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大老板的独占宣言 尾声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对于蔡杉乐成为总经理,顺利接掌饭店一事,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戚昊威在太座身后护航的结果,也有人说是老董事长坐镇指挥的功力宝刀未老,饭店本身一直保持得很好,换个人管理其实没差多少,反正制度和各经理都在,只要不出大乱子,饭店经营顺利并不太令人意外。

也有谣言说蔡杉乐从求学时代就接触饭店业,对内部运作熟悉,再加上从基层干起,更能体恤员工,甚至是工读生的辛苦,同时也更能掌握这些第一线工作人员的心理,给予适当的福利,替顾客创造出更棒的服务。

总之,在戚老夫人全力支持和指导下,蔡杉乐和台湾首屈一指的琉璃艺术家合作,将被巴黎博物馆收藏的艺术作品,搬到饭店展示,提升饭店质感和知名度。

蔡杉乐进入饭店第三个月,所创办的饭店艺术节引起空前盛况,整整两个月期问,几乎天天满房。

问卷调查中,这批顾客有九成表示会再次光顾饭店,因为饭店同时有家和艺术气息,相当舒适享受。

如今,蔡杉乐已经在饭店工作半年了,这一天也是她和戚昊威举行婚礼的日子。

新娘休息室内,戚老夫人将一个盒子交给杉乐。“打开看看。”

“这是?”盒子一开,蔡杉乐诧异的瞠大双眼。

好漂亮的首饰!没有钻石尖锐的俗气,晶莹白玉透发着一股斯文气质,宛如祝福着主人生活温润如玉。

“羊脂玉手镯、项链、耳环、胸针,一整套,是我最珍藏的东西,送给你,谢谢你不计前嫌,接纳我、接管饭店,否则以昊威的个性,恐怕我很难退休。”对于这点,戚老夫人心知肚明。

“奶奶……”

蔡杉乐正要说话,却被敲门声打断。

“请进。”戚老夫人拍拍她的手。“我该出去招呼几个朋友。”

看着戚老夫人离开的背影,蔡杉乐想着,日后要多多把戚昊威和奶奶凑在一起,化解当年留下的心结。

念头刚转到这儿,她的目光被进来的身影吸引。

“伯母、姊夫、守岚,你们来了?”蔡杉乐开心的笑着。

“阿姨,你真美。”刘守岚直率赞美。

“自己搬到外面住,一切都习惯吗?”她最担心这一点。

自从决定结婚后,戚昊威把她的东西全搬进他独居的别墅,原本她和外甥的租屋处便退掉了。

“自由得很,都不会被念。”刘守岚朝她眨眨眼。

“要念也是我被你念。”蔡杉乐没好气横他一眼。

“看到你今天这样,杉岚一定替你感到高兴。”刘宇勤献上祝福。

“有姊夫的爱,姊也很幸福。”

“当初都是我不好,如果没那么坚持,我儿子也会有场风光的婚礼……”刘伯母眼角湿润。

“伯母,姊夫和姊姊就算没有举行婚礼,一样幸福,也一样深爱着彼此。”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蔡杉乐很从容的打圆场,并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盒子交给刘宇勤。“姊夫,这是姊的戒指,早该还给你了,只是我太舍不得姊姊,今天终于可以完璧归赵。”

刘宇勤捧着盒子,打开,看着里头的戒指,神情有些激动。

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进来的人是新郎官,众人互看一眼,默默退出新娘房。

“准备好了吗?”戚昊威走到她身边,自背后紧紧抱着她。

“你是问我,还是问肚子里的宝宝?”蔡杉乐仰头看他,两人鼻尖相距不到一公分。

“都问。”他低头,轻啄粉唇。

“我OK,可是肚子里的那个饿了。”她将双手放在平缓的肚皮上,脸颊微红。

“出去走一下红地毯,马上就可以吃了。”

“新娘很少吃宴席的。”蔡杉乐没好气的瞋他一眼。

“那是别人,我宁愿你少换一套礼服,也不能饿到。”他心疼她在婚礼过程中吃重的角色。

“我也这么想,中间那套省略,直接换最后那套中式送客礼服,红通通的比较喜气。”她举手赞成。

门板传来催促的敲门声。

“难得我们目标一致。”戚昊威扶她站起身。“我扶你。”

“我们饭店是展览过琉璃没错,但我可不是玻璃娃娃,别必要这么夸张吧?”蔡杉乐取笑他。

“刚在门口遇见奶奶了,她警告了我。”他任由她取笑。

“警告你?”她一怔,难道奶奶没有打从心底接受她?

“她说,只要我们吵架,就一定是我不对,只要你不开心,也肯定是我不好。反正没事就好,一旦有事,对的是你,错的全是我,她叫我要有心理准备,这种情况会维持到她过世。”戚昊威见她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想错方向,抬手轻点了她的鼻子一下。

“奶奶偏心偏得太明显了。”蔡杉乐说是这么说,但笑得很开心。

“我也这么觉得。”他咧嘴笑开,与她肩并肩站在即将敞开的大门前。“不过,她跟我一起偏心你这一点,我并不反对。”

两人相视而笑。

厚重门板徐徐往两边敞开,璀灿的灯光、充满祝福的眼神、众人不断的恭喜声,以及愉快幸福的音乐,如潮水般一波一波涌向他们。

走在他们身前,穿上伴郎、伴娘礼服的高齐霖和徐可枫,也正对视而笑。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