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乔湛前妻不复婚 第六章

前妻不复婚 第六章

作者:乔湛书名:前妻不复婚类别:言情小说
    【第四章】

    夏宝娜已经离开几天了,在这几天里,裴新华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团乱,但事实是,他过得很糟糕,糟透了。

    早上起床找不到袜子,领带一条换过一条,却发觉怎么也搭配不好,走进厨房,他看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厨具就生出一股无力感,中午下属订的便当没有一家合他胃口,一开始他还能期待下班会有一顿好吃的等着自己,可现在除了一室的冷清,他什么也没尝到。

    他到底是怎么了?没结婚之前,他不也是一个人这么过的吗,现在夏宝娜走了,他不过是恢复了原先一个人的生活,他怎么就适应不了了呢?再说了,他不用整天再对着她那张毫无生气的脸,他不是应该觉得开心吗,可为什么心里黑压压的一片,让人难受得快要窒息呢?

    裴新华瞪着手中夏宝娜退还的婚戒,下一秒,他拉开抽屉,将婚戒丢了进去,上锁,眼不见为净。

    都说二十一天是个习惯周期,更何况他和夏宝娜生活了两年多,他会一时习惯不过来也是正常的,所以他根本不需要那么纠结。对,也许过几天就会好了,裴新华心里这么告诉自己,然后拿起文件,开始专心处理公务。

    接下来的几天,裴新华让自己的精心全部投入到工作中,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面对这样的情况,他手下的职员们叫苦连天,若不是考虑到公司的福利待遇好,一个个都恨不得辞职不干了。

    最惨的人是刘志,他不但要陪裴新华加班到最后,现在还被大家推了出去,要他无论如何都要去跟总裁求求情,因为再这样下去,大家真的会吃不消的。

    所以刘志特别选在裴新华雕签了上亿订单的今天,也许总裁今天的心情会好一点,他去提的话,也许不会被吼得很惨……吧?

    但很快刘志就知道自己想的太美了,当裴新华听完他的汇报后,怒火简直要冲天了,“我花了那么多的钱养他们,现在不过是让他们加了几天的班,就这么多怨言,那我养他们还有什么用。”

    炮灰刘志看着满脸怒容的总裁大人,很孬种地缩了缩,若不是身负重任,他早就逃之天天了,可是他不能,最后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总裁,他们不是不愿意加班,只是加班时间太长了,毕竟都是有家庭的人,实在是有点难兼顾。”

    “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不讲人情味了?”裴新华不悦地眯起了眼。

    刘志打了个冷颤,后悔自己不该接下这个苦差,“总裁,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

    刘志叹了口气,语气担心,“总裁,你一直这么下去,我怕你的身体吃不消。”其实这也是他今天站在这里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裴新华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在工作,他跟在裴新华身边很多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裴新华这么疯狂的状态,所以他是真的很担心,担心裴新华会将自己的身体搞垮。

    “刘志,你回家晚了,你老婆会给你等门吗?”裴新华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一句。

    刘志愣了一下,旋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刚结婚那段时间会。”

    “现在还会吗?”

    “很少。”老婆不怪他整晚那么晚回家就不错了,还等门,呜呜,他好可怜。

    “你们结婚多久了?”不顾他哀愁的表情,裴新华继续问。

    虽然不解裴新华今晚为什么会问这些奇怪的问题,但刘志还是如实回答道:“快一年了。”

    快一年吗?他和夏宝娜结婚两年多了,之前不管他多晚回家,她每晚必定守在沙发那里,只要他一开门,她就会迎上来,甜甜地对他说,老公,你回来了。

    可是有多久了,他没有再听见她说这句话,也许以后他再也不会听见了,想到这里,裴新华的心浮现出一股酸涩又烦躁的复杂情绪,非常不是滋味。

    那晚两人的对话蓦地浮上脑海,裴新华承认他那样子对她说话不对,但他不过是喝醉了,她是在跟他闹哪样,还说什么她同意离婚……见鬼的,谁同意她离婚了。

    等等!裴新华身子一震,蓦地眯起眼,脑子里有个想法划过,夏宝娜说她同意离婚,她说同意离婚而已,可是他们还没签字不是吗?那她现在就还是他的老婆,他裴新华的老婆有家不回,要是让别人知道是会被笑话的,对,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像是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一般,裴新华倏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刘志吓了一跳,有些无助地看着眼前神情凛然的裴新华,“总裁?”

