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宁馨面面聚道 第二十二章 大梁第一权贵

面面聚道 第二十二章 大梁第一权贵

作者:宁馨书名:面面聚道类别:言情小说
    安静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眼见秋风刮了起来,早晚已有些寒凉之意,闲不住的楚秋雨眼见经过阳关镇冒险出关去跟蛮人收买牛马羊和草药的商队越来越多,就跟道阳商量,要把边军巡逻的范围扩大一百里。

    果然商队们大喜,纷纷把阳关镇当作暂住之地,每两、三日来往一次,收购运送诸项货物,很是热络。

    道阳见此,也打起了马匹的主意。

    如此整整一个秋季过后,阳关镇上多了一家客栈、两家酒馆,还多了一个马场。

    而道阳上报给朝廷的奏折里,也多了五百匹骏马。

    大梁七、八年前曾跟蛮人大战一场,如今依旧敌对,战马一直紧缺,不想如今透过民间商队居然买到如此多的马匹,朝廷大喜,很快就送了嘉奖过来,甚至还给了道阳见机行事的秘密旨意。

    楚秋雨得了这样的“尚方宝剑”,怎么会不善加利用?

    于是,小小的阳关镇忙碌起来,镇外贫瘠的农田都被她买了下来,预备明年种植牧草,又透过商队招募一整个小部落,专门养马牧羊。

    待得冬日的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边关之外还开了一个商贸集市。

    大梁的商贩从阳关运了盐茶、各色布匹、灯油等民生用物,蛮人就牵了马牛羊,或者扛了牛皮羊皮赶来交易。

    虽然规模极小,但草原上的消息传得也不比大梁慢多少,市集是一日比一日热闹,惹得楚秋雨若不是碍于肚子越来越大,都想去逛逛了。

    冬雪一场接着一场,腊月也渐渐接近了,市集这才关闭,商队们也都满载着收获回到南方。

    郡主府和楚家上下也都盯着楚秋雨大得厉害的肚子,越来越紧张。

    道阳干脆假公济私,借口处置公务,三、五日才去一次边关,直接在家陪着娇妻。

    楚秋雨照旧吃了睡,睡醒了坚持满地走动。

    道阳那张被边关冷风吹拂得越发黑沉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小心翼翼,“秋雨,坐一下吧,已经走了二、四圈了。”

    楚秋雨闻言甜蜜又无奈,“义父不是说了,多走走有好处,到时候生产更顺当呢。”

    道阳抹了一把头上的薄汗,只得继续小心翼翼地继续扶着媳妇儿走动。

    楚秋雨顺势把大半体重都倚在他坚实的身躯上,问道:“京城那里可有信来,莲生总是报喜不报忧,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委屈?”

    道阳也是想念妹妹,但又不愿娇妻跟着惦记,就道:“那丫头厉害着呢,听说有个嫔欺负了三殿下的生母,她直接把人接到三皇子宫里照料,不过殿下的生母已经油尽灯枯,怕是熬不了多少时日了。”

    许是想起自己病逝在这里的娘亲,道阳的声音有些低,楚秋雨见状赶紧接话道:“莲生看起来泼辣,其实心地最好,这事又占着大义。三殿下不好出面维护生母,但莲生做为儿媳尽了孝道。所谓七出三不出,为公婆养老送终是第一不出,以后就算三殿下另有宠爱,也不会慢待了莲生。”

    道阳也是点头,虽然他答应了妻子今生只娶她一个,却不期望三皇子也会只有莲生,毕竟男子好色本性,更何况他还在那个位置,将来更是……

    楚秋雨走了几圈也是有些累了,依靠在软榻上一边翻看礼单一边同道阳商量送往京城的年礼,皇上那里还好说,先前找到两条白狐皮,直接献上去,算是臣子和晚辈的一点心意,髙将军几家比较熟识的就是几匹好马,外加一些寒地药材,唯有莲生那份最实惠,也是最多。

