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何患无妻 第十九章

作者:唐梨类别:言情小说

当盖头的一角被扯住,她就知道了她需要挨那一巴掌,她下意识地闭上眼,同时忍住快从眼中飙出来的汹涌泪意。

被强迫和亲时她没哭,一直到被带进这间房子时也没哭,她是哭不出来,心底里被凌潇休掉的委屈远远比和亲之事还要悲伤,她的眼泪不是廉价品,从来都是能忍着就绝对不哭。可是此时此刻,一想到要跟一个老头过一辈子,心中的悲愤之情就抑制不住,好像快要炸开一片血肉模糊。

所以她选择闭上眼咬紧牙,去挨那巴掌,让那死老头放弃娶个美娇娘回来夜夜纵欲,做尽下流无耻之事的猥亵念头。

可是,盖头虽然被扯开,脸颊上却没有该有的痛楚,当她有些按捺不住想睁眼问清老头的意图之时,入眼的是一片遮挡视线的深红,那老头居然把盖头拗成条状,蒙住她的眼睛!

“你干什么?放……”她愤怒了,伸手要取下,可双手也立刻被擒,被不知道什么玩意绑起来,然后她被压向大床,“你这个变态老头!”

耳边传来男人的低低沉沉的笑声,那是愤怒到极点,宣告她死刑的笑声?但是,那声音怎么听都有点太年轻了吧,而且还似曾相识……

“你住手,给我住手,别碰我……啊!混、混蛋!”

他在月兑她的衣服,速度还快得那么匪夷所思。秋萤哭了出来,蕴含悲愤和不甘地吼道:“你、你该死,不得好死,给我滚下十八层地狱!”

就算是个老头,她也挣月兑不开他,更别提被他箝制的双脚,妄想踹向他人到老年很难立得起来的命根子……

“你刚才说,你喜爱到连身子和心都交付给他的那个男人,是谁来着?”

这、这把声音是……

“凌、凌潇?”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他呢,她是出现幻听了吧?

“说啊。”

幻听好真切,贴着耳边响起,对于因为看不见而令听觉变得敏感的她来说是种难以言喻的刺激。他咬住了敏感的耳朵,又吮又舌忝的。

现在压在她身上这个男人不可能是个老头,是凌潇!

“你、你……”她因他从一开始就十分狂野的律动而乱了呼吸,可……怎么是他呢?

“快回答我的问题。”他以将近折磨凌虐的方式逼她吐实。

“是你……我爱的人是你,身子和心,都是你,是你的……呜!”好过分,这算什么?

是她太思念他了,然后老天大发慈悲把他变出来了?可他一上来就给她这种惩罚……

“恭喜你,你取悦了我。”

他的笑声愉快且略含难耐的喘息,她双眼、双手的束缚也在这时遭到解放,让她得以看见他满是情|欲却依旧俊逸的脸庞。

那张脸是她所熟悉的,跟那个第一次见面就虏走她、硬说她是军妓,想把她留在身边,对她好到不行,总是用一点点、一些些几乎不着痕迹的柔和关怀、攻略她的心的男人如出一辙。

是他,真的是他。

仔细看来,这儿好像真的是凌府中他的房间呀,只是房间的布置都被移动过,刚开始她感到似曾相识,却只以为新房都长一个样……

“凌潇……”她刚才就在哭,现在既激动又感动,更是泪如泉涌。

“以为是别人碰你的时候你哭,现在知道是我,你又哭,我认识的那个滑溜又口是心非的小丫头去了哪儿?该不会你是冒充的吧?”

“你才冒充,分明是你弄哭我的!”恶人先告状,“你……欸,你先别这样,出去……起来,你到底把那个老头太尉怎么了?”

“我就是弥国太尉,哪来的老头?还是说我在你看来很显老?”这丫头太懂得人身攻击了吧,他的脸蛋分明还正值青春年华。

“你就是弥国太尉?”她觉得她的思想有点消化不良,而身上的男人更是根本没打算让她思考,“你停下、停下,我有话要问你……呀!”跟他做着这种事,她根本无法跟他好好对质呀!

“不停,我好想你,想到快发疯了。”边说着,他做得越是卖力。

听他这么说,她虽然心里有气,还有许多疑问,但理性始终败给了窝囊,因为她也想他,只好努力配合,直到他尽兴为止。也因为同样对他抱持想念,好几次都表现出妩媚的迎合,害他差点就此发狂死在她身上。

等他算是一时餍足停下,她气呼呼地抬脚在他胸膛上踹了一下,说道:“满足了是吧?现在轮到你来满足我了,我有话问你。”

“问吧。”凌潇把她抱坐起来,让软绵绵的娇躯紧贴着自己。糟糕,他太久没碰她,现在她活生生地在靠在他怀里,感觉邪念越来越难以抑制。

“你为什么要给我休书?”她吼他,还咬他,只不过他肌肉太硬,反而疼了她的牙。

“为了以斐国五公主的身分再一次迎娶你。”

“身分很重要吗?你、你害我以为你知道我是敌国公主,跟设计害死你爹的南宫玄是同一国的,才把我赶走……”兜这么大个圈,到底是为了什么?

“南宫玄害死我爹是南宫玄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是怕你觉得委屈。”爱与恨他分得很清楚,况且她跟南宫玄根本就是两回事好吗?他会无端给自己脑子灌浆糊,蠢到赶走心爱的女人?

