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侯爷是个腹黑的 第二十七章

作者:田芝蔓类别:言情小说

虞雪罄见皇帝虽然生气但无话反驳,她也上前进言,“皇上,朔夜说得很有道理啊!他要谋反早在他拥有兵权时就谋反了,天庄以及旗下三院这气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若真有异心,皇上怎可能没有耳闻?雷氏,是忠的。”

“你又知道了?朕看还是别逼你嫁去紫微院,否则你也只是为他们说话而已。”

皇帝这话一出,代表的就是承诺,但虞雪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目的已达成,就不管雷朔夜及雷氏的死活,“皇上别气雪罄嘛!雪罄与朔夜相识已久,能保证他没有异心,皇上别派雪罄去,雪罄眼光没那么差会看上朔夜的。”

“你啊!”皇帝虽然脸上还是带着怒气,但可以听得出来语气已和缓许多。

“皇上若不信雪罄,不如派出百八十个探子去轩毓城盯着朔夜算了,朔夜若敢对皇上不忠,雪罄也不会饶他!”

“你们……滚!全给朕滚,滚得远远的,不然朕就把你们打入天牢问罪!”

皇帝突然大发雷霆的要众人离开,洛琌玥想是不是他也能开口帮忙进言,却被雷朔夜压住手,用眼神示意他莫再说。

就在这个时候,皇帝转而对着虞雪罄说:“还有你!你也给朕出去,你这个帮着外人的死丫头!再不快滚,朕若改变主意了,你们不娶也得娶、不嫁也得嫁。”

皇帝看来虽然恼怒,但好似己经暂时相信他们,虞雪罄见目的达成,要众人见好就收,连忙勾住皇帝的手臂撒娇,还拍着他的胸膛顺顺气,“雪罄知道了,皇上别气了,都是雪罄的错。那雪罄先走了,省得皇上看了心里不舒坦。”

“快滚、快滚!”

在虞雪罄的示意下,众人当然顺势行礼告退,不管皇帝是不是暂时相信,总之他们眼前的麻烦是解决了。

看着一众离去的背影,皇帝自然是悻悻然的,但他会如此容易罢休,当然并不仅是他们这一行人说的三两句话而已。

半个月前,雷倾天求见他,劈头第一句话就直接问他是不是不信任雷氏。

雷氏与朝廷的矛盾存在已久,只是没人说破,但天庄的家主敢这么问,皇帝也不吝于回答他。

“是。”

雷倾天听了皇帝的话,脸色未变,只是吁出了口气,像无声的叹息,“皇上,是不是倾天让紫微院脱离天庄,皇上就可以相信朔夜不是只忠诚天庄,而倾天亲手推离紫微院,是不是也可证明我对朝廷没有异心?皇上能不能因此相信倾天,不再针对天庄及雷氏?”

皇帝冷睨他一眼,是因为他觉得雷倾天不可能下此决心,所以他威胁他,“雷倾天,你知不知道朕忌惮雷氏已久,一旦雷氏内部分崩离析,那么朕要拿下雷氏就简单了?”

雷倾天听了他的话,沉默许久,看得出来他内心交战着,最后,他回答,“皇上,倾天知道朝廷想拿下雷氏,所以雷氏与旗下三院的关系不能散,倾天和过去的天庄家主都一样尽力维持天庄与三院的关系,如今虽然情势不允,但倾天也绝不能为了天庄的存亡而害任一旁支出事。”

尤以雷朔夜,他是个十分执着的人,光看他因为找不到当年的救命恩人而执着的样子,雷倾天很担心朝廷将他逼急了,他会采行极端手段。只是这样的话,他没在皇帝面前提起,只针对朝廷与天庄的关系继续说道:“所以倾天恳求皇上三思,少了雷氏,朝廷在此乱世之际,国家经济也会受到影响,这代价不可谓不大。”

“你认为朕会怕朝廷没有了雷氏,而受雷氏掣肘?”

“雷氏当然无法对朝廷掣肘,雷氏也无意朝廷覆灭,请皇上转念想想,如果朝廷真的覆灭了,雷氏在乱世中又怎么生存?”雷倾天点出最简单的道理,就是他不想当皇帝,自然就不希望朝廷出事,身在乱世,他这个规矩营生的生意人如何能继续做生意,“皇上,雷氏是商人,无心政治,雷氏与朝廷应是相辅相成的,绝不是敌人。”

当时的皇帝与雷倾天谈得并不融洽,而皇帝也始终不肯相信雷倾天真会断了与紫微院的关系,直到探子来报,雷倾天竟杀了洛棂罂逼雷朔夜与他交恶时,皇帝才发现他的决心。

雷氏依然是芒刺,就算现在的家主雷倾天不是,也难保未来的家主不会对皇朝产生威胁,但皇帝亦明白皇逼民反,如果真不想雷氏谋反,他终究不能逼得太过,于是他暂时相信了雷氏。

虞雪罄有一点说对了,他的确派了不少探子潜伏在天庄及三院,严密的监控着雷氏,他们若有反心,他便可立即因应。

如今,他只是暂时放过了雷氏……

看来一切是暂时获得解套,雷朔夜一行人离开皇宫时都松了口气。

他们先恭敬地送走了虞雪罄,接着便打算前往天庄去见雷倾天。

看着雷倾天为雷朔夜的付出,洛棂罂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觉得他对雷朔夜的感觉,不像是朋友、兄弟,反而有些……异样的情愫?

