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萱福妻安家 尾声 生麟儿,共一生

福妻安家 尾声 生麟儿,共一生

作者:金萱书名:福妻安家类别:言情小说
    自从那日池少霆与江夕荷说了太子对他的委任愈来愈重后,当真接下来的日子他真的愈来愈忙,有时还得离京去办事,短则三五天,长则十天半个月的。

    刚开始时,江夕荷真的很不习惯,又担心不已,不知他去做什么事、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受伤之类的,担心到夜不成眠,才三天就瘦了一圈,整个人就像快要枯萎的花朵,憔悴得吓人。

    那一回真把池少霆给吓坏了,因此当下回太子又派出要离京的任务给他时,他直接就回绝了,把江夕荷吓得够呛,连忙要他赶紧回去向太子道歉,赶紧去把任务给接了,而他竟还不肯,真是差点没把她气到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当然,最后还是由她争赢了,原因无他,孕妇最大。

    这事后来被太子知道了,毕竟他总要搞清楚自己手下大将反复无常的原因是吧?

    然后,池少霆就被太子嘲笑了,笑他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池少霆却不以为意,还大方承认他就是宠妻,妻子就是他的心头肉,就是他的弱点,让太子无言以对之余,对他却更加的放心、信任与倚重。

    因为身为一位宽厚仁德的上位者,面对拥有同样有能力的两个属下,一个有弱点又重感情,二个没弱点又冷酷无情,他是绝对不会傻得不选前者而去选择后者。

    总而言之,在太子愈来愈倚重池少霆,江夕荷愈来愈习惯他三不五时的“出差”下,江夕荷的肚子愈来愈大,离预产期也愈来愈近了。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夕荷都快要生了,你怎么还有事要出远门啊?”面对在这个节骨眼还要出门的池少霆,三舅母张氏第一个跳出来替江夕荷抱不平,不满的对着他唠叨。

    “三舅母,夕荷还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要生,我此趟出门最多不超过十天就能回来了。”池少霆既尴尬又有些无奈的说,一边用眼神向妻子求敖,怎知妻子却只是在一旁偷笑。

    “出在外总是有突发状况,你真以为说十天回来就能十天回来吗?”张氏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唠叨道:“像你三舅舅,每回出去就像丢了似的,跟我说十天回来,一个月后也见不着人影。跟我说一个月回来,结果呢?过了半年也不见他回来,若不是他还有点良心记得写封信回家里,说不定我哪天做了寡妇我都不知道!

    “你们这些男人啊,永远不会知道我们这些守在家里等候的女人辛苦,又要担心又要受怕,镇日提心吊胆的,就连想睡个安稳的觉都无法如愿。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啊?真是气死人了!”

    池少霆无言地看向江夕荷,脸上写着我很无辜的表情,把江夕荷逗乐闷笑到一个不行。

    “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有没有把三舅母的话听进耳里啊?”张氏对池少霆的沉默反应感到不满。

    “有,我听进耳里,记在心里了。”池少霆点头赶紧道。

    “然后呢?”张氏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然后?还要什么然后啊?池少霸完全不知所措,无言以对,只得再度转头用眼神朝爱妻求救。

    这回爱妻终于没再对他置之不理,开口替他解围。

    “三舅母,相公他是接了太子殿下的差事与命令出行的,不去可是违抗命令会出事的。”江夕荷柔声道。“相公他也放心不下我,也不想在这节骨眼出门,可是想着家里有三舅母您在此坐镇,即便我提早生了,有三舅母您在也万无一失,他这才勉强让自己硬下心来出门办事,您就别再责备他了。”

    张氏听后,脸色微霁,终于没再为池少霆要出门的事叨念个不停了。

    池少霆投给爱妻一个感激的眼神。

    江夕荷抿嘴微笑。

    十天的时间转眼即过,可这回池少霆却没如以往般准时归来。

    那晚,江夕荷一直等到隔日东方曙光乍现,这才疲困不支的昏睡过去,但也不过睡了两个时辰就莫名的惊醒过来。

    “迎夏,迎夏。”她挺着大肚子挣扎的从床上坐起来。

    “大少奶奶,您醒了?”迎夏闻声迅速进入厢房里,见她要起床,赶紧上前帮忙搀扶。

    “大爷回来了吗?”江夕荷问她。

    “没有。”迎夏老实回答,知道主子八成是在担心,便开口安抚道:“可能是路上遇到了什么事,稍微被耽搁了行程,大少奶奶别担心,大爷的身手那么好,身边又有那么多护卫,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可是不知为何我心里就是有种不踏实的感觉。”江夕荷伸手轻放在心口上,紧紧地蹙眉道。