之前是应她要求才把婚礼办得那么寒酸、那么鬼鬼祟祟,后来知道了她是斐国五公主,他就下定决心不能委屈她。

“我从来都没有觉得委屈。”

“好好好,你没有觉得委屈,是我不对。”轻拍着她的背,她竟然在他怀里哭得一塌胡涂。

“还有,你既然想用规矩又盛大的方式再一次迎娶我,你让人递休书的时候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你、你为什么不干脆自己来交给我,跟我说?”

“我当时急着进宫劝说圣上答应跟斐国谈和一事,写完之后随手抓了个人就让他交给你,不过我有吩咐要跟你说,我马上就会过去找你……等等,让我想想,我当时是交给了谁?”当时真的太急了,他连人家是圆是扁都没看清楚,反正看起来像是个人他就把休书往人家手里一塞,千叮万嘱一定要送达。

“你交给了冰兰。”她好意提醒他,却也碰巧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抱歉,那一定是我流年不顺。”他检讨,他过几天就抽空到庙里烧香拜佛。

“可是你后来都没去找我,莫名其妙就要我嫁给你了!”他的坏有太多太多了,她轻易就能数出十件,她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容易重新得到她。

“我去找你了,但是你弟弟拦住了我,不让我见你。他说你是尊贵无比的千金之躯,哪容我这般不懂珍惜,跟我开出要我模仿东方岛国曾流传一时的百夜访的要求。每夜到你宫殿外造访是不必了,但我必须花半年时间每天给你写信、赠礼,他会清点数量,半年后若少了一样,我就必须放弃你。”

当时听见这个要求的时候他很有一剑宰掉那个小表的冲动,可他人在对方地头,人家又是一国之君,他不能不低头。

“我、我都不知道那些礼物全是你送的……”怪不得,有好些小东西都让她爱不释手,原来是他为了满足她搜集而来的,“所以我刚才不小心翻出来,未来得及查阅的那一匣子的信件,就是这半年来你给我写的?”

“看来你弟弟真的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凌潇忍不住微微。

刚才就隐隐约约猜到了,所以才玩心起闹了她一下,这下总算知道那个小表的心果然是黑的!

“他很喜欢玩。”自家小弟有多恶劣秋萤是知道的,“所以这半年来你应该成了最能提供他乐趣的玩具。”拍拍他的胸膛,要他节哀。然后,秋萤蓦地离开他,俯身探头去捞床下那厘子。

“你要干嘛?”

“看你写给我的信。”

“你确定……”凌潇由上至下扫视了她一眼,“要在这种时候看那些信吗?”

“好像很不是时候……”

“虽然很想马上让你补偿我受伤的内心,不过……”取来衣裳把她包裹起来,自己也穿上裤子,“先告诉我你名字的含义。”

秋萤这个名字,随着斐国五公主身分的败露,也变成了理所当然得知她该是叫这个名字。

可那时他跪在斐国皇宫恳求秋煌赐婚,那小子眼睛太毒,瞅见了他脖子上的银链,讪讪说了句,你拿了朕的皇姊的萤石项链,那你知道她名字的含义吗?不知道你凭什么娶她?先拿半年来好好表现你的情深似海再说。一直让他很想吐血。

“我是夏天的最后一天出生的,那时,我父皇看见了夏天的最后一只流萤,所以给我取名秋萤,意思是初秋的流萤。”

“很美的名字。”他总算知道了,也总算重新把她带回身边,在苦苦等待的半年之后。

“谢、谢谢。”有必要这么感动、这么意味深长吗?不过就是个名字……

“萤儿,我爱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他把她搂进怀里,拥抱的力道蕴含难以言喻的坚决。

“不离开了,就算你再给我写休书我也不离开……不对,你敢再给我写休书看看!”

若非她此时又娇又软地偎在他怀里,他真的会相信她眼神凶狠的威胁。

“是、是,公主息怒,小的遵命。”凌潇笑着允诺,把她抱到桌前,“事要做全套,东弥这儿的酒比别处的要辛辣,虽然知道你上回就不太喜欢,不过为了我们今天的大喜之日,你就跟我再喝一次吧。”

她不介意为他再喝一次,可是……

“凌、凌潇、你等等,刚才我以为弥国太尉是个老头,不知道就是你,我在酒壶里加了点料……”她说得好含蓄。

“你所谓的加了点料是……”他不意外,真的不意外,因为那是她会做的事。

“那是小煌给我的,我不知道那包药粉到底是蒙汗药还是鹤顶红。”

“你竟然想谋杀亲夫?”俊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抽搐了一下,随后,薄唇扯开得逞的邪恶笑容,“这杯酒明天再补,现在,你得好好安慰我极度受伤的内心,将功补过。”

在一声尖叫声中,他将她抱起来带回才刚离开没多久的那张大床。

没多久,喜幛内传来女人的百般抗拒和男人的不停诱哄,再后来,争吵声渐渐弱下去,变成女人带些放浪的娇吟和男人满足的赞美、撕吼。

直到许久之后秋萤才反应过来,原来诚实也是会出事的。

《将爱系列书籍介绍》——

欲知月淮为何认定非舞娘昙香不娶,别错过脸红红系列759将爱系列之一《王爷宠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