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蕾丝糖追夫靠秘方 第十三章

追夫靠秘方 第十三章

作者:蕾丝糖书名:追夫靠秘方类别:言情小说
    曹敏兰被他瞅得有些不自在,但又觉得是自己心理作祟,因为喜欢过他,所以容易放大他的一举一动,轻易地因为他的一个眼神感到尴尬。

    这样不好,既然他回台湾了,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像今天这样巧遇的机会,她得拿出泰然自若的态度,日后才不会每次见面都这么尴尬。

    于是她扬起笑意,很客套的说:“司教授的讲评很精彩,以后有你出席演讲的场合,我一定会去旁听的。”

    司哲睿蹙眉,感觉到她在两人之间隔出一道无形的距离,心里非常不痛快。

    “我有话要跟你说。”他的大掌擒住她的右手腕,将她从座位拉起身。

    曹敏兰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一脸呆愣的任由他拉着自己。

    而安乐蒂和游成轩见状,不禁也傻眼了。

    游成轩先有动作,伸手欲将曹敏兰护到身后。“有话晚点再谈,她还没吃饭。”

    司哲睿拍开游成轩的手,冷冷地眯着眸,态度不善地警告,“别碰她!”

    瞬间,气氛变得僵冷。

    司哲睿不在乎自己的言行是否失当,不等他们反应,就抓着曹敏兰离开会场。

    曹敏兰看着他冷漠而挺拔的背,觉得困惑,也觉得气恼,他的态度像是她得罪了他似的,可是明明她什么也没做,况且他二话不说,蛮横的抓着她离开,该生气的人是她吧,他凭什么摆架子啊

    她想甩开他的手,他却抓得更牢。

    曹敏兰气得对他喊道:“你到底想干么啦!”

    司哲睿没有回答,只是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司教授,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我问你想干么!”她觉得自己的声音被故意忽视了。

    他依然不理会她的问题。

    她气极了,干脆连名带姓的喊道:“司哲睿,你是哑巴吗?”

    他猛然停下脚步,害她一头撞上他看似单薄却厚实的背,鼻子差点被撞扁,痛得她立刻喷泪。“你干么突然停下来啦!”

    司哲睿回眸,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停在禳子下的脚踏车后座。“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吃饭。”

    “我干么要跟你走啊!你从刚才到现在都很莫名其妙耶,你知不知道?”

    他沉默以对,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因为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

    甩开那些想攀谈的人,他好不容易才到她面前,眼前的她,和以前一样依然绑着马尾,但穿起了正式的套装,凸显了她已然成熟的身材,清新的脸蛋化了淡妆,看起来很可人。

    其实他也不晓得该对她说些什么好,只是想接近她,光是她近在眼前这件事情,就令他胸口充盈着喜悦。

    但是,她对他客套生疏,让他感到心寒,还夹杂着无法名状的痛苦,而她身边有一个男人,一副是她的男人的架式,要介入他们之间。

    刹那,他觉得理智断了线,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带走她。

    即使这么做会惹她生气,他也无法克制这份冲动。

    “你为什么又不吭声了?!”曹敏兰实在受不了了,怎么多年后再次相见,他变得这么阴阳怪气,明明刚刚在台上演讲时看起来还很正常啊!

    她不知道,他此时正思考着,该怎么转移她的注意力,顺便拐走她。

    他思忖着,他记得老板娘说她达成梦想当了研究员,那么……

    司哲睿忽地开口道:“你现在在研究肺癌新药吗?”他记得她的心愿是救和她父亲一样受肺癌所苦的病人。

    曹敏兰愣了一下,呐呐的回道:“对……你怎么知道?”

    “我记得你的梦想,而且我相信你一定会尽力达成。”

    她的怒气瞬间消散了,他肯定的言语、深信不疑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是备受他期待的,如同当年,他曾在他的同学们面前,说她将来会是一个优秀的人。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曾以为我做得到,但是……我失败了很多次,始终无法从实验中筛选出合适的新药来进行临床前的安全实验,更别说送临床实验了,因此研发进度始终停滞不前。”

    闻言,他的嗓音不自觉多了一丝温柔,“这不是你的问题,新药研发本就不容易,花上好几年都是正常的。”

    “可是,我无法这样说服自己。”曹敏兰苦笑道:“不管怎么努力,都只能反复得到失败的结果,这种循环让我感到无力,甚至质疑起自己的能力,有时候,甚至对进研究室感到害怕,可是,要是选择逃避,就等同于承认自己认输了,那么……我为了这个目的努力至今,到底算什么。”她的话透露出疲惫和难受。

    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在他那融融的目光下,竟然能如此轻易地将这些心里话说出口,或许是……她相信他会懂她的感受。