    楚秋雨是恨不得把整个阳关都搬去京城给莲生,但凡莲生喜欢吃用的都买回来,还有她亲手做的雪貂皮披风、鹿皮小短靴、羔羊皮的护手、雪兔的围领……简直是一应倶全。

    另外还有她下厨整治的各色点心,连上元节的汤圆都做了六种馅料,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三皇子的一份。

    若不是家里人人都跟在身后唠叨不停,楚秋雨还要再准备更多。

    道阳看着密密麻麻的礼单,很是有些吃味,忍不住抱怨道:“我倒是盼着你肚子里的是个小子,生了闺女娇养十几年嫁去别人家不算,年节还要如此费心费力。”

    楚秋雨不等应声,沈老爷子就同楚富贵从门外走了进来,沈老爷子也不让楚秋雨起身,直接抓了她手腕诊脉,半晌笑得眉开眼笑,直接扔下了一颗“重镑炸弹”。

    “放心,雨丫头肚里肯定是小子,还是……两个!”

    “什么?”众人喜得惊叫出声,半晌没有阖上嘴巴。

    楚富贵一蹦三尺髙,“哈哈,我有两个外孙了,两个啊!”

    道阳也是欢喜得抓着娇妻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楚秋雨一手轻轻摸着肚子,很是吃惊,她虽然也觉得自己肚子大得厉害,却不知道原来里面住着两个小家伙,这般遭一回罪却得了双倍收获,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道阳当即就满府上下给了厚赏,人人都是笑逐颜开。

    楚东升和楚东和听说也跑来凑热闹,郡主府里开了一桌席面,一家人团团围坐,就着热腾腾的羊肉锅,喝着烧刀子,全家男人不论老少有一个算一个地全都醉了过去。

    楚秋雨吩咐丫鬟小厮,把一群醉鬼都安顿好了,终于躺到床上时就觉腰酸背疼,免不了好笑地埋怨几句,“到底是谁在照顾谁啊?”

    小红因为当初眼捷手快救了自家夫人,之后就一直近身伺候,这会儿笑道:“侯爷和老太爷们也是欢喜,多喝了两杯呢,别人家想生个男丁可不容易,夫人这里一下就怀了两个,放到谁家也恨不得昭告天下啊。”

    “就是啊。”小青端了红枣汤过来,听到这话便笑着接话道:“是啊,夫人,我们村里有一家一连生了六个闺女呢,家里人哭得跟什么似的。”

    楚秋雨摇头,“这家人真是想不开,闺女多好啊,孝顺又贴心。这次就罢了,下次我一定要生个闺女,否则岂不是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了。”

    许是自觉受到娘亲的嫌弃,肚子里的两个小子都闹了起来,这个握拳那个踢脚的,折腾得楚秋雨差点撒了手里的红枣汤。

    小青赶紧上前接了汤碗,小红也是帮忙扶住主子,紧张道:“夫人,可是小主子闹您了?”

    楚秋雨点头,轻轻拍了拍肚子,哭笑不得地安慰他们道:“娘亲不过是在说笑,就算以后再生了小妹妹也一样会疼爱你们啊。”

    可惜两个小子闹腾起来没完没了,甚至好似在肚子里打架,楚秋雨被闹得有些慌,坐直身体正要下榻走动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下一热。

    小青和小红一左一右刚要弯腰扶起主子,竟瞧见主子的象牙色裙摆湿了一片,不禁都有些怔愣,转而惊叫起来,“哎呀,夫人要生了,快去叫人!”

    整个郡主府都因为这句话陷入了空前的忙乱,偏偏老少男主子们都在同周公下棋,小厮们实在没有办法,就在外边铲雪握成雪团,放在男主子们的脸上。

    果然,睡梦里的老少主子们都是跳了起来,不等大发雷霆就听说楚秋雨要生了。

    于是个个火烧眉毛一样跑去了主院,本来就接来待在府里的两个稳婆已经进了屋,指挥着丫鬟们烧水,预备剪刀、干净的棉布,还有小衣衫、被子等……

    道阳在窗下急得团团转,想进去却被沈老爷子拦住,“急什么,你进去也帮不上忙。”

    楚富贵一把扯住他的袖子,嚷道:“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怎么就生了?我闺女会不会有事啊?”

