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吉乐狂火的冷蔷薇 第十六章

狂火的冷蔷薇 第十六章

作者:吉乐书名:狂火的冷蔷薇类别:言情小说
    “你做什么?”对他突然的动作不明就里,冷蔷一脸狐疑。

    “打电话给小扁,请她亲自跟你说清楚我跟她的关系,否则我还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我才不要。”冷蔷抗拒地站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在她的生活中居然会上演这种戏码。而且真要说起来,她才算是后到的小三。

    狩野炼眼捷手快一把执握住她的手,不让她逃走,电话也在同一时间接通了。

    “放开我……”冷蔷还想挣扎,由视讯那头传来的清甜嗓音却熟悉得让她忘了反抗,反而专注聆听他们的对话。

    狩野炼跟小扁稍微说明情况后,马上将手机萤幕转向冷蔷,她一看,瞬间被震慑住,说不出话来。

    “你好,我是小扁。这位漂亮姊姊你不要误会,我跟炼哥不是恋人关系喔……咦?姊姊你怎么哭了?”如此的突发状况教人在日本的小扁不知如何是好。

    惊见冷蔷落泪,狩野炼更是既慌又乱,连忙先挂了电话,抱着哭得像个泪人儿的情人安抚。

    “怎么了?别哭啊!你这一哭,教我怎么办?”他搂着冷蔷,温柔的为她拭泪,心痛得像被割开似的。

    “小扁……就是小芙!你们是怎么……”冷蔷泣不成声,豆大泪珠如雨点滴落。

    闻言,狩野炼面露惊讶,开始娓娓道来。

    “大约三年前,我在东京湾发现了小扁,当时她左肩还受了枪伤。因为她醒来后就失去了所有记忆,我就收留了她。”

    “黑狼说过小芙中了他一枪,掉落海中,之后他们就找不到她了。”冷蔷揪住他的领口,泪眼祈求,“拜托,带我去见小扁。拜托你。”

    “好,我们马上回日本。你先去帮我办出院。”狩野炼点点头,再次疼惜地为她拭去占据小脸的错纵泪痕,旋即干脆的放开她。

    但这回,冷蔷却一脸为难的迟疑了。“可是,你的伤……”

    她的关心令狩野炼开心的笑了。终究她还是在意他的。

    他忍不住再次将她拉近,拥入怀中,耳语道:“放心,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不痛。”

    见她俏脸一红,却没有揍他,甚至逃开,狩野炼浅浅一笑,得寸进尺的抵住她饱满额头,锁住一双美眸。“蔷,虽然是误打误撞,但我毕竟是小芙的救命恩人,我可以要求你把人生交给我当作谢礼吗?”

    “哪有这么简单就把自己的人生交给别人的,你想得美。”

    冷蔷推开他,一溜烟逃走,背后传来狩野炼愉悦的轻笑声。

    狩野炼和冷蔷一抵达日本,立刻直奔小扁——也就是冷芙——的居处。

    一转进社区大楼所在的巷子,远远的便看见冷芙站在门口,绞扭着手指,表情焦急的左右张望,似乎在等候他们到来。

    车一停下,冷蔷连一刻也无法等待,马上下车跑向冷芙,紧紧地抱住她,确定她唯一的妹妹真的还在人世。

    “小芙……”感受着妹妹的体温,冷蔷的眼泪完全停不下来。

    “你……真的是我的姊姊?”被冷蔷抱住,冷芙亦热泪盈眶,激动哽咽。

    “对,我是你的姊姊,我叫冷蔷,你叫冷芙。我找了你三年,我好想你……”

    “姊姊,我也好想你。”虽然炼哥和其他人都很照顾她,但她心中还是希望能找到真正的家人。

    见两姊妹抱在一起,哭得不能自已,狩野炼不禁也感动鼻酸,连忙拍拍两人的肩膀,安抚澎湃情绪。“你们先上去好好聊聊,我去停车。”

    “好。”冷芙乖巧点头。

    眼底映着冷蔷和冷芙又哭又笑、极为相似的神情,狩野炼这才微笑着转身回到车上。

    不过才短短五分钟,当他停妥车,再走回社区巷子口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令他心脏紧缩的画面。

    冷蔷独自一人与五名壮汉周旋,其中一名男子更趁她分身乏术之际,手持球棒往她背后一敲,把人打昏。

    在狩野炼疾奔而至前,冷蔷已被直接拖上停在一旁等候的黑色厢型车,扬长而去。

    究竟是哪个组织?居然敢在狩野组的地盘动他的人!

    敢惹他,未免太想死!

    冷芙呢?她也被抓走了吗?怎么没看见?

    狩野炼一转身便发现花圃后方草地上露出一只手掌,靠近一看,果然是冷芙倒在这里,他立刻轻拍她的脸颊,企图叫醒她。“小芙,醒醒。”

    冷芙眨眨眼睛,一清醒过来,劈头就问:“炼哥,姊姊呢?”