    “通知大家,今天早点下班。”

    “现在吗?”刘志抬腕看了看手表,晚上八点钟。

    “可以。”说着,再也顾不上其他,裴新华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办公室外面走去,脚步又快又急。

    被留下的刘志一脸茫然,他们总裁这是怎么了?

    一路上,裴新华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也不知拨了多少回夏宝娜的电话,可每一次提示的声音都一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很好,看来她是铁了心不想跟他有联系了。虽然他对夏宝娜了解不多,但用想的也知道她那种性格的人不会有很多朋友,所以他猜想她离开之后能去的地方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夏家。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加快了油门,任由车子在大街上奔驰而过。

    十几分钟后,车子终于在一幢老式的两层楼房前停下,裴新华熄了火,拉开车门,长腿往前快速移动着,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又放慢了脚步,一边调整着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仪容,直到他感觉满意了,才走到门口,刚要伸手按下门铃,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妹夫?”

    听见声音,裴新华转过身,看见夏宝娜的大哥就站在自己身后,他微微一笑,开口打招呼:“大哥。”

    “真的是你,你怎么会来我们家?”

    此话一出,两个人顿时都有些尴尬。

    身为一家人,夏大哥这么说确实太生分了,可是实在是裴新华来夏家的次数太少太少,所以才会这么惊讶。而裴新华显然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笑了笑,并没有太在意,而是淡定地回答道:“我来接宝娜回家。”

    “哦,那进来吧。”说着,夏大哥拿出钥匙开门,率先进了屋,裴新华则跟在他身后。

    而此时屋子里的夏父、夏母吃完晚餐正坐在客厅看电视,看见儿子走进来,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儿子身后的人惊住了,“新华?”

    “爸、妈。”裴新华礼貌地跟岳父、岳母打招呼。

    虽然很是惊讶,但夏母还是非常热情地起身朝他走去,关心地问道:“新华要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你吃过晚饭了吗?”

    “我……”

    裴新华张了张嘴,正准备回答,忽然一道玻璃掉落在地上而发出的破碎声响起,客厅里的几个人循声望去,看见了站在厨房门口的夏宝娜。

    夏家人吓了一跳,很快又反应过来要去看看夏宝娜有没受伤,可是有一个人的动作比他们都快。只见裴新华长腿大迈,快步走到夏宝娜身边,将她拉入自己怀里,带到没有玻璃碎片的地方,关切地问道:“你没受伤吧?”

    听见他的声音,夏宝娜蓦地回神,她挣开他的怀抱,往后退开一步,看向他的表情也从最初的惊诧变得淡然,仿佛他就是个来家里作客的陌生人一般,不答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接你回家。”裴新蹙了蹙眉,心里为她避开自己的举动感到不舒服,他又不是什么梅毒病菌,她躲他那么远做什么?

    夏宝娜往客厅的方向看了下,发现家里人都关切地往他们这边看着。她叹了口气,淡淡地说:“我们上去谈。”说着,不给裴新华拒绝的机会,转身往二楼走去。

    裴新华对夏家人点点头,也跟着她上楼了,刚一站定,就听见她问道:“为什么?”

    没头没尾的一句,裴新华有些迷惑,“什么为什么?”

    “你到底来我家做什么?”

    “接你回家。”他刚才就已经说过了。

    夏宝娜颦起眉,显然对他的答案感到不可思议,“接我回家?”

    “没错。”

    “为什么?”

    “你是我的妻子。”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妻子?不知为何,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她只觉得讽刺。夏宝娜摇了摇头,轻扯嘴皮,“裴先生忘了吗,我们已经离婚了。”

    裴先生?裴新华的浓眉倏地蹙紧,幽暗的双眸死死瞪着眼前的女人,“你叫我什么?”

    她不理他似要吃人般的表情,冷静地提醒他,“裴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们没有离婚。”他沉沉扬嗓。

    “从你将我扫地出门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婚姻就结束了。”夏宝娜平静得像在陈述着别人的事情,可没人知道,她此时的心有多痛。

    裴新华一噎,想道歉却又学不会如何低头,最后说出来的话就变得很生硬,“我已经亲自来接你了,你有什么气也该消了。”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纡尊降贵来接她,她该感到感恩知足,不要得寸进尺,他的话是这个意思吧?夏宝娜笑了笑,觉得自己见到他那一刻心底浮现出来的激动实在是够蠢,裴新华是个多么骄傲、自负的男人啊,她还指望他突然醒悟什么,呵呵,简直是痴人说梦,真傻。