    “大少奶奶一定是因为小少爷快出生了,心情太过紧张,这才会胡思乱想。”迎夏毫不犹豫的说。

    江夕荷哭笑不得的看了她一眼,说:“迎夏,我发现你的口才真的是愈来愈好了,我都快要说不过你了。”

    “奴婢这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迎夏一本正经的答道。

    江夕荷瞬间就被她逗出了笑意。“所以我是朱还是墨?”

    “大少奶奶自然是朱了。”

    “朱吗?”江夕荷低头看了眼自己臃肿的身形和圆滚滚的大肚子,自我揶揄解嘲道:“的确是很像一只猪,长得圆滚滚的,又整日不是吃就是睡,不是猪也变成猪了。”

    “大少奶奶!”迎夏苦笑不得的叫道。哪有人把自己比喻成一只猪的?

    江夕荷朝她咧了咧嘴。“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差一刻就要巳时了。”迎夏答道。“大少奶奶要再睡一会儿,还是要起了?”

    “起了吧。”江夕荷心想着,反正再让她睡她也不可能睡得着。

    在迎夏服侍下漱洗完又吃完早餐后,江夕荷一如过去的每一天一样,坚持到后花园去走上两圈。

    拥有现代知识的她自然知道愈接近预产期愈要动,不能一直躺在床上,不然等到要生产时肯定会有苦头可吃。

    这是她三辈子以来的第一个孩子,现在那一世她因子宫内膜太薄难受孕而没有孩子,前一世她虽曾有孕过一次,却在怀孕四个月时被迎春那个吃里扒外的贱婢联合外人将她害得流产伤身,从此再难受孕。

    所以这一世,即便她明知道年纪太小生孩子对小孩和母亲都不好,可是当她得知自己有孕时,她也只有开心,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孩子来得太早或是来得不是时候。

    孩子是血脉的延续,更应该是爱的延续。

    江夕荷和池少霆的父母都不是好父母,才害得他们俩尝尽苦楚,也因此,他们俩一定不会成为那种薄情寡义的父母,一定会深爱自己的孩子,让孩子在疼爱与关怀中幸福长大,以弥补他们未曾拥有的遗憾。

    所以孩子,你要和娘一起祈祷爹爹一路平安,早点归来,他答应过娘说要和娘一起迎接你的到来,你——

    江夕荷倏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大少奶奶?”搀扶着她在花园里散步的迎夏跟着停下脚步,不解的出声问道。

    江夕荷没有回答她,而是捧着肚子,脸色苍白的痛呼出声,“啊!”

    迎夏见状,不再多问,立即转头扬声大叫道:“来人啊,快点来人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正好前来花园寻她们的张氏迅速的跑了过来。

    “三舅母,我好像要生了。”江夕荷抓住三舅母伸来扶住她的手,在阵痛的间隔间开口道。

    “什么?不是还有十余天吗?”张氏被吓了跳,却临危不乱的转头下达指令。

    “迎夏,你和我一起扶夕荷去产房,动作慢点。桃花,你快点去叫人请稳婆和医婆过来。莲花,产房和厨房需要准备些什么,我先前已经教过你了,你快去让人准备妥善,就说大少奶奶要生了。”

    “是。”两个丫鬟领命,立即飞奔而去。

    等坚持不愿坐轿子的江夕荷在张氏和迎夏的搀扶下,走走停停的走到产房外头时,一切皆已就绪,就连身在府外的医婆都让人用最快速度给请进了府内,正往产房这方向赶了过来。

    两个稳婆上前接手主导产房一切事宜,张氏和迎夏、莲花留下来帮忙。

    江夕荷躺在床上,感觉一阵又一阵的疼痛,听见稳婆叫她忍着点,暂时别用力,孩子还没有要生,可是她真的痛得不行,怎么孩子还没有要生呢?

