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相爷房中乐 尾声

作者:阳光晴子类别:言情小说

雪花飘零的冬夜,天寒风冷,但银松斋的寝房内,搁着暖炉,暖烘烘的,傅雨柔替梅城桓针灸完,灵巧的侍候他穿上白衫,但尚未绑上带子,他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到桌前坐下。

她手足无措的看着桌上的一壶芙蓉醉,粉脸都红了,“我不要喝。”

梅城桓却笑咪咪的道:“一杯。”

“不行,万一……像昨天伤了你,怎么办?”她醉了,什么也记不得,梅城桓的胸膛上可多了好些个齿痕呢。

“那哪叫伤?要不是你严格不许我在**上放纵,我何必得用酒来让你失控?”一想到她说,要待到他的毒全解了,才能翻云覆雨,他哪受得了?他是正常男子,但她没喝醉时,他是无法霸王硬上弓;反之,她却变得主动,符合“酒后乱性”一词。

她拚命摇头,“你身上有毒,情|欲激烈,血脉债张,毒仍会走。”

“但你也说了,我自制力惊人,没以内功压抑毒发,也没有让毒液再走。”说来,人的潜力无穷,忍受力也能无止境的延伸,为了能好好的品尝她的味道,他都知道如何与他体内的狼蛛毒和平共处了,当然,这也是经验来的。

“可是……”她还是犹豫不决。

“何况,淳淳跟我这个爹说了,她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了。”他说。

她粉脸更红,“她才不会那么说。”

“她长大了,看别人有兄弟姊妹,她怎么不想?”

“她六岁了,我记得当年太子妃让我抱走淳淳时,只求我一件事,『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喜乐。』”时间过得好快。

“她现在是相爷府中的嫡女,不只平安喜乐,一定大富大贵。”他微笑说着。

傅雨柔嫣然一笑,“也是。”

但想起府中曾有的一妻二妾,她也庆幸梅城桓替她们做了最好的安排。

其中,郑芷彤是主动求离,太后死了,她的靠山没了,她也意识到相府内没有她的容身之处,要她看着梅城桓与别的女人恩爱,那太苦了。

梅城桓给了休书,安排她南下到一偏僻山城外,也给了她一个新身分,一名小辟的养女,她仍是完璧之身,仍可以有另一段婚事。

丁棠与梁芳瑜则带着足以过好几辈子的金银珠宝离开,两人结伴而行,想到北方做生意,她们很清楚梅城桓不需要她们,她们好像也不怎么需要男人,所以,小女子变得自强,也出乎傅雨柔的意料之外。

就在三天前,尽避狼蛛毒未解,梅城桓还是办了一个盛大的宴席,将她扶正。

没错,她从妾变成相府的当家主母,但她仍只是一名军医之女,只是,所谓的军医,就是在南城小有名气的神医傅耕民。

至于小皇帝的真实身分,她的真实身分、淳淳的真实身分,甚至傅耕民的,都成为知情者心中永远的秘密。

毕竟,绍熙王朝经历宫变、保皇派与太后党的动荡不安,好不容易一切归于平静,过去的故事就让它们留在过去,一切恍若新生。

何况,淳淳是女子,长大也不可能登帝位,而且,大人做的事与小孩无关,虽然小皇帝并非龙子,但只要多名辅国大臣将他培养成一代明君,再将淳淳嫁给他,当起皇后,两人所生的孩子也是正统皇族,不也拨乱反正。

梅城桓见傅雨柔想着想着又开始神游,他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先喝了一大口的芙蓉醉,但他只是含着,再吻上她的唇,缓缓的将酒液过到她口中。

她楞楞的喝下一口酒香,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喂了她一口,她回了神,喃喃低语,“你又喂我酒……”

“我喜欢你醉后的样子。”他喃喃低语,灼热的唇再度吻上她的,再将她抱起来,走到床榻上躺下。

她想逃,她怕自己成了如狼似虎的yin妇,“不行,我去找淳淳……”

“我怎么会让你离开这里。”他慵懒的舔吻她的额头,鼻子,红唇,继续往下探索她的美好,也等待着她的回应。

惨了!她全身发烫,脑袋开始混沌,有点醉醺醺了。

一会儿后,梅城桓已经让两人luo|裎相对,她如丝绸般细腻的触感,总让他爱不释手,他亲着、爱|抚着,傅雨柔喘息着,但不忘吐出真心话,“梅城桓,这样子很不好,你身体里还有毒,就不该做这种事,万一你没控制好——”

“那你喜欢吗?”他啄了她的唇一下。

“什么?”

“喜欢我这样碰你吗?”他抚摸她的身体又问。

“喜欢,很舒服。”她很诚实。

“那这样亲你呢?”他的唇又开始在她身体巡礼。

“更喜欢,好舒服。”她还是很诚实。

接着又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醉美人喘息呻吟间有问必答,答得梅城桓心花朵朵开,与心上人缱绻缠绵,这是他最爱的闺房之乐。

屋外,雪花一阵阵飘落,屋内,幸福正浓。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