    夏宝娜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清明,她看着他,神情坚定又淡然,“裴先生请回吧,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裴新华皱着眉,一向优雅、冷静的俊容上不难看出一丝隐忍的怒气,仿佛在斥责她不该像个要脾气的孩子。他已经放下姿态来接她了,她该乖乖跟他回家。

    真是可笑,他凭什么认为他来了,她就一定会跟他回去,是他膨胀的自信心在作祟?还是笃定她夏宝娜爱他爱到连自尊也不要了?那他错了,她是爱他,但她也有自己的自尊,既然她已经决定了放手,那她便是真的放手了,她不会也不想让自己再受他的影响,一点也不。

    所以夏宝娜高扬下巴,用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严肃对他说:“裴先生,我再说一次,我已经决定跟你离婚了,我不想也不会跟你回家。”

    裴新华万万料不到自己会吃瘪,活了三十多年,他的人生只有风生水起四个字可以形容,这也就养成了他冷然、狂傲的性格,但在这一刻,他面对着一个他意想不到,也解决不了的难题,他的老婆不肯跟他回家。

    裴新华置于身侧的两手紧了又松,松了又握,良久,他忽而朝她露出了一个笑,笑意却未达眼眸,仿佛冷得教人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很好。”冷冷地丢下这两个字,裴新华蓦地转身,往楼下的方向走去。

    在他身后,夏宝娜深深的吐了口气,整个人犹如打了场久战一般,身心疲惫,他给她留下的背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知道,这将会是最后一次。

    再见了,裴新华,再见了,她的爱。在心里默默地说完这句话,夏宝娜转身走回房间。

    此时坐在一楼客厅的夏家人也笼罩在一种不安的气氛中,一见裴新华走下来,夏母就迎了上去,有些心急地问道:“新华,你们谈得怎么样了?”其实从女儿突然回家那天起,他们直觉女儿心里肯定有什么事,只是怕伤了女儿的心,多日来都忍着不问,今天看见裴新华出现在家里,本以为事情会有个转机,可是现在……

    “宝娜不肯跟我回家。”裴新华忽然说道。

    “怎么回事?”虽然不知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女儿是自己生的,夏母很清楚夏宝娜并不是骄纵、任性的那种人。

    “对不起,妈,是我伤了宝娜的心。”在长辈面前,裴新华放下傲然,神情有些无助,到了这一刻,他竟不知该拿夏宝娜如何是好了。

    “我再帮你劝劝她。”说这话的时候,夏母有些担心地看向了二楼。

    “谢谢妈。”裴新华说完这句话就向大家告别了。

    送走裴新华,夏母就迫不及待地上了二楼,看见夏宝娜的房门关着,她叹了口气,走过去敲了敲门,朝里面喊道:“宝娜,我是妈妈,我们可以谈谈吗?”

    房间里,夏宝娜听见妈妈的声音,手忙脚乱地抹去眼角的泪,前去为妈妈开门。

    夏母一见女儿哭红的双眼,不免心疼,走进房间,贴心地关上门,然后拉着女儿的手来到床边坐下,柔声问道:“乖,告诉妈,你们到底怎么了?”

    “妈……”妈妈的关心让夏宝娜未语凝噎,深吸了口气,她哑着声音说道:“我和他要离婚了。”

    夏母心一跳,“你们怎么会……”她以为两人只是夫妻间的小吵架。

    “妈,我累了,真的好累,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话音刚落,夏宝娜就忍不住湿了眼眶,她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面对着自己的亲生妈妈,她才知道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女儿……”看女儿难过的样子,夏母也忍不住红了眼。

    夏宝娜和裴新华的这桩婚事,打从一开始他们是不赞成的。毕竟两家的地位相差甚远,他们不想女儿嫁过去受罪,可是女儿喜欢裴新华,他们没有办法,而这两年以来,女儿的委屈和迁就她也全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身为父母的,她要的只是女儿能够开开心心就够了,只要是夏宝娜想清楚了,那她必定全力相挺。

    “只要你想清楚了,我们支持你的任何决定。”

    “谢谢妈。”夏宝娜投入妈妈怀里,再也藏不住伤心的泪水。

    “乖,没事的、没事的。”夏母紧紧回抱着女儿,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眼眶也不由得湿润起来。

    “妈,我会好起来的。”夏宝娜这句话,与其说是安慰妈妈,不如说是安慰自己,她会好起来的,她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