    一阵一阵又一阵,江夕荷感觉自己都快要痛到麻木了,稳婆还不让她使劲,到底要等到什么时侯呢?孩子不会有什么事吧?她有些恍惚的想,思绪却被新一波的疼痛冲散。

    “大少奶奶,大爷回来了,就在产房外头。”

    迎夏的声音忽然传进她耳里,她还来不及多想,便听见稳婆在她耳边叫道——

    “大少奶奶使劲!快点使劲,孩子要出来了。”

    她立刻反射性的用力,使尽吃奶的力气用力,跟着稳婆指挥的节奏吸气、使劲、吸气、使劲,不知道来来回回了多少次,直到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体内滑岀,房里蓦然响起了一阵开心的欢呼为止。

    “生下来了,生下来了,是个带把的小少爷呢。”有人欢喜的叫道。

    江夕荷虽然累得好像下一秒就要昏睡过去,却在听见这话时,精神一振的睁开了眼睛,疲惫的哑声冋道:“孩子还好吗?”她怎么好像没听见孩子的哭声?

    “好。”稳婆笑声答道,然后“啪”的一声响起,房内顿时便响起了孩子哇哇哭的声音。

    “抱给我看看。”江夕荷迫不及待的要求道。

    “大少奶奶稍等一会儿,我先帮小少爷清洗一下。”稳婆笑着说道。

    江夕荷眼巴巴的等着,过了一会儿,一个被包裹成团子的小娃娃被抱到了她面前。

    “这孩子长得可真漂亮。”张氏赞叹出声。

    孩子红通通的闭着眼睛,鼻子挺挺的,嘴巴小的,秀秀气气的,看不出长得像谁,也看不出漂亮与否。可是许是母子连心,江夕荷只一眼便深深地爱上这个小家伙。

    她目光温柔似水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伸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小脸颊,心都化成了水,脸上尽是母性光辉。

    “大爷回来了?”她突然想起此事,抬头问一直陪在她身边的迎夏。先前那一声应该不是她想出来的吧?

    “是,大爷回来了,在大少奶奶刚进产房不久就回来了,一直在外头陪着您呢。”迎夏笑容满面的告诉她。

    “那快点把孩子抱给大爷看看,他一定也等不及了。”

    “是,奴婢这就抱小少爷去给大爷看。”迎夏笑着点头应道,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抱出产房。

    江夕荷见状,终于放心的闭上眼睛休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江夕荷再度醒来时已华灯初上,陪在她身边的不仅有儿子,还有孩子他爹。

    “还好吗?”池少霆柔声回她,脸上有着些许歉疚的神情。“对不起,比预定时间晚了一天回来,让你担心了。”

    “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她轻轻地摇头说。

    “是不是因为担忧我,才让你提早了这么多天生孩子?”他问她。

    “不是,应该是儿子迫不及待想出来见我们”她对他微笑道,目光移到儿子安睡的小脸上,揶揄的叫他,“怎么办,不是你所期待的女儿,而是个儿子呢,你会不会失望?”

    “自然不会。”他一本正经的摇头答道,说完却突然倾身亲吻她一下,又朝她眨了眨眼,挑了挑眉,道:“这样咱们以后就有努力的目标了。”

    江夕荷顿时便笑了出来,娇瞋他一眼道:“我才刚帮你生了个儿子,你这么快就在想下一个了啦?”

    “不只下一个,下两个,下三个夫人都得替我生。”他亲昵的摸了摸她的脸,又替她理了理颊边的发丝,目光温柔缱绻。

    江夕荷本想回他她又不是猪,却被他的温柔与深情迷花了眼与心,不知不觉的就接声问了他,“你想要几个孩子?”

    “自然是愈多愈好。”

    “那如果我只生了这一个儿子呢?”

    “什么意思?”他不解的看着她。

    “你该知道有些人有子嗣困难的问题,如果我在生了咱们这个儿子之后,迟迟未再有好消息的话,你——”她略微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会纳妾吗?”已习惯了他的宠爱与深情,如果哪天他突然变心有了新欢,她一定会承受不了。

    他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傻瓜,我不是承诺过要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可是你想要很多孩子,想要多子多孙不是吗?”

    “我只想要你替我生的孩子。”他摇头,认真的凝视着她说:“所以不管咱们将来会有几个孩子,一个也好,两个也罢,我这一生就认定你江夕荷是我池少霆之妻,认定咱们的孩子必由你所出,懂吗?”

    说完,他伸手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交,紧握。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便是我对你一生一世的承诺。”他深情款款的说。

    江夕荷看着两人十指交握的手,终于缓缓地扬起幸福的微笑。

    爱携手,共一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