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钟淇名厨的盘中飧 第十一章

名厨的盘中飧 第十一章

作者:钟淇书名:名厨的盘中飧类别:言情小说
    一回到卧室,他便脱下身上的睡袍,扔到一旁的椅子上,径自躺上床,掀被拍着身边的空床位。“你就睡这儿吧。”

    艾星涵咬着下唇,抱着枕头站在门口,踌躇不决。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听从他的意思过去和他同床而眼,可她已经累了一天了,不想再为了寻找睡觉的地方耗费精力、时间,只想尽快躺下好好休息。

    犹豫了半天,她终究还是说服自己,反正只是一晚,就当做睡在身旁的是个有呼吸心跳的巨型人偶吧。

    于是,她抱着枕头缓缓走近床边,在上床之前,她再次用她那双漂亮的杏眼狠狠瞪着他,警告道:“方泽楷,你最好记得晚餐时你说过的话,手脚安分点,别趁我睡觉时,对我乱摸乱抱,不然我一定会揍人的,知道吗?!”

    “放心吧,”方泽楷将双臂枕在脑后,轻勾起唇,缓慢地闭上眼。“我绝对信守承诺。”

    在得到他的保证后,她这才稍稍放心的爬上了床,一开始,她还保持着警戒,但或许是太过疲累,躺到他身旁没多久,她便不知不觉地昏沉睡去。

    待她完全熟睡后,方泽指这才悄悄睁开了眼,侧头凝视着她那张困倦疲惫的睡颜,忍不住弯唇轻笑,低喃道:“真是个固执的女人。”

    以前他也不是没去她家睡过,虽然那时他不是睡沙发就是睡双胞胎的房间,但也没见她这么防备她,怎么现在她看他就像看见什么可怕生物似的,一点也不给他突破防线的机会。

    可是,他偏偏就喜欢这样顽固执拗的她,甚至无法自拔……

    温柔地抚开她落至颊旁的长发,他以极为轻巧的动作力道,将她轻轻搂进怀中,让沉睡的她紧紧贴偎在胸前,没多久,他也跟着睡着了。

    前夜的风雨不知何时悄然离去,取而代之的,是清晨灿烂的阳光,从落地窗外洒了进来,映照得一室明亮,连带扰醒了原本甜甜酣睡的人儿。

    “嗯……”艾星涵觉得自己从来没睡得这么好过,舒服、温暖,彷佛倘徉在一个宽大暖和的云朵中,可以让她免除一切烦恼,尽情安详熟睡,让她就算醒了也舍不得睁开眼。

    一定是她前些日子新买的枕头质量好,她才能睡得这么舒适,果然,一分钱一分货啊。

    她忍不住用脸磨蹭着底下那触感如肌肤般的枕头几下,还用手来回摸抚着那温热的触感,唔,手感真好,好有弹性啊,下次如果再经过那间寝具店,再买个同样材质的长抱枕回家吧,想必抱着睡一定会更舒服……

    小手无意识的越摸越往下,直到一声男人低沉沙哑的呻吟声在她头顶响起,她才愕然惊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连忙睁开眼,在瞧清眼前景象时,她惊骇得瞬间瞪大眼,一张小脸瞬间爆红。

    她、她的手正在抚摸的……原来不是枕头,而是方泽楷那家伙的腹肌?!

    艾星涵急忙收回手,蓦地弹坐起身,揪着被子惊慌地向后退去,这才慢了好几拍的想起自己不是在家里,而是在他家,该死的!她怎么会不知不觉和他抱在一起睡了呢?!

    她紧咬着下唇,拉开他缠搂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下床,可下一秒,她面前的男人不知何时已清醒,语音含笑的道:“你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想偷偷携摸的走了?”

    真令人伤心,枉费他昨晚当了她一夜的枕头,手臂都被她睡麻了呢。

    “谁、谁偷偷摸摸了,我……我这不是看你还在睡,不想吵醒你吗!”艾星涵胡和找了个借口,为自己想要偷溜的行为辩解,就是不肯承认她其实是心虚心慌。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有人是因为发现自己犯了昨晚的警告,自觉心虚理亏才想躲着我呢,”方泽楷噙着浅笑,鹏梳着头发坐起身,薄被从他身上缓缓滑下,露出他健壮结实的好身材。“记得昨夜入睡前,某人还严厉的警告我,别企图趁她睡时对她做坏事,结果一早醒来,反而是我被某人做了『坏事』……”

    “你、你、你别胡说,谁对你做坏事!”她连耳朵、脖子都红了,急声否认,“少乱编谎言来污蔑我!”