    楚东升和楚东和也是伸长脖子,齐齐盯着沈老爷子,就怕他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沈老爷子赶紧摆手,“放心,双生子总是比普通孩子要提前一些时日,雨丫头脉象好着呢,肯定生起来容易。”

    许是真借了老爷子的吉言,楚秋雨不过折腾了半宿就把孩子生出来了。

    两个眉眼鼻口都一模一样的小子,并排躺在大炕上,看得道阳眼泪刷地就淌了出来。

    “秋雨,谢谢你,爹娘在天之灵定然安心了。”

    经历了家破人亡,舍命逃亡,筹谋崛起,苦难已经让这个倔强的纨裤公子彻底成为顶天立地的好男人,但是爹娘双双过世,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莫大的伤痕,如今道家下一代出生了,还一次就是两个小子,眼见道家门庭就要兴盛起来,他如何能不欢喜若狂?

    楚秋雨累得厉害,勉强睁开眼仔细把烛光下两个儿子的小脸打量个清清楚楚,这才握着道阳的手昏睡过去。

    梦里好似又回到前世的家乡,弟弟卖了家里的作坊,却留下了老宅,每年都回来住上一段时间,结婚后也带着妻儿回来,她的侄儿也是一对双生子,模样倒是同她的儿子有五分像……

    她的儿子!

    楚秋雨猛然从梦里惊醒,伸手抓了身边的人就问道:“孩子呢?”

    道阳守了半宿,实在坚持不住,刚刚闭了一下眼睛,突然被抓住手就赶紧应道:“孩子被奶娘抱去喂奶了。”

    楚秋雨长长松了一口气,接着笑道:“这下给莲生送年礼,正好一起报个喜,她当姑姑了!”

    道阳想起妹妹那个脾气,估计不知道会欢喜成什么样子,于是也笑了起来。

    北风吹,雪花飘,京城的冬日也不会因为这里住了皇家就如何暖和。

    三皇子一路从光明殿暖阁回来,落了一身的雪花,脸色也是有些灰暗。

    但一进宫殿里,眼见宫女太监们都是脸上带笑忙碌着,不禁疑惑起来,转而想到什么,脸色也暖了起来。“可是阳关那边送年礼来了?”

    迎上前的太监总管赶紧笑道:“殿下猜得没错,娘娘正在屋里看礼单呢。”

    三皇子解下披风,挑开帘子进了内殿,就见妻子正一手拿着熏兔腿吃得欢快,一手拿着礼单,满脸喜色的吩咐一旁的宫女,“哎呀,嫂子还给我做了汤圆!还有酥脆小麻花,母妃可能喜欢吃,一会儿提醒我送一些过去。”

    三皇子听到这话,连心里也暖了起来。“莲生,嫂子又送了什么好东西来啊!”

    莲生抬头,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挥手打发了宫女太监,这才把兔腿递到他嘴边,眼见他大大咬了一口,她笑道:“嫂子给咱们送了好多东西来,有你爱吃的几样点心,还有嫂子亲手缝的披风、短靴和护膝,用的毛皮是大哥去猎的,一会儿你试试。”

    “好。”三皇子也笑得眯起了眼睛。

    对于皇家来说,最可贵也最难得的就是亲情了,有时候他会忍不住羡慕妻子有这么好的兄嫂,虽然才离开不到半年,但几乎每个月都会派人送东西来,各种吃食、用物,无所不包,有些其实根本不值多少银两,却很是贴心,惹得他都隐隐盼着北地的车队到来。

    “北边可还安宁?武义侯的马场可张罗起来了?”

