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只是,忘了离婚 第十三章

作者:千寻类别:言情小说

“你再不醒,我们会错过飞机。”Jerry拉开枕头,调皮地对着她耳朵吹气。

眼睛还是闭着的,但她准确无误地推开Jerry。

“乖,先起床,到飞机上再补眠。”Bill的声音醇厚温柔,性感得会让女人起鸡皮疙瘩。

幸好同居六年,Ashley已经很习惯他不算勾引的勾引。

她试着睁开眼睛,但光线太强,开开闭闭了几次,视线焦点才落在温柔的Bill身上。

她几声,又伸几下懒腰,才叹口气问:“你们都准备好了?”

“对,只剩下你。”

“葳葳呢?”

“她在打电话和Ricksaygoodbye.”Bill笑了。

Rick是葳葳的男朋友,她在向初恋告别,人生初体验,哭得眼泪鼻涕齐飞,五岁啊……

五岁的感情世界比她那个妈还要精彩丰富,真不晓得谁该检讨。

她揉揉眼睛,勉强坐起来,眼睛底下一圈墨黑。“我起床了。”

“事情结束了吗?”Jerry问。

Ashley点点头。

回台湾后要找房子、找工作室、找员工、盖工厂,这次Bill不想开独立店面,打算挑几间百货公司设专柜先试试水温,如果台湾市场可以接受再考虑进军内地。

这件事,Bill已经策划很久。

这些事会让他们忙上大半年才能慢慢就定位,所以她必须在上飞机之前把日本那边的设计稿先寄出去,然后把全部精力放在成立工作室上头。

因为对方一旦开会决议要采用她的设计稿,她就要开始打样、制作成品,到时要是工作室还没弄出来就得独立作业,想到独立作业,那个工作量之大……Ashley不禁头皮发麻。

“希望G.K满意。”

G.K的老板很挑剔,不过无法否认他的眼光独特,人家能在日本占住一大块市场,绝对不是玩假的。

“你有打电话回台湾了吗?”Bill问。

他的问题让Ashley的笑容瞬间凝结。

那年到美国……算逃难吗?应该是!

她离婚,带着一笔钱,她在母亲的面店外头不断徘徊,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回家,她只能在心底暗暗对母亲承诺:有朝一日会带着成功回家。

现在她做出一点成绩了,她要回去和母亲分享光荣,要向母亲道歉,她不该不听话,轻易把自己的人生交到男人手上。

她后悔结婚,但不后悔生下葳葳,不后悔与女儿相依为命,因为女儿的存在让她更能了解母亲的心痛心酸。

“没有。”Ashley摇头。

六年,她成长、她蜕变,她在许多方面都不一样了,只是想到母亲,她依然很俗辣,她想,不管自己改变多少,一站到母亲面前,她还会是那个装乖扮巧的女儿吧。

“胆怯?”Bill问。他理解,因为他和她一样胆怯。

“嗯,你呢?”她反问Bill。

“我打了,昨天下午。”

爸妈知道他下定决心回国定居,高兴得不得了……其实可以的话,他想继续逃避,只不过祖母的病情加重,爸发给他的讯息中透露,医生宣布剩不到半年。

他的童年记忆中,祖母出现的比例多于母亲,他几乎是祖母一手带大的。

在晓得他加入黑道后,祖母成为一家人争相指责的对象,所有人都认为是祖母把他给宠坏了。

所有人都在骂他,只有祖母搂着他,信心满满地回答,“我相信我们家阿弟咕会变成很厉害、很成功的男人。”

在当时那种话叫做天方夜谭,但是祖母没有半点怀疑,真不知道她的信心是从哪里来。

后来他果然变得很成功、很厉害了,却因为自己的性向不敢走到祖母面前,对她说一句“女乃女乃,我不负你所望”。

接到父亲信息的那天,Bill自怨自恨,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Jerry甚至听到他的哭声。

最后他走出房间,决定回台湾。

他本打算回台湾半年到一年,陪伴阿嬷走完人生最后一段就回美国,但Jerry二话不说放弃好不容易累积出来的名气,要和他一起回台湾。

Jerry说:“我的童年没有被长辈宠爱的记忆,我喜欢你的祖母,给我一个被疼爱的经验吧。”