    “被抓走了。”狩野炼修长眼眸中充斥焦急与愤怒,一颗心为冷蔷的安危而高悬着。

    “我有记下车牌号码。”冷芙将捏在手中的纸条递给狩野炼,“那些坏人一冲过来,姊姊要我躲起来,我正要报警,就被他们发现,把我打晕了。对不起,我真没用……”回想当时情景,惊恐与自责瞬间化作泪水,自她眼中流淌下来。

    “放心,我一定会把蔷救回来的。”

    无论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他一定要对方付出代价!

    由狩野炼口中得知冷蔷被抓的消息后,狩野崇立刻动员黑白两道所有关系展开搜寻,并赶到紫藤居与之会合,研拟下一步计划。

    “那辆车找到了,被丢弃在山区路边,人已经不见了。”

    听狩野崇这么说,狩野炼未感意外地点点头,保持沉默,脑中的思考却未曾停歇。

    对于抓走冷蔷的人,他一点头绪也没有。他与冷蔷回日本是突然决定的,对方如何掌握他们的行踪?再者,又为什么抓她?这种种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自拉门门框传来两声闷响,随之入内的是狩野炼的左右手远藤浩,他将手上的纸盒交给狩野炼。

    “炼哥,这是刚才有人送过来的,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危险,只是一支普通手机。”

    狩野炼接过一看,发现纸盒正面下方有署名左仓晋。

    他正纳闷着左仓晋为什么无端送手机过来,坐在他旁边的狩野崇反应却比他更大。

    “左仓晋?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之前在料亭偶然遇见的。崇哥,你也认识这个人?”狩野炼一边问一边维持贯有的冷静打开纸盒,躺在里头的手机上贴着一张写有“请开机”的指示纸条。

    “我听爷爷说过,这个人专做毒品生意,而且非常迷恋千绘婶婶。看来这次的事件跟他脱不了关系。而他会找上你,应该是因为你长得跟千绘婶婶太像。”

    “嗯,他曾经跟我说过,我与母亲非常相似,还说和父亲也是多年好友。”狩野炼脸上平静无波,沉稳的完成开机步骤后,将其置于桌面上。

    “不,他曾经想杀秀策叔叔……”

    狩野崇话还没讲完,桌上的手机便看准时机似的响了起来,是通视讯电话。

    狩野炼一接连,萤幕上旋即出现左仓晋看似优雅却又诡异的微笑。

    “炼,别来无恙。”

    “左仓先生,好久不见。”

    一开始,狩野炼皮笑肉不笑的与他寒喧,然而,随着左仓晋刻意的将镜头一转,萤幕上出现冷蔷嘴里塞着毛巾、被绑在椅子上的影像,他的眼神登时布满寒霜。

    “明天中午,我要你到左仓故居来见我,心甘情愿的完成你的宿命,留在我身边。”

    难怪当初一见,他就觉得左仓晋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原来是对他打着这样的主意……狩野炼不禁背脊一凉,顿觉恶心透顶。

    “你现在是要以你手上的那个女人来威胁我吗?未免太可笑了!你以为我会在意吗?”狩野炼表现得毫不在乎,对左仓晋的如意算盘嗤之以鼻。

    “这么说,就算把这个女人送给我也无所谓罗?”左仓晋擅自解读道,伸手捏住冷蔷下巴左右摆弄,审视她的面貌。“但是,这张脸实在太不堪入目……不如把她的脸整形成你的模样,取代你成为我的禁脔好了。”

    下一秒,左仓晋自怀中取出一把折叠刀,将泛着冷光的刀刃抵上冷蔷无瑕的光滑脸颊,咧开嘴诡笑道:“反正都要彻底整形了,就算我先把这张不讨喜的脸画花也无所谓吧?”

    “住手!”见他真要动手,狩野炼难掩心中牵挂,大喝一声,激动的站了起来。

    “原来还是在意嘛!”左仓晋咬牙低语,转身斜眼瞪向镜头,眼中除了狠绝,还有浓浓的忌妒。

    “不准你动她一根寒毛。”狩野炼亦不再隐藏怒意,从齿缝中迸出话来。

    对决的氛围仍未散,转瞬间,左仓晋竟然露出满足笑容,衷心期待道:“明天见,我的炼。”接着便结束了通话。

    萤幕变黑的瞬间,狩野炼吁了好大一口气,深深觉得自己因为这通电话而死了成千上万个细胞。

    “跟这个人打交道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他根本有病。”狩野崇脸上的表情一样写着“受不了”三个大字。

    “我知道。我想来个出其不意,今晚直接闯进左仓故居,把蔷救出来。”

    “我带一批人跟你去。”

    “不,我单独一个人进去比较不容易被发现,让远藤开车就近支持我就可以了。”狩野炼修长眸中透出坚定的光彩。

    为了冷蔷,即便是龙潭虎穴,他照闯不误!