    莲生俏皮的吐吐舌头,舔舔自己沾了油光的青葱手指,笑道:“我只顾看礼单了,还没看嫂子的信呢。”

    三皇子被她的模样魅惑,忍不住拉了那手指放到自己的口中含着,莲生痒得咯咯笑个不停,不必说,小夫妻俩免不了又亲近了一番。

    待到想起还有家书没读时,已经是晚饭时候了。

    宫女正忙碌着往桌子上摆晚膳,三皇子净了手正要拿起汤杓,就见本来懒洋洋坐在软榻上的莲生惊喜地笑着跳了起来。

    “殿下,我嫂子生了!生了!”

    “哦,这么早?”三皇子隐约记得妻嫂应该是年后生产,因为莲生预备的小衣衫都不算厚,没想到还没过年就有了好消息。

    “对啊,我嫂子生了两个小侄子,两个!我当姑姑了!”莲生喜得满地乱转,“怎么办,怎么办?我给小侄子的东西就备了一份,而且还没准备好!”

    三皇子好笑,伸手捞了她到怀里,安慰道:“不急啊,不是什么大事,一会儿让人去内务府说一声,调拨几个繍娘,两日就赶出来了。”

    “呀,还是殿下聪明,这办法好。”

    莲生毫不吝惜的在三皇子脸上亲了一口,绝美的容颜一派天真却分外魅惑,惹得三皇子干咳几声才勉强压下又想亲近的欲望。

    莲生会意,脸色也是红透,赶紧帮忙布菜,念叨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三皇子边吃边听着,心里分外安宁。朝堂情势越来越诡异了,病弱的二皇兄虽然没有如何出头,但他的妻族却动作频频。反观自己,妻族居然被父皇远派到边疆戍守,若说不被父皇信重,却是手握十万大军,若说信重但又远在天边,实在是让他摸不到头绪。

    朝臣们也都在观望,不过支持二皇兄一派的人一打压他也有人出声维护,整日都在吵嚷中度过。

    只有回到家里来,这样的时刻他才能放心松懈一会儿小夫妻俩吃饭吃到一半,突然有光明殿的大太监赶来传口谕,皇上召见。

    不知哪里来的默契,小夫妻俩对视一眼,齐齐变了脸色。

    三皇子喊小太监拿了大氅转身就要出门,莲生却死死扯住他。

    “等我一下!”说罢,她三两步跑回内殿,再回来的时候就往三皇子手心塞了一个瓷瓶。“义父送我的‘消食丸’,方才饭吃得急,若是觉得胃里不舒坦就吃一粒,可保‘平安’。”

    “好。”三皇子会意,重重握了一下莲生的手就走进了屋外的风雪里。

    莲生站在殿门前,良久都没有回身,惹得宫女们小心翼翼询问,“娘娘,再给您换新菜来吗?”

    “不必,所有饭菜都撤下去,只把西北送来那两箱甜食取来,紧闭殿门,不是殿下回来任何人敲门都不得打开,谁敢违反命令,任意走动出入,直接杖毙!”

    “啊!是!”几个宫女从未见过莲生如此严厉的模样,都是吓了一跳,赶紧出去传令。

    很快,三皇子宫里殿门紧闭,除了两个守门的太监,其余人等都老老实实待在屋里不敢出来。

    这一晚,整个皇宫甚至整个京城虽然笼罩在夜色里,但有很多人都不能入睡。

    好不容易盼到天明,宫墙上最髙的钟楼突然响起了八十一声钟声。

    龙驭上殡!

    莲生熬了一夜,原本明媚的杏眼里已是血红一片。

    殿门前的太监困倦的坐在门洞里,蜷缩成一团,被钟声惊醒之后,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

    “放肆,还不退下!”