    安乐蒂无法理解她的心情,她平常在研究室不过就是协助她做实验罢了,她对实验失败没有那么深的在意,而不同部门的游成轩更不可能会明白。

    正是因为她真的很渴望成功,才会跌得这么重,被失败折磨得身心倶疲。

    父亲的去世是她心里很大的遗憾,她患肺癌家属的痛,就算她救不了父亲,至少,她希望她是一个能够成为一个给别人希望的人,科学无法做出万灵丹,但只要能提高百分之一的生存机率,或提高存活年限,就算无法所有人都得救,只要有一部分的人得到不一样的结局,就够了。

    如果上天把她这个志愿夺走,她将不知该何去何从。

    听完她对自己的责备,司哲睿心疼不已的上前一步,张臂将她紧紧抱进怀里。

    如果是别人对他说这一席话,他不见得能够同情体会,但是,她是曹敏兰,他知道她悲伤的过往、知道她坚持梦想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动机,所以,他能够想象她对自己的能力不足有多深的失望曹敏兰被他的体温和气息紧紧包围,脑袋发傻,但下一刻,他落在她耳边的话语,令她感动得想哭――

    “敏兰,失败让你否定了自己,梦想让你受尽折磨,你无法原:谅的是几乎快坚持不下去的自己,我想,你想听的不是安慰,也不是下次你一定会成功的这种鼓励,因为你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的能力。”他轻声安抚,掌心顺着她的发丝。“我想告诉你,我会陪你继续坚持下去,你还是要走在荆棘道路上,还是要从微小的机率中找寻成功的光,因为一旦放弃了,你会一辈子遗憾,我不希望你有所遗憾。”

    “嗯……”她吸吸鼻子,放任自己靠在他那令人内心安定的胸怀落泪,不一会儿,她稳定了情绪,轻轻推开他。“抱歉,不小心失态了。”

    她觉得真奇妙,明明三年不见,他不过讲了几句话,就能让她身心都亲近他,看来……她对他很没抵抗力啊。

    “没关系。”司哲睿盯着她还有些泛红的眼眶,轻柔的道。

    “对了,你怎么会回来当教授?”

    “简老师邀请我的,恰巧我也想回台湾生活,所以就回来了。”

    “这样啊。”她点头表示了解,他突然回来果然是有原因的。

    “一起吃饭,好吗?就我们两个。”这次,他用了问句,征询她的意见。

    “可是我的同事和朋友……还在会场。”曹敏兰对抛下他们有些耿耿于怀。

    司哲睿讨厌被打扰,故意正色道:“我要跟你谈的事情,旁人可能不方便在场。”

    她咬饵上钩,问道:“你要跟我谈什么?”

    “关于你在新药研发上有困难这方面,我可以提供一点意见。”他说,“我主导过国外的癌症新药研发团队,我的经验足够和你做这方面的探讨。”

    闻言,她的眼睛都亮了。“你要帮我?!”

    “你可以将你的瓶颈和障碍告诉我,我分析过后,可以提供你改进的方向。”

    他诱哄道:“毕竟我刚才承诺过了,会陪你继续坚持下去,但我不想有太多闲杂人等在旁。”

    “乐蒂也不行吗?她是我的实验伙伴。”

    “虽然她是你的朋友,但你也清楚她的个性,她对别人的依赖很深,万一她要求我介入你的实验,操控成果,我会很困扰,毕竟那是你的工作,我希望实验成果是你努力得来的。”

    曹敏兰似懂非懂的道:“所以……当做我们两人的秘密?”

    “对。”司哲睿嘴角勾起。“如何?”

    这样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她想了想后,点头答应,“好,就这样约定吧,不过这样你不是很吃亏吗?平常这种专业的咨询,应该要供给职位或合理的酬劳。”

    “我无意进你的公司工作,只是单纯的想协助你,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没差,如果你真的想要感谢我,需要劳烦我的时候,请我吃一顿下午茶吧,我很想念你的手艺。”

    他想念她的手艺?闻言,她的心不禁有些躁动,双颊也微微发热。“好。”

    “不过在咨询之前,我们先一起吃顿饭吧,顺便交换手机号码,以后好联络。”司哲睿边说,边将脚踏车牵出来,坐上车后,拍了拍后座。

    “没问题。”曹敏兰微笑点头,坐上后座。

    微风徐徐吹过发梢,她的心情有些甜,也有些酸。

    如今能以这种方式和好相处,虽然很开心,但她还没完全遗忘自己喜欢他的心清。

    明明打算要做出真正的巧克力蛋糕,但这些年她却没能好好谈一段恋爱。

    或许,她心底深处还在等他吧……明明知道就算再见面,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她还是想等他。

    她吞下喉头的酸涩,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背上,闭上双眼。

    要找到跟他一样轻易进到她心里深处的男人,真的太难了,她也只能继续抱着这样的感情,窝囊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