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不只是一夜情 第七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搭乘快艇约四十分钟后,雷亮总算看到一座岛屿,快艇行经一处小渔村,一些当地人正在岸边忙碌。

快艇绕过渔村,约莫二十分钟后他看见一栋建在小岛上、靠海岸的两层楼木屋别墅,由这方海面沿伸至木屋那头的陆地,搭建了一条约五十公尺的狭长木栈道,而岸边停着一艘豪华快艇及一辆水上摩托车。

他们下了快艇,走上长木栈道,被歹徒一路带往前方木屋别墅。

一进屋里,客厅空间颇宽敞,那方沙发坐着一名身形胖壮、戴墨镜的五十多岁男人,他是当地颇有势力的黑道老大,他身旁站着两名穿黑衣的保镳。

“是你派人绑架我?”听到那些歹徒叫男人Kim先生,胡瑷桦蹙眉,不满地质问,无惧对方看来有权有势非善类。

“说绑架严重了,是要请胡小姐帮忙。”Kim用发音不太标准的英语回道,接着站起身走向她,对她客气的笑道:“我底下人粗手粗脚的,一路上对妳不礼貌,多多包涵。”

即使对方面带笑意,胡瑷桦仍感觉不到一丝友善的意味。

“Bun,东西拿来。”Kim示意在她身后的一名手下。

灰夹克男人走上前,将从她工作室搜到的雪茄木盒递给老大。

Kim打开木盒,审视里面那张古画,满意地点点头。“没错。”

“那东西不是你的。”胡瑷桦强调。

“这也不属于另一个男人,谁抢到就是谁的。”Kim蛮横的道。

“我这里还有另外半张画,要妳一起做修复。妳先看看这两幅画,有什么特别的地方?”Kim转回沙发前,弯身拿起茶几上的另一个木盒,拿出里面一张羊皮纸古画,将两张古画摆在桌面。

“我为什么要帮你修复古画?”胡瑷桦没上前看画,她对于被强行带来这个不知名的地方,还要听从对方指示依然非常生气。

“妳可以拒绝,不过……”Kim抬眼看她,轻轻勾起一边的嘴角。“跟妳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可能就不太好过。”

雷亮自进屋后就一直被晾在一旁,他还以为那个脑满肠肥的男人对他视若无睹,原来是要利用他逼迫她听从命令。

“妳坚持要一起带来的男人,不是妳的助手,而是妳的男人吧!”Kim只在他们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雷亮,却已经注意到许多事。

先前Bun向他通报,除了她,也一并带走当时跟她在一起的助手,他阅人无数,只消一眼就能判断那男人绝不是什么助手,极有可能是她在意的对象。

既然手下千里迢迢大费周章将对方也带来,刚好能利用这男人牵制她,替他认真修复这两张古画。

“他……才不是。”胡瑷桦连忙澄清,“他只是刚认识的朋友。”

“我没兴趣知道他是不是妳的男人,只要妳将画修复完成,我保证将你们毫发无伤的送回台湾,但要是妳不肯合作,我就不能保证手下会怎么对待他了。”Kim刻意瞟一眼雷亮。

看那男人的体格俨然是练过武的,他之后会交代手下小心看管。

胡瑷桦虽然气怒被对方威胁,但如今处境也无力反抗,只能先顾全雷亮的安危。

她不情愿地走近茶几,蹲下身,研究并列摆放的两张古画。

两张古画是用相同的羊皮纸所绘,纸质年代看来相同,除了严重泛黄,也各有些斑驳掉色。

她看着看着,看出了一些端倪,脱口道:“这两张画风相同、风景相异的风景画,乍看是两张完整的画作,但其实有部分重迭,若将重迭的部分去掉,能拼出另一张完整的风景画。”

她将两张画小心翼翼的拿起来,透着光线交迭比对,愈看愈感到惊奇。

“果然如此。”听她这么说,Kim难掩兴奋,这两张图果然缺一不可。他心急的又问:“快,替我把画修复好,妳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古画修复完成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

“这两张画泛黄严重,虽然尺寸不大,但要完全修复成原本的样貌和色彩,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胡瑷桦以她独自一人精细处理的时间做估算。

“太久了。”Kim立时面露不耐。“不用管泛黄问题,也不需要修复成原先色彩,只要修补斑驳掉色的几处小小区块就行了。最快要多久?”

就算如此,也不是三两下就能草率完工,她认真审视,再次估算,“至少也得六、七个工作天。”

“那妳尽快。早一天完成,就能早一天离开这里。”Kim也不再逼迫她,万一她草率而为,修复后的图不是原本构图,那完全没意义。

“什么意思?”胡瑷桦疑惑的问。

“妳跟那个男人就留在这间别墅,这里已经准备好相关工具,若有其他需求,跟Phan或Bun说一声,他们会让人送来。”Kim指指两名手下,就是闯入工作室的黑灰夹克二人组。“妳在这里的饮食起居都有妥善安排,妳只要专心做修复工作,至于那个男人,会关在另一个房间由人看管,当然不会让他饿着,直到妳完成工作,才会再让你们碰面。”

Kim扬个手,Phan走近他,Kim在对方耳边以另一种语言低声交代了几句。

“那就麻烦胡小姐尽全力帮忙了。”Kim又朝她微微一笑,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为什么找上我?这里没有修复师吗?”胡瑷桦想问清自己被挑上的原因。

“这里的古画修复师技术不好,若是找国际知名的修复师又太麻烦,刚好得知妳那里有我在找的另一张画,又听说妳对画作修复非常专精,就顺道请妳过来了。妳放心,我只是要借重妳的专业,无意伤害妳和妳的朋友。只要妳在这里待几天,好好替我办事,完成之后,我会给妳一笔谢礼,派人护送你们回台湾,恢复原来的生活。”Kim保证道。

他不找国内修复师,除了修复技术考虑,也怕对方知道秘密透露出去,或是被另外半张画的原持有人收买;至于身为黑道的他,要找国际知名的修复师确实很麻烦,而她虽为外国人,却是一人作业,比较没风险,适巧她又是被受托修复另外半张古画的修复师,他在派人去偷画的同时,连带指示将她带来做修复,一举两得。

即使两张画修复完成,她也不会清楚上面绘出的地点真正位置,对他才不至于留有威胁性。

Kim跟着两名保镳离开木屋,不一会儿便听到快艇驶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