    两个太监白着脸赶紧跪去了一边,莲生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想必,很快就会有人敲响这扇门,门外是深渊地狱还是富贵至极,全看天意了。

    终于,有人的脚步声迅速接近。

    “砰砰!”门板被敲响,“快开门,帮我禀报娘娘,三殿下登基了,三殿下继承皇位了!”

    “是小斌子,是跟着殿下一起出门的小斌子!”

    几个宫女太监欢呼起来,莲生悄悄松开了袖子里紧握成拳的双手,悄悄擦去掌心的血迹。

    “开门!”

    两个太监跳起来开了门,小斌子磕磕绊泮跑进来,喜得是语无伦次,“殿下要奴才回来禀报,殿下要守灵,要登基,要禀报娘娘他平安无事。”

    莲生摆摆手,极力稳住身形,吩咐道:“本宫知道了,你回去转告殿下,一切以保重龙体为要,其余杂事本宫自会安排。”

    “是,娘娘。”

    小斌子磕了头又赶紧跑了回去,昨晚落了半尺厚的雪地上留下了一行明显的脚印。

    莲生重新回到殿中,干脆利落的吩咐了所有事宜,末了撵了宫女太监们,独自一人站在窗前,良久才抹去两行喜悦的眼泪。

    “大哥、嫂子,从此大梁再也没有人能欺得了我道家!这也是送给我侄儿出生的最好贺礼!”

    冬日的寒风吹着她这句承载了多少盼望和苦痛的话,飞跃了千山万水,到了西北边关。

    道阳手里握着急报,良久没有回过神来。原本他不过是猜测着皇上的心意才请旨远走,没想到皇上当真属意三皇子接掌皇位。

    而他手里握着的十万大军,就是三皇子背后的坚实靠山。

    从此,只要三皇子不是疯魔自绝生路,道家就是板上钉钉的后族,大梁第一权贵……

    楚秋雨正在家里规规矩矩坐月子,气闷得恨不能打开窗子偷偷看看这世界,可惜小青、小红被沈老爷子简短“培训”过后,就变身成了唠叨的老太婆,这个不准、那个不让的,惹得楚秋雨真是想要撵人。

    无趣之下,她就只能“调戏”两个儿子解闷了。

    先出生了一刻钟的大儿子很是文静,无论娘亲怎么挑衅都照样睡得香甜,晚出生的小儿子却是个行动派,虽然还不见得能看清什么,却总是努力想要抓住娘亲作怪的手指啃一啃,可见这兄弟俩长大后定然是一文一武,倒也不错。

    道阳带着一身雪花进门的时候,正好见得娇妻搂着两个稚儿睡得香甜。

    这一刻心里再多的感慨兴奋,再多的诉说欲望都化成了暖意,烫得他眼睛泛红……

    楚秋雨睡梦里就觉得有人在望着她,睁开眼见得夫君这个模样不禁吓了一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道阳赶紧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别担心,没事,就是……皇上殡天,三殿下登基了。”

    “哦。”楚秋雨应了一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什么?那莲生……”

    道阳点头,下意识地挺高了胸脯,“有我在边关,掌控十万大军,莲生不可能被错待!”

    楚秋雨闭了眼睛,待得再睁开的时候,脸上满满都是笑意。“夫君,是不是说,以后再回京城,我和儿子就能横着膀子在京城闲逛了?”

    道阳忍不住朗声大笑起来,他的娇妻永远这般神奇,任何时候都能让他开怀。

    遥想当初那个阴雨连绵的秋日,她穿着桃红小袄就那般出现在他的面前,火焰般耀眼,也温暖了他冷透的胸膛。

    他伸手揽了娇妻在怀,紧紧的,嗓音醇厚又低沉,“感谢有你,秋雨。”

    楚秋雨在他坚实的怀中蹭了蹭,“若是要谢就谢老天爷,把我送过来,等到你。”

    “好,谢老天。”

    道阳不知娇妻的话里另有含义,只是手下越发用力,火热的唇已经覆盖上她柔暖的红唇……

    寒冬未竟,但春色却已悄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