听着Jerry的话,Ashley沉默半晌,抛出更具震撼力的话。

“Neil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三间店就交给他全权负责吧,我再问问Tina,如果她能把工作室接起来,以后店里的衣服还是从工作室里出货,如果她不行,就先撑几个月,我们回台湾把工作室和工厂成立起来,以后从台湾出货。”

就这样,三锤定音,开始着手后续问题。

听见Bill已经打过电话,Ashley吐吐舌头,说:“不能怪我,你阿嬷很温柔,我妈很凶,我比你胆小是理所当然的事。”

“你妈要不是够凶悍,怎么能养出你这种无坚不摧的性格。”Bill笑着回答。

无坚不摧?不知不觉间,她从温室花朵变成钢铁女超人?

她还以为自己和妈妈不同呢,原来本性存在于人类的坚定基因里,一找到空间就发芽茁壮。

“Bill帮你妈挑了几样礼物,你起来看看伯母会不会喜欢?”Jerry说。

“我妈啊,最好的礼物是白花花的钞票。”Ashley笑着回答。

那些年生活很艰苦,只有在数钞票的时候妈妈才会露出笑脸,她还笑着嘲笑过妈妈“这么爱钱,把我拿掉,继续当赵常山的小三还怕没得数”。

妈的回应是劈手一巴掌,落在她雪白的大腿上,臭骂一句“生你这个没良心的,冤枉”。

唉,妈妈真的很冤枉,她也真的没良心,养儿方知父母心,她终于了解自己做错什么。

“可以啊,就钞票,五万美金如何?亲爱的Ashley,请你嫁给Bill吧,五万块美金立刻双手奉上。”Jerry抓起她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一脸的耍赖。

Ashley笑得很无奈,如果让迷恋他的女孩们看见这副模样,不知道是会拿鸡蛋把她K烂,还是从此放弃Jerry。

“这么需要我当挡箭牌?”

Ashley抽回自己的手,但下一刻就被Bill一把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的头从后面靠在她的肩膀上,鬈鬈的头发“呵”得她的脖子很痒。

“很需要、非常需要,求求你嫁给我吧!”Bill从后面圈紧她的腰。

Jerry在前面捧住她的脸。“拜托、拜托,我们的恋情只能靠你了。”

前有狼后有虎,有人用这种方式逼婚的吗?

这件事在他们决定返回台湾的时候已经谈过无数次,他们希望她当烟幕弹,让不久人世的钟女乃女乃安心,也让长辈们的逼婚手段暂停。

可是婚姻这种事……有过经验的Ashley,已经没有精力再经历。

“如果我们结婚,Vivian就是我的女儿,以后我的财产会全部留给她,她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必为了三餐奔波劳碌。”Bill用现实利益来诱惑妈妈的玻璃心。

“我的也全部留给Vivian,她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女生。”Jerry加码。

虽然现代人对同性恋的想法开放,不像过去那样,但Jerry是模特儿,主要消费者是那群拥戴自己的女粉丝,所以他不能公开性向,偶尔还必须刻意和某些女星走得近以掩饰真相。

至于Bill不公开出柜,最大的理由是家人。

爸是独子、妈是独生女,他是两个家庭的共同期望,如果他说自己喜欢的是男人,会有一群长辈生不如死。

“这个提议我妈一定会非常心动,要不要我回去问问我妈肯不肯当你们的新娘?”Ashley俏皮说。

分明心里害怕,她还是得承认,对于和妈妈见面……她既期待又欣喜。

“求求你,Ashley,看在我这么爱你的分上。”Jerry把她抢过来,压进怀里揉揉捏捏、掐掐抱抱。

Ashley快不能呼吸了,她推开Jerry,斜眼望他。“你不怕我把Bill抢走?”

