正的爱,并不需要很多很多人,有时候拥有一个人,等于拥有全宇宙。

写完这几个字,她愣愣盯着看。中文字真有趣,幸福的“福”,财富的“富”,两个字都有“一口田”,好像这两个词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阖上贾华绍的心桥本,最后拿起孙睿石的心桥本。他会写什么?会不会提起那晚的事?

刘湘月缓缓翻开摸起来特别干净硬挺、几乎全新的心桥本,心情竟有些紧张。翻开书页后,她狐疑地前前后后翻了好几页,最后才确认—

一片空白。

刘湘月双手抱着环保袋,里头装着各式蔬菜,快步在小巷内穿梭。

她不想这么快又回到这附近,但大部分生活费都被混混抢去了,连那晚回家的出租车费,也从她习惯在鞋子里藏的五十欧元支付。早上出门时,还得从床底下挖出一百欧元紧急救济金,才能把这顿饭的菜买齐。

想着晚上要给曾莉亮做哪几道菜才能弥补没有肉类的困窘,大概想得太入神,等刘湘月惊觉时,快速接近的脚步声已逼到她身后。

不会又是那晚的混混吧?心里一阵打鼓,她打算拐进一条小巷内躲避,才刚有动作,右手臂已被人握住,心口突突惊跳,顿时,那些混混猥亵的嘴脸出现在脑海里,胃部猛地一阵翻滚,她张口欲喊,便听见不陌生的嗓音响起—

“跑什么?”孙睿石没好气的盯着她努力保持镇定的小脸。怎么怕成这样?“没听见我喊妳吗?”

看见是他,刘湘月刚松了口气,很快看见被他紧紧抓住的手臂,没来由感到紧张,冷下语调低喝,“松手。”

孙睿石没为难她松开手,看她左手下意识抚上被他抓痛的手臂,眼底闪了闪。

他一松手,刘湘月立刻往他的反方向退了两大步,双眼充满戒备的看着他。

孙睿石从不介意别人一看到他就紧张,可现在看见眼前身高顶多只到他胸口的女人正在拚命做深呼吸,像受惊的小动物般盯着他,他只觉得烦躁。

此刻她的反应,跟那晚面对那群不入流的混混差不了多少,她到底是怎么想他的?

“老师,我们在这里遇过,没忘记吧?”他无所谓的撇嘴一笑。

“你才几岁,为什么要到那种地方打工?”刘湘月当然没忘。“不对,你念得起『至上』,怎么可能需要打工赚生活费?”

“没什么不可能。”孙睿石脸色转冷,似真似假的开口。“我妈是有钱人的小老婆,我之所以站在这里,不是栽培,是被放逐。一个被放逐、多余的儿子,日子能有多好过?”

刘湘月静静看着他,看了老半天,不确定他是说真的,还是在逗她玩?

明明他是学生,她是导师,她大他小,为什么教人摸不着头绪的却是他?

“按理说,妳应该对这里有阴影才对,怎么又来了?”孙睿石不屑一笑。“为了回味?”

“我不需要跟你交代。”她闪身想走。

可他不让,高大身体直接挡在她身前。

“我有事交代妳。”他仗着体型,睥睨着她。“把那晚的事忘了。”

“你威胁我?”刘湘月抬头看他。学生威胁老师,小的威胁大的,看来现今这世界颠倒的不只是非黑白而已。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理解事情?”孙睿石潇洒一笑,笑意没有达到眼底。“不过,意思差不多。”

“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情况要到那种地方打工,你父母知道吗?”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自己戳中他的要害。

孙睿石哼笑一声,冷眼盯着她,眼神从不屑转为狠戾。

“既然我拿了学校的钱,就要尽力做到老师的责任。”刘湘月试着跟他讲道理,不过她很怀疑这种常常换人当的导师身分,能对他起到多少作用。“既然我是老师,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那种地方,否则我会通知—”

“真拿自己当老师了?”孙睿石对她笑得不怀好意,一步一步逼近她,直到她背部撞上身后的墙壁,见她脸上闪过惊惶神色,他眼底闪过一抹猫逗老鼠的趣味,双手压上墙,冷着脸缓缓弯腰,如刀刃般的眼神紧紧盯着她。“妳几岁?”

刘湘月顶住他咄咄逼人的目光,倔强地闭口不回答。

“看妳这样子,顶多二十二、二十三,我们才差几岁,就想对我说教……”

“我已经二十五。”她忍不住拿年龄压他。

“那也没差几岁。”他冷哼。

刘湘月被他堵得说不出话。

“那晚的事,最好忘掉。”孙睿石又叮嘱一次。

“那种地方,不要再去。”刘湘月忍不住说他。

此话一出,孙睿石不屑哼笑一声,态度挑衅,目光往外看了一眼,很快又转了回来盯着她的脸,模样彷佛在问—妳管得着吗?

她挺直背脊,目不转睛回看着他。

“知道吗?我突然怀念那晚妳红通通的脸颊,很可爱,比妳现在说教的样子好看一万倍。”孙睿石伸手拨开她脸颊上的发丝。“妳头发亮亮的很漂亮,如果留长一定更好看。”

“我不需要你觉得我好看。”她用力挥开他的手,啪的一声,两个人都愣住。

刘湘月是因为不曾这样对待别人,而孙睿石则是没人敢这样对他,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不管你妈是谁,被放逐还是什么鬼,你就是你,不要自甘堕落。”她努力挤出话来消除此刻诡异的气氛。“如果被我发现你还去那种地方当、当……我一定通知你家长。让开!”她动手推他双手。

“我爸妈很忙,不见得有空理妳。”孙睿石不理会她的推拒,依然轻松将她困在自己胸前。

“你可以试试看。”

“威胁我?”他挑高右眉。

“是规劝。”刘湘月说完,用力推开他不设防的胸膛,转身就走。

孙睿石也不拦,反而目送她离开。

“这女人简直有病,居然敢威胁你。”贾华绍轻浮地笑了笑,人从暗处走了出来。

孙睿石脸上没有笑意。

“搞定了?”贾华绍一手揽搂住兄弟的肩。

“不知道。”孙睿石冷冷注视着她消失的方向。

“什么叫不知道?万一家里人知道我在巴黎的这点小小兴趣,你我兄弟缘分也就尽了,肯定立刻被人打包遣送回台湾。”贾华绍拍拍兄弟肩膀。“我真不想给我妈更大的压力,你也不想被他知道吧?虽然你只是帮我一个忙,先去那种地方顶一、两个小时,但他不知道,这事传到他耳里,搞不好以为你跟我一样荒唐。”

他也知道荒唐?孙睿石一手挥开贾华绍的手,冷冷扫他一眼,没打算说话。

“其实让女人乖乖听话的方法很多。”贾华绍笑脸盈盈。“弄到手后,她还不是什么都听你的。做不做?”

孙睿石冷眼盯着兄弟。

“你不乐意,我可以帮忙。”贾华绍耸耸肩。“刘老师虽然没什么身材,但气质不错,特别是跟你对战时那股倔强,很对我胃口,一下子就激起我体内的征服欲。”

“打算怎么做?”孙睿石面无表情。

贾华绍露出别有深意的微笑,拍拍兄弟的肩膀。“办法我都想好了,保证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