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顺手牵羊妻 第二十八章

作者:夏晴风书名:顺手牵羊妻类别:言情小说

朝阳殿寂静无声,襄王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他没想到窦娥竟是如此反应,彻底令他刮目相看,三弟心尖上的人儿,果然非凡,也许真如国师所言,是羊妖入凡。

只不过入了凡,终究是凡人,毫无妖法,要不依她方才心神倶碎的模样,恐怕不只会痛骂父皇是个昏君,兴许还会真动手伤人。

皇帝也极震惊伤痛,没想到他最看重的儿子居然甘愿为一个女人而死,他颓丧的双肩一垮,喃喃道:“大势已去,罢了罢了……”

襄王跪下,忧心的看着父皇,哀伤的道:“请父皇保重龙体。”他实在担忧父皇受不住打击,那兀勀在父皇心上的分量,从来没有一个皇子赢得过。

“罢了、罢了……”皇帝无力地挥了挥手,一会儿朝跪着的襄王道:“他们喝的不是鸩酒,只是掺了迷药的酒,朕没想到……”

这是国师方才向他献的计,验证是否真无法挽回,结果……

国师在这时说话了,“皇上,妖女得了礼王元神,事实无法回转,真龙之气已转向,妖女既愿为礼王而死,显然也动了凡心,修为虽会大减,却能庇护礼王一生富贵安康。”

“朕明白了。”皇帝低声道,对仍跪着的襄王说:“起来吧,朕没事。”

“来人,将礼王、窦姑娘抬往干清阁歇息,待礼王醒来,传朕旨意,礼王罚俸半年,三个月内不得离府,窦姑娘封为楚阳郡主,三个月后与礼王完婚。”

领事太监应声,旋即喊来了人,将礼王与窦娥抬往干清阁。

襄王落坐,心想,三弟又一回得到他想要的了,父皇果然疼爱三弟,尽避恼怒,却仍为三弟着想,兴许是听国师之言,认定窦娥能庇护三弟一生富贵安康,才封了窦娥为郡主,有了郡主身分,她便能风光嫁给三弟。

眼前的结果,比三弟原本想谋求的还好上许多。

那兀勀坐在榻边,抚着窦娥的脸颊,笑意盈盈,得意地想,果然是他看上的姑娘,居然有胆子骂父皇昏君,还能眉头皱也不皱地喝下毒酒。

方才二哥来干清阁,见他先醒了,便将他昏过去后发生的事告诉他,他越听越欢喜。

阿特尔曾取笑他想找的是勇士,不是姑娘,可这下子验证了,他的窦娥在生死交关时,正是比别人都勇敢,完全不惊不惧啊。

“唔……”窦娥觉得脑袋昏沉沉的,眨了眨眼睛才缓缓醒了过来,就见那兀勀坐在榻边,随即她瞪大双眼,惊坐而起,难以置信的摸了摸他的脸。“你没死?”

“是的,我没死。”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也没死?”

“你也没死。”那兀勀笑着摸摸她的头,她这是将他摆在心上第一位吧,先问他没死,才关心自个儿没死,真是可爱得紧。“我们都没死,没事了。”

“究竟怎么回事?”窦娥一脸茫然。

他将她揽进怀里,有些心疼,想起二哥说窦娥以为他死了,哭得十分伤心,一双眼睛到现在还肿着呢。

“对不住,又委屈你了,不过,父皇封你为楚阳郡主。”

“为何?我方才骂了皇上是昏君……”窦娥不好意思的低声说,当时她真是气疯了,才会口不择言。

那兀勀闷笑,拍了拍她的背,像在哄孩子一般。“我知道你骂了父皇,二哥同我说了,你可真敢啊!”

“你又没说那毒酒是假的,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骂了。”她现下也猜到了,这一切大概是个计谋。

“没关系,骂就骂了吧。”他还是觉得好笑。“总之,国师说了,你是妖女,得了我的元神,但肯为我而死,显然动了凡心,将会庇护我一生富贵安康,我想父皇大抵是念在你能庇护我的分上,才会封你为郡主……”

窦娥打断道:“你现在应该能讲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

“事实是,我请了国师……”那兀勀仔仔细细的把前因后果都给说了,包括他让国师配合他演了今天这出戏,向皇上禀告用假毒酒测试他是否彻底被妖女蒙蔽眼目,当然,他不会告诉她他是怎么威胁国师的。

“意思是,只要你愿意为我死,你的元神就是被我取走了?”