此话一出,Bill幻想自己和Ashley滚床单,忍不住冒出一身鸡皮疙瘩,连忙抚抚手臂把疙瘩抹平。

Jerry看见了,笑得很满意。

可是这举动让女方很没面子,她斜眼瞪Bill一眼。

Bill立刻把人抱回来,解释得欲盖弥彰。“不是我的错,是你太有女性魅力,如果你长得像个女汉子,也许我有机会动心。”

Jerry接话。“我不怕,你绝对不会抢走Bill。”

“这么有把握?要是我漫漫长夜芳心暗动呢?别忘记,我身上还有残存的女性荷尔蒙。”她推开Bill下床,走到梳妆台边拿起梳子把一头乱发梳齐、绑起来,再进浴室刷牙洗脸。

“不会,荷尔蒙会促使你去勾引天下男人,也绝对不会勾引Bill。”

Jerry和Bill追进浴室里,现在无论如何都得把这件事敲定,不能留到飞机上当着Vivian的面前讨论。

“谁说的,Bill卖相不错。”满嘴的泡泡,令她口齿不清。

“他的卖相是不错,可是……你爱我啊,你绝对不会做出让我伤心的事。”Jerry说。

她翻白眼,连这样也行?“我爱你?好啊,我嫁给你。”她冲着Jerry笑笑。

他又没指望自己成家立业的长辈,嫁给他干么?

“Ashley,如果你带一个英俊帅气的老公和可爱漂亮的女儿回家,说不定阿姨一高兴起来就立刻原谅你了。

“而且你不是希望阿姨和李叔修成正果吗?如果他们还没有结婚,我就能以女婿的身分帮忙出招。而阿姨看见你生活得很幸福,也能放心追求自己的幸福,你说对吧,这是两全其美的好计策啊!”

这个说让人很心动哪,不过……她吐掉满嘴泡泡,说:“不行,会被拆穿的。”

Jerry加把劲。“哪会啊,我们又不跟Bill的爸妈住,租个大坪数的三房两厅,主卧让给你,把Bill一部分衣服放在你房里,就算突袭检查也不会出问题。”

她打湿脸,把洗面女乃涂在脸上划圈圈。“那你咧,我们是小家庭,你为什么要插一脚?”

“我是外国人啊,又是公司的合伙人,人生地不熟的,你们不照顾我,谁照顾我?”

她想了想,用力摇头。“还是不行,婆婆是种很恐怖的生物。”

上一段婚姻,让她罹患婆婆恐惧症。

“我妈人很好的,跟你的前任婆婆相差很多。就算我妈和你的前任婆婆一样现实,但今非昔比,你现在已经是国际知名的设计师,我妈爱你都来不及,何况我们还有一个无敌可爱的女儿,老人家的问题,葳葳一个笑脸就可以解决。”

见她冲好脸,Jerry连忙巴结地把毛巾递上。“好啦,我们这样做,不过是要安长辈的心,反正你又不打算交男朋友,帮我们一把会怎样?”

“万一Bill妈叫我们再接再厉,生个儿子传宗接代怎么办?”

“我会告诉我妈我出车祸伤到重点部位,生不出来了。”带大Vivian很不容易,要让他再搞一次半夜起床喂三次女乃,他会想自杀。

Bill的解决方案让Ashley大笑。“哪有人这样的。”

“我赞成,如果Bill这样说的话,Bill爸妈会更感激你,对一个无法在床上满足老婆需求的男人,你还不离不弃,他们肯定会爱死你。”Jerry百分百同意。

Bill继续游说,“我们家的独苗变成Vivian,我爸妈会拿她当掌上明珠疼,尽全力教育她,我爸是国中老师、我妈是国小老师,你完全不必担心Vivian的中文程度。”

两个男人一口一句,拚命说服Ashley。

无奈之余,Ashley回答,“我不认为说谎可以解决问题,不过事情迫在眉睫,既然你们坚持,好吧,就这样做,不过我有条件——不办婚礼。”

“没问题,就说我们在美国已经办过婚礼了。”

现在无论她说什么,他们都满口应下。

像是担心她反悔似的,Bill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盒,Jerry拉着他跪下,两个帅哥跪在她面前,把戒指捧得高高的,说:“Ashley,请嫁给我们吧。”

Ashley失笑,这就是齐人之福啊,有几个女人像她这么有福气,能让两个帅哥求婚。

“准了!平身。”她拿起戒指套上自己的手指。

间隔六年,她再度成为“已婚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