    “喔?难道不是吗?”方泽楷慵懒地向后靠坐着床头。“可我怎么记得有人的手,从我这里……缓缓摸到这里?”

    艾星涵觉得浑身都在发烫了,又羞又恼的怒瞪着他。“方泽楷,你够了!我那是不小心的、不小心的!听清楚了没!因为我不小心睡迷糊了,错把你当成枕头了,好吗!”压根就不是故意乱摸他的。

    “可这依旧改变不了你睡了我的事实。”方泽楷不接受她的解释,挑高眉反驳。

    “什么?!我、我睡了你?!”她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以为自己听错,她什么时候睡了他啊?!

    “难道不是吗?你『睡』了我的床,『睡』了我的手臂与胸膛,我身体任何一个部位,你都彻底『使用』过了,所以,你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他朝她缓缓扬起一抹万分迷人却可恶的微笑,故意歪曲两人同床互搂睡着的状况,厚着脸皮向她提出了要求补偿。

    她气得浑身忍不住颤抖,指着他骂道:“你、你、你胡说八道!这根本是扭曲事实、混淆真相!”

    似乎是觉得还逗弄得不够过瘾,方泽楷坐直身子,朝她挪近了几分,再次提醒道:“喔?我哪里说错了?刚才你不是还想『睡完就跑吗?好吧,我能理解女人爱面子的心态,倘若你真的不想负责的话,无妨,那就由我来负责好了,就当是我占了你便宜,心甘情愿对你负起一辈子的责任,你说……这样好吗,艾艾?”

    他含笑瞅着她,那眼神,看似调笑,可实则认真无比,深深望进艾星涵心底深处。

    “我……我才不用你负责,”她匆匆别开脸,企图平稳因他那番话而仓皇慌乱的心。“不跟你说了,台风走了,我猜和水也差不多退了,现在我要回家了,总之,谢谢你昨天的帮忙与收留。”

    丢下话后,她赤着脚急奔回客房,留下方泽楷独自一人待在房中,她小心翼翼不踩到还未清理的碎玻璃,快速换回自个儿的衣裳,然后连句再见也没说,便匆忙逃离。

    听着房外的剧烈脚步声和开关门声,他不禁低低轻笑出声,接着高大的身躯向后一仰,倒躺回床上。

    “唉,真是不禁逗啊,连这样隐晦的示爱表白都会吓着吗?算了,知道你还没做好面对我的心理准备,这次就先放过你,可下一次,就不会那么轻易让你逃开喽,艾艾……”他恍若轻喃也似自语地笑着道出这预告,宣告他的追求行动正式展开。

    床被间,彷佛还残留着她身上的淡淡香气,是那么的惑人芬芳,无声沁入他的呼息,随着每次起伏心跳,浅浅缠绕他一身。

    搭着出租车逃回家,一进门,艾星涵便调到不知在客厅等了她多久的双胞胎。

    见到她,双胞胎立刻一人一个方向,堵住她的去路,口中啧啧作声,以她为中心,绕起圈子来。

    “昨天,天这么黑,台风风雨这么大……”艾乔治率先坏笑的开口。

    “亲爱的老姊出门去,住在泽楷哥家……”艾弗雷跟着接口道。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过夜……”又是艾乔治。

    “干柴调上烈火……”又是艾弗雷。

    “不知有无发生某些令人脸红红、不可告人的害羞事啊?”最后两人异口同声地问出他们打从昨晚接到方泽楷电话,就最想知晓答案的问题,今早还刻意在这儿等了许久。

    “你……你们两个家伙!我看你们是太闲了没事干,所以才在这里瞎编一些胡话吧!”她被他们那一搭一唱的调侃逼问惹得羞恼,忍不住一人给了一个栗爆。

    “真那么有空的话,就去给我多念点书,少在这里胡言乱语!”语毕,她用力推开他们,紧抓着皮包急奔上楼,丝毫没有瞧见身后双胞胎戏弄得逞,击掌贼笑。

    回到房间,她反手关上门,身子紧紧贴靠着门板,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回想起早晨她和方泽楷相拥而眠的情景,以及他说要对她负责的模样,心跳,情不自禁开始加速。

    “艾星涵,你一定是疯了!”艾星涵揪紧衣服前襟,喃喃骂着自己。

    怎么可以再一次对他心动呢?那不过又是一次他无心的逗弄玩笑,可为什么心口却还是止不住因他那番话而产生激烈悸动,忘不了他双手搂抱自己熟睡时的那温暖与温度呢?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严厉警告自己绝对不能再陷进那种暧昧陷阱,否则到时受伤的又会是自己。

    但即使在心里警告自己再多次,一颗心却始终无法安宁平静,依旧惶恐无措、摇摆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