“是。”

“而我若愿为你死,就是动了凡心,非但不会害你,还能庇护你一辈子?”

“是。”

“这种鬼话皇上也信?”窦娥傻眼。

“是。”那兀勀哈哈大笑。“我说过,父皇深信国师。”

“你这个满肚子黑水的坏人!害我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可恶!”她越想越气,狠狠捶了他一记。

“我其实很感动,不知道原来我的娘子这样喜爱我。”他厚脸皮地紧紧抱住她。

“我爱你,以后不准你再这样吓我了!”窦娥的气来得快也去得快。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国师告诉皇上,真龙之气已转向……”

“转向襄王爷,是吧?”

“自然。如此我们才能安稳一辈子,二哥也同意若是将来由他继承皇位,绝不为难我,也不会往我府里塞人,我这辈子只会有你,绝不负你,现在你可以安心了。”

“你早就算计好这些了?”窦娥问。

“别说算计,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他淡淡的说:“不过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我们被罚三个月不准出礼王府。”

“没关系。”

“再者,皇上要我们三个月后完婚。”

“我还没想清楚啊……”

“有个甘愿死在你前头的相公,你还需要想什么?”那兀勀脸皮很厚。

“哪能这样算?你明知道是假的,哪算是真的是甘愿死在我前头。”窦娥不满的娇嗔。

“好,我换个说法,你都甘愿为我死了,应该也甘愿嫁我了吧?”

她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最好有这样赖皮的。

“今早我已差人去楚县了,赶一下路,三个月后你爹和你后娘正好可以到京城,赶上我们大婚。”那兀勀笑道。

“后娘?”窦娥有些错愕,她什么时候多了个后娘了?

“方才阿特尔说楚县今日来了信,丈人在一个月前已与老夫人成亲了,三个月后,我会想办法让丈人调职,让他们长住在京城。”

“你什么都算得好好的……”

“另外有件事,阿特尔喜欢上春芳,想求亲。”

“阿特尔是喜欢上蜜汁烤鸭吧。”窦娥低喃道。

那兀勀听了哈哈大笑。“娘子说的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随从,我不也先爱上娘子的蜜汁烤鸭,才爱上了娘子。”

“你真好意思说!”

“我怎么不好意思了,这是实话嘛。我想,我们三个月不能出王府,应该不会无聊,终于可以不想其他事,好好思虑晚上有什么新花样了,我告诉你,方才你没醒时我……”

“可恶,你闭嘴,我不想听、我不想听!”这个大色胚,没心计可玩了,就满脑子想着新花样折腾她。

“别这样,我真想出了好几个不错的。”那兀勀又道。

“我不要听!”窦娥大喊。

“不听也没关系,我直接做便是,娘子,你真是可爱得很啊,不要挣扎了,从了我吧。”他坏坏地笑。

她只觉得头昏脑账,她果然上了艘超级大贼船,船长特别色,满脑子怪姿势,如今想后悔都不成,可换个角度想,能这样与他笑笑闹闹过完一生一世,她心里便充满了甜意。

真没白来这一遭,那兀勀是个非常好的队友啊。

笑闹后,那兀勀严肃正经地说:“有句很重要的话,为夫至今似乎没对娘子说过。”

“什么话?”该说的不都说了吗?

他捧着她的脸,万分认真地道:“我,奇握温那兀勀对天发誓,今生今世只爱窦娥一人。我爱你,无论你是妖是仙。”

“我都说了我是仙。”窦娥没好气的嘟囔,“莫非你也深信国师?”

“国师确实有几分神通。”那兀勀轻笑道。

“所以你当真不怕我是妖?”原来他也信啊。

“你爱我,爱到甘愿为我死,我怕什么?”

“今天该不会也是你对我的测试吧?”

那兀勀有些心虚的瞥向一旁,低声道:“我只是有点担心你不爱我。”

果然一肚子黑水,连她都算计了。“我爱你,可以了吧!”

“所以你肯听我想出哪些好花样了吗?”他眼睛一亮,兴奋地问道。

“那兀勀!”窦娥大喊,“你可以正经点吗?”

“我很正经啊……”那兀勀又是一脸无辜。

干清阁外,格坚摇头叹息,他这个三弟用情至深啊,没救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