“侯爷,您是怎么和天庄家主变成朋友的?您们之间的情谊并不像本家与旁支那样的关系,好像更密切。”

雷朔夜点头,他与雷倾天的这段情谊始于一场误会,“我小时候有一回跟着父亲进京办事,在京郊刚好救了昏迷倒在路旁的倾天,父亲常往来天庄,一眼就认出他是本家少爷。于是,我们把倾天送回天庄,但因为父亲与我进京是有要事的,所以我们没等他醒来便离开了。”

“原来是救命之恩吗?”

“不是。”雷朔夜摇头,救他或许是助了他,但绝对提不上什么救命之恩,“倾天醒来后说他遭遇伏击,但他依稀记得被一个武功高强,面貌十分清秀的小男孩所救,只可惜他被救后就昏迷了,印象中那个小男孩有张美丽的脸,于是整个天庄就将我误认为是救了倾天的人。”

“天庄家主至今不知吗?”

“当然不是,他等身体恢复能远行后,就立刻到轩毓城来见我,我也老实承认当时救他的人不是我,我只是路过正好见到昏迷的他,将他送回天庄而已,可惜倾天不信,觉得我是施恩不望报才不承认,便自顾自的对我好,还说要与我交朋友。”

洛棂罂听了也莞尔,这人还真固执,认错救命恩人还不知,“所以你们就成了好友?”

“的确如此。”

“他这个好友还真特别,他在我面前说了好些调戏您的话……”

她才刚说完,就觉得雷朔夜的眼神怪异,忙敛起笑颜,揽住他的手说:“侯爷,我们别去天庄了,直接回轩毓城吧!”谁知道这一去,那位家主又会对他说什么呢!

同行的洛传玥听了,也觉得这段友谊有些暧昧,发现自己的思绪越想越偏,便甩了甩头丢开那不纯的想法,不!当然不可能!兄弟就是兄弟!朋友就是朋友,哪里来的暧昧?

就算有暧昧……洛琌玥也无法祝福雷倾天,第一,他们都是男的,再者,雷朔夜又是他的弟弟又是他的师妹婿,他更不可能祝福他。

雷朔夜似乎感觉到了一点点醋意,但兄弟就是兄弟,尤其倾天还为了他暗地做了那么多事,今天他一定得去一趟天庄。

最后,他在洛棂罂的耳边说:“棂罂,倾天若真因为我这张脸喜欢我,那你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因为我雷朔夜爱的,是像你这样的女人,不是倾天那种挺拔的大男人。”

洛棂罂听了,娇羞的捶了他一下。“人家又不是那个意思……”

洛琌玥有些尴尬,放慢了步伐让小俩口又是打闹又是谈情说爱的往马车走去,但转念一想,雷倾天得回了一个好友,他怎能不去邀邀功?于是他又跟上了他们。

“侯爷,一起去吧!天庄家主演了这场戏,害我也费了好些心神,我非得让他弥补我不可!”

爱如罂粟

雷朔夜,一名拥有战功的侯爷,在皇帝即将赐婚予他的时候,他在春日的花园美景之中,邂逅了一名女子,与那些争妍的花儿相比,她的仙姿丽容竟毫不逊色,深深的吸引了他。

她是洛棂罂。

雷朔夜不知道那是一见钟情,只晓得自己强烈的想要这个女人,偏偏他又是一个因为功高震主,为了不让皇帝猜忌,所以韬光养晦的侯爷——在外人眼中,他的风评并不好,因此为了接近洛棂罂,他必须使些手段。

雷朔夜错在一开始并不是拿出真诚的心追求,而是以一连串的计谋接近她,以至于后来当歹人将阴谋诬陷于他时,他才难以解释,甚至失去了洛棂罂的信任。

洛棂罂伤心欲绝,在她一步步陷入情网,慢慢爱上雷朔夜之后,得知了他当初所用的计谋,此时的她,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他。

但她并不了解,雷朔夜对她来说是如此矛盾的存在,但她对雷朔夜来说又何尝不是?

罂粟花,白色罂粟看来清丽脱俗,红色罂粟看来艳丽绝伦,古代诗人对罂粟也大多是咏花之作,但其中一种鸦片罂粟,却是能制作成毒品的原料。

就跟美丽的罂粟花是药,也是毒一样,洛棂罂的存在,对雷朔夜来说同等意义——

皇帝对雷氏的怀疑从来不曾稍缓,对拥有战功的雷朔夜更是难以放心,即便夺了他的兵权让他做一个虚位侯爷,皇帝都不曾安心,甚至决定要将一名皇室郡主嫁给他,作为监控他的眼线。

雷朔夜若拒绝了皇帝,是抗旨之罪,但接受了赐婚,则对不起心中所爱,他已经因这朵罂粟成瘾,怎能自拔?

尽避为了得到这朵罂粟花,他可能丧失性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